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薩羅馬湖100公里超級馬拉松/AJ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村上春樹!
和薩羅馬湖(Saroma) 100公里超級馬拉松!

二十年前,即1996年,村上春樹以11小時42分跑完薩羅馬湖100公里超級馬拉松!現在,我準備步他後塵……對不起,應該是跟隨他的腳踪,踏上這次超馬之旅。這是我第三次挑戰100公里或以上的比賽:第一次2014年飛驒高山100公里超級馬拉松,成功完走;第二次2015年富士五湖118公里挑戰賽,失敗告終。這次結果又會如何呢?

薩羅馬湖100公里超級馬拉松在日本跑界享負盛名,不但歷史悠久——已舉辦了30屆,以超馬來說算很長——而且地位崇高,更是用來甄選代表日本參加100公里世界賽的選拔賽!

不知在何時起,我產生了參加這個比賽的念頭。因為村上春樹?因為賽事歷史?兩者都有吧!此外,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北海道!一個我非常喜歡的地方,事隔六年,又可以再次到訪,實在難掩興奮之情。

贏在報名線

要參賽,先要報名。賽事名額有3,550個(100公里)及550個(50公里)。但有部份名額會預留給精英選手、VIP選手及地元選手(本地人),所以公開給其他人報名的名額估計可能只有2,500個左右。報名採取先到先得方式,由於賽事人氣高企,更是日本100大比賽之一 (runnet.jp)。

根據往績,報名開始後約半小時就會爆滿!所以我和幾位朋友都非常緊張,於一月二十七日晚上七時前已安坐於電腦前,準備報名。(在更早之前先要登記成為runnet.jp的會員才能報名。)

踏正七時(日本時間八時),報名開始。一如所料,網絡大塞車!好不容易進入三十秒倒數階段,滿以為倒數完畢就可以報名,誰知三十秒後又再重新倒數三十秒!如是者不斷重覆,眼看時間逐漸流逝,我立即開啟另外兩部電腦加入戰團!與此同時,其他三位朋友都未有消息,仍在等待中。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其中一部電腦終於進入了報名頁面,而我亦順利報名,其餘三位朋友仍然停留在三十秒倒數狀態……

得知此狀況,我立即再次利用三部電腦繼續排隊嘗試為他們報名。神奇的事發生了!我那三部電腦先後進入了報名頁面,我亦順利為他們報名,前後只用了十分鐘!而他們由始至終都只停留在倒數三十秒頁面……(汗)

半小時後,100公里的名額已經爆滿!真是未開跑,先驚嚇;贏在報名線,站住起點前,六月北海道見!

世界紀錄的舞台

Saroma湖正確的日文名稱是「佐呂間湖」,是北海道第一大湖,全日本第三大湖,Saroma是原住民族愛奴語,意思是「長著蘆葦的河川」,位於東邊的「原生花園」更被列入北海道遺產(79.3公里至97公里,兩旁真的長滿蘆葦),而薩羅馬湖100里超級馬拉松更是日本超馬界的龍頭大哥,更是日本選手創下100公里超馬世界紀錄的舞台!

第一屆賽事於1986年9月14日舉行,當年參加者只有58人!及至1994年,獲得國際超馬者協會(IAU)承認,列入世界超馬大賽之一,更是全日本首場加入的賽事!

日本選手砂田貴裕於1998年以6小時13分33秒100公里男子世界紀錄,此紀錄至今仍未被超越!女子方面,安部友惠於2000年以6小時33分11秒創下100公里女子世界紀錄,一樣至今未被打破!

誓不重蹈覆轍

確定報名後,接下來的就是練習。

2016年香港渣打馬拉松,我只跑出四小時零三分的普通成績,距離2014年的PB慢了二十分鐘。雖然狀態明顯不及兩年前,但我不太擔心,因為時間尚早,問題在於怎樣安排練習。

2015年,我參加了富士五湖118公里挑戰賽,可惜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完成。事後檢討,主要原因有三:第一,練習過度,以致身體未能及時回復,影響狀態;第二,賽前一星期感冒不適,藥力在體內還未完全消散,狀態進一步下滑;第三,低估了賽事的難度,因為賽道高低起伏頗為頻密,大失預算。

受過教訓,今年誓不重蹈覆轍!四、五月份的平均練習量為220公里,六月份為140公里(截至比賽前)。一般超馬的練習量每月都要三至四百公里,但我只有一半左右,而且更遠低於上年參加富士五湖挑戰賽時高峰的單月380公里,為彌補量的不足,我從質方面入手。

先是四月份參加德島馬拉松,五月份參加三浦半島60公里賽,寓賽於操,最後在六月初完成六日內跑畢95公里的練習。

雖然練習量仍然偏少,但至少雙腳不會太疲累。

不過直至五月底,我覺得狀況仍然欠佳。其實今年的狀態都未好過,好像有點「谷唔起」。五月份的三浦半島60公里賽事以8小時完成,雖然當日天氣炎熱也有一定影響,但以此狀態去跑薩羅馬湖超馬肯定會上車收場,不免有些擔心……

提升狀態,制定戰略

按照計劃,六月初應該要跑一次終極長課,但因為天氣關係,變為六日內跑了95公里。經過這次練習之後,狀態開始提升,以往的感覺回來了!接下來的,就是要好好休養,務求以最佳狀態迎戰!

比賽時限為13小時,比一般的14小時為短,所以要好好思考應該怎樣跑。按照我一貫的跑法,都是全程均速,頭段保留實力,待尾段時體能不會跌得太緊要。但我想如果按照這跑法,要通過Check point可能有點勉強,而且buffer不會太多,因為不知到時身體和環境狀況會怎樣……所以,因應賽道比較平坦,我決定採用「快放」戰略!雖然說是「快放」,其實正確的理解應是不刻意保留實力,讓身體自然地跑。

我定下目標,希望於六小時內到達54.5公里處的中途大站,餘下七小時去完成45.5公里,應該沒問題。否則,愈遲到達中途站,餘下的時間就愈少,結果就愈不確定。

一千里路雲和月

跑步X旅遊,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今次能再次踏足北海道,一定要盡慶而歸!多得幾位老友的信任,令我可無後顧之憂地編排行程。一星期的旅程,我們由札幌出發,自駕北上,途經富良野、阿寒湖、直至網走薩羅馬湖,賽後入住Tomamu Resort,最後返回札幌,期間盡嘗當地美食,睇靚景,浸溫泉,一樂也。總結行程,合共駕駛了超過一千公里!

6月25日下午一時,我們到達湧別町總合體育館領取號碼布(亦是賽事起點),超馬之旅正式啟航!會場不大,有兩、三個攤位擺賣當地土產和運動用品,閑逛一會後我們便離開到附近午膳,之後就出發去網走。

6月26日,上午一時十五分起床,感覺精神不俗,戰意高昂,身體狀態處於高水平,我暗自高興。一時五十五分,我們一行四人由酒店出發,駕車半小時到達終點北見市常呂町Sport Centre,再搭大會提供的巴士去起點(要事前買飛),車程大約一小時,到達後作最後準備和熱身。

起點設於湧別町綜合體育館,現場氣氛高漲,跑手紛紛在1994年薩羅馬湖超級馬拉松被列入世界超馬大賽的紀念碑前合照,我們當然不會錯過!經過一輪自拍和被拍後,終於捨得上線,和三位戰友一同站在起跑線上感覺興奮,我們互相勉勵,約定於終點相見!

完美的上半場

2016年6月26日上午5時正,太陽已昇起,薩羅馬湖100里超級馬拉松在一片掌聲中正式開始!由於是清晨時份,觀眾並不多,主要是參賽者的親友到場支持。

村上春樹曾說,一個健康正常的人是不會做這種魯莽的事,現在我偏要去做,看來我也不會健康正常到那裡……

頭十公里在天陰下進行。由於已經預期會下雨,所以我在起跑前已穿好輕薄雨衣(背心型),氣溫大約12至14度,非常適合跑步,跑起來還有點熱。為配合「快放」戰術,我穿了一對比較輕的跑鞋,在環境配合之下,我跑得非常順暢,讓身體以最舒服自然的方式去跑,沒有刻意留力或用力,配速大概六分鐘以下一公里,而且感覺好「去」,證明狀態沒十足也有九成!

過了十公里,開始下起微雨來,但對我並沒有影響,因為雨戰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我寧可下雨也不要烈日當空(嘗過2016年香港渣打馬拉松雨戰的滋味,這根本算不得什麼)。雨下了一會就停了。在整個上半場,並不是太多時間下雨,就算有,都只是短暫的。我越跑越順,十至二十公里只用了五十五分半鐘,是全程分段時間最快的十公里。上半場路面起伏不多,跑起來十分暢快,由15公里開始,每隔大約2.5公里就有水站(但真的只有水)。

每隔5公里就有補給站,補給品尚算充足,惟比較單調,以水果為主食:蕉、橙、檸檬、梅,是基本食品,偶爾會有麵包、飯、紅豆湯、西瓜等,但供應這些食物的補給站只是一個起,兩個止。

「從起點開始到第55公里處的休憩地點(休息站)的路程,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說的。」村上春樹如是說。我和他的意見沒有兩樣。

大約到了42公里,即差不多一個全馬的距離,終於可以看清楚薩羅馬湖的全貌!這個湖真的非常巨大,望向遠處,有的地方更只看到水平線,看不到對岸!我以4小時9分鐘的時間通過42.195公里,只要繼續維持步伐,可望達到賽前目標。到達54.5公里時的中途站時,時間剛好過了5小時30分鐘,比預期早了30分鐘!即平均大約6分鐘一公里,成績可說是非常滿意,無可挑剔了。

在這裡休息了大約二十分鐘,換上了一對保護性比較強的鞋(厚底),然後再次踏上征途。

無以為繼的下半場

雖然上半場表現完美,但此時身體已見疲態,腸胃更加開始罷工,食慾下降,這意味體能開始透支,撞牆可期。

不記得從那裡開始,可能是過了65公里吧,又下起雨來,加上在湖邊跑,地勢空曠,氣溫亦隨之下降,應在攝氏十度左右(很難想像兩年前的比賽是陽光普照,氣溫更是破紀錄的28度高溫)。此時體能已所剩無幾,除了繼續跑,也要抵抗寒冷天氣。這兩個條件相遇,等於惡夢的開始,上半場的大好形勢一下子煙消雲散、蕩然無存!卒之到了70公里左右,迎來一道高牆。

此時,配速已經超過了七分鐘一公里,而且左腳掌與小腿之間的位置開始慢慢痛起來,每跑一步都痛,每一步都在捱。到了一段暗斜下坡的地方,心想這理應是我拿手好戲,誰不知想要稍為加速的時候,雙腳不但不聽指揮,軟弱無力,而且還威脅要步行!我用意志頂著威嚇,但感覺非常沮喪,因為連最擅長的落斜也廢了武功!捱到水站,我立即食gel填補空空如也的肚子。之後狀況稍為好轉,但仍是要見步行步。

「到了第75公里一帶好像一下子穿過了什麼東西。」我第一次跑超馬時也有和村上春樹同樣的感覺。究竟穿過了什麼呢?我想可能是不確定、漫無目的的感覺,穿過之後,就變得目標清晰,意志堅定,只要繼續跑,就能到達終點。

我心裡一直想著村上春樹說的這句話。到了75公里,我沒有「穿過了什麼」的感覺,只是心情稍為放鬆,因為已經跑過四分之三的路程。到了80公里,就真是好像「穿過了什麼」似的,開始對完成賽事抱持樂觀態度!

努力練習,不二法門

由79.3到97公里,是在「原生花園」來回跑一次。經過60至80公里的煎熬後,心情好轉,士氣提升,但左腳的痛仍然持續,只有愈來愈痛,而且右腳也無聲無息地加入,和左腳互相呼應……面對如此狀況,我無計可施,只能避重就輕,試著用其他肌肉推動身體前進。

如果是風和日麗的日子,原生花園一定非常美麗,景觀一絕!可惜並不是今天……天氣沒有好轉,仍是下著微雨。配速我想已經下降至七分半鐘至八分鐘一公里,甚至更慢。大約過了85公里,我開始半行半跑。面對此狀況,我愧對村上春樹,因為他堅持不會步行的……但此時的我已差不多油盡燈枯,筋疲力竭,相信他是會原諒我的……

此外,我還面對一個難題:如果跑,腳痛會稍為減輕,而且身體沒那麼凍,但剩餘體能不多,消耗會更快;如果步行,腳會比較痛,而且身體要忍受寒冷天氣,但體能可稍為保持……

我還是努力嘗試起跑,但發覺跑不會快過步行多少。過了95公里,我已經沒有力氣和鬥志繼續跑了。在步行回終點的過程中,手臂開始凍到有點痛,而且手指發脹。我將雙手放入雨衣內,希望減慢體溫流失的速度。


下午5時30分,我冒著微雨,振臂高呼,跨過設於北見市常呂町Sport Centre的終點線,以12小時30分的成績完成這次薩羅馬湖100公里超級馬拉松,慘勝!

領過獎牌和毛巾後,立即到室內地方休息。一坐下,身體開始不停抖震,足足二十分鐘才停止!之後和三位戰友會合,分享賽後感,遺憾三位未能完成,期望下次捲土重來!

回到酒店,洗過澡後,隨即上床休息,晚餐也沒胃口食。期間發現有感冒先兆,預防勝於治療,立刻食藥,避免感冒真的發出來。第二朝醒來,身體已好多了,飢餓感重現,但左腳痛楚難當,唯有放慢腳步,儘量遷就。

回顧今次超馬之旅,雖然挑戰成功,但仍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天氣非我所能控制,但我可以準備得更好,令天氣因素對賽事的影響減低。怎樣做?當然是練習、練習、再練習啦。每月220公里的練習量確實不足,想要跑得更好,付出更多汗水是不二法門。在跑道上,是沒有僥倖的。期望下次能華麗地完成100公里超級馬拉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