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跑在道義的路線上(30/8/2015 明報)

_30PZ001_文:Edkin, HY

這一刻,你可能邊歎早茶、邊歎報紙。上周日大約同樣時候,大約四十人剛剛跑了一場Man vs. Tram Race(人與電車8.6公里賽)。不跑也知道答案,除了薛先生以外,大部分人又怎可能追得上電車?沒料到這場有點「戇居」的跑步搞作,傳媒、網上和即時新聞反應異常好,翌日報章及電台Phone-in都報道和跟進。

都有不少人想了解,這場別開生面的比併,究竟是怎樣開始的?

話說,有幾個把外地跑步當成終生志業的朋友,近月開始了「馬拉松 看世界/Run The World」(RTW)專頁,分享他們的外地跑步經歷,特別是一些相當「人迹罕至」的馬拉松。除了版務之外,幾個小編偶爾在討論組談談時事,當近日有退休規劃師揚言「人行比電車還要快」,其中一名小編靈機一觸,聯想起英國威爾斯有Man vs. Horse Marathon,於是提出Man vs. Tram Race的構思。

三言兩語後,大家對「比賽」的細節已有些概念了。查過電車時間表、簡單度過賽道後,隨即在周五深夜,在Facebook開始「人與電車8.6公里賽」的活動專頁,有興趣的朋友,三十小時後在堅尼地城的電車總站集合,與首班0512的電車競賽。沒有登記、沒有報名、沒有計時、沒有補給、更沒有主辦機構。總之,大家到時到候集合,連找人發施號令也不必,只要有一人參加已經是比併了,叮叮聲就是起步的槍聲。

 像月餅裏發現字條

一個跑步,不知道誰號召、不知道「堅定流」(對於懷疑的查詢,小編只能說:只要有一個人跑,就已經成事),還要於凌晨在偏遠地方起步。憑着這一句話、一道氣,最後不但召集了約四十名跑手參與,更有素未謀面、家住天水圍的民間攝影師,遠道前來冒着被「放飛機」恥笑的風險,為這場「疑似假活動」作記錄。

情况就像月餅裏面發現字條,就會合了一班志士仁人,在月圓之夜起義一般的戲劇性,令這件只有四十名普通人參與的即興活動,成功引起大眾關注,並提供戲劇性的素材予傳媒討論及報道。

從跑者到終點後的反應,以及賽後感文章及留言,相信大家都很慶幸,沒有錯過這場既瘋狂又過癮,大概也是「空前絕後」的賽跑。這一場電車跑的博弈,可說是以刀仔鋸大樹,贏得漂亮。

要跑贏電車,說難不難,以堅尼地城至跑馬地約九公里計,車程約三十八分鐘,精英跑者是輕而易舉,但對一般跑者當然是難以踰越的門檻。事實上,也只有四名跑手能戰勝電車。以我多年來晚上在港島區跑步的經驗,我從來沒有跑贏過電車,若電車少些上落客,相信人連贏電車的機會也沒有。

快樂態度軟性抗爭

但今次比併要點不在於快慢,而是在一個聚衆同樂的項目上,以非常認真的態度去回應一個荒謬的言論;讓一班擅於跑步的人,親身感受電車線上的風景,令大家重新思考電車的重要性。經歷過許多事以後,這種以快樂的態度去作出的軟性抗爭,或許更容易被香港大眾所接受,像今次一樣發揮超乎想像的效果。

跑步是一件很個人的事,不需要隊友,也沒有羈絆,成功得失都是自己的事,但練成一身好本領,除了贏得好成績外,其實還有發揮的空間。要是每人能用自己最擅長的技能,來為社會做一點事,總可以默默地為社會帶來一點點改變。跑步,也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動力來源,跑步的形象帶有正念,是困難挑戰的一種姿態,還有跑步的要求門檻低,幾乎任何人也可以參與,以跑步來作為基礎,就可以聚集跑友的力量,合衆成事。

正因為我們擅跑,我們比其他人多一個方式為社會發聲,也多了一個機會,把信息傳遞給平常不多關心時事的跑手和社會大衆。跑過電車後,從此對電車的回憶和感情,不只是叮叮、慢活的存在感、美輪美奐的移動廣告,而是我曾認真追過跑過比併過,力戰至中環/金鐘/灣仔被爬頭,好讓在若干年後,到我已再跑不動了,也可以為香港講一齣、甚至寫一齣「那些年,我們曾一起追過的電車」。

近年跑步蔚為風氣,參與的人數與日俱增,由各種團體舉辦的比賽更是目不暇給,本來十分有利於以路跑比賽來宣揚各種公益議題,甚至讓香港有一個如倫敦和紐約馬拉松一樣的大型慈善盛會。然而受制於政府的官僚操作及主辦者的視野,賽道往往也局限於幾個容易封路,沒有盛載任何歷史和社會意義的路線及區域,除了鼓勵一點運動風氣,有的只是讓參與的跑手自娛,難言對其他香港人有什麼意義?

不如來一轉香港守衛戰紀念跑

賽道的設計意念,本來應該是每一個比賽最重要的一環。下周四,香港忽然多一日公眾假期,記念抗日戰爭。閒談間,RTW的幾個小編又想起,馬拉松的起源,不正正是源自戰爭嗎?若不是那名希臘士兵跑死了,今天也不會有馬拉松賽了。

世上也有紀念戰友的賽事,最聞名的莫過於南非Comrades Marathon,這個歷史最悠久的超級馬拉松賽事,翻越五大山丘,接近九十公里的長度,就是為了去紀念在一次世界大戰中,歷盡艱辛,攀山涉水的軍人而設。賽事首次在1921年舉辦,當時的耐力賽事並沒有今天的盛行,九十公里絕對是對身體的一次殘酷試煉,那就是讓參加者體會戰場上士兵辛勞的宗旨。

不如,我們也來一次Hong Kong Comrades Run(香港守衛戰紀念跑),在這天多出來的假期,用同一種自發的模式,跑一跑當年在黃泥涌、柏架山、城門等主戰場、要塞和軍事設施,以紀念十八日的香港守衛戰下陣亡的眾多軍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