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100--與港豬談冒險精神是嘥X氣/流行千里

 10177994_438719399663841_6805309590744397497_n
文:流行千里(原文刊於31/1星期天明報)
上周突如其來的的嚴寒天氣,再加上凌晨的一場雨,令大帽山頂被冰封了,若沒有冰爪,是不能鋪了冰的斜路上行走。碰巧上周末是HK100越野山賽,最尾的一段亦設在大帽山,無論是受傷的參加者、還是露營賞雪人士,一時間也無法撤離,救援部伍初時亦欠缺合適裝備,情況一度驚險。
每年一月舉行的HK100越野山賽,由華洋夫婦 Steve Janet近年創辦,多得耳語相傳的口碑,在短短幾年間,已發展成國際山界知名的比賽,成為Ultra-Trail World Tour 世界巡迴賽香港站的第一站。據知,大約1,800人參加當中,有過半數來自外國,當中不乏外國及本地的精英。
小小的地方,擁有一個揚名國際山界的賽事,HK100理應是香港人的驕傲。可惜,很多人似乎不太在乎這些「小眾」活動,不懂得欣賞運動員拼搏的精神,網上、坊間更不乏兇狠的花生友言論,痛罵參加這些「高風險」活動的人士,與「趁墟賞雪」無異,受傷意外是活該;狠批賽會「明知」天氣極端,不一早取消比賽是不負責任,結果留下「爛攤子」給消防員,置參加者與救援人員於險境……
在地球的南極,上周亦發生類似的意外。軍人出身的英國探險家Henry Worsley為了向極地探險的前輩致敬,在沒有外界支援的情況下,用了71天時間走了超過1,400公里,差不多完成徒步橫越南極的壯舉,並且替英國威廉王子旗下的慈善基金籌款,可惜到最後48公里,Henry終於撐不下去放棄了,送往智利搶救後不治,終年55歲。
我不知道外國有沒有人破口大罵Henry
「徒步橫越南極?同去南極睇企鵝有分別咩?咪一樣係貪得意去玩!」
「你去得南極,仲要徒步探險,就預咗會死架啦!咁係抵死,仲要叫人飛千幾二千公里救你?」
「你仲要佔用智利的資源救你?你有無先付救援費?」
「慈善基金完全不負責任!有乜理由要個籌款者搵命搏?出咗事,你哋又唔去救佢,要置救援人員於險境?」……
我只知道更多人替他婉惜,敬佩他的人有更多、更多。
或許大帽山頂不能跟南極比較,但HK100參加者與Henry的意志都是一樣的,大家都希望挑戰自己,總希望盡力完成目標,未到最後關頭也不放棄,希望力戰至最後一刻。對著一群不懂得欣賞冒險、勇闖極限、挑戰之我,甚至連基本同理心也缺乏的香港人,要他們明白為甚麼要救受傷的運動員、為甚麼不宜苛責他們與賽會、為甚麼要辦HK100,似乎是天方夜談。
若沒有冒險的精神,是不可能推動世界的進步,由人類祖先踏出非洲、哥倫布、麥哲倫、極地探險,以致太空人登月上大空,到一般人希望挑戰自我,踏出Comfort Zone參與極限運動,其中的精神基本上是一脈相承的不難理解,西方社會為何比華人社會有更多創意、更多發明、也更有活力,因為兩地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實在差天共地。
這次意外之後,已經令很多跑友、山友擔心,政府日後對所有山賽、甚至是在國際間有口碑的高質素賽事,都以門檻極高、以百年一遇當常規的標準審批,香港到時真的不用再辦戶外運動賽事了,大家去健身室玩跑步機、運動場跑圈、在家中看電視好過了。
香港運動界也失去每年與眾多外國跑者、精英寶貴的交流機會,讓他們宣傳香港郊野的美麗。
要讓香港繼續辦山賽,大概只能這樣跟公眾和政府解釋:嗱!HK100每年有XX外國人來,好多都好有錢架,佢地平均逗留在香港X日,帶來XXX經濟效益。香港參加者有交稅,又唔係蓄意的,救佢哋係應有之意嘅。外國人受傷就有保險包,唔涉及公眾資源架,走數咪追佢數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