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衛戰三.港島戰役(上)

(編按:每年我們都會發起香港保衛戰紀念跑,希望香港跑者了解二戰的香港歷史,一連四集,節錄自維基百科)

維港炮戰

日軍方面,由於第23軍及第38師團都假定英軍會在撤出九龍後投降,一直沒有制訂進攻港島的戰術方案。當楊慕琦拒絕投降後,日軍便要在短時間內制訂登陸計劃。

第38師團在倉促下臨時從部隊挑選泳手,組成一支敢死中隊,再指派其游泳橫過維港,建立灘頭陣地。不過這支敢死隊卻被英軍砲火意外擊中,造成多人死傷,計劃最終流產。

到12月17日,第38師團草擬方案完畢,並決定在18日潮漲時段登陸港島。按照方案,日軍將分成左右兩翼,在英軍防線較弱、欠缺海堤的港島東北登陸。右翼部隊由第230聯隊及第228聯隊組成,由牛頭角出發,再登陸北角、寶馬角及太古船塢一帶,然後沿著大坑、渣甸山、太平山,向港島西的西高山推進。

至於左翼部隊由第229聯隊組成,由油塘出發,在愛秩序灣登陸後南行,經大潭水塘攻打紫羅蘭山,然後再轉向西高山推進。三支聯隊俱有一支大隊留作預備隊,而兩翼部隊預計在一日內抵達太平山及西高山。

雙方重新部署期間,英日兩軍繼續隔海對峙。日軍每日派飛機空襲港島,並17日早上首次砲擊維多利亞城住宅區、山頂與花園道一帶。稍後日軍暫時停火,並派使團要求楊慕琦投降,但再遭拒絕。

同日下午,日軍派出兩支偵察小隊渡海,查探港島東北地勢。這兩支斥候雖在維港遭到英軍砲火正面攻擊,但有一支小隊在棄船後仍成功登上太古船塢東面,恰好在英軍防線的空隙之內。小隊在18日清晨成功返回九龍,並匯報愛秩序灣的防線弱點。

至於英軍除了還火之外,亦嘗試派海軍部隊干擾日軍。色雷斯人號在14日深夜離開大嶼山東南水域,與魚雷艇一同突入維港,攻擊日軍在九龍灣的船隻,然後折返香港仔的海軍基地。雖然魚雷斯人號在南丫島圓角外觸礁入水,但仍闖入維港執行任務,並擊沉兩艘船隻,最後才返回香港仔維修。

皇家海軍同時將正在金鐘維修的蛾號砲艦及沒有引擎的添馬艦鑿沉,並將指揮部轉移至香港仔兒童工藝院。

日軍入侵港島

12月18日白晝,日軍持續砲擊港島北岸,並在九龍各地集結船隻。當時寶馬角早於17日因砲擊而起火,再加上北角油庫在18日遭日軍砲彈意外擊中焚燒,濃煙隨東北風吹向英軍陣地,使英軍視野大為下降。下午時分,筲箕灣的工廠因砲擊起火,引起更多濃煙;銅鑼灣英皇道的交通因砲擊而陷入癱瘓;守備港島東北的拉吉普營更多次被切斷通訊,大量探射燈亦告失靈。拉吉普營與身在北角的曉士軍團通訊後,俱認為日軍在晚上有機會登陸。

傍晚7時,第一波日軍開始登艦,並在7時20分左右駛向港島。當時日軍在太古、北角、寶馬角的登陸地點,都被大火照亮,有助軍隊搶灘。日軍靠近岸邊時,駐守的拉吉普營才發現敵艦,各機槍堡及陣地旋即向近岸開火,但已無法阻止日軍前進。8時15分至30分,第230聯隊、第228聯隊及第229聯隊先後於北角、太古及愛秩序灣登陸,而日軍砲火則在稍早前轉往轟擊南面山地。

首波日軍登陸後,拉吉普營的營部再次與各連失去通訊,但除了疲憊的A連在筲箕灣被擊退之外,各連俱死守崗位。反之,日軍卻因拉吉普營及華里士的砲火轟擊而出現混亂,致使三支聯隊無法建立有效指揮,亦不能協調作戰,原定的作戰方案也無法執行。一小時後,日軍第二波登陸部隊上岸,英日雙方的兵力更為懸殊。

不過,日軍的指揮情況依舊混亂,使各支步兵大隊只能強行向內陸四周推進。第228聯隊的第1及第2大隊在北角登陸後,在戰亂中向寶馬山及畢拿山推進;第229聯隊的第3大隊向柏架山西行,而第2大隊卻未有跟隨,轉為向偏南的柴灣坳而行,並與當地的來福槍營C連激戰;第230聯隊的指揮雖較為完善,第2及第3大隊卻在北角發電廠遭曉士軍團頑抗,遲遲未能進入英皇道。

18日深夜及19日凌晨之間,日軍憑著人數優勢而逐漸取得上風。羅遜曾派出一排米杜息士營增援北角,卻遭日軍埋伏而分散,最後部分士兵進入北角發電廠與曉士軍團會合;曉士軍團稍後雖成功摧毀砲台山一個日軍砲兵小隊陣地,但在英皇道被日軍孤立,無法阻止日軍向西南面的渣甸山行進。

拉吉普營雖曾多次反攻砲台山日軍,但最終不敵日軍人數而逐漸後撤。

港島北失守,日軍進軍黃泥涌

英軍在港島東北岸的防線瓦解後,羅遜決定將防線退到渣甸山及禮頓山一帶,等待日出後反攻。米杜息士營Z連及拉吉普營B連殘部已在禮頓山及南側建起防線,而蘇格蘭營也派出半履帶載具前往增援。溫尼柏營A連被抽調到渣甸山以東的畢拿山防守,而D連則被派往指揮部以北,同時調出一排士兵到金督馳馬徑看守。

不過,第230聯隊在19日凌晨的行軍,卻意外改變了戰局形勢。18日晚上,第230聯隊將北角發電廠交由第229聯隊的預備隊進攻,而動身前往賽西湖,打算向繞道寶馬山及渣甸山,再轉向北攻打銅鑼灣大坑。第230聯隊先在賽西湖圍困了拉吉普營D連殘部,並且迫退香港防衛軍第3連,卻遭後者猛烈還擊。聯隊隊長東海林俊成因而估計渣甸山有大量英軍駐守,決定經金督馳馬徑南行,再回頭攻擊英軍側翼。

東海林事後承認自己當時並不熟悉該地戰情及地勢。他既不知道南行的黃泥涌峽受山勢阻隔,日軍並無轉向渣甸山的空間;也不知道自己事實上正向西旅指揮部直接行軍;更不知道溫尼柏營A連尚未抵達畢拿山佈防,而整道金督馳馬山徑只有一排溫尼柏營D連士兵。

同時,英軍在18日晚及19日凌晨卻出現漏洞。駐守在金督馳馬徑的溫尼柏營士兵,竟未有發現第230聯隊,使羅遜判斷右翼仍然安全。羅遜也不知道日軍第228聯隊及第229聯隊的動向。當時兩支聯隊在戰亂之中,正從太古及筲箕灣-柴灣向南及西南行軍,途經柏架山道及大潭道一帶,即將從畢拿山、柏架山及大潭水塘東北,向黃泥涌峽而來。

換言之,三隊沒有協調的日軍步兵聯隊,都在向英軍防線薄弱的黃泥涌峽及指揮部前進。然而羅遜受情報所限,判斷日軍攻勢已經受阻,而加強市區防線,準備反擊日軍。他在19日4時15分先抽調旁遮普營B連到大坑道防守,強化禮頓山-大坑道-渣甸山的防線,然後下令蘇格蘭營A連及皇家工兵到黃泥涌峽,預備向日軍反攻。

黃泥涌峽戰

19日上午接近5時,於黃泥涌指揮部的英軍發現第228聯隊及第229聯隊分別由畢拿山及柏架山望西而來,才猛然發覺自己身陷險境。當時第228聯隊兩支大隊威脅到赤柱峽及渣甸山側翼,東面的第229聯隊第3大隊正由大潭水塘北面向黃泥涌峽推進,而第2大隊則在大潭水塘以東。

幾乎在同一時間,香港防衛軍第3連在渣甸山西南的兩座機槍堡,發現第230聯隊進入黃泥涌峽,即時向山下開火,而另一支防衛軍則由黃泥涌峽警署(今淺水灣道1號)前往迎擊。雖然第230聯隊有大量軍官傷亡,卻憑著兵力優勢,最終成功佔據警署。

在戰事初期,第230聯隊於黃泥涌峽受到圍攻:第3大隊前鋒攻入警署之後,在黃泥涌峽無法移動,繼續遭到山峽四周的英軍及香港防衛軍猛烈射擊,傷亡不斷增加;至於後衛的第2大隊,則在赤柱峽與溫尼柏營A連及香港防衛軍陷入混戰。不過,隨著第230聯隊分別在金督馳馬徑及警署架設速射砲,峽內步兵開始站穩陣腳,並由警署向東圍攻黃泥涌峽的高射砲台(今陽明山莊側面),意圖攻佔渣甸山的機槍堡。

另一方面,英軍因第230聯隊誤闖黃泥涌峽,使峽內薄弱的防線面臨分割孤立。羅遜的西旅指揮部設於黃泥涌峽警署以北(今香港木球會西面),與第230聯隊只有一街之隔。日軍同時中斷了指揮部與高射砲台之間的聯繫,又封鎖了南面的淺水灣道入口,而後方的軍隊更陸續有來。上午7時,第230聯隊開始北上圍攻西旅指揮部,羅遜即時向後方求援。不過,羅遜認為日軍不可能從南面而來,判斷日軍是取道西面的中峽進攻。這使蘇格蘭營及溫尼柏營的援軍把主力留在灣仔峽及金馬倫山防守,變相減少增援指揮部的士兵。

上午7時後,英軍的防線逐漸被日軍擊破。在山峽南方,皇家工兵的反攻部隊於6時30分抵達黃泥涌峽,卻遭到第230聯隊阻擊,無法進入西旅司令部,最後只好到西面的布力徑另立陣線;稍後香港仔的皇家海軍步兵循相同路徑增援,亦在警署外遭日軍擊潰,殘部只能進入旁邊鼎臣太平紳士(George Gwinnett Noble Tinson)的大宅,與屋主及家傭一同頑抗,而鼎臣不久也中彈身亡。

港島西旅總部被攻陷

在赤柱峽與渣甸山,溫尼柏營A連、英軍機動部隊及香港防衛軍,在8時左右也被第230聯隊壓制崩潰,只有防衛軍第3連的機槍堡仍能頑抗。雖然日軍在強攻山頭時死傷嚴重,但英軍砲兵也全軍覆沒。

在山峽北方,第228聯隊將赤柱峽的英軍敗兵殲滅,同時在渣甸山伏擊南下黃泥涌峽的蘇格蘭營A連,使到該連幾乎覆滅,只有15人在中午成功抵達西旅指揮部外圍。至於指揮部外,溫尼柏營D連也遭擊潰,連部被圍困在碉堡之內。

上午10時前後,指揮官羅遜在西旅指揮部已被圍困多時,卻一直未收到增援部隊消息。有感日軍人數只會不斷增多,羅遜與莫德庇作最後通訊,決定帶同指揮部人員突圍而出。這批軍官甫一離開碉堡,即遭到日軍三面射擊,連同羅遜在內,幾乎全數陣亡。

另外,溫尼柏營A連在渣甸山崩潰之後,由連士官長約翰·奧士本率領撤退。當時第228聯隊第1大隊的士兵以手榴彈向A連攻擊,卻被奧士本全數擲回。後來奧士本無法撿走最後一枚手榴彈,在警告同僚後撲向手榴彈,犧牲自我保護全連,而A連殘部最終向日軍投降。

戰後奧士本獲追贈英軍最高榮譽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19日中午,日軍控制了黃泥涌峽的出入口,並且攻佔西旅指揮部,但峽內仍有英軍頑抗。不過,莫德庇自日軍登陸之後,卻因情報散亂及通訊不良,一直未能掌握港島北及黃泥涌峽的戰況。

他判斷日軍只有兩個大隊登陸港島,而且攻入黃泥涌的部隊只是滲透性進攻,故此應該向港島北作出反攻,為北角等地的英軍解圍。事實上,拉吉普營已經在19日上午潰散,而死守北角發電廠的曉士軍團也散落到英皇道及電氣道民房,最終在下午4時30分投降。

英軍反攻黃泥涌峽失敗

總司令莫德庇先派兩隊部隊進攻大坑及賽西湖,但被日軍擊退而撤回禮頓山,其中A連最終調到香港大學休整。到下午1時,莫德庇下令西旅全線向東反攻:蘇格蘭營派出C連及D連,由聶高信山北面進攻渣甸山;蘇格蘭營B連、蘇格蘭營營部人員、溫尼柏營營部人員混編的X連,到布力徑與皇家工兵會合,然後進攻黃泥涌峽。

下午3時,蘇格蘭營兩連與溫尼柏營X連開始反攻。北路的兩連蘇格蘭營,在渣甸山遭到第230聯隊猛擊,C連最終不敵而退回司徒拔道,而D連則望南進入黃泥涌峽,與南部部隊會合。至於南路的蘇格蘭營與溫尼柏營混合部隊,則在聶高信山遭日軍攻擊,只能提早繞行布力徑,再向黃泥涌峽推進。這批南行部隊在20日凌晨兩次反攻黃泥涌峽警署不果,傷亡非常慘重,最終撤回聶高信山。

另外,東旅的華里士雖然欠缺兵力,但也在下午派出印籍砲手,乘坐載具經淺水灣道攻擊。這批砲手在8時兩次進攻警署同樣無功,傷亡亦十分嚴重,最後只能撤退。最後,第229聯隊在晚上擊破鼎臣的大宅,迫使該地英軍南下至淺水灣一帶;渣甸山負隅頑抗的兩座機槍堡,最終被第230聯隊毀壞,而香港防衛軍則在用盡彈藥後投降,日軍終於在晚上完全佔據渣甸山。

黃泥涌峽內只剩下仍被圍困的溫尼柏營D連連部。不過,攻進黃泥涌峽的第230聯隊兩支大隊,俱因嚴重傷亡及彈藥消耗,而無法繼續進攻。

20日早上,莫德庇與華里士再次籌劃反攻,但英軍的局勢卻繼續惡化。在黃泥涌峽南方,第229聯隊於凌晨攻陷鼎臣大宅後,便一直沿紫羅蘭山引水道南行,預算向西進攻深水灣高爾夫球場。

由於山路不通及英軍射擊之故,聯隊長田中良三郎下令部隊先向淺水灣酒店聚集。倘若日軍佔據淺水灣一帶的道路及英軍車庫,則可將英軍的東西旅兩部切割。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