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女子馬拉松2018—10件最教人期待的事/安騏

再過幾天就是名古屋女子馬拉松2018舉辦的大日子了!今年將是安騏第二次參加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心情依然期待,因為每年的名馬總能帶給我們新的驚喜,以下是安騏最期待的10年事,當中又有沒有和你的重疊呢?

1. 滿城的馬拉松氣氛
從3月份開始,從機場到名古屋巿內,到處都充滿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氣氛,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女跑手,來到這愛知縣的中心地帶、繁華的名古屋參加這場專為姐妹而設的賽事。

2. 日本JTB旅行社為大家準備的免費巴士團
今年不能錯過的絕對是JTB的免費巴士團。我們到外地跑馬拉松,不光是為了跑步這麼簡單吧。了解當地文化,感受當地的人文氣息,都會成為我們美好而珍貴的回憶。JTB免費為跑手提供的觀光團暢遊當地景點,讓我們一探名古屋背後的美麗故事。

3. 超級大型又熱鬧的EXPO
名馬的EXPO足足為期3日(星期五至日),讓姐妹們玩個痛快!場了除了有大表演台外,更多各種不同類型的贊助商提供產品Sample、拍照留念、紀念品等服務,少不了是為跑者度身訂造的測試服務,如同進入跑者天堂。

4. Tiffany完賽項鍊
記得去年參加賽前EXPO的時候,我一早就坐在會場內的觀眾席,等待著官方宣佈完賽項錬,公布的時候,看到是玫瑰後,覺得實在太精美了,雙眼久久不能移開!這不是用錢買得到的禮物,而是自己將憑汗水和努力換取的加冕,更顯珍貴。今年的設計又是什麼款式呢?

5. 禮服男團隊
禮服男之所以令人期待,不一定因為他們都長得帥和笑得燦爛,而是他們都有一份同樣對馬拉松的熱愛,以及對女士們的尊重。像香港的呂偉強Dennis,自己也是全馬好手,剛跑完東京馬拉松,並即將成功挑戰世界六大馬拉松;而另一位外號金毛的楊錦鴻先生,除了跑得快,更是出了名的好丈夫和好爸爸。能從這些暖男身上拿到項鍊,絕對是一份美好的祝福。

6. 新大會贊助NEW BALANCE的T-shirt
往年的贊助品牌固然不俗,但今年的NEW BALANCE亦相當有心,在香港舉辦了免費的賽前訓練,幫助姐妹們做更完善的應戰準備,相信其完賽戰衣也會設計得美美的!

7. 沿道群眾的歡呼與打氣聲
記得去年跑出體育場時,沿路已有精彩的打氣團為跑手們打氣,而且是幾乎沒有斷過,當中包括中小學的拉拉隊,自發的民間團體等等。每一個人都如此落力地為你加油,如果賽道是我們的舞台,那麼沿道就是他們的舞台。

8. 名古屋當地美食補給
大會的安排就更不用說了。過了中間位後,名古屋的當地美食就一盤盤地放在我們眼前,目不暇給。雖然如此,也請姐妹們預先好好吃個豐富早餐,發揮最佳表現!

9. 貼心的噴霧服務站
途中設置了極多的舒緩噴霧服務站,姐妹們可以自行取起桌子上的噴霧為自己疲倦的肌肉舒緩痠痛,再配合必要時拉拉筋,定能更輕鬆跑到終點!

10. 一個更好的自己
你預備好在這場比賽後,遇見更好的自己了嗎?

姐妹們!名馬賽道上見!

Advertisements

街馬過咗-個星期 你仲記得啲乜野呀?/Elza

街馬過咗-個星期,你仲記得啲乜野呀?我就記得呢啲囉…

「我地依家一齊叫大會口號:3!2!1! 砵~!」(原本口號應該是:「三、二、一;砵仔糕,玩食跑」之類)

就係咁,唔知邊位主禮嘉賓手槍走火(神探za覺得最大嫌疑應該係唔識廣東話的東北風土馬拉松創辦人竹川隆司先生),街馬第一批跑手就早咗五分鐘出發了。

經過黃雨和炎熱既兩屆苦戰,街馬終於修成正果,在陰涼既天氣起跑。除了天氣,當然還有全城熱話的小食補給。

今年半馬賽道有明顯既改善。大家終於唔駛排隊上行人天橋,唔駛窄路塞人, 又唔駛經過橋底凹凸不平泥地。雖然今次部份都係行車公路,由於位於市區,鄰近工商大厦和民居,沿路風景又有另一種香港風味。

而令我印象深刻始終都係人。大部份跑手都明白街馬既性質,大家都抱住認真「跑住玩」的心態參與,正能量和笑聲充滿每-處。偶然見到對面馬路既deep v 俏護士,男跑手們精神更為之一振。

最意想不到既係途中遇到一班公公婆婆為我們打氣,呢一刻我以為身在台灣或日本,因為呢個情境以往只會响外國出現, 我希望香港將來有更多這樣既打氣場面出現。

最後,我想同三隻警犬講聲唔好意思。因為有一些小氣鬼,令你地要咁早開工”聞”袋,辛苦你地啦。

當街馬遇上衛生署/HY

(編按:本周五的am730專欄,寫街馬與衛生署,希望衛生署等政府人員及體育權威明白,馬拉松並非只是「認真」競賽,也是一個有各種元素的大型歡樂活動,不能純粹從醫學、運動專業角度動輒指責、指點一個比賽要怎樣辦。)

馬拉松路上有各類型食物品嚐,在外地是非常普遍,因為馬拉松並不只是一項要認真的競賽(請注意,是「不只是」),也是一項大型的公眾活動、既可創造經濟、又可推廣旅遊及當地物產。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成功的馬拉松就是要做到雅俗共賞、老少咸宜,要認真的可以認真,要慢跑的可以慢跑,怕悶的又會覺得好玩有氣氛,就連無興趣跑步的人都覺得好玩。

上周日的街馬九龍東半馬,就做到類似的效果。要追時間就去追,想吃鮑魚、魚旦、燒買、牛柳、叉燒飯和珍珠奶茶就排排隊、停下吃,還有一班朋友齊齊變裝跑,跑完又可以去終點的Party繼續品嚐本地美食,看看各類型的運動用品攤位,甚至連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的創辦人,也遠赴香港交流及推廣,這是美食 X跑步的成功嘗試。

環觀世界各地,以食物為賣點的「不認真」路跑賽比比皆是,例如:

法國Medoc馬拉松:沿途供應生蠔、雪糕、牛扒,無數紅酒任飲,包你不醉無歸

台灣虎尾雲林馬拉松:一公斤的烤全雞

日本北九州馬拉松:沿途即場碳燒原隻和牛

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沿途供應和牛、扇貝、煎餃、魚蛋

新加坡榴連跑:每人帶一個榴槤跑(由大會提供),然後終點齊齊吃

可笑是,衛生署這類推崇食蕉的心邪部門,竟然針對街馬派鮑不健康而出FB Post叫大家「認真跑」,從來懶得了解比賽的構思和理念。其視野、眼界和識見,與把堅船利炮視為「奇技淫巧」的清朝官員沒有多少分別,惹來一眾跑友留言恥笑也是活該。

如果大家記憶仍在,衛生署盯上街馬已不是第一次了。去年秋季,衛生署首次炮擊街馬,將世界各地早已流行的啤酒跑「喝停」,說成是極度危險的公共健康災難。展示權力大概有莫明的快感,衛生署這次就挑剔食物。

路上食不食純粹自願,而且又沒有人逼跑者吃。若以健康為準則,追求「認真跑」導致傷患要求醫的人多,還是「不認真跑」亂吃東西以致要求醫的人多?況且根據衛生署的邏輯,既然一生拉勻飲鉛水不明顯威脅健康,那麼跑步飲凍啤,嘆個飽魚,拮串魚蛋又有甚麼問題呢?堂堂一個公共衛生監管機構,卻一而再玩這種搬龍門、選擇性針對的伎倆,說之為「欺人太甚」也不為過。畫虎不成反類犬,除了個別親政府喉舌,傳媒翌日普遍對街馬大篇幅正面報道,已經是狠狠地打衛生署臉。

由一些既不知現代馬拉松為何物,也不跑步的官員和體育權威,指點一個跑步活動應該要怎樣搞,已是犯了訴諸權威的邏輯謬誤。說到底,比賽從來只有Finisher(完賽者)和DNF(Did not finish)這兩類,無論第一名還是最後一名都有獎牌,沒有認真與不認真之分。

何況誰有資格指責人家不認真?反而是香港人往往過份分秒必爭,把速度成敗看得太緊要了,徒添了不必要的傷患和壓力,也忽略了路上美麗的風景,這才是多麼的可惜。

原文見:http://bit.ly/2CS4X5t

一班人跑高雄馬拉松/Sub Free

(友好跑團Sub Free一行約20人,剛在上周日一同完成2018高雄美津濃國際馬拉松,並寫了簡短的賽評。跑台灣馬要停紅綠燈,令他們大開眼界!)

高雄馬分為全馬、25公里和5公里賽事,只需要在截止日期前在大會網上報名,毋須抽籤。我們參考過國泰港龍香港來往高雄機票以及高雄酒店和AIRBNB住宿價格,因為價錢相當吸引,而且亦適合週末快閃遊,故就一班人報名參加了高雄馬。

高雄馬在網上的資料及分享不多,找到的圖片都總是背景灰暗色,以為陰天有雲,但在出發前約一星期,謎底就解開,大會不停以電郵和FACEBOOK方式,公告高雄空氣污染品質狀況,再加入高雄天氣預告氣溫約為21至28度,令我們大概預計將會影響跑步狀況。

到了賽事當日,早上高雄捷運有加班早班列車,方便各位跑手前往世運站;在BAGDROP方面,工作人員都相當迅速;唯獨是洗手間真的非常少,供不應求,大部分全馬和25公里跑手都混合一起排隊,故需等候約15至25分鐘才能使用,我們當中有部份朋友選擇放棄,開跑後才找尋洗手間。

接著,我們就分享一下賽事的不足之處:

首先,開跑跑道比較窄,要降至7分跑速跑前3公里;

第二,原來高雄馬並不是全部封路,在毫無心理準備情況下,不停有工作人員指導及封路,即每個路口都會放行車輛,在整個全馬,都要趕在工作人員放行車輛,否則就要被停,全程追趕,都不敵被停七次等過馬路,甚至有很多路段,大小貨車、汽車及機車等,都在旁邊與我們同跑,更沿途看見有機車越規跨線,佔用跑手路段;

第三,本身已有心理準備,空氣質素很差,奈何賽事更有跑手與車同跑的畫面出現,我們呼吸到那一陣車油廢氣,心中簡直苦不堪言;

第四、工作人員較為混亂,據知有25公里跑手被指點錯路,導致未能完成賽事,我和朋友在跑向全馬最後1公里時,都被工作人員指示我們跑錯路,需改往25公里的另一條路線,但我向工作人員表示,我們沒有跑錯路,我們是全馬選手,更沒有理會他,直接向全馬終點進發,完成賽事。

雖然有不少不足,但亦有優點:

第一,每2.5公里就有一個水站,補及充足,而且更有不少市民提供飲料和食物,變相更豐富,在30公里,食物補及更有花枝丸、米粉、水果等,如果喜愛吃著跑的選手,這處可令你相當滿足;

第二,賽事民間打氣團相當多,當中不乏一些學校打氣團,在炎熱天氣下,他們的歡呼打氣聲為我們增添動力,當地民眾的補及和打氣,感受到他們對的跑手支持;

第三,完賽後即印賽事成績表,能立即知曉成績,相當迅速。

雖然如此,我們眾人都成功完成了高雄馬,當中有甜有辣。

總結而言,空氣污染不是大會能夠改善的地方,但大會能否置身當中,為跑手貼心考量,一個國際馬拉松的封路,是讓跑手安心在整個路線上跑,而不是趕及過馬路,亦不是車人同跑,亦不是跑手不停留意車輛在附近切線,亦涉及安全問題;再加上車輛排出的廢氣,無疑等同加劇空氣污染於跑手去承受。

如果大家能選擇,又會否選擇去跑高雄馬呢?

大公報屯門半馬 漏網笑料一則/RTW編輯部

香港的跑友如果仲記得,去年十二月有個相當詭異的半馬:由《大公報》主辦,空前絕後封屯門公路跑,比賽的記者會甚至在北京召開,相當古怪。

據知該比賽原本預計,屯門公路應該可以吸引三千人參加,怎料最終只有一千人多些,大概很多跑友討厭《大公報》兼對賽事欠缺信心。不過最搞笑,還是當日早上的交通安排……

正如街馬、迪士尼路跑等比賽,《大公報》屯門公路半馬在各區安排接駁巴士,其中一個上車點是早上五點鐘,旺角砵蘭街。

跑友未到五點已到達指定地點,但等到五點十五分都沒有車!於是打熱線查詢,熱線也竟然有人接電話,原來巴士已準時開出了,不過上車位在另一處。

據知被放飛機的「苦主」大約有二十多人,XYZ完一輪後,一眾跑友夾錢飛的,每人夾約四、五十元直奔屯門公路,全部都趕得及起跑!

版主最近碰到「苦主」之一,才知道這則漏網笑話。如果版主遇到這情況,情願返屋企瞓覺好過!

若果今年仲有《大公報》半馬,你仲跑唔跑呢?

街馬流動清道夫 掃清賽道垃圾記(二)/Janice

靜岡馬拉松前的最後一課,長又好短又好。事前已經腦海一片空白,甚至有點迷惘。因為知道街馬得RTW嘅傻佬s(本來仲有傻婆)同我跑,可以話無朋友😅

因為放行李要「安檢」塞人(跑咁多次本地賽都未試過要安檢,政府真係咁憎街馬?),所以連傻佬都離我以去。好在起跑前我努力跑向前,搵番啲傻人都好吖。跟住就搵到 Ben ,跟住呢個半馬從此不一樣。

Ben 拎住支鉗。佢話,今日做清道夫,執垃圾,諗住慢慢跑。我諗咗一陣,好吖,我地一齊跑吖,但我無鉗,只可以幫手拎住個膠袋。亦因爲決定咗執垃圾,所以好珍惜我第一個攞到嘅膠杯,懶係減少廢物咁,一直用到終點,我連食义燒飯都係用個隻杯㗎。

頭一兩個水站都係比較乾淨,大家都未開始亂掉垃圾。離開觀塘繞道後就開始有水杯、其中執到隻杯係有好多蟻爬緊,所以第一袋垃圾好快掉咗。

過咗好漫長嘅啟德隧道,跑上公路,開始見到紙杯周圍飛,亦見到由油站派發而用過嘅毛巾。我同Ben 一個拎垃圾,一個執毛巾。我相信Ben 個袋毛巾重好多,因為有啲臭汗附送。

除咗紙杯,仲有食過未食過嘅gel、香煙盒、勞工手套。唯有經過垃圾桶&水站放低行裝再繼續跑。而我覺得最搞笑嘅係,有跑友向我遞上佢自己嘅垃圾放落我個垃圾袋到。

我唔敢講話自己好辛苦,同時亦試過跑馬仔會亂掉紙杯,不過咁好意思咁加多舊垃圾係人地個袋到就… 其實,最好就自己嘅垃圾自己帶走,無人有責任去帶走其他人啲蘇州屎。

而毛巾呢,我明白最容易得到亦最不矜貴,但其實最理想的情況係:攞咗就好好善用,覺得只會用一次或根本跑時唔想拎多樣嘢,就唔好拎,以免做成浪費。我地執到毛巾,亦唔會有人願意洗乾淨再重用吧,最後都係送去堆田區/焚化爐。

最後呢(亦應該係最重要),街馬真係唔錯,每個水站/食物站都好似一個年宵嘅攤位咁,慢慢食完再繼續跑。我個人覺得啲份量恰到好處,唔夠自己拎多份。可惜珍珠奶茶只出現係10公里賽事,半馬就無。

最後時間係2:49:52,破咗第一次跑半馬嘅PW呀😝😝😝 so what 🤷🏻‍♀️ 街馬咁多嘢食唔係唔食嘛?

街馬流動清道伕 掃清賽道垃圾記(一)/RTW編輯部

受到日本跑友宮路胤哉啟發,本站三位成員Janice, Ben和HY跑半馬,帶同膠袋嘗試執清賽道沿上的垃圾,Janice和Ben中間出發,HY掃尾,最後總共檢了十大袋垃圾。這次經驗,可謂大開眼界,也給各位分享(歡迎大家Share,讓更多人知道香港街道垃圾之多,追時間跑友也不要把垃圾丟得太遠):

1. 很多人以為抽膠袋跑,是cosplay送外賣,非常可愛。

2. 香港的公路是超級多垃圾,大概很多司機隨手拋出車外,甚至連袋尿的膠樽也有,給我們掃了。數量之多,單憑三五對手是無法全部清理。

3. 宮路胤哉跑京都馬拉松,42公里拾了11袋垃圾。街馬路程減半,我們三人拾了十袋,而且有不少地方太多垃圾根本清無可清,香港和日本街道的清潔情況,相差非常之遠!

4. 路上最多的垃圾是紙杯、Gel包裝和煙盒(路人和司機丟的)和膠樽(大部份是路人和司機丟的)。

5. 有些紙杯被拋在in the middle of no where的路上,甚至是刻意大力一拋至欄杆內的草叢。部份跑友的公德有待改善。

6. 搣開Gel的那一條小小的膠,非常難撿,因為實在太小塊。Gel生產商是有需要改良包裝設計。

7. 沿途有大量丟棄綠色的快乾巾,甚是浪費。

8. 跑、停、彎腰撿垃圾,再抽著垃圾袋跑,遠比想像中辛苦(只有Ben預備了夾)!原本想一直抽到終點,但膠袋根本不夠袋,而且實在太重,只能中間卸下繼續跑,無法一直抽到終點拍下戰績。

但宮路胤哉可以抽五六袋一直跑,然後在終點拍下一袋二袋,而且他掃的是全馬賽道,怪不得他有實力sub 3。

9. 日後如果我們在香港的大賽,組織恆常的清潔隊,有沒有興趣加入行列?

10. 最後,希望各位跑手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閣下唔帶走,其實都係交給第三者去處理閣下的手尾。

宮路胤哉是誰?請看介紹:https://wp.me/p6fdfZ-11N

撩交打的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Edkin

話說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臉書於街馬舉行前幾天,上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帖文(下圖)。

可憐其他不跑步的香港市民,看到這個帖文應該是一頭霧水。事關現在大家擔心的應該是流感吧? 馬拉松吃得太油膩會影響成績?

又不是吃完以後很容易會死,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擔心什麼??

但是對於香港的跑友來說,這個內容似有所指的帖文,一看就知道是針對即將要在星期日舉行的全城街馬半馬拉松。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已經不是第一次針對全城街馬作出狙擊。上次就是針對Beer Run,還邀請來大名鼎鼎的雷教授訓話,指出跑步加啤酒如何十惡不赦。可惜香港不少人(尤其是從來不跑步,或者不喜歡這種活動的人)還對此大加支持,卒之令到全城街馬在壓力下取消了Beer Run。

這件新聞如果放到國際媒體,大概應該等同伊朗不容許女性參加馬拉松賽一樣令人側目。可能是食髓知味,今次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又再發功,似乎不把全城街馬「鬥垮鬥臭」不甘休。

許多人以為本專頁和全城街馬有密切關係,現在又要出來護航。

錯。非常錯。本專頁自從成立以來,一直都希望香港能夠辦得到足以媲美六大馬拉松的馬拉松賽事。不論是什麼團體,只要有這份心意,我們都一定支持。甚至是一向被我們詬病的業餘田徑總會,如果有一天突然「良心發現」覺得要提升賽事水平,我們也是樂意幫忙。

所以現在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臉書上這樣「 撩事鬥非」 的行為,非常下流無恥。正如文首所述,在比賽途中提供這些食品補給,並不會實際地影響到參加者的生命危險,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所發出的帖文,根本不是對市民的健康警示,只是純粹地對一個賽事主辦單位作出攻擊吧了。

本專頁一直以來推廣在馬拉松比賽之中認識當地風土人情,路上的各種飲食補給更加不容錯過。但是享受路上的美食並不代表跑步不認真,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明顯地就是對馬拉松運動一無所知,坐井觀天地以為今時今日的馬拉松應該仍然有如幾十年前的市民運動會一樣簡陋。自己做不到,就以為事情不能做,無知的程度令人惋惜。

現在流感病在香港肆虐,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作為一個官方機構,應該為市民提供各種應付流感的資訊,而不是去管其他人在馬拉松之中食得太飽影響表現這樣雞毛蒜皮的問題。香港人的稅金並不是這樣用的,希望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能夠好好檢討。

基於「不能讓蠢人得逞」的原則,我們就不會提供連結了。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搜尋來參看原文。

RTW馬拉松評分系列:13. 日本北九州馬拉松(70)

在馬拉松的世界,你的出身地如何,你的日子也如何。同是二月的比賽,東京、熊本
、姬路和北九州,相信問大部份跑友要跑哪一個,北九州的票數肯定最低。雖然北九
州馬的規模大過姬路,與熊本相若,但因為工業重鎮北九州並不是熱門旅遊點,有興
趣跑北九州馬拉松的外國人不會很多。

但考慮到交通,由福岡機場坐巴士到北九州小倉,車程只是一小時二十分;由福岡博
多站坐新幹線到小倉站,不需要二十分鐘,而且當地酒店價錢相對便宜。從便捷的角
度,北九州馬拉松不失為日本跑馬方便之選(只要不撞機票昂貴的農曆新年假期),
而且比賽的氣氛也算不錯,還有很誇張的和牛補給,今年更邀請了川內優輝家族四人
(母親及三兄弟)一同參與,為賽事添不少人氣。

每年二月下旬舉行的北九州馬拉松,在國內可是一萬一千人參加的大賽,但外國跑者
的比例低過1%。本屆的外國人報名程序是,一百個給外國人先到先得的名額,之後報名的外國人則需要抽簽。

取號碼布的Expo在小倉站附近,不少是介紹當地旅遊及特產的攤位,還有熟食攤檔在戶外,還有機械人的攤位,但並沒有多少東西買,最多半小時逛完。值得一讚是每個選手包內,都有一張當地小學生畫的打氣畫及字句,雖然日本都有一些比賽有這個安排,例如姬路、熊本(學生畫的膠袋雨衣)。

二月的北九州頗為寒冷,而且風勢相當大,幸好大會的更衣室設在地下停車場。比賽
起點位於小倉城外,前半馬是向西跑到戶畑、八幡後折返回小倉,風景以城巿街道為
主,氣氛相當不俗。

後半馬一直往東邊的門司港,再折返回小倉。這一段多是工廠和倉庫,風景較為沉悶
,氣氛較前半段冷清,幸好官方的応援團的規模也大,直至跑到旅遊點門司港一帶的
海邊才豁然開朗,可以看到連接九州與本州的關門大橋及關門海峽,亦有較多遊客和
巿民打氣。

值得一提的包括:
1. 賽道可說是日本近代工業史的縮影,比賽初段經過的「八幡製鐵所」建於明治
年間,最近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
2. 37公里有原隻碳燒和牛腿供應,是繼大阪馬拉松住之江公園食街後,最誇張的
馬拉松補給。不過,隨著碳燒和牛愈來愈聞名,愈來愈多跑者慕名而來吃,一
定要跑快一點才可以吃得到。
3. 北九州為漫畫家松本零士的故鄉,獎牌的設計以他創作的動畫「鐵河鐵道
999」為主題,獎牌布帶為當地著名的「小倉織」。

4. 比賽設兩人接力組,每人跑半馬。
5. 連續兩年都有奧運銀牌名將有森裕子応援,賽道上落力為跑友打氣。

短評:北九州馬拉松有齊日本馬應該要有的基本元素,包括巿民打氣、民間補給、及悅目的応援團,雖然也不會有很特別的驚喜。希望你吃到炭燒和牛,帶多一點美好的經驗回家。

罵香港渣馬疏忽之前……/HY, Megan

(原文刊於28/1/2018明報副刊)

據傳媒報道,香港渣馬有史以來,總共有五名跑友意外逝世,其中有四宗死亡意外發生在最近六年,這五名跑友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十公里、半馬和全馬。每次有跑友死亡,坊間有各種反應,不是指責賽會沒有做足預防措施,就是指責跑友不自量力「玩玩下」,缺乏練習以致出事,然後有民間專家看不過眼,為何年年有傷亡也無動於衷?為何不要求參加者做詳細身體檢查?

要理解運動猝死的問題,首先要看看統計數字。據醫學研究顯示,每五至十萬名長跑參賽者中,就會有一人猝死,而且也沒有年齡之分,以渣馬每年五、六萬參與人次計算,其意外率並不特別高,更何況渣馬為國際田聯認可金標賽事,醫療支援安排需要跟足國際標準,除非是渣馬造假瞞騙國際田聯,否則不能說是渣馬疏忽。

猝死與練習多與少無關

那麼,訓練充足是否可以降低猝死風險?很不幸,練習時數與猝死率並沒有關係,練習充足的跑友,甚至是專業運動員同樣都會猝死,例如前新加坡國家隊三鐵代表張穎傑、於新加坡渣馬猝死的居港英國人John Gibson(他有多年長跑和三鐵比賽經驗,曾在倫敦和巴黎完成三鐵比賽)。現時有紀錄的耐力賽猝死個案,其實大多都是半職甚至全職運動員,甚少是長跑初哥。

值得注意是,John Gibson的父親指出,他出發往新加坡前一個月才通過身體檢查,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的體檢是否包括心電圖就不得而知了,但使通過心電圖測試,並不代表完全沒有猝死的風險,因為很多問題是連心電圖也無法測得出。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國家級的耐力運動員,心電圖卻是異於常人。

據國際奧委會追縱於2004-2014年超過2000名參與奧運及冬季奧運會的國手,發現高達15%運動員都有心臟異常情況,當中再有四分一是接近病態狀況,例如靜止心跳偏低、因鍛練而心肌肥大以致心電圖異常,但他們照樣可以正常訓練和比賽。例如香港唯一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顛峰狀態時心跳每分鐘只有26下,如果不認識她的醫生見到她的心電圖,不但不會同意她參加比賽,更可能想直接送她往急症室。

照心電圖的局限

若果要照昂貴的心電圖才可以跑渣馬,相信大部份人情願放棄參加了,不如把檢驗的費用參加不用檢查的外國比賽好過,反正全世界大部份國家的比賽,都不需要參加者交健康證明(俄羅斯、意大利、法國和葡萄牙等國家則需要),況且香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找足夠的專科醫生替幾萬人做心電圖。

所以美國心臟協會建議,醫生檢查求診者是否適宜參與長跑運動,應該先了解求診者有沒有以下的經驗或徵狀:

1)有無曾經在練習和比賽期間暈倒、暈眩或有胸口痛

2)有無家族成員在五十歲前因心臟問題猝死

3)有無曾經被醫生診斷有心臟異常情況

4)有無心律不正問題

5)有無高血壓及膽固醇問題

6)有無曾經因爲心臟問題而被醫生禁止參與運動比賽

7)有無親屬曾經被診斷有心肌問題、心律不正或其他問題。

只有出現以上情況,才轉介至照心電圖及其他更深入的檢查。

東京馬拉松的零死亡紀錄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心裡納悶了,是否只能承認「無能為力」,然後年復年重複悲劇?畢竟,亦有比賽是舉辦至今零死亡過個案,例如日本的東京馬拉松,由2007年啟辦至今,東京馬總共有超過三十萬人參與,但從來都沒有跑者死亡。

以筆者參加過23國47個馬拉松賽事的經驗,日本的馬拉松無論氣氛、補給、比賽規劃、以致救護安排,的確令人印像深刻,例如:

AED宣傳教育:賽前領取選手包的Expo,做關於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急救的講座及工作坊教育跑者使用AED,例如沖繩那霸馬拉松,比賽甚至設計了AED的卡通人物協助宣傳,相當用心。

特設醫療站:比賽起點特設大型醫療站,賽前替需要求助的跑者診斷、量血壓、量血糖,例如四國德島馬拉松。

醫護沿途支援:除了帶備救護單車的AED在賽道巡邏,日本很多馬拉松賽,例如東京、大阪、鹿兒島、姬路城等等,還有穿上紅色背心的醫護跑者參賽,有多幾對眼留意賽道上的情況。

醫療資訊清晰:東京馬拉松的新聞發佈,列明賽事有多少醫療人員及救護車沿途支援。(渣馬網頁關於醫療的資料是:救傷服務由香港醫療輔助隊提供。救傷站設置於起點、賽道各水站及終點,沿途亦設有救護單車監察情況。)

或許以上種種額外的措施,心理作用遠遠大於實效,真正原因可能只是東京馬比較好運氣;日本AED在社區的密度較高,較多人懂得用AED;東京的賽道沒有那麼擁擠,縮短救援人員到現場的時間;又或《好撒馬利亞人法》在日本實行,鼓勵懂急救的跑友勇於援助……但身為參加者,你會看得見日本的馬拉松賽會,的確用盡一切努力降低出事的機會。

無論如何,參加比賽要量力而為,聆聽自己身體的訊號,才可長跑長有。祝各位跑友身體健康,下一個比賽再創佳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