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希望― Terry Fox/Edkin

在這幾年之間,參與長跑的人多了很多。我覺這其實有一點奇怪:長跑比起其他運動,很難說明它的樂趣所在。有時我甚至乎覺得長跑還真是頗痛苦的。又要痛苦又要繼續,客觀來說相當之不可理喻。

剛剛過去的 6月28日正是Terry Fox 的忌辰,又再次提醒了我對長跑運動中有關痛苦的思考。香港的朋友可能對Terry Fox這個人物不太熟悉,但他可是加拿大的國民英雄。最開始認識這個人物,是在當年就讀加國中學十一年級的某一個午後,學校讓所有的學生都到運動場裡跑一個800米,然後送上一瓶鮮奶, 說是Terry Fox的紀念日。

那時我們只聽說他是身體有殘障的運動員,完全沒有領會到他的偉大之處。直到自己開始長跑,再重溫到Terry Fox他的個人履歷之後,我完全震懾於他鋼鐵般的意志,也才明白到他為什麼如此令人肅然起敬。

本身是運動健將的Terry Fox在1977年患上癌症,被迫截肢。在他治療期間受到紐約馬拉松第一個截肢跑手Dick Traum的啟發,決意要在截肢之後也要成功完走馬拉松。而在治療過程中,他發現癌症的研究經費是如此匱乏,即使自己僥倖存活,身邊也有不少病友因為未有相關的治療方式而相繼去世。這個經歷,使他確信在這段「賺回來的時間」 裏面要為癌症研究作出貢獻。於是他在康復之後,就立志以徒步橫跨加拿大來為癌症研究籌款。

他為了這個旅程展開了14個月的特訓,當他在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馬拉松之後,就在1980年4月於加拿大最東端的聖約翰市起步,展開了總長約八千公里的「希望馬拉松」籌款長跑。

這個籌款活動一開始並未受到公眾注視,但幾個月後已經發展到成為全國關注的事件。Terry Fox在加拿大國慶日抵達首都渥太華,與時任的總理杜魯多見面(即是現在的靚仔總理杜魯多之父),到達多倫多的時候更受到英雄式的歡迎。

在這些光輝時刻的背後,其實是無盡的痛楚。當時Terry Fox的義肢絕不能與今天的運動義肢相比,他最多只能一拐一拐的跑。這種不正常的跑姿令他另一隻腳的膝蓋經常發炎,而另一邊與義肢連接的地方, 也是無間斷的瘀傷與擦損。相信有跑步習慣的朋友大概已經能夠想像到當中每一步所帶來的痛楚。

但是Terry Fox仍然堅持以每日一個馬拉松的速度繼續他的行程。不幸的是他的癌症在這段期間復發,在九月一日的時候他終於不支入院,也發現癌症已經擴散到肺部,體力上已經無法再繼續跨國之旅。

他的「希望馬拉松」最後以143日,5373公里「遺憾地」結束。之後即使再展開癌症療程,也沒法救冶已經病入膏肓的Terry Fox。他最後在1981年六6月離世,僅僅在「希望馬拉松」展開一年多之後便結束了他短暫的二十二歲生命。

Terry fox的「希望馬拉松」籌得170萬加元,但一石激起千重浪,及後的籌款活動就籌得了過千萬的善款。而以後每年因為記念他的Terry Fox Run 也繼續每年為癌症研究籌得款項,Terry Fox 燃燒自己生命所成就的義行,可謂永垂不朽。

在長跑之中我們承受著身體的痛楚,所為何事?不管距離是1公里、10公里、40公里、100公里、、、 為了完成目標的距離,我們甘心忍耐。人生之中大部分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卻唯有長跑,忠實地把每一分努力轉換成可以計量的距離。在長跑之中並不是為了取得勝利,也沒有敵人,要面對的往往是與自己意志的戰鬥。在過程當中心靈得到的洗煉,令肉體所承受的痛苦變得不再重要。學會面對自己能力的有限,學會面對自己心靈的脆弱,相信這就是長跑運動中的趣味所在。而把這個肉體與意識的磿煉推向極致的人,就是Terry Fox。

去年夏天我再訪加拿大,偶然間發現車子停泊下來的位置,剛好就在昔日Terry Fox練跑的路線之上。那是在高貴林(Coquitlam)市內一條平凡不過的普通街道;直至現在,高貴林市每年還會舉辦以Terry Fox練習路線作為賽道的賽事。

遙想幾十年前,Terry Fox就用他的義肢在我所站之處跑過,我心中不禁一陣震動、、、 不管身體所承受的痛苦,由自己所住的小街開始出發,五千多公里的距離可以就這樣簡單地始於足下。

在人生途上,或者在長跑的路上,每當有難以承受的痛苦,或者對前路惘然不知所措,可以重新再想一想Terry Fox的故事。生命的輕重,莫此為甚。

今時今日,Terry Fox Run 已經傳遍世界各地。即使大家身在香港亦都可以參與善舉。香港版的Terry Fox Run 已經辦了好幾屆, 今年再於十一月四日星期六在馬鞍山舉行。

比起其他「賽事」,Terry Fox Run有幾點相當獨特:首先它費用全免,旨在希望大家參與,捐款隨緣樂助,多少無拘。由於項目全部由義工營運,所得款項都會全數捐與香港症研究之用,非常實際。

另外這個項目完全沒有比賽成分,分為3、5、10k長度,要跑要走悉隨尊便。參與比「成績」重要,更顯出Terry Fox的精神。大家可以預先在行程表記下這個有意義的項目,在當日一同參與,為香港癌症研究出一分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