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250公里超馬 上.由預備、出發到抵達南極

文:水福老師

世上有一個名為「4 desserts」的極地超馬系列,包括跑智利亞他卡馬沙漠(Atacama Crossing)、中國戈壁沙漠、撒哈拉沙漠及南極,完成這項極地界的四大滿貫,一直是我的心願。

3
撒哈拉

我於2011挑戰戈壁沙漠,2012年三月輪到世上最高的智利亞他卡馬沙漠,撒哈拉超馬亦於同年十月完成,南極最後之戰指日可待了(需要至少完成兩項,才有資格參與南極)。

2
智利

但為了多一點時間為慈善機構籌款。我等到2014十月才挑戰南極,多一年時間做夢與期待,想像那片潔白優美的異域,造夢也想去的人間聖地。

1
戈壁

經過沙漠的炎熱洗禮,大概知道酷熱環境下跑是甚麼一回事,但對着白雪皚皚的冷酷異境和刺骨的寒風又怎樣面對?怎樣準備裝備?也得費些時間研究。幸好,我兩年多的時間 。

Day 5
南極

簡單來說,比賽是250公里分6天進行,賽道是一個三、五公里的圈不斷重覆,每天比賽都要背着個人裝備,當第一位參賽者完成250公里,比賽即時終結。若碰上惡劣天氣,無法繼續比賽,則以完成最多里數者勝出。

——–

時間飛逝,一年復一年,不知不覺已到快要退休的年紀,年輕時的狂妄與菱角,早已被時間之輪磨滑了,狂野慢慢變得更謙卑和自覺。2014年中卸下多年的工作,臨老加入半職業運動員的行列,每天花3至4小時練習,其餘時間則要休息和照顧好身體。我並沒有為跑南極改變訓練習慣,例如Frankie一樣,「模擬」嚴寒環境下穿厚衣練習,最高的訓練量為出發前倒數的兩星期,一星期內練習33小時,可說是一生中之最,幸好身體投訴的也不多。

equipment

裝備方面則複雜得多,據大會的規定,參加這個比賽需要準備四十多項東西,包括:25-30L的背囊、60L的防水袋、睡袋、地蓆、兩副頭燈、紅色閃燈、萬用軍刀、哨子、鏡(反射陽光求救用)、包睡袋的保暖層、指南針、餐具、防曬、防曬唇膏、暈浪貼、止痛孳、治療水泡的工具包、繃帶、扣針、消毒洗手液、紙巾、防水跑鞋、雪爪、防水鞋套、至少四對襪、內籠襪、三條長Tights、防水褲、三條保暖緊身衣、三件長袖、厚爪毛外套、防水外套連帽、連帽遮過屁股的大褸、雨褸、其他比賽外的衣物、兩頂厚帽、Cap帽連遮頸的披、雪鏡、運動太陽眼鏡、飛處隊頭套、手套、防水厚手套、水袋、鹽餅、自熱飯。

若要買齊這套東西,過萬走唔甩。

愈近比賽的日子,內心疑問漸漸增加,究竟怎樣去面對?祈盼的心情,已為無知的我漸顯迷茫。

——-

leung
梁百行

這次有三個香港人參賽,其餘兩人是全城街馬創辦人梁百行(Andes),及另一經驗豐富的跑友Kilias。終於到十月廿七日的出發日子,我吻別太太便乘車往機場與Andes會合(Kilias到阿根廷才會合),我們的比賽裝備,都隨身攜帶,確保重要物品不會寄失。

行李過不了X光機,我才想起比賽必需的小軍刀並不能帶上飛機。怎麼辦?幸好香港機場保安人員都友善,叫我去行李包裝部把刀子包好,然後再給航空公司寄艙。那張咭片船大小的軍刀,卻需要用瓦通紙包包包,包到如一塊大石般方便寄運,有點教人咋舌!幸好包裝費只是港幣五十元。

坐了一天飛機,終於到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我們希望以最佳狀態應付挑戰,沒有計劃留在巿內觀光了,停留一晚後,我們再轉飛南美洲最南,也是世界最南的城市烏斯懷亞(Ushuaia)。

烏巿曾經是犯人收押的城市,離英國、阿根廷有主權之爭的福克蘭群島不遠,現在則是南美洲往坐船往南極的惟一港口。離開烏巿機場時,靜靜向南隔洋窺探,南極這世外桃源就在不遠處了,雖然仍未能看到她的神秘面紗,但心裡已經很興奮,禱告說我們終於來到啦!

30-31/10/2014

pata 1

經過三天的舟車勞頓,終於可以在烏斯懷亞休息兩天及適應時差,會合Kilias,然後再坐船往南極洲,還趁機會作最後操練,到城巿西部、聞名的Patagonia國家公園練寓觀光於練跑。

第一天,我們三個香港隊跑了六個小時。Patagonia的美景看不盡,經歷了晴天、雨天甚至刮起大風雪,畫面都深深留在腦海內。

pata 2

第二天,我們希望練多一些雪地,在微微細雪的陰天早上,我們三人從市中心乘的士到山腰,是當日首批遊客到訪。濃密的飄雪來得正好,是大家喜悅遇見的天氣,最適合作賽前預習,不過雪比預期中猛烈,因戰友Kilias衣著不足,我們跑不足一小時便撤回起步點。雖然操不成長課,但也是相當好的經驗提醒我們不要低估突然大雪的威力。

整個早上,我們欣賞享受Patagonia的雪景。

當晚我們一間以長腳蟹聞名的餐廳晚膳。餐廳人多,加上室內外溫差頗大,再加上多日勞累,免疫能力終於失守於感冒,是兩年多以來第一次生病。翌早醒來,上唇甚至長有疱疹,反映我的免疫系統有多弱了。

重感冒來襲,我還能參賽嗎?

續……

1-3/11/2014

ship 1

十一月一日中午,我們向大會Racing the Planet報到,聽過訓示及領取號碼布等所需物品後,大伙兒朝著港口方向出發,經過簡單的出境檢查,我們便登上夢想號佩蘭休斯(Plancius)探險船,出發往南極半島。(Plancius是十六世紀的荷蘭天文學家,以製作航海圖聞名,不知是否因這艘船的前身是荷蘭的研究船,所以才以荷蘭科學家命名?)

這刻的喜悅是按不住的,但片刻的愉悅抵不過重感冒癥狀的影響,連踏上船的吊橋也感吃力,幸好並不是現在就要跑,還有近六十小時的船程可以休息。到黃昏,船才慢慢駛離港灣,向充滿神祕魅力的極地航行。ship 4

聽過船長的海上安全簡介後,所有人都往甲板欣賞日落後的晚霞。當天深夜時分,船駛過南美洲的盡頭,進入(Drake Channel)德雷克海峽,也是據聞世界上最大風浪的海峽,若沒有緊扶床欄,相信㑹被拋出床,幸好我並不怕暈船,但不是人人都能抵受了。

這三天,船上安排不少關於南極地理、生態、歷史和科學的講座,讓大家認識腳下跑的這片大陸。不過,即使是食飯,也只有約百分之八十的參加者到,因為很多人嚴重暈船浪,連行直線也難,枉論有胃口到飯堂進食、有精神聆聽講座、及欣賞每天日出日落與晚上滿天星斗的奇景了。

ship 2

經過五十多小時與海浪搏鬥,船舶才到達較平靜的海域。到最後一晚,參賽朋友終於可有個美好的甜睡了,但我的感冒沒有好轉的跡像,疱疹的情況告訴我身體有多弱。

重感冒也可以很嚴重,這裡只有極簡單的醫療支援,一旦因勉強作賽而情況惡化,更可能需要緊急撤離,甚至冒上生命危險,這亦違反運動的本意,但放棄作賽,兩年多的期望,四個多月的半職業訓練,就要付諸流水了……

放棄作賽是不可能的。那該怎麼辦?

躺在床上,聽內心的,不到五分鐘,就決定了賽還是要參與,但就採取「不多跑,盡量行」的策略。

若果大家記得第一集所說,南極超馬並不是點對點的250公里長征,而是一連數天的儲里數繞圈賽,當第一位參賽者完成250公里,比賽便即時終結。每一晚,我們不會在南極紮營過夜,而是要坐駁艇回到船上,航行至另一個點後,翌日視乎天氣情況,早上坐駁艇到新的地方作繞圈賽。

所以,每天比賽出發和結束時間都不同,天氣好就跑長些、天氣差便遲些出發或早些回航,天氣極差便要取消日程,留在船上停賽一天。

對那些嚴重暈船的跑友,休息比日間跑步更辛苦呢!

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