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衛戰一.英國的戰略與戰前部署

(編按:每年我們都會發起香港保衛戰紀念跑,希望香港跑者了解二戰的香港歷史,一連四集,節錄自維基百科)

英國早已意識,堀起的日本有可能侵略香港。1920年英國海軍本部撰寫了《遠東戰爭備忘錄》(War Memorandum (Eastern)),構思英日戰爭的作戰藍圖。

按照當時海軍本部的構思,倘若英國與日本爆發戰爭,整場戰事將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本土動員:皇家海軍將從本土集結艦隊,然後沿補給站駛往遠東海軍基地,而遠東的各個前哨必須死守,等待皇家海軍救援。

第二階段為佔領中轉基地:皇家海軍將佔領、重奪或使用接近日本的海港,向日本本土逼近。

第三階段是包圍日本:皇家海軍將與日本海軍進行艦隊決戰,並在取勝後包圍日本,迫使對方談判或投降。這套計劃在1920年代持續構思,到1930年代初期日臻成熟。

按照海軍本部在1920年代的想法,由於新加坡將有完善的海軍船塢設施,故此自然成為皇家海軍遠航東亞的首個基地。不過,新加坡離日本過於遙遠,並不適合用作第二階段作戰的中轉站。

故此,皇家海軍必須使用香港及香港以北的港口作中轉基地,方能展開第三階段的攻勢。換言之,皇家海軍的戰術目標是在抵達遠東後增援或重奪香港,而香港則必須在戰爭爆發後死守,直到皇家海軍抵達。

在此背景下,香港的防務問題便備受軍方關注。港府在1926年向倫敦提交報告,指香港海灘甚多,難以防守,故此防衛目標應限於阻止敵軍使用海港。報告同時建議陸軍部向香港增兵至四營正規軍,以及額外18架飛機。

英國參謀長委員會的戰爭計劃小組,提議將香港防線延伸至九龍半島,阻止日軍從九龍山地砲擊維多利亞港及太古船塢,從而保護兩岸的重要設施。小組亦重申香港是皇家海軍前進的重要前哨基地,故此必須死守45至55日,直到本土艦隊抵達增援為止,最終促成醉酒灣防線在1934年底開始建造。

這道防線橫貫九龍山脊,是英國在戰間期少有的海外大型防禦工事建築。

英國戰前策略調整

英國的海外戰略在1930年代出現連番波動,使香港的佈防工作及策略也受到影響。1936年,駐港陸軍司令巴度苗少將提交了《1936年香港防衛計劃》。《防衛計劃》重申以死守香港、等待本土艦隊來援為防衛目標。

巴度苗判斷日軍將會派出一個師的陸軍先行進攻,並配合海軍及航空兵轟擊香港,而駐守香港的四營正規軍及一營香港防衞軍必須拖延日軍,並以醉酒灣防線為最後防線,從而阻止日軍砲擊維港兩岸。不過,巴度苗明言香港軍力不足以抵擋有組織的攻勢,只能背水一戰,故此屢屢要求英國增派援軍。

守衛香港其中一個強烈理由是,英國自美國獨立後,從來沒有因戰敗而丟失殖民地/海外領土。若香港淪陷,將會是百多年來首次喪失領土,有損英國威望。

然而,英國海軍本部對於增援遠東一事,卻在此時有所動搖。當時納粹德國開始重建海軍,而意大利又可能與德國同盟,使到英國在本土及地中海俱面臨嚴重威脅,未必能夠派遣龐大艦隊到遠東增援。

經歷多番爭論,參謀長委員會在1938年決定放棄巴度苗的《防衛計劃》,將香港防守範圍縮減至香港島及維多利亞港。委員會同時議決停止建造醉酒灣防線,並將其軍事用途更改為拖延敵人。結果,港府開始在香港島增建機槍堡等防禦工事,同時將海防砲及高射砲逐步轉移到香港島。

二戰爆發.英國悲觀

在歐洲戰事爆發之前,英國有感香港被日本勢力孤立,對防守香港的態度轉趨悲觀,在日軍進佔廣東、完全取得香港週邊的制海權和制空權後,更是打算放棄使用香港的海軍基地。儘管如此,英國的方針仍是儘量延長對日本的抵抗。

1940年7月,英國同意關閉滇緬公路後,港督羅富國爵士及殖民地部俱認為香港無法防守,呼籲撤走香港守軍,將香港變成「不設防城市」,以減少戰爭爆發後的平民死傷。

不過,英國政府及軍部雖明知香港難以防守,卻大力反對撤防,認為放棄香港形同鼓勵日本加快滲透香港,並打擊中國抗日士氣,進一步削弱英國威信,更有機會誘使日本發動戰爭,後果極為嚴重。

在此情況下,軍部及倫敦政府守備香港的目標,便不再在於瓦解日本攻擊,而是獲取道義優勢,避免要求增援的政治壓力,以及減輕平民損傷。故此,倫敦一方面向馬來亞及海峽殖民地增兵,卻又否決遠東三軍總司令樸芳空軍上將向香港增兵的提案,而邱吉爾更直言向香港增兵是「大錯特錯」(This is all wrong)。

日軍入侵香港前夕

1941年9月,莫德庇出任駐港英軍司令少將。駐港英國陸軍有六營正規步兵5,287人、四團正規砲兵2,811人、香港防衛軍1,378人、香港華人軍團51人、後勤部隊1,190人,共計10,717人。

防空方面,由於皇家空軍在1930年代不願增援香港,使香港的空軍實力薄弱,這使香港守軍須依賴港島各地的防空砲及砲台,守備日軍空中攻擊。

莫德庇的防守方案與1938年參謀長委員會的決議一致,以守護香港島為核心。他起初把三營步兵留駐港島,只部署一營印藉旁遮普步兵到新界及九龍拖延日軍。

後來,加拿大政府在9月29日決定派出兩營增援香港,使莫德庇有空間調整部署。故此,莫德庇決定增派士兵到新界九龍,並重新駐守醉酒灣防線,以爭取更多時間破壞道路通訊,拖延日軍推進。

他把六營步兵分成「大陸旅」(Mainland Brigade,意指新界和九龍)及「港島旅」(Island Brigade),以「大陸旅」拖延日本陸軍南侵,並由「港島旅」防衛港島南岸,阻止日本海軍派軍登陸。若日軍突破醉酒灣防線,「大陸旅」便撤返港島北岸防守,組成第二道防線。

香港時間1941年12月8日半夜,日軍開始「南方作戰」行動。6時前後,日本陸軍飛機開始從廣州天河機場起飛,前往空襲啟德機場及空軍基地。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