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跑名古屋初馬/Janice

寫於初馬前
12112498_461046794097768_6419986441214792100_n
雖然一直都跟人講,其實不太緊張初馬,緊張的是外地駕車,但早兩日,一打開個跑步app,見到自己的紀錄,有5公里、10公里、半馬嘅personal best,仲有最長跑了36.33公里的紀錄,就唯獨是marathon 個格是空白的,然後想起,星期日就係跑初馬的日子,個腦袋已經飛了去名古屋。 

不知到時天氣是怎樣呢?會不會太凍呢?我會不會為了影相跑得太慢呢?我應該穿甚麼呢?藍色還是橙色那呢?我跑完之後,仲會唔會記得跑的時候個腦想甚麼?可不可以記低所有感想呢?

不知幾時開始,我發現自己不太習慣人家問我跑的時間。可能係受到「馬拉松看世界」的編輯們的影響,我覺得個時間是為了跑完後約人用的,例如:跑完我們去那裡食好東西呀?咦,你跑大概4小時嗎?那你衡量一下,等不等多我一小時了。除此之外,好像沒有太實際的用途…

其實卅幾歲人,跑資都有5年,都好認識自己的狀況,比賽日的表現如何,不必等到當日才會知道,而是看你練了多少,身體有幾多肌肉、對腳有沒有傷…很多東西一早已經知道。

記得,當我開始認真跑,10公里首次跑個1小時內,就跟自己講:既然跑步係為了開心而跑,不是為奬項而跑,就不應該因為這次跑得快或慢而有所高興不高興。

又記得,有次跑半馬,因為好想比去年快,迫自己跑快些,成績是做到了,但我很記得這個過程是不快樂的。

就回想這樣的一個自己,很不可思議。中學時,明明就最不喜歡上體育課,我想我的中學同學,都無想過我會跑全馬,到我開始跑時,就覺得跑個10公里我已經很叻了;跑了10公里,便覺得,全馬只是一個有生之年會完成的事,但不知何年何月才達到…….

到了今天,有誰會想到我的跑步毒,已經蔓延至海外呢?

我這生人會跑多少個馬拉松?我不知道,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由名古屋開始。

12998749_464281723774275_6124498268053486558_n
老婆婆帶給我的感動
聽過身邊的朋友分享,名古屋馬不如其他的日本馬,不要對賽前的expo 有任何期望,因為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買,所以我們安排了星期六早上才到expo走一趟,應該不會有損失。

我們在地鐵站等車,後面有三位老婆婆問路,問我地Nagoya Dome 是這班列車嗎?

懂日文的朋友回應了她們,接著便聽到一位老婆婆笑著說:我們本地人竟然要問遊客們的路。懂日文的朋友便跟她們聊起上來。

因為這天要去Nagoya Dome 的人,大都是要拎選手包包,老婆婆們也是要去拎選手包包。懂日文的朋友翻譯,一位老婆婆是由60歲開始跑,今年已是75歲。另一位也是60歲開始跑,跑了5年便開始跑全馬。

也許跑步的人心境都是年輕的。她們好高興的跟我們談了很多跑步的事,還給我們展示色彩鮮豔的跑衣,就像小朋友剛買了件新衣裳一樣。

我們一班女人們,聽到75歲婆婆分享經驗後的第一個反應是:「我們會跑到80歲嗎?」

12963634_464281780440936_739927412152950505_n

她讓我憶起幾年前,我剛跑步的時候。還記得那時,每逢星期日我便跟兩位好朋友一同練跑,但至今兩位都已成家,至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在跑,”Everyone I know is getting married or pregnant. I’m just getting more awesome” 😜

她們令我很明白,會堅持跑步原來也是一種緣份,人生總有很多事情發生,令我們被迫放棄一些原本愛著的人和事。

究竟,我又會堅持著跑,直至哪一天?

我曾經以為,很多興趣或技能,應該自小培養會比較好,例如小孩子學習芭蕾舞,應該比較容易做到優雅的動作,因為身體的柔軟度比較高,但老婆婆60歲才開始跑,5年便上馬了。還要,我們見到她們兩位婆婆在expo 影相,expect finish time 是4:59:59,而我自己只能寄望5:30:00內完成。

雖然我不會因此而慚愧,因為跑步始終是自己跟自己比賽,是自己的事,但老婆婆們也確是很有志氣,不比年輕人遜色。

人與人之間是會互相影響,我亦相信像她們這樣,老了才開始跑步的跑者,應該還有不少,只是她們兩人,就剛剛在我的初馬之行遇上了。

也許,她們都在提醒著我,這趟旅程,都只是一個開始,跑到老這句話,是要活出來才會精彩。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瘋狂在樓梯口吃鰻魚飯加碳

12976958_464963593706088_5602190705158548616_o

一直很平常心的對待初馬的來臨,至少表面感覺是如此,但最深深深底深處的那個自己,就不得而知了。

由星期四開始,我就不停的迫自己食、食、食,就算明知道自己飽了,沒多久(只是隔了兩個多小時),都迫自己把面前的那碗飯吞下去。

星期五登機前,已先於 coffee lounge 吞下了一碗炒飯及小食;上機後,空姐為我遞上前菜及主菜,那件雞肉其實也蠻好吃,但我的胃就是容不下它;星期六,下午五時左右,我先吃了一碗一蘭拉麵加麵底,到晚上八時前再去餐廳吃鰻魚飯。

原本我們打算入店子內吃,因太多人排隊而叫外賣,離開商場時看見電梯旁有一排的長櫈,我提議不如就在長櫈食吧!反正街外天寒地凍,捱到酒店也變成冷飯了。

於是,我們便有點像無家可歸的小孩,二話不說就坐在商場的樓梯,囫圇吞棗的把溫暖的鰻魚飯倒進胃了。我們邊吃邊笑著說:「若不吃下去,明日跑到30k 無力時,就會問自己,點解尋晚唔隊埋個飯去?(廣東話意思為:為甚麼不吃多一個飯)」

我們的胃明明還有整個拉麵,但大家為了第二天的馬仔,很努力的吞下所有飯。儘管如此「糟質」自己,但心裡是很快樂的,因為有名古屋小隊,一齊跟我做如此瘋狂的事。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吃飽了便算,也不會迫自己再吞乾淨整個鰻魚飯。

賽前的亢奮

12963353_465191100350004_8809978840527682646_n

跑的前一晚,我一早處理好所有的瑣碎事,做了適量的按摩,一心想著可以睡得好一點吧。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整晚輾轉反側,又要上洗手間,真正熟睡的時間應該只有1小時多。不知道是個人表面就平常心,但內心卻亢奮得要死?

又或者,我聽過人家說,要減碳或減飯的那幾天,心情會變得暴躁。那麼我不停吃飯,會否反過來令心情更興奮,所以這個晚上我就失眠了?

好不容易「捱」到鬧鐘響,我終於忍不住在名古屋小隊的群組內whatsapp「咆哮」了。隊友很好,回覆我一句:「睡不著是正常的。」

是的,反正來到這刻,也無法改變或彌補徹夜難眠,只有催眠自己:「我今天狀態很好耶。」

一早跟跑會的小隊由酒店出發。在會場附近,我看到一個又一個女孩子,穿上色彩鮮豔的跑步裝束,很多人甚至裝扮起來,簡單的就帶頂公仔帽,誇張的扮成可愛的卡通人物或是其他,我仿彿來到嘉年華會多於馬拉松。

起跑!

12983823_465597370309377_4745674568598356361_o

開跑了,我們由F區慢慢的移動到起點,沿途看到很多工作人員,或是醫護人員,跟我們擊掌。

開始踏上這個42.195公里的路,我莫名奇妙的感動起來,其實是有點想哭,但理性的那個自己叫自己收聲:「喊住點跑呀,慳番啖氣好過啦。」於是叫自己,集中尋找獵物影吓相,因為實在有太多人都會玩cosplay,甚至令我覺得,下一次再去海外跑,也應該找些東西來玩玩,除了穿跑會的戰衣,也許可以穿漂亮而輕便的芭蕾舞裙?

在整個42公里,我跟Mario & Luigi 多次的遇上,她們都背著個磨菇包包,很多途人大聲叫她們:「Mario,Luigi,奸爸爹呢!」她們也會回個頭來,跟打氣的人揮手。在香港,吸引人注意的cosplay 不是大多數;但來到名古屋,我覺得沒有裝扮反而是不合群。

在開頭的10公里,因為還有氣有力,還可以左顧右盼的找尋獵物,把她們拍下來。我見過一位穿著聰明笨伯裝束的女士,赤著腳的跑,其實有想過跟上前跟她拍照,但她實在跑得太快,我只好影她的背面。

我想,在她身邊的跑手們也為她赤腳在跑而感到驚訝。不要忘記,不計雙腳與地面磨擦的問題,那是8C的天氣呀!及後,我亦在半馬的賽道上,看到一名男子跟她是同一樣的裝束,也是赤腳在跑,他們也許是一伙的。

13002526_465597366976044_8290328649039867887_o

另一位獵物是穿著婚紗的,我追著她跑了一段路才來到她的旁邊,面向她示意要一起拍照。我才知道她原來是香港人,後來才想起她也是跑會的,我們互相打氣後便分開了。

跑步教曉我活在當下

一路上的旁人很多,起碼比香港冷冷的高速公路,更能帶給跑手溫暖。我經常見到日本的跑手,遇到他們熟悉的朋友在打氣,便會跑向路旁,跟朋友來個擁抱及拍照,然後再繼續跑。

記得我跟我的朋友們說過,香港的比賽處理得很差,至少氣氛不及人家的好。朋友便回應我:「你身邊的朋友有沒有在你跑的時候一早起身為你打氣?既然沒有,我又怎能怪主辦單位呢?」

13047954_466089576926823_5332216861516736762_o

嗯,氣氛真的很重要,人的質素也很重要。要享受這種熱情的招待,我還是隔離飯香的往外地享受好了,我把初馬獻給日本也許沒有錯。在香港,我也許需要專心留意著,路面有沒有突然一個雪糕桶把我絆倒。

跑的過程一直也很開心的,直至我發現,我的「噴霧相機」在14公里時電力耗盡。我的天呀!這麼低能的事情竟然發生在我身上?我在跑的時候,有隻魔鬼在咒罵我很笨,另外也有隻天使在提醒我,要活在當下。

其實跑步不也是這樣嗎?忘記了呢樣個樣行裝嗎?學Deadpool 跟自己說一句「maximum effort」。既然上天要我專心的跑,那好吧,我還可以欣賞周圍的風景。上帝造人造得很細緻,眼睛是最美、最自動的鏡頭,儘管14k 過後,我不能把風景拍下來,我到現在還是記得我所看到的人和事。

13041317_466318750237239_5549846336158922748_o

名古屋馬的路線,是一條21公里的路線重覆一次,所有景點在左邊出現了,一個U-turn 之後,又會在右邊再見一次。很多打氣的路人,好像似曾相識的曾經見過面,在之後的路上都會再遇上。

14公里過後,我沒有了「噴霧相機」,就只好用心的記住所看過的風景。半馬的比賽,在我們起跑後一小時後開始,之前見到那一位赤腳跑的女士,在半馬的賽道,則有另一位男士也是穿著類似的聰明笨伯裝束赤腳在跑。

餘下的賽道裡,還有很多值得回憶的風景,例如,大學樂團演奏的交響樂;有打氣的市民帶來了microphone 同amplifier, 為我們一邊唱歌、一邊跳舞。我一邊跑,一邊望著他們在表演,雙腿那刻已累了,但內心卻很高興,跑的只有19000人,但一個馬拉松卻能牽動一整個城市的人心。

跑會的朋友們常鼓勵說#UNeverRunAlone,其實馬拉松就是一項 U never run alone 的盛事,賽道內外的人,也一同跟你努力的跑著。

12998245_466089606926820_2535183533889399661_o

27公里過後,我見到大會提供的美食,有日本的磨菇朱古力餅、已剝好皮的香蕉、有類似蒟蒻或羊羹的零食、還有塩糖、芝士包…而打氣的市民也會慷慨提供他們的食物給我們,有朱古力、車厘茄。跑到累了嗎?有很多路人在最後的10公里,提供噴霧的按摩膏。

由於沒有了相機,有很多美好的食物或是表演,我都走馬看花的跑過了。

感謝路上每一位打氣的

35公里左右,有一隊6、7人的女子樂隊,懂日文的朋友告訴我,她們在唱著勵志歌,歌詞大概是叫我們不要放棄。朋友向她們大叫阿lee格多,樂隊們也回應她在揮手。

由於自己練習長課的次數比較少,28公里開始,我便感到有點累,但因為一路有人為我打氣,也不敢慢下來,望著他們,我向他們揮手,與路人擊掌。

12983830_466089583593489_4518447148413433192_o

記得自己練習長課時,20公里過後的回憶是一個「累」字;但來到這天,這段體力缺乏的路是「樂」字、是「謝謝」。

謝謝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位為我們在打氣,我一直堅持在跑。

還有,大會的攝影師。一邊跑,我一邊留意著「攝影中」的牌。對於相片有一點執著的我,十分感謝攝影師們,沒有安排在同一個地方,像記者招待會般的幾十個鏡頭對著你。而是遍佈在賽道的不同地方。愈近終點,便愈留意到不同的位置都有攝影師。

嗯,我的小腿在投訴:「不如行番去啦。」但會讓人家看見自己在步行喎!我叫自己想一想,擺甚麼pose 好點?有一兩個位置,我用我僅有的氣力跳起來,可惜攝影師跟我的節拍不夾,我沒有在大會的相片看到有跳起的相片,但也很感謝攝影師們,他們有些看到我刻意擺pose,都會跟我來個微笑,或是竪起手指公。

我便快樂地繼續上路。

13029683_466318753570572_2254846968516286719_o

跑步所流下的都是快樂的眼淚

來到40公里,我問自己我還能捱下去嗎?沒有了相機,我只有一件事要做,便是完走。我沒有一個全馬的紀錄,今次便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知道自己的實力如何。

平時的2公里,不知不覺便跑了過去;可是,今天這2公里就仿佛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41公里,如果我喜歡的人在終點的話,我想跟他大喊著,我已經跑了41公里了,你可唔可以就吓我,跑過那1.195公里過嚟搵我呀?不過,我知道在這條賽道裡,就只有自己才能幫自己完成這個初馬。42.195,少了1公里也不是叫馬拉松。

嗯,很辛苦,進入了最後的路,看到了Nagoya Dome,終點近了,我見到很多人群,他們都整齊的站在賽道旁,伸出手來,就讓我們用手「掃」過去。我很感激你們在終點等我,儘管我們不認識,但在這段路,謝謝你們跟我擊掌,讓我知道我從來不是一個人的。

13047713_467254320143682_8673542356693699587_o

我聽到了Nagoya Dome內大聲的播著Mamma Mia Dancing Queen。”You can dance, you can jive, having the time of your life…” 我開始眼濕濕,這個初馬快要完成了,我反而不捨得完成。

我看到了終點,我看到了那鋪了青色膠的地下。每次到終點,總有支神來之力,不論有多累,都能提高雙腿的跑過去,那就用盡最後的一口氣吧。

我望著終點的時間牌,4:56:03,我高舉勝利手勢,也沒有理會有沒有攝影師按下快門,眼淚如泉湧的流下,我終於跑過42.195了。

恕我天資愚笨,這段路我花了5年才走到,還記得開始跑步的那段日子,工作十萬個不如意,一天下班後便叫自己跑步去,跑了一半,因太累而整個人向前傾,手跟膝蓋全是血。

我站起來,很想大哭一場,但因為未完成要跑的路程,忍著眼淚繼續跑下去,完成了要那天的4.8公里後,才帶著傷口去買膠布葯水。跑完後,我臉上掛著的是笑容。

自此之後,我便覺得跑步是靈丹妙藥,有不開心有想不通的問題,去跑吧。我就於是這樣的沉迷下去,跑過了這些年。

名古屋馬,最出名是賽後的Tiffany 頸鍊和踢死兔男禮服男士。對不起,我的心情激動著,已無暇的留意那位踢死兔男俊俏嗎?是可愛的小鮮肉嗎?還是慈祥的小丸子爺爺嗎?那條頸鍊漂亮嗎?

幸好是帶著眼鏡,自己騙自己沒有人看到我在流馬尿。

13062221_467663043436143_1025980490643542845_n

我領過紀念品後拿行李,簡單的換了襯衣後,便去找同伴。這個時候,我見到Eva。她舉起雙手跟我擁抱,我便像個迷路了的小孩子終於找到了母親一樣,緊緊的抱著她,大哭起來。

我沒有理會有沒有人望著我們,沒有理會人家會不會在笑。我只知道,我們都很努力,很辛苦的完成了我們的初馬。擁抱的感覺來得太實在,像在給予我肯定,告訴我,任何辛苦的路也會走過的,跪著,我也努力的走過自己所揀選的路,面對將來的未知數,我都能勇敢的走過去。

激動過後,看到電話有數個訊息,原來遠在香港的跑友都透過官網在直擊我們的進度,有的在我還在跑,沒有電話在身邊時就發短訊來叫我「頂住呀」,看到我過了35公里速度慢了,便問我「做咩跌watt?之前食得飽得濟?」

有些在我過了終點後就立刻跟我說「恭喜」。科技的進步,使遠在隔著一個汪洋的朋友,都可以給我們在打氣,剛收起的眼淚,又再次因感動而流下。

13041393_467919083410539_1256088479580936574_o

初戀憶記

在跑馬前,我常覺得初馬就像初戀一樣的令人期待和嚮往,跑完過後,我覺得這個形容沒錯。

第一次失戀,我由尖沙咀走到油麻地,一直在哭,我失去了一段感情。到了今天,我也許會因為一段感情完結而不開心,但我慶幸在過程之中,看過美麗的風景,一起走過順境逆境,如馬拉松的路上,遇過不同的途人給我們打氣、高歌;在感情完結時,我哭著說分手,然後從新整理心情。重新出發的過程,也很像再去找尋我下一隻馬拉松。

如果哪一天,我不再做「賣剩蔗」了,那個歸宿一定是個叫人歇斯底理的超馬。

陽總曾給我的贈言是,叫我跑得慢,但我仍然覺得,有資格跑得「慢」,是你先要跑得快。比賽前,有朋友叫我不要帶相機,這才可以跑快點,但,請相信我,帶相機拍照只會拖慢我數分鐘或十數分鐘的進度,那些時間,足以讓我有一段完整的回憶,而跑得快,可讓我有更好的體力,讓我可以multitasking。如果大會時限是7小時內要完走,我可以有充裕的時間,好好享受美食,觀看樂團表演,仍然有氣有力的跑回終點。

這個初馬,好好的讓我知道自己耐力不足,還有起步時太亢奮拍太多照,忘記相機會沒電,希望我下一個馬拉松會比這個更精彩,更要我用心的記下所有的細節。

(當我在好好享受這個初馬時,原來有這樣的一場龍爭虎鬥,電視晚上重播早上的比賽。原來第二名的回中智美跟第三名的小原怜的成績只是一秒之差,這一秒決定了誰可以擠身奧運。。

當跑步要跟很多東西掛鉤,就無法悠然的走過這42公里,哭的就是得失成敗,但我仍然對這兩位運動員感到驕傲,她們都遇到了一位很好的對手。)

13043570_468271956708585_7074571155143138650_n (1)

Tiffany 鍊

我以為初馬的經歷已寫完了,沒想到會有這一集。

完了我的初馬,名古屋小隊就在討論應買些什麼紀念品?還有,那條Tiffany 頸鍊由於可免費刻字,大家也就商討該刻什麼好呢?因為吊墜的位置有限,也不可以刻太多字。我們數位都是跑初馬,大家都覺得在刻自己的初馬成績,就更顯得別具意義。

我很貪心,我想刻「J#1 045100」,但不知道雕刻師傅讓不讓我刻這麼多字?名古屋小隊很快明白,這串密碼的意思「:Janice,第一隻馬,04:51:00完成」,然後便議論紛紛,那我以後的每一隻馬也是按次序刻上,到時便有「J#2」、「J#3」⋯(到時先算啦)咁「J#100」一定要刻啦!(跑到第100隻馬先算啦)咁「J#10」一定要刻啦!

我不知道我這生人會跑多少隻馬。但她們一番討論,就令我想起《馬拉松歎世界》一書,其中介紹了台灣的百軍團。因為台灣跑者多很重視跑馬的數目,例如會有初馬奬,又例如跑會會組成打氣團或陪跑團,跟主角一起衝破第50馬或第100馬的關口。

我就在想,我有幸跑這麼多的馬的話,我會是怎樣完成呢?每次也訓練充足?每次也比上一次快?或是有一次我會掛住影相,差點過了限定時間?或是有一次我會生病?或是有一次狀態大勇而跑到了波士頓的參賽要求?

12985370_463822310486883_6617012703489174246_n

Muddling Through

曾經,有一段日子是混亂的渡過,混亂得想祈求上天,可否為把那段歷史刪除…

我曾經寫過一本小書,套用了電影Forrest Gump的一句話,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倒也沒有留意下一句是”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

我寫的時候,就以為這一生人就會跟著那條路一直的走下去,但原來,有很多十年如一日的行車綫也會有轉變的時候。

寫完以後,我把書送給我親愛的客人們,接著便發生沒有想像過的事。好像忽然發現:「對不起,高速公路需要維修,請前面50米後左轉入小路。」

原來,未來是多麼意想不到。

Muddling through,混過去,我第一次聽這個詞語是在蔡東豪先生的一本書。蔡生提到,原本既定的路線,往往就是因為很多沒有想過的問題而出意外,或是大家都要忙於解決問題,根本沒有什麼計劃可言。

或者,人生也是一個muddling through的過程,就算是不堪回首的歲月,也總帶給我一點的經歷和教訓。

也許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叫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那個時候遇到了誰,就是對的人,只是沒有人知道大家相遇交叉的時間有多久。

沒有這段muddling through的日子,恐怕我今天也不會走到這裡。

我不知道該怎樣來解釋這一種的心情?每位朋友見到我都會問:「去完日本跑馬喎,點呀?」當然是好滿足,但我形容不到那種滿足是怎樣,說是想通了一些事嗎?或是人生找到了新方向嗎?又說不上。

但這樣的旅行及初馬走了一回,感覺就是,很多事情其實都沒有所謂吧,回港後,好像原本要執著於某些事情,忽然變得不再重要了。

Muddling through,原來小路也有很美好的風景,也可以通往羅馬。

以後J#會有幾多隻馬呢?沒有所謂吧,重要的是,我能夠有氣有力的,跑到最後的那天。

你不明白我在說些什麼嗎?不打緊,我自已也在摸索中。

後記

我出發前,自告奮勇地預告投稿。也許,我記下婆婆跑馬拉松的故事太令人鼓舞了,但RTW編輯部或也許沒有想到,我這個長氣的人,在跑完以後還有那麼多的個人感受,也許他們後來看到我沉悶的文章,有點後悔也說不定。

13119064_468880786647702_7052401075004099774_n

我在名古屋寄了明信片,畫你的笑臉,寫祝福的留言,就讓明信片給我答案。回港以後,我便把原本執著的事放下。

明信片到了香港,只是現實總是不如電影般吸引,我收到了一句謝謝,兩條平衡線終究沒有相遇。我們回歸到原有的角色,繼續平淡的生活。

人總是矛盾地既渺小又自大。渺小在,其實自己的故事,只不過是名古屋馬拉松之中1/19000,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自大是,我其實暗暗的很關心有多少個like同留言。

好像向水中拋一顆石頭,換來一個又一個的漣漪,慢慢又回歸了平靜。很多事情都是過眼雲煙,無論如何,那小石頭的確有過一段美滿的旅程。

初馬是可一不可再。是不是如初夜般,要好好選擇?或許無論怎樣選擇,最終也要看緣份的安排。也許,這是外在的環境;也許,這是我內心的感恩;也許,這個也是你跟他或她的故事。

謝謝RTW編輯部在每篇登出前,都替我閱讀一次,以確保我不是在自說自話。謝謝「馬拉松 看世界」借我平台,讓更多人「被迫」看我的文字,謝謝每一位有用心看過我的字和相片的人,你們的like 和留言,我都有看到。

希望,我會繼續跑和寫下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