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100及Rogaine經歷分享/Elton NG(吳俊霆)

10177994_438719399663841_6805309590744397497_n

文:Elton Ng (吳俊霆)

(編按:Elton是在世界各地身經百戰的跑友山友,兼物理治療師,這是迄今在運動專業方面,最深入的分析,也是在運動專業上,最有教育意義的文章。)

每次有危難事故,係診所又會有好多朋友問我意見(哈!同一個reply無限輪迴聽到我d staff想死)。身為一個賽左廿幾年既越野賽老手,希望我可以盡量持平地論述我既睇法,同埋將我係《晨光第一線》電台節目的訪問內容文字化:

1/ 「環境對運動表現的影響」係運動科學的一大課題,就算你有外星人既體能,冇啱既裝備同經驗也敵不過大自然。當然比賽係唔可以搬唒成屋企野去,我覺得起碼帶「保命三寶」!!

第一寶:厚料既便利雨衣 – 大部分參賽者都有著夠衫,跑起來啱啱好,但係人好難預計任何突如其來既變化又或者好地地都會整親,跑唔郁,當你變成要係惡劣環境下停下來等待救援,人就好容易會因失溫而死;就算係Gortex衫褲濕透之後亦喪失保溫能力,反而一件全不透風既便利雨衣可保一命。

第二寶:適當保暖系數既手套 – 當你隻手凍到開始僵硬既時候,唔係淨係痛咁簡單,而係你失去左用手搣開食物包裝紙黎補充體能的能力(今次我有戴手套都凍到搣唔開野食,好彩我預先係食物包裝紙剪開定,用口一咬就開);我見過好多人隻手硬到連開背囊攞衫或攞電話既能力都冇,咁你就失去左自救既機會。

當然第三寶:就係電話!最好仲要係三防電話,唔少人試過係暴雨之下整壞左個電話,又或者部電話凍到自動熄機,三防始終較信得過。另外,請自己google下國際求救電話號碼112 (不過我試過訊號微弱到連112都打唔通,最後打110返大陸) 。

2/ 除左三寶,賽事之前既預備功夫都要特別做得足。係嚴寒之下,最好著住長衫長褲黎保住暖熱身。通常最少要做10至15分鐘,先暖身跑3至5分鐘,等個人暖d之後再做靜態伸展,之後再跑多一次3至5分鐘。等到最後一刻先至除底衫褲寄存行李。另外大家可能好唔慣帶個暖水壺去比賽,但係起步前飲暖水比起飲凍水較少令人腸胃不適。另外要知道,人體係好受水份既儲熱能力影響,簡單d講,當個賽程去到8個鐘以上,在同一氣侯、跑速下,熱天你會越熱,凍天你會越凍,呢樣野係多天旅程更見明顯,解決方法係prepare自己會漸熱或漸凍,同埋緊密維持身體係高水份既percentage (當然唔好多水到個個鐘要去小便)。

3/ 大家唔好以為天氣凍無汗出就唔洗補充,其實排尿情況多左,呼吸又會散水份,始終都要補充有電解質既飲料,就算HK100既天氣大概都要300至600 ml/hr,唔好淨係飲暖水,熱粥或者番薯湯都係好選擇。還有要知道,係嚴寒下你需要食既野會比平時更多,大概都要200至400 kcal/hr,如果食既野太凍,係口含一陣暖番先吞,冇咁容易肚痛。

4/ 衣著我覺得要護頭、手指同個肚。另外呢幾日我都睇左幾個病人係足踝前面痛,平時個d係anterior ankle impingement,而天氣凍而誘發個d好多時係條tight、對襪或鞋帶過緊block左circulation,兼磨傷前面既腱鞘同血管而產生發炎,我自己都試過幾次,通常唔可以再做重手按摩,全休息3星期就好,想快d就做返兩次物理治療。

5/ 比賽不能只看温度!我平時去爬雪山,有時都係著短衫短褲,甚至除哂衫打大赤肋哂太陽。但今次HK100搭車去起步時,已經見沿路塌左幾棵樹,都心知不妙!我之前係其他節目提過對久經比賽既選手黎講9至11度係最理想既比賽溫度。起步時係有8至10度,但當日達8級烈風條數又唔係咁計(即係可以吹塌樹、係山上隨時吹起個人,係海到d白頭浪頂都吹到噴水花);再要計埋晚上會落雨(外國網站話會落雪,而我可以第一身report我係上大帽時真係間歇飄來雨雪);再加上每上升1000m氣溫會降低6度,其實參賽者要有心理準備晚上去到大帽山既時候氣溫會等於零下5度,計埋windchill effect其實個感覺會似係零下十幾度到作賽。老實話,我賽左廿幾年,係香港都遇過五六次得幾度,有幾次仲要落海添,但今次應該係最凍既一次( I mean 連埋Rogaine) ,沿途都有擔心過自己頂唔住,心中計劃過係當風位既退出路線,我亦建議賽會同參加者以後再遇到惡劣天氣,要懂找退出路線(如四方亭向北向南都有山路走,針草坳可落沙田等,當然賽會可能要擺人提供退出的諮詢及援助,可能對那位工作人員又構成危險,那team人都要夠backup,實行上未必易。

就我而言,我自持去慣極地,有點後悔選擇短打上陣(全場得阿John著得少過我),對腳吹到硬過舊鐵,原本預計用12小時去完成呢個100公里,本土華人名次頭15。但在尾段既當風路段真係好難跑,係針山頂要踎低過先避免吹左落山,所以雖然最終我要13小時才能完成HK100有點失望,但意外地成為本土華人第7名衝線 (連埋全世界選手我總排名61) ,即證明大部分香港賽手較少係惡劣天氣作賽,而其他世界各地既選手,對於佢地黎講,今次可能係家常便飯。係好機會提醒大部分香港賽手,甚麼是「野外」!

可能咁樣寫有d不客氣,但近年跑山風氣盛行,有時我會覺得只係一大堆跑路既人跑悶左,走過黎係山度當路跑,並不懂什麼是山既禮儀、文化同對佢既敬畏,而繼而產生既預備之心(我好想揾日寫關於山既禮儀、文化同敬畏)。我係facebook到見好多人討論HK100,可笑是從前見好多人話賽會set d指定裝備係杞人憂天,其實只係暴露左佢地既無知。我覺得,如果你乜都冇預備又捱得完HK100仲有人係facebook到讚你幾勁幾勁,你個friend只係繼續鼓勵你去唔知死;相反,你準備充足,不論你捱唔捱得完, 都係一個志勇雙全既鬥士!

山賽除了要你懂練,仲要你懂自我照顧既能力(懂照顧人既人就更有魅力~~哈哈哈) 。如果大家想山界往後有健康既發展,而唔係俾政府封殺,咁我極鼓勵初接觸山野既跑手,不妨去報讀一些山藝、繩索、野外急救既課程,即使你係醫療人員,你都會學到一些係山野既特別處理方法。如果你想我介紹好既機構就PM問我,如果你想大概知道有乜常見傷患,你可以look下我診所既文章同訪問 www.cores.com.hk

有好多人問我今次呢個賽會係咪有處理不當,我相信我係客觀既,賽會既級數已經去到「皇帝級」,即使遇上「霸王級」既寒流,都已經比其他賽事既大會安排得更有系統、更無微不至、更有前瞻性;起點終點所有安排暢順,沿途檢察站熱水食物不間斷,義工親切又幫得手,沿途指示清晰,仲首次係香港賽事增設「暖Tent」,又預視惡劣天氣同車潮而改道,大家仲想點?玩得山賽上得線係要識照顧自己,今次賽會俾出既支援程度,如果你有準備充足又冇受傷,按理吃點苦頭都能完成!除了滑冰的出現……

至於大塞車同路面結冰我覺得不能怪任何人。賽會已盡最大努力解決問題,市民有「趁墟」心情也可以理解,警察、消防、民安隊等在沒有適合工具和訓練之下已克盡其120%本份去拯救這次可定性為「大型山難」既傷者。至於只安坐家中,覺得所有人係嚴寒之下出街係戇居、指手劃腳既人、甚至睇完新聞就想第二日返工點樣捉d賽會搞手黎開會黎收緊搞比賽規範既政府官員,都冇錯…… 大家都只係在其位、在其角度去看待一個屬於大家既郊野。但,大家生活係同一個社會,在城市、在郊野,除了有法律去管,就只是「道德」同「共融心」。

如果一有事,就禁;一有危險,就禁;一話有機會影響人,就禁。咁大家既生活以後可能就只有工作、食飯同安坐家中,咁同條鹹魚有乜分別呢?莫非以後大家揸車唔可以過50kph?所有山路封哂唔俾揸車?唔再搞單車賽?唔俾你玩滑板?大球場睇rugby唔准扮鬼扮馬飲啤酒?游水一定要係防鯊網內仲要有浮物?……. 我諗近年跑山風氣盛行,係因為越野賽能夠為參加者帶來一些人生意義,而係係其他娛樂或運動係揾唔到,咁,都係時候,政府要撥d支源去教育市民郊野安全,同呢個新興sports同步,因為你禁都禁佢唔住,而家起碼有十幾萬人玩緊。

講到政府,我覺得添置太多冰雪拯救工具係多餘,淨係對攀冰鞋都隨時四五千蚊, 又特別繩,又冰斧冰爪,仲話特別既直升機….. 但係可能又要再等60年後先再有機會用。當然一些便攜式的冰爪可以買。其實係d會落雪既國家,d便攜式冰爪連係便利店都有得賣(幾十到百幾蚊不等)。如果大家有去台灣揸車上武嶺,或者係韓國日本冬天時候有去郊外行下,都會遇到結左冰既馬路,套對冰爪係鞋底,搞掂。反而,我覺得政府或負責拯救既部門,可以再緊密d同不同運動組識合作,例如揾佢地做一d講座俾拯救部門既人了解下個sports或搜集佢地一d專家既contact,萬一真係有事,可以即刻俾到專業意見。事後孔明,我同好多爬開雪山朋友傾起,係唔知消防有需要啫,如果唔係隨時組織到過百人著齊架生,同你上山帶傷者落黎,再唔係借出架生俾拯救部門用又得。講到底,問題只在於市民同拯救部門未遇過結冰既馬路啫,一有啱既架生,其實沒有大不了。反而,其他海底拯救、洞穴拯救、山澗拯救就難得多,真係要另設專家小組。

至於結冰既路面,我之前d訪問都提過,其實可以試下除左隻襪套係鞋面增加摩擦力,再唔得就除埋條鞋帶係個鞋頭同足踝間繞幾個八字就得,我有次係日本突然遇上初雪走唔甩,又冇帶冰爪,都係靠咁,再攝幾條樹枝仔friction再好d,成座雪山都逃脫到出黎,冇理由馬路咁小兒科唔得。

講返賽會,其實係要嘉許一下有質素有承擔既賽會。我星期六賽完HK100,其實我星期日去左大嶼山賽左另一個Rogaine 6小時既定向賽(即冇指定路線既限時山賽),亦即係d消防拯救緊d HK100賽員既時候,我又去左大嶼山比賽,意即是同一氣候,得3度,上到山一定零下幾度,8級風,今次仲要係全程落雨,山路依然結冰,今次真。心。凍!大會立即改賽程又強制賽員著防風防雨裝備,事前逐一check gear,所有賽員提交flight plan – 即擬定路線好讓工作人員搜索失蹤者,賽事中心立即改為室內,又有專業醫療同物理治療在場,做到近乎零意外零凍傷!!!

而我,可能有左第一日既經驗,第二日二話不說Goretex褸長褲堅手套上陣(係我廿幾年來香港既第一次),路線選擇要智取,估唔到順順利利又跑了約45公里山,仲攞到全場總冠軍。我唯一犯了個錯誤,正是我地常用既定向指南針(Thumb compass) 會索係手指公,平時唔會唔知冇血度,點知太凍一早就冇知覺,再加上氣温令血液循環更少,賽完先發覺原來已經夾傷左手指公條神經線, 形成neuropraxia,相信我隻手指公既知覺同部分活動能力要等兩至三個月先完全回覆正常。大家以後都要留意,去滑雪、去凍既地方,唔好學我咁比d野索得手腳太緊,或者帶戒指啦!

向好方面諗,香港當年如果冇沙士,大家唔會知道防疫既重要;如果冇南丫海難,大家唔會知道海上交通安全係咁重要;希望透過今次呢個有驚無險既山難,警醒到初接觸山野既人士,要知道「愛山必需專重山」,政府也做一些正面同推廣的事情吧!

Sorry!篇幅長唯有以潮文下筆等大家冇咁眼訓,有需要可以share俾新手睇,繼續希望大家無傷完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