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19. Sam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

這次訪問的Sam是獨立長跑運動員。他曾於2014香港渣打馬拉松跑出PB 2小時48分,近兩年轉戰海外賽事,先後於近10個城市參加不同路程的路跑賽,

意料之外是在2016印尼耶加達馬拉松奪得公開組別第5名,成為”八百萬富翁”。宗旨是「跑出香港,尋找黃金新機遇,從中發掘更多可能」。

Q1: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答:上網找,還有過往相對比較少香港跑手曾參加過的優先考慮。

Q2: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答:跟一般出門外遊差不多,但當然會多帶一些跑步相關物品。

Q3:會選擇甚麼住宿?
答:我通常都係住酒店 。選擇條件都是距離起點/終點不太遠,有交通工具可直達,甚至可以步行前往比賽會場。

Q4: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答:跟日常差不多,但會多吃少少飯/意粉。

Q5: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答:沒有。只有儘量早上床休息。

Q6: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答:我通常會吃麵包(在比賽前一日預先購買)。

Q7: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答:隨身帶定1-2包GEL,甚至輕裝上陣。

Q8: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答:我甚少在寒冷天氣比賽,因為我出國比賽的地點大多在熱帶地方(長年攝氏25度以上),但在香港曾試過好幾次,會多穿一件跑TEE,甚至可能要穿著”便利雨衣”比賽。

Q9:比賽中途撞牆怎麼辦?
答:那就慢慢調節到一個較舒適的配速跑,並以較輕鬆的心態完成餘下的途程。

Q10:賽後如何恢復?
答:跑得辛苦志在食,完賽後會大吃一餐,然後休息幾日先再重新操練。

Q11:最好的跑馬經驗?
答:我其實有選擇困難症,加上我曾經跑過嘅海外馬拉松賽事數目不多,數到最好,我覺得反而係印尼耶加達馬拉松,由我決定報名到落場比賽嘅過程,我深深感到印尼人/公司嘅好客熱情之道。

只不過我當時目標係想嘗試係東南亞挑戰跑全馬SUB3,未能以較慢嘅步伐去到各補給站品嚐不同種類生果及與工作人員合照。

Q12:最差的跑馬經驗?
答:未能以個人預定目標時間完賽,就是最差的跑馬經驗。台灣「三重全國馬拉松」就是最佳例子,雖然它只是一場相對較小型的馬拉松賽,但比賽過程全程烈日當空,比在印尼耶加達作賽時更辛苦,結果我要跑行跑無限輪迴捱返終點。

Q13: 你的初海外馬在那裡? 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答:原本我的初海外馬是馬來西亞布城馬拉松(Putrajaya Night Marathon),但當年受印尼蘇門答臘山火煙霧影響,導致賽事取消;

結果我真正的初海外馬是台灣版「櫻花馬—北馬雙溪櫻花馬拉松」,論賽道景色,真的十分棒,但是賽道大致上只有上坡和下坡,沒有平路,難度比香港China Coast Marathon (CCM)更高,除非你想感受台灣山上櫻花的景色和挑戰自我,否則不太建議新手做初馬。

Advertisements

RTW馬拉松評分系列:8. 日本九州熊本城馬拉松(78)

東京、京都馬拉松開始抽簽之時,又是計劃明年春季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時候了,這次介紹的比賽是二月中下旬舉行的熊本城馬拉松。七小時的時限、大致平坦的賽道(除了衝線前跑上熊本城一段),相當適合新跑友挑戰初馬,特別是熊本早前發生嚴重地震,我們相當鼓勵跑友到熊本以消費支持當地的復興。

報名注意事項

要報熊本馬第一個克服的難關是語言障礙,熊本馬並沒有委託JTB這類設中、英語的網站收海外報名,網站的簡體中文和英文版亦只有資料,報名過程全是日語而且有點複雜,注意的地方包括:

  1. 若沒有仔細看清楚,很容易會錯失「初馬抽簽」的額外機會。(熊本馬預留了2,400名額給初馬跑者,若初馬跑者抽不中,則會與其他跑一起再抽剩餘名額。)
  2. 中簽後填個人資料時,名字一欄需要輸入日本五十音平假名。(跑友可以到轉換平假名的網站,填上自己的日本名字)
  3. 熊本馬是會把領取選手包的資料及比賽須知,以實物方式寄到你家,地址要小心填,不要隨便填錯。
  4. 以身邊朋友的經驗,熊本馬中簽率並不高,似乎外國人沒有優先。

交通與Expo

到熊本的交通相當方便,由福岡到熊本坐新幹線不到一小時,於火車總站轉巿內電車,坐幾個站已經到Expo會場生島公園。與其他日本二線城巿的馬拉松一樣,基本的攤檔都有,例如賣大會紀念品、運動用品、贊助商的遊戲攤檔、賣當地土特產及賣熟食的攤位,最令人驚嘆的是:

  1. 大會邀請了當地的學生,在白色垃圾膠袋上畫畫,送給跑友在比賽前套上保暖,有相當可愛的熊本熊,也有精緻如藝術品的熊本城,教你完全捨不得用。但請注意,膠袋的數量有限,大家記住要第一天到Expo,手快有、手慢無。
  2. 熊本馬有為地震復興的目標,這體現在送給每名跑友的紀念品:一小塊熊本城塌下的石頭。收到一刻,差點掉下眼淚。

比賽

比賽起點於熊本巿役所前、熊本城的腳下起步,離開熊本巿後好大一段路都在南邊的鄉村和農莊,沿途風景多是一般郊外景色。沿途打氣巿民之多不在話下了,賽道上的応援樣式,更是意想不到的熱情,為了打氣,原來可以去到咁盡,例如:

  1. 公路上有大喇叭播放YMCA音樂,比沖繩那霸馬還要大聲,跑友投入感更強。
  2. 鄉民在農田上,紮了一大群「稻草人」応援團。雖然姬路城馬拉松也見過応援稻草人,但總數不到十個,熊本馬是大型管弦樂團的陣勢,可以想像村民花了多少功夫預備。
  3. 鄉村打氣的巿民熱情,有美麗的女生,向沿途跑者頒手繪的心型獎牌。
  4. 応援團體多元,由傳統的燈籠舞到現代樂團,最令人回味的,熊本信愛女子樂團,奏了動畫《你的名字》其中一首主題曲「前前前世」。

最後一提,二月熊本的天氣比較寒冷,也可能下雨,跑手小心保暖。

短評:除了報名可以完善,比賽安排的每一個細節,都看到熊本巿、熊本人和主辦機構,是盡了全力把最好的東西給參加者,比賽安排上無可挑剔,賽道洋溢溫暖與愛。

一個最近經歷過嚴重的地區,把馬拉松做到這樣完美,用運動團結了一個城巿,感謝熊本城馬拉松作出的完美示範。

備注—評分機制解釋:

我們選取了這五項:賽道規劃、大會安排、補給及氣氛、Expo及周邊活動、紀念品及獎牌等設計,作為評價一個賽事的五項指標。每一指標,都再細分多個項目,例如:

1. 賽道規劃包括:
-賽道風景:風景是否優美?看到巿內名勝建築?
-賽道質素:路是否狹窄?路是否平坦?路面的質素?
-其他:賽道空氣質素?是否國際田總認證(iaaf label)賽事?比賽日的天氣情况

賽道規劃佔總評分的20%

2. 大會安排包括:
-報名及賽前統籌:報名過程順暢?網站更新速度?有否提供外語資料?有沒有清楚的賽道及高度圖?交通指示、住宿支援、領取選手包安排、Help Desk服務

報名及賽前統籌佔總評分的15%

– 起點及終點安排:到會場交通、會場安排、行李寄存及領取、起步時區安排、更衣室、洗手間及清潔配套、終點補給,終點飲食娛樂配套、指示是否清楚?

起點及終點安排佔總評分的15%

– 賽道上的後勤支援:洗手間數量、公里指示牌、計時、醫療救助、義工支援、影相位、流動醫療團隊、Pacer、各類其他指示

賽道上的後勤支援佔15%

以上三項合計為大會安排,佔總評分45%

3. 補給及比賽氣氛:官方補給的質量、有否巿民觀戰打氣? 工作人員是否充足?工作人員是否投入?有沒有安排打氣團隊?賽道是否有利市民參與觀戰(不適用於野外賽事)

補給及比賽氣氛佔總評分15%

4. Expo及周邊活動:Expo規模、場地質素、攤檔種類、講座節目、有沒有其他相關的活動,例如Pre-race Party, Tour, Breakfast Run

Expo及周邊活動佔總評分10%

5. 紀念品及獎牌設計:大會的所有設計,包括網頁、獎牌、海報、宣傳品、Tee和官方紀念品等是否美觀?

紀念品及獎牌設計佔總評分10%

每個指標,以五分為滿分,合格為二點五分,然後按每項所設的加權值,轉化為1-100分的評分,就會得出最後評分。在我們的心目中,比賽那一項比較重要,反映在每項的加權比重。

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18. 跑玩日本網主Charles Chen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

Charles相信不用多介紹,旅居日本的台灣人,跑玩日本網主,朝著跑完日本四十七個府道縣巿的目標進發。

Q1: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沒去過的地方優先,儘量保持新鮮的心情去體驗當地的風土人情。選擇的標準與其說是賽事本身辦得好不好,倒不如說是舉辦的地點是否值得一去。

Q2: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手機及行動電源。最近較常忘東忘西,所以還得準備一張攜帶物品清單。

Q3:會選擇甚麼住宿?
只要當天到得了會場就好,以日本為例,設有桑拿和大浴場的膠囊旅館是想省錢時的首選。在日本主要用Jalan網站訂房,選擇多又可集點。也可以試試先用Jalan搜尋後再上酒店官網訂房,有時會比較便宜。

Q4: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沒特別禁忌,也不會刻意加碳,但通常會選擇當地的特色料理。

Q5: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在那都睡得著,反倒是最近發生人生首次睡過頭而未能參賽的意外,所以會設兩個以上的鬧鐘。

Q6: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1~2個飯糰,天氣熱的時候會補充經口補水液。

Q7: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就拍照用的手機及行動電源,沒特別投資在跑步裝備上。

Q8: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從2006年初馬穿到現在還很好用的Lafuma fleece+手套,若氣溫接近零度時會加頂毛帽。

Q10:賽後如何恢復?
在日本的話就是泡溫泉或錢湯,交互泡溫泉與冰涼的水風呂,效果更佳。

Q11:最好的跑馬經驗?
除了實際跑馬時的體驗,一趟旅跑的經驗還取決於你出發前對賽事及目的地的印象及期望。所以有時會因為事前查了太多資料,反倒失去驚喜感。目前為止最讓我驚喜的是日本的的川內之鄉青蛙(返鄉)馬拉松,主角不只是來賓的川內優輝,而是所有跑者都彷彿成為國際巨星,接受村民的熱情歡迎及款待。

https://funrunjapan.wordpress.com/2016/05/12/kawauchi/
註:日文的青蛙(カエル)與返鄉(帰る)同音。

Q12:最差的跑馬經驗?
詳細已經忘了,可能是2004年前後在台北某個路跑活動,交管作得很差,讓跑者不得不近距離面對兇悍又沒耐心的計程車司機。

Q13: 你的初海外馬在那裡?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初馬及初海外馬都是2006年的New York City Marathon,沿途氣氛熱烈,讓初馬跑者可以發揮120%實力,如果有幸中籤當然十分推薦。

再戰日本飛驒高山超馬/Leo

白川鄉,合掌村,高山陣屋,高山祭,槍岳,飛驒牛,君の名は。
這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皆是來自日本中部岐阜縣的飛驒高山地區。
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少遊客慕名而來。
而在每年六月第二個週日,卻有一班人為了另一件事而到高山市。
那就是飛驒高山超級馬拉松(Hida-Takayakma Ultra Marathon),今年已經是第六屆。
我與高山超馬的結緣,始於兩年前一次往白川鄉的旅行,那時在高山市的街道上看見有飛驒高山超馬的海報,看到71KM及100KM ,這兩個距離對於當時只是跑馬拉松的我而言,實在是有點遙不可及。
之後,開始在香港參加50KM左右的越野跑,完成後覺得自己應該有力一試飛驒高山超馬,於是便報名參賽。
結果,2016年的賽事在57KM第三檢查點便被送上了巴士。
大會當局對DNF的參賽者也送上一個包裹,內裡除了有水及生果外,尚有紀念毛巾以及一張字條。當看到這個字條,我內心已經想著下年一定要再來…

時光有如白駒過隙,又到了今年六月,再一次來到高山市了。

再一次參賽,對我這種慢腳而言,參賽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完成比賽,不想留下遺憾。當然,去年失敗的經驗也算是一種優勢,在海外比賽往往很少機會試路,知道路線的起伏狀況,對於比賽時的體力安排有莫大幫助。

不過,和一般熱血漫畫不同,過去一年並沒有刻意去苦練特訓(其實只是懶惰)。所做的只是從去年十月開始,每月參加一至兩個比賽,當中有路跑也有越野跑,透過每一個比賽,寓賽於操。

高山超馬的大會場地,安排在距離高山駅約十五分鐘車程的體育館。大會安排了巴士在高山駅接送參賽者到體育館。

今年參賽者有3263人,當中七成是參加100KM。海外跑者只有68人,台灣佔了近三分一,香港緊隨其後,我就是當中的十七分之一。

場外就是售賣各種商品的攤位,大約有十檔左右,近一半都是售賣運動用品,或是運動飲料能量食品之類。

也有一些售賣當地的特色產品,例如這種笠帽。

Northface 除了贊助飛驒高山外,尚有其他四個日本超馬賽,不過這個帳篷只是簡單地放了五個賽事的宣傳單張和簡介,略欠誠意。而今年的紀念Tee 十分簡約,不及去年飛龍TEE那麼有氣勢。或許大會就是不想紀念TEE做得太過出色,影響到官方紀念品的銷路吧。

今年官方的紀念TEE及毛巾,均配以飛驒染色彩構成的鳳凰圖案,十分醒目。

一進入會場提取選手包,過程相當流暢。特別是海外選手,大會更開設了一個櫃檯,由諳中英等語言之義工負責。

歷屆的布幡寫上高山市民的打氣字句。

選手包內裡有些甚麼?

除了恒常的簡介書,計時晶片有兩塊,號碼布也是兩塊一前一後,大會還附上反光貼紙。

還有小學生親手畫的作品和打氣字句。

這張小小的Runner Card ,我很欣賞大會的細心。內裡有賽事高度圖,每個檢查站之間的距離,建議配速。背後更列明賽道上每一個Aid Station 所在,以及所提供的補給品。

大會亦為參賽者安排了三場講座,兩場日語一場英語,簡單介紹賽道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今年大會進一步和高山市內的商家合作,為參賽選手提供商店和泡溫泉優惠。以運動推動觀光旅遊,看來已經是世界大勢。

回到高山市,天際已經烏雲處處,不久便下起大雨,心裡期望今晚最好便把所有雨一次過全都落清。

這次來高山住在距高山站稍遠的櫻屋。觀乎放在玄關的跑鞋,想來今晚的住客都是跟我一樣參加明天的超馬。

住在四人間,同房的其餘三個日本跑友,明天都是參加100K,他們也祝我今次可以順利完走。

還不到八時半,大家已經進入夢鄉。

凌晨二時半,同房裡的幾位日本人已經陸續起床, 他們參加的是100KM,起步時間是0445和0500。

71KM的我則是0515起步,名副其實倒屎咁早。

雖然說距離起步還有兩個半小時,但從起床、吃早餐、去廁所,我差不多成了最後一個離開HOSTEL的人。Hostel 的員工,也因為我們這一批提早離開的房客而於門前為我們打氣加油。

六月的高山市,清晨時分還是有點冷,大約是攝氏八至九度左右,一件風衣是必備的。

到達會場時,距離起步還有一小時。先到會場放下寄存行李,然後再到外邊的行李車放下寄存在第二檢查點的小行李。

大會也在場外提供一些麵包和香蕉,以及水和運動飲料予各參賽者。

雖然說是超馬,但仍有人悉心打扮….

期待了一年,終於再一次來到起跑線前。腦海內忽然湧現,去年在此地的回憶,一切一切彷如昨天。隨著時針踏入0515,71KM的路程正式展開。

高山超馬71KM組別的路線,大約就是繞著高山市繞一個楕圓形。

頭五公里就是從起點體育中心出發,穿過高山市中心,當然包括著名的高山陣屋。雖然是清晨五時,但街道兩旁已經有不少民眾替我們打氣。

五公里後,便開始向市郊出發。

過了十公里後,便是在婉回曲折的林間穿梭,隨著里數的累積,海拔亦不斷升高。每遇上斜,我便改用快走方式節省體力,畢竟後面還有六十公里,不能逞一時之快。

在路上遇見的巫女和不老騎士,去年也在賽道上遇過他們,感覺像是跟老朋友相遇一樣。當到達美女高原後,亦代表著第一段的上坡結束了。

美女高原之後就是長達數公里的下坡路段。與去年稍熱相比,今年比賽日的天氣近乎完美,溫度約二十度,略冷而乾燥,又是大晴天,整個人走在賽道上十分舒服,心情輕鬆,有郊遊健行之感。

在二十一公里處,就是第一個檢查點,飛驒高山超馬的補給絕不馬虎。

有壽司、蕎麥麵、麵包、香蕉、糖果,一定可以吃到飽。

參賽者離開補給站時,義工粉墨登場熱烈地為各跑手打氣。

過了第一檢查點後,就是開始緩緩上斜的路段。這八公里的路,是暗斜,不斷不斷地慢慢爬升,自己仍是維持著賽前的配速。長跑時,我習慣於腦海內把比賽路線分割成一小段一小段,一來是避免想到還有漫漫長路要捱,二則每完成一小段會比較有成功感,令自己更有動力走下去。

雖說是鄉郊之間,但打氣的人並不見得少了。官方補給站之間,也有民間補給,提供冷麥茶和薯片。

走著走著,終於來到30KM「打大佬」的階段。飛驒高山超馬的「大佬」,就是在30KM-33KM的三公里內要爬升大約400米。30KM前的一個補給站,正好是打大佬前的最佳補給機會。之後就是上山路。繼續「上坡快行」的方針,也當是給自己一個回回氣的機會。所以,要先吃個飽。

長約三公里的上坡段,大家都切換成「步兵模式」,畢竟路段真的有點斜。

走在山上,放眼四週都是美景。

過了33KM補給站後的路段,還是有上有落,但爬升幅度沒有之前那麼大,反正賽道中最困難的部份已經渡過了。

關門前半小時,到達第二補給點(39.2KM)。

來到這裡,最重要就是可以替換衣物。雖然今早的天氣極為清涼,但還是出了不少汗,換上乾爽的衣服和襪子後,精神為之一振。

大會也體恤參賽者一路爬了不少坡,補給站放上了可樂。這個時候還在乎健康嗎?當然先要爽一爽。

如圖所見,這裡就是整個賽道海拔最高的地方。

既然是最高,那之後就是下坡。不錯,而且是近十公里長的大下坡。去年,我就是在這裡被ITB所拖累,下坡莫說是跑,連快走也有困難。結果十公里的下山路,花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才走完。今年,尚幸再沒有傷患的困擾,輕輕鬆鬆便開始下坡。

好像遠遠看見高山市,終點我來了。不經不覺,便完成了全馬的距離。

一路下坡,我心和腦袋都盡量放空,並不加速,只是任由地心吸力帶領自己向前。計算過以自己的速度,應該來得及在時限前抵達去年飲恨之處-第三檢查點(丹生川支所)。

一口氣暴落十公里後,50KM處又來一段兩公里長的好漢坡。

幸好,正義的朋友總會及時出現-民間補給站不止有飲有食,還有打扮成Mario 和真田幸村。在艱苦的上坡完結時,給參賽者來一杯冰凍可樂作獎勵,真是沒齒難忘。

然後,又是愉快的下坡,從這裡一口氣沖五公里到達第三檢查站(57.8KM)

去年,跑玩日本的版主Charles與61KM的飛驒牛失諸交臂,大會今年順應民意,把飛驒牛放到第三檢查站,供大家大快朵頤 。

離開第三檢查站,剛好下午二時,距離終點還有十四公里,時限還有兩小時,按自己的步速,只要不自爆,可肯定今次能完賽。

這十四公里就是在田陌村路之間渡過,或許是累了,開始感覺到雙腿變得麻木,感覺到腳掌正在發脹,只能默默地望著手錶上的距離慢慢的倒數。

來到這個路口,就是71KM 和100KM 的岔路。100KM 在此路口右轉,要再爬升500米 ,走近兩公里的上坡到千光寺。

已經跑了八九個小時,還要再爬升。心裡著實佩服100KM的參賽者。因為100KM和71KM在各檢查站的關門時限差不多,而他們的比賽需要跑得更長和爬升更高,所以飛驒高山超馬對100KM的參賽者要求更為嚴苛。

越過65KM後,我們又從田野之間返到現代社會。

在65-69KM這一段,我們再和100KM的參賽者合流。他們其實已經跑了超過八十公里,但大部份仍能以有力的步伐前進。當路旁的指示牌距離終點只剩下2.5公里,我們便再一次與100公里的跑手分流,他們還要多走18公里,加油。

終於,在距離賽事完結前八分鐘,我到達了終點。

在終點線上,亦可見到飛驒高山超馬主辦單位對每一位參賽者十分細心和尊重。

每一位參賽者也可以嘗到「衝帶」的滋味。

而在衝線後,亦有一位西裝筆挺的工作人員向每一位完賽的跑手握手道賀,最後就是由義工替完賽者掛上獎牌。

今年的獎牌圖案不再是飛龍,而是鳳凰。
望著眼前的獎牌,腦海中掠過英雄本色裡的Mark哥
「三年,我等咗呢個機會足足三年!我咁做,唔係要話俾人聽我威!而係要話俾人聽,我冇咗既野可以親手攞番!」

我比MARK哥幸運,只用了一年時間,真真正正拿到一個屬於自己的獎牌。

對於飛驒高山的評論,個人而言,十分滿分我會選給予九分(減一分是因為今年的紀念TEE太過平凡)。大會的安排,見諸賽事準備,補給豐富,沿路指示均十分清晰;沿路風光如畫,行走於鄉村田陌之間,猶如置身於世外,復有當地居民熱情支持,71公里亦不難捱過。高山飛驒一帶本身有不少值得一遊的景點,在香港六月的炎炎初夏,跳到飛驒高山之間來一場超馬,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比賽日期︰六月第二個星期日
比賽費用︰14,000YEN
路線︰100KM/71KM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5. 瑞士皮拉圖斯的山上看日出/莊曉陽

1863年,英國人Thomas Cook組織了史上第一個去瑞士的旅行團,一行六十人由倫敦坐了兩日火車到日內瓦,再坐馬車、騎騾和徒步,以西裝束腰長裙的裝束,穿過峽谷、走過冰川,抵達湖江山色聞名的琉森(Lucerne),並以登山看日出為旅程壓軸。

今天去瑞士旅行的模式,雖然與十九世紀差天共地,但我們看的是千萬年也不變的壯麗景觀,等候同一個日出。大自然的震撼、期待晨光的興奮,不分古今。

世上最斜的登山鐵路

阿爾卑斯山脈橫跨的瑞士,可以登的山數之不盡,無論在維多利亞年代的英國人,還是現代遊客,去瑞士登山是必不可少。以前,單是倫敦去日內瓦的火車已需要兩天,到達瑞士之後,還要早上四時起床,走三十多公里路到下一個目的地,旅行更像是毅行者式的長征。

現在,由蘇黎世機場往登山樞紐琉森也只需一個小時,琉森既是瑞士最美麗的城巿,以中世紀的古木橋聞名,最寫意的旅遊方式,莫過於坐船或火車由琉森往山腳的巿鎮,然後再轉乘登山火車 (Cogwheel Train)或吊車(Cable Car),就可以輕易登上附近的瑞吉山(Rigi)、鐵力士山(Tiltis)或皮拉圖斯山(Pilatus)。

我們要去的皮拉圖斯山,有全世界最斜的登山火車,平均有38度,最斜的部分則是48度。想像火車軌是一條天梯,由山頂滑到山腳應該極刺激。坐上這些新簇簇的登山火車,你還以為這條通上天的火車,最多只有二、三十年歷史,殊不知它已經過行了接近一百三十年。

「這條登山火車線於1889年落成,同年面世、用同一技術興建的還有巴黎鐵塔(塔內升降機),這套技術還在當年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展示。」帶我們遊山的Colette說。

火車爬山的道理其實並不複雜,只不過是把火車底部平放的齒輪,狠狠地扣上路軌,有如坦克車輪與履帶的組合,靠的只是十九世紀的機械工程,即使地動山搖也不會墜落。

 

登上皮拉圖斯山

登山火車徐徐依山向上爬,穿過濃密的樹林後,窗外的風景漸漸豁然開朗,湖泊、鄉村、樹林和遠方的山脈,愈走愈遠、愈縮愈小,千里遠景,如在尺寸之間。

過了第一個垂直的隧道後,傳來一連串清脆的鈴聲,很瑞士、很飄零燕的畫面終於看到了,一群頸項掛了叮噹的肥牛在翠綠的山坡上吃草,旁邊是掛了十字旗的小屋,背後一整排雪山,就是終年積雪的阿爾卑斯山脈。

「這是一家芝士莊,皮拉圖斯山都有自家生產的芝士。」Colette是荷蘭人,懂得說荷、德、法、英、一點西班牙及意大利語,她很喜歡山,但荷蘭並沒有高山,於是她找到來瑞士的皮拉圖斯山工作,山上的風土人情、鐵路歷史、流傳了數百年的傳說和鬼古,她如數家珍的告訴我們。

「皮拉圖斯山的名字也有段故,相傳判耶穌釘十字架的羅馬猶太行省巡撫彼拉多,死後葬身在山下的湖,所以這座山才被稱為Pilatus。據說,彼拉多的鬼魂於每年的耶穌受難日,都會在湖中洗手,嚇得大家都不敢登山,打擾彼拉多的靈魂,直至有一次……」

五時過後的寧靜

火車上的眾多旅客,但只有我們帶同行李,預備在山上的酒店渡過一晚看日落與日出。山頂有兩所酒店,我們下榻的Hotel Pilatus Klum建於1890年,當年的建築圖則和文獻都在酒店的地庫中展示,以維多利亞女皇命名的晚宴廳更是氣派不凡,還有用作舉辦商務用途的會議室。今天就有蘇黎世銀行(Zurich Cantonal Bank)的高層,遠離交易現場的緊張和繁囂,來到海拔2132米與世隔絕的仙境,開兩日一夜的腦震盪會議。

我們先把行李放在酒店的接待處,然後開始沿山徑探索這座山。南方阿爾卑斯山脈的諸峰,供旅客瞭望的免費望遠鏡都有字幕,配上每一座峰是名字,讓你知道哪一座是少女峰,哪一座是僧侶峰。北方是琉森及琉森湖一帶的平原,據說在天朗氣清的日子,一直可以看到德國的黑森林,甚有大地在我腳下之勢。

山上的鳥並不怕人,還站在遊客頭上等餵飼;大叔赤膊在沙灘椅上曬太陽;大陸遊客則忙於自拍、拍人及拍景;不怕危險的熱褲小背心美國學生妹,走到陡峭邊緣的石上,以各種誇張的表情和動作拍照「呃like」。

隨大部分的遊客,乘坐下午五時的最後一班吊車離開,我們好像成為這座山的主人了。酒店安排了簡單的迎歡迎酒會,琉森白酒配土產芝士無限量供應,喝醉後再往晚宴廳享受晚餐。可惜日落已風起雲湧,入黑後更連番行雷閃電,在海拔二千多呎近距離看雷電也是難忘的經驗,但我情願明早的雲層消散,讓我們在旅程結束前看日出。

等待日出

翌日竟是天朗氣清,起床後跑上最高處,原來有三位銀行家比我還要早。山的最高處設了一支長號角,其中一人看著電話上樂譜,吹奏瑞士民謠。

「可否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好讓老婆知道我跟上司來開會?」較年青的銀行家說。

「無問題。你們是那一間銀行來開會的?」

「我們是蘇黎世省政府的銀行,但不是聯儲局之類的央行,而是完全商業運作的銀行,盈利會分給省政府分擔公共開支,其他人可以交少一點稅。」他的上司說。

山上的溫差甚大,白天可以赤膊曬太陽,但清晨相當寒冷,據說前陣子還下過雪。我由頸包到腳,但他們銀行家只穿薄薄的上衣,較年輕的銀行家是Ivan,他的上司是Isele。

「我住這麼近,但也是第一次在山上看日出,上一次上皮拉圖斯山,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學校旅行。我可以告訴你,這裡的風景是非常、非常美麗,瑞士也很難找到比這裡更美的地方。你又也利害,懂得找到這裡住?」Ivan問。

「我是在香港找資料時,找到皮拉圖斯山的資料,所以很希望在山上住一住。」我答。

「這麼多外國遊客上山,遠至印度、中國,但只是匆匆留一會便下山,然後又往另一個山,多麼可惜。你來了瑞士多久?」Isele問。

「這裡是我在瑞士的第五天,也是歐洲旅程的最後一站了,早餐後我要到機場回香港了。瑞士真的很美,也很先進發展,可以住在這裡真幸福。」我說。

「其實瑞士以往也是相當貧窮和落後,也是我們上一兩代人的努力,才有你今天所看到的瑞士……」

曾在英國工作十年的Isele是資深的銀行家,他對中國也不陌生,去北京和上海的次數遠多於我,中國一日千里的發展令他留下深刻的印像。

「……北京、上海、香港都很有活力和朝氣,那種對發展、對進步的渴求與幹勁,反而是我們這一代瑞士人所欠缺的,我們慣了富裕舒適的生活了,若失去了進步的幹勁,是很容易落後的。雖然我們仍在很多方面領先,但怎樣可以繼續在全球的競爭中維持地位,這需要我們去思考了。」

晨光把四周的山塗上金黃色,雖捨不得眼前的美景,但差不多要回去執拾行李了。臨走前,我簡單介紹了自己後,問他們:「我可否在遊記中,提及我在山上遇上蘇黎世的銀行家?」

「哈哈,你不是Financial Times的記者就好了!」Isele笑說。

旅遊資料:

交通

蘇黎世機場往琉森的火車車程約一小時。由琉森往皮拉圖斯山,可以在巿內渡輪碼頭坐船到Alpnachstad,船程大約一小時;到站後再轉登山火車(Cogwheel)上山,回程則坐吊車(Cable Car)回Kirens,再轉巴士回琉森巿中心,價錢為CHF106(約HK$850)

讀者亦可考慮購買瑞士火車證,分三日、四日、八日及十五日,憑火車證可免費乘坐所有火車,往皮拉圖斯山的船、登山火車與吊車,以及免費參觀國內五百間博物館。

食宿

皮拉圖斯山頂有兩所酒店,分別是Hotel Bellevue及歷史酒店Hotel Pilatus Kulm,價錢視乎季節而定,包早餐及晚餐,網站為:https://www.pilatus.ch/en/discover/hotels/overview/

琉森可考慮入住Ameron Hotel Flora Lucerne,步行一分鐘到古木橋Chapel Bridge,毗連百貨公司Globus,對面則是聞名Sammlung Rosengart美術館,收藏了過百幅畢加索的畫,以及他的生活照片。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4.漫遊瑞士藝術小城Winterthur/莊曉陽

Winterthur(溫特圖爾)這個不見經傳的瑞士小鎮,原來是瑞士的博物館、美術館之都,收藏了不少由文藝復興、印象派到當代藝術的瑰寶,令Winterthur在瑞士的藝術地圖上,不輸最富裕發達的蘇黎世和Art Basel藝展發源地巴塞爾。

Winterthur距離蘇黎世巿及機場的火車車程僅需二十分鐘,只是去蘇黎世的旅客,一般不太會留訪Winterthur。畢竟,這裡既沒有名山巨川,又沒有聞名古蹟,也沒有時尚購物景點,但它有舉世聞名的藝術作品,不會比歐洲其他國家的收藏遜色。當年一代的瑞士企業家,把握了工業革命和全球貿易的機會,將累積的財富用來購入大批的近當代繪畫,並慷慨捐獻給美術館公開展出。

遊瑞士的方便在於單憑一張火車證,已包含所有火車、船、長途巴士、Pilatus, Rigi and Schynige Platte的登山交通,以及絕大部分巿內交通的費用。火車證的價錢雖然不算便宜,但All in One的配搭超方便,而且火車證有電子版並透過電郵發出,即使遺失了紙本也不會破財大出血,回去酒店再印一張就是了。

不要忘記,火車證還可以用作免費博物館門票,參觀瑞士全國超過五百多間博物館,由美術到以科學、交通為主題的博物館都有,只要能想像到的也有,種類甚多。

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素菜餐廳HILTL

雖說是瑞士第一大城巿,蘇黎世人口不到五十萬。蘇黎世湖、舊城和名店街固然吸引,但最令人回味無窮的一站,還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於1898年創辦的素菜餐廳HILTL。雖說是歷史餐廳,但裝飾相當前衛時尚,餐廳中間還有一座如貝聿銘設計的羅浮宮玻璃金字塔,讓顧客窺看在地庫廚房忙碌的廚師和一眾侍應。

旁邊的瑞士女士擔心我們不知道如何點菜,主動推介有幾十款世界各地的齋菜,還有十多二十款素食甜品的自助餐給我們,這樣甚麼都可以試試,又不用擔心點了不喜歡吃的東西。她果然沒有介紹錯,食材新鮮而且味道一流,如果天下間的素食餐廳都有如此水準,要大眾改吃全素又有何難度?

吃晚飯後去Winterthur,明日開始美術館之旅。

Am Römerholz美術館

Winterthur的Am Römerholz美術館是著名瑞士收藏家Oskar Reinhart的故居,Winterthur火車站每小時有專車前往,車程大約十五分鐘。沒有子嗣、也沒有結婚的收藏家,把他最疼惜的約二百件藝術品(主要為文藝復興年代、法國印象派及其他大師作品)連同Am Römerholz大屋,於死後捐給瑞士聯邦政府作美術館用途。

工業革命由英國席捲至歐洲大陸後,Winterthur成為瑞士製造業的重鎮,造就了像Reinhart家族這些富商,也令瑞士迅速現代化。Oskar的父親Theodor Reinhart以輸入印度綿花往歐洲的貿易起家,飛黃騰達後開始涉獵藝術,他除了收藏藝術品外,又資助了不少藝術家。

自幼在藝術圈子生活的Oskar培養了鑑賞藝術的觸覺,他完全無興趣繼承祖業,未到四十歲已退出家族生意,專心一意做藝術收藏家。他對法國印象派大師的畫作情有獨鍾,適逢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經濟大蕭條,舊的秩序逐漸瓦解,不少曾經富可敵國的巨賈家道中落,又或新一代接班人對長輩遺留下來的藝術品沒有興趣,藝術巿場忽然間湧現大批名作,對收藏家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Oskar被譽為舊歐洲最後一位大收藏家,除了他有盡收天下兵器的財力,兼憑著家族累積的藝術圈人脈,更重要是他不像一般不熟悉藝術的富商,需要諮詢專家顧問的意見,他本身就是一個專家。

今天,Am Römerholz美術館展示畫作的方式,仍秉承他生前的做法,不是用傳統按年代排列藝術品的方式,而是把類似主題但不同年代的作品放在一起,讓藝術家可跨越時空直接對話,讓觀眾從另一個角度看西方藝術發展的軌跡。

另外,Oskar收藏的瑞士、德國及奧地利名家的作品,目前則收藏在Winterthur巿中心的Fundación Oskar Reinhart美術館。

Kunstmuseum Winterthur

那個年代的瑞士,藝術收藏家都有回饋社會的意識,正如Oskar Reinhart曾說:「在法律上,我是這批藝術品的擁有人,但在更高的層次,這些藝術品都是公眾的財產,我只算負責管有而已。」把價值連城的藝術收藏捐獻給博物館的,並不只他一個。

Winterthur另一間重要的美術館是Kunstmuseum Winterthur,Kunst在德文的意思是藝術,Kunstmuseum即是美術館,這家巿立美術館比Oskar Reinhart的兩所美術館歷史悠久,同樣以私人捐贈為主要館藏。

現代的瑞士國於1848年成立,由操德語、法語及意大利語的一眾獨立的城邦,,組成聯邦政府,其憲制類似美國,每個城邦都有不同的語言、稅制和法例,Winterthur是蘇黎世邦的一個城巿。就在瑞士成立的同一年,一群藝術愛好者在Winterthur組成藝術沙龍Kunstverein,開始收藏各種繪畫。

雖然只是一個小城的藝術團體,但它的目光倒是相當遠大。在十九世己末至二十世紀初,繪畫終於擺脫以仿真為優劣的標準,由印象派到後印象派,開支散葉至立體主義、表現主義、原始主義等流派的年代,Kunstverein希望把歐洲最新的藝術作品帶到Winterthur,於是促成了美術館的興建。

這一百年間,美術館接受了多批重要捐贈,也在各方的協助下收購藏品,特別是美國的當代藝術。今天Kunstmuseum美術館在瑞士屬首屈一指,無論在數量還是種類都相當繁多,叫得出名字的西方近代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基本上都可在館內找到。它又不像歐洲其他知名博物館這麼擁擠,遊客可以優哉悠哉,慢慢欣賞。

Winterthur主教堂

歐洲絕大多數城巿的舊城區,最高的建築為教堂。中世紀的歐洲,建築教堂的工程橫跨幾代人,通常先蓋小教堂,然後慢慢擴大、向上發展,建築的過程就是「摸著石頭過河」,用光資金就停止興建,隨時可以拖幾十年、一百年,直至有新的資金繼續下去。

Winterthur的主教堂,無論外觀、規模和歷史意義,固然無法跟巴黎聖母院、米蘭大教堂、梵帝岡聖伯多祿大教堂比較,但同樣經過幾百年的變遷,也有值得玩味之處。

帶我們遊教堂的導遊Peter是退休教師,義務協助旅遊局帶團導賞。瑞士人的外語能力都好強,除了三種法定語言,一般都可以用英語溝通,娶了英國太太的Peter更沒有問題了,他還告訴我們幾個月前才去了北京交流,登上八達嶺的長城。

教堂塔尖只開放給導賞團,通往尖塔塔頂的208級窄窄的樓梯,像垂直的時間通道,遠古年代的木支架仍然保留作通道。每一層都有小小的展館,有的放置了修復教堂的工具,有囚禁犯人罰抄經文的閣樓,也有展示教堂發展歷史的模型與展版。

塔尖有全個小鎮最好的風景,圍欄不算很高,向下望還真的有點腳軟,畏高的就不要登上塔頂了,但如果不畏高,倒可考慮上去拍結婚照。「前陣子還有拍結婚照的情侶,為了拍到最美的一刻,一直在塔尖等到日落呢!」Peter說。

藝術品不止在教堂和美術館看到,火車站對面的National餐廳是當地最好的餐廳之一,牆上掛了不少繪畫,亦有雕塑和裝置藝術,餐廳經理甚至鼓勵客人四處參觀。五月的瑞士九時才日落,吃過甜品與餐後酒終於入夜了,掛在餐廳半空的燈火密如繁星、吹落如雨,藝術、佳餚與美酒,為Winterthur之旅劃下完美的句號。

旅遊資料:

蘇黎世HILTL餐廳

網頁:hiltl.ch/en

素食自助餐為57 CHF (約$HK450)

Winterthur National餐廳

網頁:http://www.bindella.ch/de/national.html

Am Römerholz美術館

入場費:12 CHF (約HK$100)

網頁:www.bundesmuseen.ch/roemerholz

Kunstmuseum Winterthur美術館

入場費:10 CHF (約HK$80)

網頁:www.kmw.ch

Winterthur主教堂

請參考Winterthur遊遊局網頁內,Group Tour一欄:http://www.winterthur-tourismus.ch/en/visitor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3.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莊曉陽

水都威尼斯有獨特的魅力,在這個原是沼澤的地上,每一個島、每一個區、每一條街、每一條河,都是獨一無異的奇蹟;每一條橋、每一楝樓房、每一座教堂,都是精緻、剛強而又脆弱的。昔日的商業中心和海上霸權,今天成為藝術文化的重鎮,每雙數年有建築展、單數年有藝術展,由五月中展至十一月底。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於1895年舉辦第一屆,當年的威尼斯巿長Riccardo Selvatico及巿議會希望舉辦一個國際藝展。概念雖然前衛,但反應又相當熱烈,第一屆已吸引超過二十萬人入場,即使在上一屆的2015年藝術雙年展,入場的人次只是五十萬左右。

這一百多年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發展的過程,充滿專業與政治的角力。最初是由威尼斯巿長擔任籌委會主席,後來先後改由政府委任主席,皇室成立獨立委員會,由各個界別選代表入委員會。

直至1998年成立新的法人機構,由意大利文化部委任主席,委員包括意大利總統(無實權的國家元首)、威尼斯巿長,與威尼斯議會、威尼斯所在的Veneto省政府及藝展的贊助商,分別委任的三名代表,並於2004年進一步改組為法人基金會。

展覽場地方面,由Castello的Giardini公園的主場館,到1980年起擴展至古威尼斯海軍船塢軍火庫的Arsenale。由於世界各國的參與,為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很重要的一部分,各個參展國亦在Giardini的公園內興建自己的展館,首先是1907的比利時館,然後1909有匈牙利館、德國館、英國館,1912的法國館及1914的俄羅斯館。

隨著參展的藝術家和國家愈來愈多,今天已有八十六個國家參展,隨後加入的國家不可能建獨立的場館了,只能租用Arsenale內的空間、威尼斯主島內其他場地、甚至威尼斯的外島。亞洲國家之中,只有日本和韓國在Giardini公園有自己的館。不過1995年落成的韓國館被指是僭建物,因為原本的批文只是臨時借地給韓國三年,但韓國館一直佔用土地,隨時有被拆卸危機的韓國館,成為該國藝壇今年的一大怪事。

雖然世界各地近年來都仿傚威尼斯,舉辦不同的國際藝術展,而以國家為單位,以歐美為中心的分類方法(擁有自己永久場館、地理位置最佳的,大多數是歐美國家),似乎既政治不正確亦不合時宜了,但正正因為有眾多國家參展的傳統,威尼斯雙年展可以讓你只需在一個城巿,幾天之內環遊藝術的世界,包括一些你這一生也未必踏足的國家。

台灣館:謝德慶的一年行為藝術

台灣在國際空間備受大陸打壓,最近更被建交日子過百年的巴拿馬,以只提早四十分鐘通知的不近人情方式斷交。2001年那一屆開始,台灣館不被列作國家館的名單之內。雖然如此,威尼斯雙年展仍是台灣曲線拓展外交空間的機會,台灣館位於Palazzo delle Prigioni,座落在威尼斯最多遊客的聖馬可廣場旁,是步行往雙年展主場館的必經之地,有大大的中文字標示。

台灣館以「做時間」為主題,展出謝德慶的行為藝術作品的相片、影像、文件記錄與其他實物。這裡講的「做時間」,並不是跑步鬥快那種「做時間」,而是在指定的時間為框架,在虛耗時間的過程中,探討工作、規律與生存等問題。

謝德慶是奇人、是瘋人、也是神人,視乎你用甚麼角度看。他於服兵役後擔任海員,並於1974起跳船潛逃美國。他起初在餐館日復日做黑工糊口,完全沒有任何藝術創作,如是者被剝削了五年,這種浪費生命在毫無意義之生存的憤怒,激發他用第二個五年,做了一連串近乎自殘的行為藝術,將現代邊緣人生活中的荒謬推到極至,探討生命的存在、制度的制約與時間等議題。

例如:他穿上自己的制服,每小時打一次卡報到,連睡眠時間也要讓路,打完卡繼續睡覺,一小時後又再起床,每小時都拍一張照片作記錄,並找來律師寫信見證,如是者持續了足足一年,理論上應打了8,760次卡,但他還是錯過了其中133次,以表達時間管理與人類本性的衝突與矛盾。

謝德慶還有幾個一年行為藝術,包括同場展出的街頭在街頭風餐露宿的流浪計劃,帶著睡袋等簡單的家當,堅持不避風雪酷熱,在曼克頓的地圖上把步行的路線,做過的東西紀錄下來,並與有興趣的群眾在指定地點交流;閉關一年不交談、不看書、不寫字、不聽收音機、不看電視,觀眾只可以在十九個指定的日子,到閉關密看他等等。

這幾個難度足以叫人崩潰的行為創作,令謝德慶在紐約藝壇為人所知,雖然已經是三十多年的創作,但到今天仍是相當前衛與震撼。

台灣藝術家李明維則被邀請展出兩件作品,其中”The Mending Project”(修補計劃)放在Arsenale主場館入口附近,觀眾可以把破衣服給駐場藝術家或其助手,修補用的線轆釘展覽廳的牆上,長長的幼線把牆壁上數十個五顏綠色的線轆,與枱上的堆積如山的各種衣服連繫起來,這些線可說是人與人之間糾纏不清關係的隱喻。

馬耳他的難民湧入問題

馬耳他是位於西西里與北非之間的地中海島國,面積與新加坡差不多,人口約四十五萬,在歐盟中的擠逼戶。參與威尼斯雙年展花費不菲,馬耳他因此缺席了接近二十年,直至今年找到Valletta銀行贊助參展,重新回到雙年展的國際舞台。

馬耳他館在Arsenale的主場館內,以十三個藝術家創作的十九件作品,有古代出土文物、漫畫、路牌、藝術創作,展示馬耳他的歷史、文化、生活、國族身份、非洲難民問題、當代社會面對的挑戰,讓觀眾以最短的時間,認識這個陌生的小國。

該國最早接待難民是使徒保羅,據聖經《使徒行傳》記載,保羅往羅馬的航行遇上海難,被馬耳他救上岸,過去千百年先後被希臘、羅馬、阿拉伯、西班牙、法國和英國人管治,算是移民的島嶼,由於鄰近非洲,又是歐盟成員,馬耳他近年都有大量非洲難民湧入,其中一件展品是一個非洲難民渡海用的”Angry Bird”的吹氣浮波,已收藏在當地的地海事博物館。

這個理應對難民比較包容的地方,非洲難民的問題之大,似乎超越這個小國所能承受的。

伊拉克完璧歸趙的文物

伊拉克於2011年,重返闊別了35年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還租了美麗的Palazzo Cavalli-Franchetti做展廳,展品包括古代巴比倫出土文物、與伊斯蘭國戰爭的新聞圖片、及各種概念的作品等,展品賣相雖然不算吸引,對我來說,Palazzo Cavalli-Franchetti這幢古建築的設計,室內的裝飾比展品本身還吸引。

但當你知道展出的數十件古文物,曾經在美國佔領伊拉克後因博物館被搶掠而流散海外,後來經各界協力追尋後才完璧歸趙,也算多一重意義了。

基里巴斯的陸沉危機

不看地圖,也不知道基里巴斯在哪裡。這個位於赤道的太平洋附近,世上第一個迎接日出的島國,第一年參與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也受到不少西方傳媒關注,這個小國展出甚麼藝術?

基里巴斯與威尼斯同樣面對陸沉的威脅,全球暖化加劇之下,基里巴斯大有可能會亡國。展覽題目為Sinking Island, Unsinkable Art,展出多個以陸沉危機為靈感的創作,最有娛樂性的一件作品,模擬該國抗洪水的場面,先把展廳邊壁堆沙包,並以投影機將魚在水中暢游的影像投在地上,牆上則投放該國人民跳傳統舞蹈及自然風景。

沙包上還放了小小的紙牌寫了兩句話:

“Can Kiribati warriors protect the seawall?”

“Yes, they can! What the mankind is going to do, the Kiribati warriors will do it too.”

幼嫩、直接、甚至賣弄東方主義,若用香港勇武派的語言,則是玩膠當抗爭,但其拙趣的反諷,的確讓你不會忘記。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展期至由今年5月13日至11月26日。)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2. 威尼斯篇/莊曉陽

威尼斯晨跑

我曾在全世界N個地方和城巿晨跑,沒有地方及得上威尼斯。沿途風景有廣場、教堂、巿集等等的古蹟群,有縱橫交錯的河道,也有大海與對面的島嶼。

深呼吸一口阿德利亞海風,在無人的海邊、在華麗的聖馬可廣場上奔馳,這種既超現實又爽皮的感覺,只能用Magic去形容。

晨跑是完全免費的,只要你夠早起床就是了。

(照片是把照相機放在欄柱上,調較十秒自動連拍,不斷嘗試後的效果)

威尼斯La Fenice歌劇院欣賞《茶花女》

既然是意大利藝術行,怎少得附庸風雅到歌劇院?我在威尼斯的四天,碰巧有兩個著名的劇目可以看(門票77歐元起跳至幾百歐元),一是威爾第的《茶花女》,一是羅西尼的《西維爾的理髮師》。

我認識兩位精通西洋音樂的朋友,一位是人民力量劉嘉鴻,另一位是大學同學Alex Chow。前者建議《茶花女》,後者建議《西維爾》,最後還是選了《茶花女》,因為劉嘉鴻的一個理由,這套歌劇的首映(1853年),正正就在威尼斯的La Fenice(英文Phoenix的意思)。

《茶花女》(La Traviata)歌劇,改編自法國文豪小仲馬的小說 La Dame aux Camélias,講述巴黎名妓Violetta與Alfredo的愛情悲劇。La Traviata翻譯作「茶花女」簡直是無懈可擊,無論以信、雅、達還是讀音的標準,都是Prefect,可惜忘記了是中國那一個翻譯家的神來之筆。若沒有《茶花女》這套歌劇,小仲馬這部小說也不會這麼聞名。

現在的歌劇院的舞台都有英文字幕,即使完全不懂意大利文,也知道每個角色唱甚麼。單是欣賞歌劇院以百年計的古建築,皇宮式的長長樓梯與羅馬柱,雕欄玉砌的觀眾席,已是大開眼界了。

若大家有興趣去歐遊時欣賞藝術表演,無論是芭蕾舞、管弦樂和歌劇,一嘗歐洲貴族上流社會的娛樂,我有幾個建議給大家:

  1. 一早上網訂票,因為最便宜的票最快賣光
  2. 香港聽音樂會送場刊,但歐洲則要額外購買,通常幾十到一百港幣左右。很鼓勵大家買場刊,有助你了解劇目的背景和製作,印像和回憶更深刻,也是旅程最佳的紀念品
  3. 長的表演可超過三小時,中間有兩節中場休息,請大家先吃一點東西才入場
  4. 買平票的朋友,請把握中場休息的時間到觀眾席最前列的位置,欣賞演奏廳的設計、佈局和裝修
  5. 最後,也是最重要,不要裝扮得太隨意,例如穿涼鞋、短褲、無領Tee入場,請盡可能穿得體面一點,例如穿皮鞋、西褲、有領的衫。

相信我,這會令自己認真起來,增加欣賞的樂趣,也令當地人覺得你尊重他們的文化。

如何在威尼斯「搵食」?

威尼斯是意大利最昂貴的城巿,八年前第一次來的時是一歐元兌1.5美元,完全不敢花錢。現在年紀大了,叫做有多點閒錢了,終於明白旅行無論在食、住和玩方面,都不能太吝嗇,好食、好住、好玩(記住,一定係食行先!)是完美旅行的必要條件。

晚餐點多兩杯酒、付多一點住有景觀的舒適房間,為旅程帶來難忘的回憶,才是認真化算的事。(附帶一提:威尼斯雙年展的展館內有餐廳,價錢不貴兼味道不錯,很方便參觀者)

去旅行有甚麼東西好吃?我的建議是,若無本地朋友帶路,不妨先在旅程的第一日(記住,係第一日!),參加當地的飲食團(Food Tour),由當地搵食團的導遊,帶你吃大街小巷,了解當地人的飲食習慣和文化。

我參加的威尼斯飲食團,團費大約七百元,一團是小班教學的12人,由早上十時到下午一時半,行程包括去不同的小店,吃特色Tapas(炸魚、魚醫包、各種火腿為主的小吃)配汽酒與白酒,大約三小時的時間,不但醫飽你的肚,坐坐鳳尾船Gondola過過河,更可以從飲食的角度,了解威尼斯的歷史與文化。

導遊Christina後生時一定好靚女,她親切、友善、幽默、英文好又博學,兒子正在中國學中文。從路牌,解釋威尼斯街道名的起緣;教堂講到威尼斯都巿規劃的佈局,由菜巿場的一塊關於海產呎寸的石碑(列出甚麼呎寸的魚才可以賣,以確保漁業可持續發展),介紹漁巿場賣買的規則,解釋威尼斯方言與意大利文的分𠰤。

甚至街上一些遊客不太會留意的設計,街角是被填為三角形的斜面,聽她解釋後就知道,原來是為了防止人隨街尿尿!

Vivaldi的祖家聽四季協奏曲

歌劇、藝展以外,去威尼斯還可以聽音樂會。可以考慮的節目,是到Church of St Vidal聽Interpreti Veneziani樂團。在Vivaldi的城巿,聆聽全世界最流行、最通俗的古典音樂「四季協奏曲」。

記得在日本看過賣車的廣告,車子在高速公路風馳電騁的畫面,配上四季的冬季第一樂章,節奏最強勁那一段。那幾下千鈞一髮的弦音,讓我到現在還記得這支廣告。

在夏天,音樂會九時才開始,節目大約一小時,還可以到附近廣場的餐廳吃個Late Dinner。要推介的是A Beccafico餐廳,料不到這個昂貴的城巿,還有如此實惠又好食的餐廳,大大一鍋酥皮青口湯,也只是十五歐元,吃完已經差不多飽了,其意粉亦相當不錯。

樂團網站:http://www.interpretiveneziani.com/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1. 米蘭篇/莊曉陽

由一張Fanfare機票開始

五月底,我去了意大利和瑞士兩國。旅程的構思源於我們兩公婆想看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碰巧因航CX該周的特價Fanfare機票有蘇黎世,直航連稅只是$4,500,反正意大利就在瑞士旁邊,那就不要錯過機會了,不如就飛去蘇黎世,再坐火車去威尼斯,中間還可以停一停米蘭。

十一天的意瑞旅程,我們計劃先到米蘭兩天,看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米蘭大公Sforza的城堡、收藏眾多名畫美術館和大教堂;然後遊威尼斯四天,看看藝術雙年展、在La Fenice大劇院欣賞歌劇《茶花女》、參加Food Tour嘗遍街頭小吃,從食物的角度認識水都的歷史。

然後坐飛機回到瑞士的蘇黎世,品嘗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素食餐廳Hiltl的美食;到美術館名城Winterthur跑個馬拉松;再到超美的琉森遊湖,並登上海拔二千多呎的Pilatus山上看日出,作為旅程的句號。

這次旅程近乎完美,每天都是藍天白雲,預測的下雨天全數落空,每一餐飯都教人回味無窮,每個景點只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每一刻都相當充實。

若我的經驗和行程,對有興趣計劃意大利及瑞士的觀光跑步行的朋友有參考價值,那就功德無量了。

路過Nike全馬破二計劃所在地—Monza

周五收工後,先回家收拾行李後,去機場坐深夜出發的航班,大約於早上六時許抵達蘇黎世機場。蘇黎世機場相當有效率,火車站不遠之處,坐二十分鐘普通火車已抵達蘇黎世巿。

歐洲的火車票只要一早訂,價錢並不昂貴。由蘇黎世到米蘭車程三小時,提早兩個月訂只是二十歐元左右。我們的計劃是,先在蘇黎世逛一天,再坐傍晚五時的火車,到達米蘭中央車站大約晚上八時半。

在蘇黎世Hea了大半日,湖邊走走、逛逛跳𧎮巿場、參觀瑞士惟一專門收藏非歐洲藝術的Rietberg博物館、吃個午飯,再到百貨公司走走,我們在飛機上沒有睡甚麼,捱到下午四點已經相當累,於是回到火車站坐,坐到上車開車。

瑞士坐火車是相當舒適,沿途風景超美,看不到有任何的貧窮。火車會在邊境站先停一停,然後再過境。單看窗外,已經知道你去了第二個區域,開始看到很多、很多塗鴉,建築也稱不上精緻,還有不太美的高樓大廈。意大利北部已算是全國富裕的地方,但感覺已差瑞士一截了。意大利這一段惟一值得一講,是到終點米蘭前的一站——Monza站。

Monza對跑友有甚麼意義?Nike的馬拉松破二計劃,就是在Monza的一級方程式賽道上舉行!可惜這次行程緊密,沒有時間到Monza看看,若下次有機會去米蘭,一定要去看看,Monza距離米蘭只不過是十多公里,等於香港島去新界。

達文西最後的晚餐

五月是最適宜歐遊,八時半步出米蘭中央車站,還可以看到夕陽的餘暉。米蘭並不算陌生,去年已來過一次跑馬,東南西北大約有概念。這次只是短暫停兩日三夜,然後再坐火車去威尼斯,最方便是住在火車站附近,由火車站到米蘭大教堂巿中心一帶,也只是三、四個地鐵站的距離。

歐元匯價低,五月又是淡季,六百多港幣一晚的火車站酒店已經相當不錯,清潔、不太小、也有露台。歐洲找餐廳,我通常都會看看tripadvisor找好評的餐廳,碰巧酒店對面的餐廳分數不錯(Osteria Italiana),侍應男的大隻、女的身裁誘人,而且顧客有不少意大利人,味道好又不昂貴,第一餐算有個好開始。

翌日一早帶著兩個月前訂了票,到Convent of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看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這幅名作由小聽到大,一直認為是有生之年必要看的名畫,今天終於到現場看真跡了,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和滿足,終於圓了人生的一個願望。

「最後的晚餐」所在的房間,當年用來做甚麼?原來是修道院的飯堂,飯堂的畫用「最後的晚餐」一方面都幾貼題,但另一方面都幾唔吉利。

當局每天限制參觀的人數,每批遊客只可以逗留十五分鐘,因為呼吸的水氣、飄起的髮膚,經過時間的放大後,都會慢慢溶掉、刮掉耶穌與門徒的容貌。事實上,壁畫在畫好後不久,已經開始脫落,幾百年間修複了無數次,最嚴重一次破壞在二次大戰,教堂很多結構都毀了,但「最後的晚餐」這道牆壁竟然完整無缺。

買票指南:「最後的晚餐」的正價票只是數十港元,但只預售今個月同下個月,一定要快快訂。我就訂不到票了,只能付多幾倍的價錢向旅行社購買票,無論如何,以有價的票看無價的寶,怎樣也是化算。

買票官方網頁:http://www.vivaticket.it/index.php

米蘭大公Sforza的城堡

今日的意大利是統一的國家,但自從羅馬帝國滅亡的476年至1860年,意大利半島都是四分五裂,有多個不同的城邦,例如威尼斯、米蘭、佛羅倫斯、羅馬教廷、熱那亞、薩丁尼亞島、西西尼島、帕爾馬、摩特納、Piedmont等等。

這些城邦最輝煌的日子在文藝復興年代,威尼斯掌控了歐洲的貿易,銀行業在佛羅倫斯誕生、羅馬教廷號令天下,互相競爭之下,各城邦有蓬勃的發展,在Sforza家族的領導下,米蘭是其中一個最富庶的城邦。

花無千日紅,隨著美洲發現,有新航線繞過南非好望角到亞洲,貿易輪不到威尼斯商人壟斷了;槍炮的出現,騎士的沒落,中央集權君主專制,取代了封建制度,歐洲的政局逐漸由幾個大國操控,意大利的城邦再無力左右大局,不是被吞併,就淪為大國的棋子,強如米蘭或威尼斯也不例外。

直至十九世紀,意大利的民族主義抬頭,勢力最強的Piedmont(意大利西北部)及薩丁尼亞城邦,開始統一大業,經過一系列在大國間的合縱連橫、力敵智取之下,終於促成意大利1860年的統一。

Sforza家族的城堡,曾經是歐洲的權力中心,見證米蘭最輝煌的年代,今天已變成博物館,收藏了不少文物和藝術品。城堡距離達文西「最後的晚餐」教堂,步行約十五分鐘,看完「最後的晚餐」走過去剛剛好,入場費只是五歐元,物超所值。但要小心正門比較多賊人,手段不外乎會用些把戲引開你注意力,然後乘機偷東西。

 

離開城堡已是中午,我們去了附近一間餐廳Andry醫肚,雖然裝修格局高檔,但價錢不算昂貴,食物尤其是意粉(義大利麵)非常之好,而且餐前還有奉送氣酒,去米蘭的朋友不妨一試。

欣賞鬼才Caravaggio的名畫

歐洲睇到你厭的兩類景點,一是教堂、一是美術館,像米蘭這些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名城,是不可能以集郵、打卡、跑景點、一次過掃Check Point的方式遊覽,需要學懂留白及取捨,寧可精選幾個有興趣的景點細味品嚐,其餘的看看日後有沒有緣份了。

米蘭馳名的博物館有很多,藏畫的有Pinacoteca Ambrosiana和Brera Pinacoteca,達文西科技館也很吸引,展示他設計的飛機、坦克、各種機械的草圖。吃過午飯後,發現米蘭Brera Pinacoteca美術館就在附近,沿途還有地攤巿場擺賣,那就去這個啦。

收藏的名畫有不少。眾多畫作中,必看是鬼才Caravaggio的Supper at Emmaus(耶穌在以馬忤斯顯靈),因為卡氏英年早逝,留下的作品不多,更自然是物以罕為貴。

這位巴洛克年代的大師,一生充滿傳奇,曾經因殺了人而潛逃多年。他擅於繪畫人物的情緒、動作,並以光暗的效果營造畫面的張力,有如攝影師在最誇張、最激動的一刻按下快門連閃光燈。

他畫了兩幅以馬忤斯的主題,另一幅收藏在倫敦的National Gallery。

米蘭Cova總店及天台餐廳看日落

看過美術館後,今天所有用腦的活動結束,剩下的環節是食和休息,下一個目的地是去Cova總店食個Cake。

Cova於1817年創辦,是意大利歷史最悠久的咖啡店,2013年被奢侈品牌LVMH收購了。Cova於1994年在香港開分店,為香港人high tea熱點,所以香港去米蘭,通常都會去Cova總店朝聖。除了意大利文,Cova最流通的語言一定是廣東話,一家大細或一堆朋友:「要乜呀?食乜呀?飲乜呀?」

Cova總店外賣較堂食便宜,坐下堂食的人只有兩類,黃皮膚的東亞人(香港、大陸、新加坡、韓國和日本人),以及成個闊太Look的當地人。兩個甜品、兩杯咖啡盛惠三百多港幣,但味道又不算十分正。

嘆完下午茶,直落Happy Hours,就去米蘭大教堂對面La Rinascente百貨公司的天台MAIO餐廳,先Cocktail + Snack,然後直落晚餐。

天台餐廳正正對住米蘭大教堂,千萬不要以為一定好貴,其實一個意粉(意大利麵) 也只是一百港幣多一點,甜品也只是六、七十元左右,都已經相當好好食了,連同環境簡直物超所值,我們慢慢吃夠三個Course(Starter shared, 2 意粉, 2甜品),再每人一杯酒,(若沒有記錯)埋單也只是每人三百多元左右,

歐洲的快餐很貴,但Fine Dining一定比香港便宜。La Rinascente百貨公司天台有幾間餐廳,若大家有機會去米蘭,即使不去吃個晚飯,喝個下午茶也好!

米蘭大教堂

米蘭馬拉松到七、八公里左右會路過大教堂,只可惜意大利的馬拉松一般沒有甚麼觀眾,如果像日本這麼熱鬧,米蘭大教堂這一段路,一定教跑友畢生難忘。

意大利必遊的四大教堂,是梵蒂岡聖伯多祿、米蘭大教堂、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堂和威尼斯聖馬可教堂。古代建教堂動輒以百年,有錢就繼續、無錢就停,遇到技術問題又要停,直至到解決為此,是幾代人前仆後繼的成果。

做人但求溫飽、工傷蒙主寵召不用賠償的古代,才可以動用龐大的人力物力,今日建教堂要逐塊磚、逐座塔雕,而且每款都不一樣,單是人工的建築費已是天文數字了。

米蘭大教堂是超多、超多、超多人排隊買票的景點,排隊買完票後,又要排隊入場。幸好我透過旅行社買的「最後的晚餐」票(請參考第三集),原來奉送大教堂門票,可以直接排隊入場,省了很多時間。

順帶一題,如要登上天台需要買連上天台的套票(可惜我的票不包天台)。有興趣參觀的朋友,強烈建議大家先在網上買票,無謂把旅行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排隊。

 

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17.嘉仕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

今期受訪者是嘉仕,從事社會研究所以特別喜歡融入社區跑進大街小巷,初馬只是過左大海珠江口的另一邊,現在越走越遠走出世界,理想是每一天比昨天更進步。

他跑齡十年,全馬5年共20場,海外13場,勉勉強強有兩次sub 3。

Q1: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準則就轉過下… 之前想跑下不同熟悉社區就近去左澳門、廣州、台北、首爾先,都一定要選擇城市內賽,現在暢遊歐美各地名賽為主,柏林、芝加哥、巴黎等等。每次都在砌如何跑完個正的就玩個爽的旅行…

Q2: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帶?決心囉 (如果不只是物資的話),每去一度其實可能一生去一次,決心跑得好D,練習集中和認真些,跑馬的記憶除了跑道上,更多是在之前的預備上,重覆而沉悶,少D決心都死… 物資上就同香港無咩特別分別,因為穿慣左的野去到陌生環境反而令你安心。

Q3:會選擇甚麼住宿?
較喜歡住Apartment,可以煮食個款,因為跑前2日可能都要做準備,有隊友一齊去可以一起整野食。加上要交通方便,能於30分鐘內直達起步點。

Q4: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繼續全日加碳。通常點都 Breakfast Run 適應天氣,鬆下腳同望下起終點後食個豐富早餐… 之後飲番茄薯仔湯,肉醬意粉,小食是香蕉、乾果或提子乾。

Q5: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無!因為瞓覺係我強項,一秒都可以隨時瞓著 (God bless)。不過講真我喜歡之前個日盡量做其他事分心,係住的附近散下步,坐下公園,感受下個社區,特別是寧靜的一面有幫助。

Q6: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最好有飯食,否則繼續肉醬意粉或杯麵,一定有香蕉,起步前30分鐘食多支能量棒。

Q7: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基本的裝備包括GPS手錶及心跳帶 (看表現),帽及太陽眼鏡,Gel,腰包式水樽 (通常前 30K 飲哂不迫埋水站)、電話 (通訊及自拍)。講講下原來拎左好多野…

Q8: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凍會帶定件會掉的長袖衫,起跑前可以掉往路邊,順便做埋善事。另外會垃圾袋、暖包、手袖同手襪,有次4度下雨的台北渣馬就試過穿足 37公里。

Q9:比賽中途撞牆怎麼辦?
真正的中途撞牆應該未試過,但跑到只有減速的情況就不時發生!首先個心同自己講Easy Easy 唔駛慌住,對腳即刻放到好鬆最慢速慢跑希望能夠休息下,個腦就計算可以由最慢的速度如何最到較好的時間來比住動力自己,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停,停左更加起唔返,無論實際的身體同埋意志…

Q10:賽後如何恢復?
一定係即時沖個熱水涼 (特別是冷的地方),同埋即時瞓… 瞓醒一定係放肆瘋狂食野!特別是 ShaBu-ShaBu… 任叫任食… 任飲可樂,獎勵自己…

Q11:最好的跑馬經驗
利申冇去過日本比賽未能比較,但2015年柏林同2016年芝加哥都係一流的… 平坦地方真係跑得好舒服,同埋他們所定日子亦是天氣很配合… 支持者差不多舖滿整個42.195公里,有大集團經過都會特別起哄,他們除了不斷納喊外,很多默默拿著牌子站著的亦不是省油的燈… 印象最深刻是芝加哥的30多K後有人手持 “If Trump can run, so can you” 的牌,令人精神一振。還有經過柏林一橋底下驟眼見有一不少於20人的管樂隊在吹奏,雄壯的音樂在橋底圓拱下盪漾著激勵人心的氣勢,穿過當中有如充滿電一樣…

Q12. 最差的跑馬經驗
一定是2014年的新加坡渣打馬拉松。唔講晨早起步,跑長海岸基本冇人,最後入返 City 仲未8點,沿途冇人氣到仲要差過香港N倍 (我個時計過自發打氣的可能不到20人)。最主要係臨終點前的3K係所有賽程 (數K,10K,HM同全馬) 合流… 人山人海快慢不定恐怖到一個點,連衝線都係用同一閘門,混亂到… 未計40度的太陽… 如果真係做七大就真係…

Q13. 你的初海外馬是那一個?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2012年的澳門馬拉松,因為自己本身有研究澳門,同香港關係一衣帶水所以特別有感情。不過如無特別就不會推薦給新手做初馬,首先是住在附近行去起點其實好貴,12月頭唔係熱要晨早起跑有點不人性,起步初段路黑冇乜燈光,數K後一路同HM參加者共用跑道20K 迫迫咁… 雖然路係平的亦近香港冇時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