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貝加爾冰湖馬拉松(中)/Frankie Kwok

5

鳩烏也是一個重要課題,不同的牌子、質料、功能、款式、價格都是考慮因素。當然,以小弟有限的財力,”錢”當然是最大的考慮了。由研究到鳩烏裝備,足足花了兩個月,可以說創了單一比賽準備最長的紀錄。

下一步就是裝備測試。為免被誤會為「青山醫院走犯」,我沒有膽量以全副裝備在球場試跑,而是分批多次到球場練習 。 每次都發現了不少沒想到的問題,例如呼吸,衣服移位等等。解決了這些技術問題後,總算完成單位測試(unit test)。

但仍未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可以在出發前,模擬寒冷的環境測試?跟各方好友研討後,也沒有一個好的方案。

最後靈機一觸,想到一個近乎瘋狂的一個方法

就是:

## 在寒冷天氣警告下,夜闖大帽山頂 ##

「有精神病就應該要睇醫生」,這是老婆聽到後的即時反應。不過經常不按常理出牌的我,又怎會聽她的意見?立定主意後,馬上廣發英雄帖找人陪跑。

事實證明,香港有精神病的人真的不多,最後我只好單人匹馬上大帽山。

12月底,終於等到天文台發出寒冷天氣警告!第一次dressed rehearsal跑上大帽山,跑到山頂已經全身大汗,應該證明保䁔裝備有效?但為了進一步測試保暖效果,我更獨自在山頂白波前,靜坐了半個小時。

得到的結論是:寒冷天氣警告+大帽山山頂+靜坐真係好很凍。

在地理、氣候的限制下,這已是我去到最盡的測試。我還沾沾自喜,滿有自信之時,殊不知這個低溫測試,其實跟西伯利亞冰湖的實際環境有天淵之別,這是後話了。

7

本屆的天氣,是BIM(冰湖馬)有史以來最惡劣的一屆,氣溫低至負30度不特止,更刮起大雪暴!眼前視線範圍最多只有50米,腳下還有十吋厚的積雪!對住在亞熱帶的香港跑者,這種困難的程度遠超想像。

在沉厚的積雪上跑,每一步都要花上好幾倍的體力。開始後不久,我明白根本不可能跑足全程,一定要改變策略,以急步走保持體力,才有望捱到終點。反正參加冰湖馬並不是為跑時間,新策略更令我放下心情,享受比賽。

開始時,跑手們雖然相隔不遠,但逐漸看到大家的距離愈拉愈遠,前方的跑者也開始消失。我由開始的跟著前面走,慢慢變成要自己一個人跑。

每相隔一百米左右,大會放置一個如手掌大小的紅色三角形路標,憑著這個小路標加上前面模糊的移動身影,雖然視野極差,但仍不太擔心迷路。

拍照,video玩樂一番,發現自己已落在隊尾,馬上和同行跑半馬的香港朋友分手,獨自上路。

不久,第一個問題出現,我發現右腳的冰抓不見了!在雪地上,沒有冰抓還可以前進,但在冰面上沒有冰抓,肯定跣過一仆一碌,可想像後果多麼嚴重。

不過逝者已矣,哀悼也無法變回一只右冰抓,只好除剩下的一隻左冰抓,繼續比賽,轉眼間第一個10k支援點已在眼前。

6

冰湖馬拉松第一個支援站設於10km點,食物還在幾張枱上,還有一條冰上氣船。所以慢腳跑冰湖,不用擔心上車留污名,因為這裡是上船。

真佩服那些工作人員,一早就要來設站守候,等的 「肯肯定」比跑的更辛苦、更寒冷。我也不期望支援站有甚麼食物了,乾果、果仁、及熱茶等等已相當豐富了。我隨便吃了一點後,再打幾個努力手勢,便繼續向在冰雪暴風下上路。

跑到十七、八公里時,風雪已經停止。再看看地面,積雪不見了,而是薄薄的一層,還隱約可以看到冰層,我應該在冰湖面上跑了,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冰湖馬拉松。

緩緩急步走,突然感覺到腳下有少許震動,更聽到轟隆轟隆的環廻立體聲巨響。嘩,會不會是湖面的冰裂?逃跑已來不及了,我應該早已遠離岸邊了,會不會像電影情節般直墮冰湖,變身「冰封俠」, 淒美地凍死於貝加爾湖?

六神無主,不知往那裡逃之際,震動和聲響停了,眼前的一切回復平靜。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定一定神後,才想起賽前簡介曾提到的自然現象,這是冰層之間的磨擦,並不會有危險,當時也不以為然。但在四野無人的極地之中,真真正正感受到腳下的冰震,又怎可能不腳軟?

我不太淸楚,其他跑手有沒有類似的經歷,但這種一息間死過返生的恐怖滋味,絕對是此行的Bonus Track。 不過,沒有最恐怖,只有更恐怖,正如廣東話俗語:好戲在後頭。

8

經過近四小時與大自然的搏鬥,終於到達半馬點了。這裡有一個設備完善的補給站,更有一個大帳幕給半馬完成者休息。

冰湖馬的官方時限只有6.5小時,我肯定不可能在指定時限內完成了。幸好工作人員告訴我們,時限只是名義上的參考,只要參加者仍有能力繼續,有可能去到終點,大會基本上不會截人。俄羅斯人看似冷漠,但工作人員倒絕不介意超時工作,更落力為參加者打氣,馬拉松的安排,倒有濃濃的人情味,非常體會跑者。

捱過了一半,算是仍然完整無缺,除了掉了個冰爪和手腳冰冷,應該都「要比啲掌聲自己」!但畢竟已經在負30度跑了近4小時,開始感到體力下降,也開始擔心有沒有能力應付冰湖馬的下半場?

我簡單吃了點果仁及朱古力後,便和工作人員告別,踏上餘下的21公里。

二十多公里時,又突然風雲色變,刮起大雪暴,視野變得非常模糊。天、地、冰、湖、前、後,融為一體,除白色以外再沒有其他的顏色和景物,不知道自己是踏在冰上,還是在白色的異度空間中飄浮,完全迷失了方向。

這種身處迷離境界的感覺很奇怪,我完全沒有類似的體驗,這是不是幻覺?我的身體已開始抵受不了這個極地挑戰?

我細心留意自己的心跳、呼吸、知覺和意識等,又確是一切正常。肯定這是大自然的變化而不是身體出問題後,我也就再度集中精神比賽。

此刻的能見到極低,路標有時候會在風雪中突然消失。我每一步都非常小心,必須肯定紅色路標仍在視野之中才會移動,心知在這環境中迷途可不是説笑。

捱過了大雪暴,天氣開始轉好,終於過了30公里,但體力也所餘無幾,感覺每一步都倍感艱難。

已經過了6小時……

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