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日本的音樂師加藤宏/莊曉陽

4

文:莊曉陽

外國馬拉松的路上,我有幸認識各地的美女與奇人,認識外地的跑步文化。這次要談的是我的日本音樂師朋友加藤宏(Leo Hiroshi Kato)。他的招牌跑步裝束,是戴一頂白色的飛碟帽,紅白色間條短袖衫,再背一個極巨型銅管樂器,並把樂器打扮成芝麻街卡通人物Big Bird的模樣,相當搶眼。

12042867_10206366752101952_3146810077577767349_n

我第一次碰到加藤先生,是在去年十二月的沖繩那霸馬拉松。我當時錯過了上線的時間,要等所有人起跑後才可以加入隊尾。看著上萬過跑手出發,其中一個奇人,竟然背著巨型的樂器跑,真係好堅揪!沿途我也碰到他一次,但連打招呼的機會也沒有,只是拍下了照片。

Untitled

第二次碰到加藤先生,是在本年三月的四國德島馬拉松,同樣是在上線等起跑時碰到他與太太。這次我終於有機會閒聊了,幸好他懂英文,溝通完全沒有問題,只是當時我的電話沒有買數據上網,錯過了用Facebook抄牌的機會。

四個月後,我來到美國跑三藩巿馬拉松,同樣在上線等起跑期間,竟然又碰到加藤先生。

八個月內,沒有約定之下,我們在東西半球,兩個國家,三個城巿偶遇,這次我的電話終於可以上網,當然要立即抄牌,與他保持聯絡了。

與加藤先生一起跑步相當愉快。水站義工、路邊觀眾、甚至跑手看到他,通常都會歡呼、尖叫和拍照。此時此刻,他就會徇眾要求,吹奏幾個音、幾個旋律助慶,令馬拉松路上洋溢歡樂的空氣。

五十六歲的加藤先生,家住日本三重縣四日巿,本身是專業是鋼琴調音師,偶爾客串爵士樂團的樂手。不問也不知道,原來他背著跑的巨型銅管樂器叫Sousaphone,重達十一公斤!單是搬這台巨型樂器周遊列國,已經相當困難和昂貴了,更何況要背起來跑?

不過,這對加藤先生無太大難度,因為他每個月的訓練量超過五百公里,訓練量達到精英級的水平了。他說,近這兩年,感覺自己年紀老了,才酌量減每月訓練里數至三百多公里,大約每天跑十公里。

「當然我也不是一直不停跑啦!每當我在路上吹奏時,我會停下來步行,當休息一會。」

加藤先生於1998年開始跑步,一年後便挑戰馬拉松了,但到2011年,他才開始搞搞新意思,帶著Sousaphone世界各地四處跑馬拉松,這四年間去過那霸、兩次德島、神戶、大阪、東京、台北、吉隆坡、巴黎、兩次澳洲黃金海岸、太平洋的塞班島、夏威夷火魯奴奴、美國迪士尼、三藩巿等。(還有其他半馬、十公里、百公里超馬,則沒有帶樂器跑)

當初背著Sousaphone跑,並沒有甚麼特別原因,加藤先生說,他只是想成為世界第一個,甚至是惟一一個Sousaphone跑手。但沒有料到,這台巨型樂器,竟然改變了他餘下的人生…..

「話說,我每年都跑長野縣小布施町的半馬,有一位女跑者對一個背著大大樂器跑的儍佬相當好奇,於是在網上找資料,看看是否找到這位奇人…」

「她找到我後,我們於是開始通信了。她現在是我老婆,我們兩年前結婚。」

Sousaphone帶來了姻緣,也帶來了世界各地的友誼。沒有這件樂器,我也不會認識加藤先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