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衛戰紀念跑2016.後記/RTW編輯部

group

香港保衛戰紀念跑(Hong Kong Comrades Run)踏入第二年,與去年突然有一天公眾假期、中共又大舉標榜「抗戰結束七十周年」,以致坊間不齒特區政府抹殺香港重光的歷史,有各種報道和評論重光意義的比較,今年紀念重光的氣氛無疑較淡了,但紀念跑的人數倒增加至少一倍,由去年的五、六十人,到今年的超過120人,算是相當不錯了。

這些只能在自己Facebook宣傳的地下活動,除了自己的忠實讀者跑友,沒有多少人會知道。但人數反而增加了,估計有更多讀者跑友,對我城的歷史多了興趣,Emmy為活動設計的精美獎牌,也有助活動的推廣和宣傳。

香港的路跑活動,路線從來並不重要,跑步路線的規劃,往往只為方便/受制於政府封路和湊夠比賽的路程,路線隨時可以因應湊夠里數而「搓圓襟扁」,例如渣馬連三隧三橋之首的青馬大橋也可以差不多砍掉。至於路經甚麼地方,路線有沒有意義,盛載了甚麼歷史和回憶,從來不作考慮之列。

image1

敢自誇講半句,香港保衛戰紀念跑,可能是惟一一個跑步,意義全在於賽道。賽道有殘留至今的戰蹟,例如戰時爐灶、機槍堡、高射炮台、彈藥庫、赤柱軍人墳場。Osborn的紀念碑雖不在賽道上,但也在方圓之內;賽道經過之地,是英聯邦軍抵抗日軍的路線,由港島登陸上山,沿金督馳馬徑到黃泥涌的西旅總部,再南下淺水灣的大後方,至東旅總部兼重兵駐守、發生最後激戰的赤柱為終點。

war11

若沒有這條路線,也不會有香港保衛戰紀念跑。

長跑與戰爭息息相關,馬拉松運動的起源,正正源自BC490,雅典與波斯的馬拉松戰役。紀念戰友的賽事,最聞名的莫過於南非Comrades Marathon,這個歷史最悠久的超級馬拉松賽事,翻越五大山丘,接近九十公里的長度,就是為了去紀念在一次世界大戰中,歷盡艱辛,攀山涉水的軍人而設。賽事首次在1921年舉辦,當時的耐力賽事並沒有今天的盛行,九十公里絕對是對身體的一次殘酷試煉,那就是讓參加者體會戰場上士兵辛勞的宗旨。

香港保衛戰紀念跑,算是與馬拉松的精神一脈相承。

Medal 1

安排一場民間跑步,雖然不需要報名、登記及領取選手包,到時到後去起點出現就可以了,不過還是有一些前期工作要應付,例如設定路線、研究有甚麼App可以顯示路徑兼個人現在的位置、跟進獎牌製作的工作、寫比賽需知等等,多得各方友好共襄善舉,包括:

  • 設計及跟進製作獎牌及活動logo的Emmy
  • 路線上幫忙及mark圖的CT
  • 後勤幫忙的Karina
  • 當日沿途睇住路及終點幫忙的VF, Mia等友好

這場跑步方能成事。

由於今年參與的人數大幅增加,亦新增了基利路鰂魚涌社區會堂外的空地作集合地點。與去年比較,今年的跑友多慢走,並沒有一支箭向前狂衝,我們也要先帶近百個獎牌去赤柱軍人墳場,等候到終點的朋友兼頒授獎牌。

14138138_10155162945998294_4622342734366681526_o

最後一名參加者,大約於接近下午三時到終點。

惟一抱歉的,這一批比較晚到終點的朋友,原來十居其十到走錯路上了孖崗山!我們掃尾的朋友,又不知道原來有人走錯路上了孖崗山,以致我們於2:45便先離開,直至離開墳場範圍,才看到有最後一人正向墳場方向出發,未能在承諾的3pm前在終點迎接最後一人。

希望香港保衛戰紀念跑,每年重光日前的周日都會舉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希望未來的路線,會加入西灣軍人墳場、甚至是城門碉堡(變超馬),或其他活動元素,例如起步儀式等等,令紀念跑有朝一日,可以做到南非的Comrades Ultra般有名,成為香港的一大有教育意義的跑步活動,連外國的朋友也會來參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