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的平壤馬拉松與北韓行(二): 平壤馬拼Sub 4之戰/莊曉陽

抵達平壤已經天黑了,北韓方面的兩位美女導遊及一位男實習生,一早已在月台等候我們了。平壤火車垃外廣場有一個大電視,從激動語氣的播報,估計應該是全天候播放新聞、宣傳之類的東西。

路上奔波了一整天,還以為回酒店休息及晚飯,怎料還要先視察賽道,沿途由導遊講解賽規,例如跑左定跑右、號碼布如何扣、大會補給、現場安排等,並在車上派發了簡單的路線圖,叮囑我們賽道上不要拍照。

從車上看,平壤街燈疏落,其實甚麼景也看不到,建築物也沒有多少燈光,惟一只是感覺到全馬賽道並不是想像中全平坦,而是有小許暗上、暗落。幸好只是視察頭十公里後回到酒店,抵達酒店已是晚上八時多了。

平壤只有幾間指定給外國人居住的酒店,第一晚下榻的西山酒店算現代化,酒店大堂全都是來跑步的歐洲人,還有疑似精英選手的黑人。酒店餐廳一早已上了菜,待我們吃飯時菜已經涼了,雖然飯菜味道相當一般,我們一枱幾個男人還是全部吃完了,在這個吃不飽的角度,浪費食物可是罪大惡極了!

我們還額外點了一客洋䓤炒蛋,價錢只不過是1.5美元一碟。平壤的高級酒店,叫廚房炒一碟蛋,兌換港幣也只是十二元而已!你可以想像,北韓的薪酬和物價是如何地低。

看似現代化的酒店,但電梯偶有失靈,厠所的水喉水甚至泛黃兼有濃烈的鐵銹味。

或許我只是惟一的幸運兒,雖然先開水喉十分鐘或有用,但我也廢時浪費水了,反正我只住在西山飯店兩天,洗個鉛水澡也不覺得屈辱,連酒店的水也是這樣,那麼大部份北韓人會有可靠的水源嗎?

金日城競技場的夢幻

平壤馬拉松沒有送Tee、沒有送場刊、沒有送選手包,只發兩張號碼布,一前一後。想要Tee,請在酒店紀念品店自行購買,每件15歐元;場刊可以在巿內給觀光客的景點紀念品店買,一份十元人民幣;獎牌亦可以在酒店買,每塊15歐元(GLO Travel已一次過幫團友買獎牌了,我們不必再購買了)。

比賽八點二十分開始,預計大家六點起床、六點半要吃早餐,然後七點出車往金成日競技場的起點。幸好生理時鐘已自我適應了,一早起床已急屎要開大,吃過早餐之後再爆多次,如爆屎渠般澎湃,多到可以浮出馬桶水面,見狀大喜,有把握沿途不用開大了。

西山酒店有白粥、焗薯、炒飯、凍饅頭等。豆漿味道還好,但並不是人人敢喝了,尤其是跑全馬的朋友比較小心。食物味道一般過一般,但勝在可以吃飯,而且兩個小時後才作賽,吃飽一點也不擔心,明年跑平壤馬的朋友留意,早餐很可能是類似的東西。

天公造美,比賽當日萬里無雲,而且相當清涼,車上更衣後,很快到達傳說中號稱有七、八萬觀眾打氣的金日成競技場。會場外人山人海,全都是等列隊進場的海外跑者,拿著相機、手機、GoPro不斷拍照,我和另一跑友拍照後,轉過頭就找不到其他人,我們只好隨其他人進競技場。

踏入會場的一刻,終於親身感受平壤馬傳說中,奧運級氣氛的震撼!才不過早上八時多,現場的七、八萬個座位都大致坐滿了,等候一眾選手列隊入場,全世界只有北韓才做得到。

無論觀眾是真是假、是被動員都不重要,總之在北韓的制度之下,有七、八萬觀眾來看紀念金日成壽辰的「萬景臺獎國際馬拉松賽」。在他們眼中,有一千幾百人遠道來,參與紀念金主席的長跑,這才是更不可思議?

拍了好一會後,我們才發現GLO Travel旳團友和導遊原來還未入場,明顯我的短暫離隊已經嚇壞導遊了,因為在北韓旅遊,旅客絕不能擅自離隊玩失縱。

自始之後,我不幸被導遊「定性」為有擅自行動的傾向,需要特別盯緊一點。真是有點無奈…

金日成競技場出發!

競技場內的厠所尚算充足,順便可以參觀場內走廊,走廊掛了北韓體育界歷年獲得榮譽的圖片,又讓我發現其中一張攝於2013年的「香港渣馬」,當年由北韓選手奪得女子組全馬冠軍。

平壤馬不設行李寄存區,而是在進入會場前,把衣物交給每團的導遊和領隊。終於等到入場一刻,一眾選手跟著一位拿著寫上”Amateur 1”, “Amateur 2”牌的女職員慢慢步入會場,接受觀眾的歡呼。

整個場面和氣氛令人分不清楚是真實、是夢境、還是在拍電影。平壤馬拉松,單是親身感受這個情景場面,說一世人必要參加一次也不為過。

參加者先繞場半圈,然後在草地足球場上列陣,有鬼佬趁機會到龍門框扮守門員拍照,大會職員則不斷驅趕參加者快走。奏國歌、講播了一堆韓文後,所有選手可以上線等起步了。

北韓的運動員亦於此時加入,全部穿差不多款的背心與短褲,人家認真又嚴肅,我們則忙於自拍、hyper和high爆,都真是幾搞笑。

一團八十人,大部分都是跑半馬和十公里,跑全馬的大概不到十個,當中包括全城街馬創辦人梁百行。他說,今年渣馬以四小時兩秒完成,平壤馬比渣馬容易,理應有可能四小時內完成,只是賽前兩周嚴重撞傷大腿肌肉,以致停了兩周沒有練習。

咁祝大家好運,一齊成功完成啦!

會場的螢光幕在倒數起步時間,但螢幕顯示還剩下四十多秒,現場已經鳴槍起步了,平壤馬拉松就如此不明不白地開始。

平壤馬拼Sub 4之戰

全馬目測所見,應該只有三百人左右參加。

衝出運動場後,先繞過平壤凱旋門後沿一條直街跑,平壤的馬路相當廣闊,相信容納二、三萬人也不會擠逼,我對平壤巿的地理位置毫無概念,跟著前面跑就是了,首次感受到分秒必爭的壓力,要拍照也只能邊跑邊拍,完全不敢停下來慢慢拍了。

雖說沿途不能拍照,但工作人員也不可能衝上跑道抓你,最多也是在行人路上喝止你,我拍政府建築物的時候就領教過了。這一喝是有些阻嚇效果,令我不敢在金日成廣場一帶 ,拍下跑友掠過廣場的畫面,可惜可惜。

沿途經過不少特別建築,也會看到傳說中爛尾、樓高105層的柳京大樓,過了北韓人民大會堂後,亦會看到新落成的「未來科學家住宅區」,之後沿大同江畔一直跑到郊外折返。

平壤馬打氣觀戰的巿民,肯定比香港渣馬多,有小孩、有中年人、更有穿傳統朝服的老太太。只要伸手,即使是制服軍裝人員,他們都會跟你hi five,這種鼓勵和支持,無論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北韓也是。

頭半馬算輕鬆,我用了1:49左右完成,符合預期的目標,只要尾半馬不要急速跌Watt,應該有望在四小時內完成了。平壤馬的參加者都很快,我過折返點後不久,已看不到對面線有人跑了,雖然體能過了三十公里後一直下跌,啪了Gel也作用不大,到三十五、六公里左右,肚子有點不舒服,感覺全身的器官快要衰歇般痛苦!!!

直至看到平壤凱旋門,終點差不多在望,肯定可以Sub 4完成後,步伐也輕快了,也可以盡情在入運動場後拍多些照片。

最後以3:52衝線,有驚無險完成平壤馬。終點除了有條大毛巾,甚麼補給也沒有,大會連水也沒有提供,也真夠簡陋!

平壤馬關閘直擊

完賽後,第一時間回到閘口,看看平壤馬是怎樣關閘的,畢竟世界各地賽事如何關閘,是我們的研究興趣。

臨閘閘前,閘門內已有不少外國跑友聚集,為順利闖入的跑友鼓掌加油。到差不多時候,大會職員開始埋位拉閘了,不過閘門似乎欠些潤滑油,拉來拉去也關不了門,也真夠尷尬和滑稽。與平壤比較,日本那霸的迅速真是「專業」得多。

戲劇性的場面出現了,沒有想過,竟然有一位身形龐大的外國人強行頂閘(片段左閘)!就算換肥仔金正恩來,都唔夠個鬼佬頂啦,更何況拉閘的北韓人骨瘦如柴?兩人的糾纏,為最後作戰的跑友爭取了寶貴的時限,每當有跑者成功趁亂衝入競技場,一眾花生友即起哄歡呼!

見義勇為阻平壤馬關閘真係好堅,我自問真係淆底唔敢!閘門最終還是關上了,但換取的兩分鐘時間,成功救了兩個跑友逃出生天,有如電影鋼鋸嶺的馬拉松版,救人救到最後一刻。

事後跟這位義士聊一會,才知道他是贊助商Koryo Tour的代表,想更多人完成也很正常。他解釋說:「大會告訴我四時十分才關閘,是有十分鐘的寛限,但他們並沒有遵守,還是一到四小時就關門。」

https://www.facebook.com/pg/marathonscenery/videos/?ref=page_internal

這條片應該是全球獨家,可看看平壤馬關閘的過程。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