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W馬拉松評分系列:13. 日本北九州馬拉松(70)

在馬拉松的世界,你的出身地如何,你的日子也如何。同是二月的比賽,東京、熊本
、姬路和北九州,相信問大部份跑友要跑哪一個,北九州的票數肯定最低。雖然北九
州馬的規模大過姬路,與熊本相若,但因為工業重鎮北九州並不是熱門旅遊點,有興
趣跑北九州馬拉松的外國人不會很多。

但考慮到交通,由福岡機場坐巴士到北九州小倉,車程只是一小時二十分;由福岡博
多站坐新幹線到小倉站,不需要二十分鐘,而且當地酒店價錢相對便宜。從便捷的角
度,北九州馬拉松不失為日本跑馬方便之選(只要不撞機票昂貴的農曆新年假期),
而且比賽的氣氛也算不錯,還有很誇張的和牛補給,今年更邀請了川內優輝家族四人
(母親及三兄弟)一同參與,為賽事添不少人氣。

每年二月下旬舉行的北九州馬拉松,在國內可是一萬一千人參加的大賽,但外國跑者
的比例低過1%。本屆的外國人報名程序是,一百個給外國人先到先得的名額,之後報名的外國人則需要抽簽。

取號碼布的Expo在小倉站附近,不少是介紹當地旅遊及特產的攤位,還有熟食攤檔在戶外,還有機械人的攤位,但並沒有多少東西買,最多半小時逛完。值得一讚是每個選手包內,都有一張當地小學生畫的打氣畫及字句,雖然日本都有一些比賽有這個安排,例如姬路、熊本(學生畫的膠袋雨衣)。

二月的北九州頗為寒冷,而且風勢相當大,幸好大會的更衣室設在地下停車場。比賽
起點位於小倉城外,前半馬是向西跑到戶畑、八幡後折返回小倉,風景以城巿街道為
主,氣氛相當不俗。

後半馬一直往東邊的門司港,再折返回小倉。這一段多是工廠和倉庫,風景較為沉悶
,氣氛較前半段冷清,幸好官方的応援團的規模也大,直至跑到旅遊點門司港一帶的
海邊才豁然開朗,可以看到連接九州與本州的關門大橋及關門海峽,亦有較多遊客和
巿民打氣。

值得一提的包括:
1. 賽道可說是日本近代工業史的縮影,比賽初段經過的「八幡製鐵所」建於明治
年間,最近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
2. 37公里有原隻碳燒和牛腿供應,是繼大阪馬拉松住之江公園食街後,最誇張的
馬拉松補給。不過,隨著碳燒和牛愈來愈聞名,愈來愈多跑者慕名而來吃,一
定要跑快一點才可以吃得到。
3. 北九州為漫畫家松本零士的故鄉,獎牌的設計以他創作的動畫「鐵河鐵道
999」為主題,獎牌布帶為當地著名的「小倉織」。

4. 比賽設兩人接力組,每人跑半馬。
5. 連續兩年都有奧運銀牌名將有森裕子応援,賽道上落力為跑友打氣。

短評:北九州馬拉松有齊日本馬應該要有的基本元素,包括巿民打氣、民間補給、及悅目的応援團,雖然也不會有很特別的驚喜。希望你吃到炭燒和牛,帶多一點美好的經驗回家。

Advertisements

罵香港渣馬疏忽之前……/HY, Megan

(原文刊於28/1/2018明報副刊)

據傳媒報道,香港渣馬有史以來,總共有五名跑友意外逝世,其中有四宗死亡意外發生在最近六年,這五名跑友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十公里、半馬和全馬。每次有跑友死亡,坊間有各種反應,不是指責賽會沒有做足預防措施,就是指責跑友不自量力「玩玩下」,缺乏練習以致出事,然後有民間專家看不過眼,為何年年有傷亡也無動於衷?為何不要求參加者做詳細身體檢查?

要理解運動猝死的問題,首先要看看統計數字。據醫學研究顯示,每五至十萬名長跑參賽者中,就會有一人猝死,而且也沒有年齡之分,以渣馬每年五、六萬參與人次計算,其意外率並不特別高,更何況渣馬為國際田聯認可金標賽事,醫療支援安排需要跟足國際標準,除非是渣馬造假瞞騙國際田聯,否則不能說是渣馬疏忽。

猝死與練習多與少無關

那麼,訓練充足是否可以降低猝死風險?很不幸,練習時數與猝死率並沒有關係,練習充足的跑友,甚至是專業運動員同樣都會猝死,例如前新加坡國家隊三鐵代表張穎傑、於新加坡渣馬猝死的居港英國人John Gibson(他有多年長跑和三鐵比賽經驗,曾在倫敦和巴黎完成三鐵比賽)。現時有紀錄的耐力賽猝死個案,其實大多都是半職甚至全職運動員,甚少是長跑初哥。

值得注意是,John Gibson的父親指出,他出發往新加坡前一個月才通過身體檢查,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的體檢是否包括心電圖就不得而知了,但使通過心電圖測試,並不代表完全沒有猝死的風險,因為很多問題是連心電圖也無法測得出。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國家級的耐力運動員,心電圖卻是異於常人。

據國際奧委會追縱於2004-2014年超過2000名參與奧運及冬季奧運會的國手,發現高達15%運動員都有心臟異常情況,當中再有四分一是接近病態狀況,例如靜止心跳偏低、因鍛練而心肌肥大以致心電圖異常,但他們照樣可以正常訓練和比賽。例如香港唯一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顛峰狀態時心跳每分鐘只有26下,如果不認識她的醫生見到她的心電圖,不但不會同意她參加比賽,更可能想直接送她往急症室。

照心電圖的局限

若果要照昂貴的心電圖才可以跑渣馬,相信大部份人情願放棄參加了,不如把檢驗的費用參加不用檢查的外國比賽好過,反正全世界大部份國家的比賽,都不需要參加者交健康證明(俄羅斯、意大利、法國和葡萄牙等國家則需要),況且香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找足夠的專科醫生替幾萬人做心電圖。

所以美國心臟協會建議,醫生檢查求診者是否適宜參與長跑運動,應該先了解求診者有沒有以下的經驗或徵狀:

1)有無曾經在練習和比賽期間暈倒、暈眩或有胸口痛

2)有無家族成員在五十歲前因心臟問題猝死

3)有無曾經被醫生診斷有心臟異常情況

4)有無心律不正問題

5)有無高血壓及膽固醇問題

6)有無曾經因爲心臟問題而被醫生禁止參與運動比賽

7)有無親屬曾經被診斷有心肌問題、心律不正或其他問題。

只有出現以上情況,才轉介至照心電圖及其他更深入的檢查。

東京馬拉松的零死亡紀錄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心裡納悶了,是否只能承認「無能為力」,然後年復年重複悲劇?畢竟,亦有比賽是舉辦至今零死亡過個案,例如日本的東京馬拉松,由2007年啟辦至今,東京馬總共有超過三十萬人參與,但從來都沒有跑者死亡。

以筆者參加過23國47個馬拉松賽事的經驗,日本的馬拉松無論氣氛、補給、比賽規劃、以致救護安排,的確令人印像深刻,例如:

AED宣傳教育:賽前領取選手包的Expo,做關於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急救的講座及工作坊教育跑者使用AED,例如沖繩那霸馬拉松,比賽甚至設計了AED的卡通人物協助宣傳,相當用心。

特設醫療站:比賽起點特設大型醫療站,賽前替需要求助的跑者診斷、量血壓、量血糖,例如四國德島馬拉松。

醫護沿途支援:除了帶備救護單車的AED在賽道巡邏,日本很多馬拉松賽,例如東京、大阪、鹿兒島、姬路城等等,還有穿上紅色背心的醫護跑者參賽,有多幾對眼留意賽道上的情況。

醫療資訊清晰:東京馬拉松的新聞發佈,列明賽事有多少醫療人員及救護車沿途支援。(渣馬網頁關於醫療的資料是:救傷服務由香港醫療輔助隊提供。救傷站設置於起點、賽道各水站及終點,沿途亦設有救護單車監察情況。)

或許以上種種額外的措施,心理作用遠遠大於實效,真正原因可能只是東京馬比較好運氣;日本AED在社區的密度較高,較多人懂得用AED;東京的賽道沒有那麼擁擠,縮短救援人員到現場的時間;又或《好撒馬利亞人法》在日本實行,鼓勵懂急救的跑友勇於援助……但身為參加者,你會看得見日本的馬拉松賽會,的確用盡一切努力降低出事的機會。

無論如何,參加比賽要量力而為,聆聽自己身體的訊號,才可長跑長有。祝各位跑友身體健康,下一個比賽再創佳績!

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31.一年飛廿幾次跑馬的旅跑達人Ookisan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

本周請來一年跑廿幾隻海外馬,當中有近二十隻是日本馬的達人Ookisan (大樹)。

跑齡約8年的跑界「毒男」Ookisan,多年來po長課或參賽包膠時不忘跟一張AKB48 group靚女相「傳教」。他喜歡去日本跑馬因為可順道看看妹子們的活動,近期定了目標要集齊日本47都道府縣的馬拉松參賽紀錄,已完成超過一半,預計東京奧運前完成。

另外也喜歡晚間起跑的賽事,曾參加關島、泰國及新加坡的全馬。

以下是他的戰績:

2014:
1.香港渣打馬拉松
2.關島馬拉松
3.日本大阪府大阪馬拉松
4.日本福岡縣福岡馬拉松

2015:
5.香港渣打馬拉松
6.新加坡Sundown馬拉松
7.日本兵庫縣神戶馬拉松
8.日本沖繩縣那霸馬拉松
9.香港皇者之戰馬拉松

2016:
10.香港渣打馬拉松
11.日本東京都東京馬拉松
12.日本神奈川縣橫濱馬拉松
13.台灣桃園市台灣馬拉松
14.新加坡Sundown馬拉松
15.澳洲悉尼馬拉松
16.日本新潟縣新潟馬拉松
17.日本富山縣富山馬拉松
18.日本岡山縣岡山馬拉松
19.日本奈良縣奈良馬拉松
20.香港皇者之戰馬拉松

2017:
21.香港中國沿岸馬拉松
22.香港渣打馬拉松
23.日本廣島縣吳市飛島海道馬拉松
24.日本鹿兒島縣鹿兒島馬拉松
25.日本茨城縣古河市桃花馬拉松
26.日本德島縣德島馬拉松
27.法國巴黎馬拉松
28.日本群馬縣前橋馬拉松
29.日本岩手縣奧州馬拉松
30.泰國布吉島馬拉松
31.日本北海道函館馬拉松
32.日本北海道(札幌)馬拉松
33.泰國芭堤雅馬拉松
34.日本秋田縣田澤湖馬拉松
35.日本青森縣弘前市蘋果馬拉松
36.日本山形縣長井馬拉松
37.日本石川縣金澤馬拉松
38.日本山口縣下關海響馬拉松
39.日本岐阜縣揖斐川馬拉松
40.泰國曼谷馬拉松
41.日本山梨縣富士山馬拉松
42.日本宮崎縣青島太平洋馬拉松
43.日本櫪木縣芳賀路馬拉松

Q1: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因為正挑戰全日本47都道府縣制霸,儘量挑未去過的縣市的全馬。

Q2: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無甚特別,自己裝備好簡單,但儘可能帶上次全馬的完賽衫著玩接龍。

Q3:會選擇甚麼住宿?
較平又近起點的酒店/民宿,或鄰近有穿梭巴往起點的車站,跑完即走的話就住近終點。

Q4: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近期都在fun run,所以不必刻意加碳。平時食的一餐飯份量就夠了,但最好有雜菜沙律及生果,賽日朝早上洗手間會暢通點。

Q5: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自己經常賽日前一日凌晨機往日本,不太夠睡眠,所以夜晚較疲倦兼容易入睡,儘可能睡至少五至六小時。

Q6: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飯團、三文治或甜包、有時加隻熟蛋/蕉,有點飽就可以。試過早上食大盛牛肉飯,結果賽事進行中要去廁所大解,浪費時間。

Q7: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Gel 3包、電解丸4粒、耳機、可影相的設備。

Q8: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上身著可保暖的長tight,手套、帽、有需要加頸套,著埋件即棄雨衣等起步。

Q9: 比賽中途撞牆怎麼辦?
不太肯定有無試過,尾段以8分一公里的步速,想加速但好像有幅牆擋住,無能為力。

Q10:賽後如何恢復?
可能我跑得太密,跑馬已成生活習慣,無做跑任何比賽,全馬後休腳四日大致上已恢復,一周後已可再應付全馬。(可能fun run關係,身體損耗較少),當然跑完去大浴場泡泡對身心也有好處。

Q11:最好的跑馬經驗?
不是日本,而是澳洲悉尼馬(雪梨馬),因為當時未去過悉尼,當經過悉尼大橋及望到歌劇院時有莫名的喜悅,其它路段也不沉悶,天氣涼加小小雨更利發揮,造就了首個AIMS承認的四小時以內的成績,賽事前一日暢遊藍山心曠神怡令賽前更放鬆。

Q12:最差的跑馬經驗?
關島馬拉松。賽事本身無問題,是小弟初海外馬,但要凌晨起步,自己各方面毫無經驗下賽前無法入睡,賽事尾段非常疲倦,加上面向烈陽跑大長今幾乎暈倒,衝線後嚎哭一場。

Q13: 你的初海外馬在那裡?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關島馬,唔怕早起床的可以一試,當晨光破曉時風景像明信片般美麗,很有小島熱帶風情。住宿方面,酒店望到杜夢灣的話景觀非常美。

另外關島屬大洋洲,還可以自誇已經衝出亞洲!

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30. 走破世界的台灣跑者萬竹顓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

本周介紹的跑者是台灣的百馬跑友萬竹顓,他的夢想是希望可以跑遍世界各國。以下是他在台灣以外的戰績:

2010:英國(尼斯湖,利物浦)
2011:埃及Luxor,英國(劍橋,拉內利,紐里),挪威午夜太陽,德國(菲森)
2012:北海道札幌,香港,上海
2013:菲律賓宿霧,鹿兒島種子島,芬蘭赫爾辛基,冰島雷克雅維克
2014:馬來西亞(沙巴,吉隆坡),下關
2015:東京,沖繩那霸,倫敦,捷克布拉格,新加坡日落
2016:姬路,佐賀櫻花,長野野邊山,北海道網走,千葉大橋,茨城水戶,清邁
2017:長崎五島,大分江之里名水,東北風土,新潟佐渡島, 大阪

Q1: 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A: 沒有特定準擇,常常因為某些原因,突然興起了念頭參加賽事,舉例來說: 2016芝加哥小熊 (Chicago Cubs) 在睽違108年後,贏得世界大賽冠軍,所以決定要去跑 Chicago Marathon,像這座城市致敬。此外,是否有連續假期、廉價機票促銷、獎牌精美設計… 等等,都可能是參賽原因。

Q2: 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A: 基本跑步裝備,沒有什麼特別物品。

Q3: 會選擇甚麼住宿?
A: 會以價格為優先考量,並不會要求一定要是飯店,hostel, AIRBNB, 甚至是Couch Surfing 都曾嘗試過。

Q4: 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A: 當地的餐廳,盡可能不要吃太油膩的食物,但2012 Hokkaido Marathon前一晚,Couch Surfing host 帶我們去吃到飽的燒肉,幸好隔日沒有鬧肚子,順利完成在日本參加的首場賽事。

Q5: 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A: 耳塞,睡覺絕對不可或缺的物品。

Q6: 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A: 通常是麵包,但米飯或泡麵也都很喜歡。

Q7: 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A: 腰包 (放鹽錠等補給,以預防賽事補給不足,還有相機)、髕骨帶。

Q8: 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A: 長袖加上風衣外套,另外會將頭巾放在脖子處保暖,如果下雨會再多件輕便雨衣。

Q9: 比賽中途撞牆怎麼辦?
A: 走跑策略,以2.5k補給站距離來說,會以走2/3,跑1/3的方式持續前進。

Q10: 賽後如何恢復?
A: 沒有特別方法,回家就使用滾筒放鬆緊繃的肌肉,以及增加睡眠時間。

Q11: 最好的跑馬經驗
A: 2015 London Marathon,身為台灣第一位幸運中籤的跑者,能參與這場全世界最大型的慈善馬拉松,實在與有榮焉,想說的太多了,不如來聽聽電台訪談的錄音檔吧。

關於內容有兩點小錯誤,正確資料如下
1. 倫敦馬拉松報名費應該是 £80。
2. 三個不同顏色起點,應該有依報名時填寫的預估完成時間,做分區起跑。

Q12. 最差的跑馬經驗
A: 2011 Egyptian Marathon,比賽地點在尼羅河上游的大城Luxor,由於經驗實在太差,詳情請點閱
http://4bonjoursparties.blogspot.tw/2011/02/2011.html

Q13. 你的初海外馬是那一個?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A: Loch Ness Marathon,在清晨薄霧如輕煙渺渺中,尋找水怪蹤跡,順著尼斯湖畔起起伏伏的路途中,一路跑到尼斯河,如果你想擁有與眾不同的海外初馬體驗,那麼,這場遠在蘇格蘭的賽事,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備戰海外馬拉松十三問.29: 邊跑邊拍的sub4跑手Curry san

Runner’s World有一個專欄叫I’m a Runner,每期都請來自各界別的跑步人,用QA的方式分享跑步心得。本站的興趣是海外馬拉松,我們也會於每星期「I’m a Runner」(海外馬版)專欄,邀請各路友好分享外國跑馬的心得和經驗。本周介紹的跑友 Curry san,跟很多人一樣,開首是為了健康而跑,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全馬,山賽,三鐵都有參加,在剛結束的金澤馬拉松,更邊影邊跑,完成個人的sub4全馬。而他過往在本地及海外馬時的夢露造型,更是一絶。

而令他堅持跑步呢團火,是逢周二的Island Runners團跑活動。跑團以Run for fun的理念。為參加者提供減壓及充電的機會。

先看看他的海外馬拉松小履歷:

已完成:
2016:大阪,京都,春川,那霸
2017:金澤, 湘南,深圳
2018:東京(好葡萄~)

Q&A:
Q1:選擇海外比賽有甚麼準則?
A1:最重要是兩旁打氣的當地市民!

Q2:出外跑馬一定會帶甚麼東西?
A2:雨衣,太陽眼鏡,潤唇膏,兩對跑鞋,跑步錶,厚襪,薄襪。

Q3:會選擇甚麼住宿?
A3:要看Budget,當然酒店係首選。

Q4:賽前一晚會吃甚麼?
A4:大量飯類或高澱粉質食物!

Q5:賽前一夜,有沒有幫助入睡的獨門秘方?
A5:浸一個熱水浴,然後選擇聽Relax 的音樂入睡。

Q6:比賽當日早餐會吃甚麼?
A6:還是大量飯類或高澱粉質食物,再加個水果!

Q7:比賽的隨身裝備有甚麼?
A7:當然是 gel,但如果知道大會有美食就未必會用得上。

Q8:寒冷天氣比賽對策?
A8:一定要著雨衣保暖,長 tight 褲,容易脫下的長手袖。

Q9: 比賽期間撞牆會怎樣應付?
A9:一定會停下,令自己 Cool down! 然後搵目標去集郵(說笑)!

Q10:賽後如何恢復?
A10:完賽後一定要拉筋,不然就會成為機械人,再加熱水浴!爽爽爽!

Q11:最好的跑馬經驗?
A11. 那霸!那霸係春川後一個月嘅全馬,再加上當時係春川馬拉傷,整整一個月都沒有練習下去跑,當時策略係每一公里內用有限度嘅肌力去增加速度,希望頂得幾多公里得幾多,直到 30K 就真係無貨賣了,不過之後都可以在限時內完成!(賽後看大會公佈,原來只有約50% 參加者完走)

Q12:最差的跑馬經驗?
A12:韓國春川可以話係最痛一次。原以為有能力跑出 Sub4,奈何在18K 就拉傷左邊的 ITB。完成時間為 5小時10幾分鐘。賽後用了好多時間去檢討,發覺應該是天氣太冷而熱身不足。

Q13:你的初海外馬在那裡?會否推薦給新手做初馬?
A13:我的初海外馬是大阪馬,但不建議給新手,因為去到 38K 左右有條上斜的大橋,會即時有放棄嘅念頭!找個比賽時限長些的,或上落斜幅度少些的比賽較好。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四) 驛傳精神/安騏日記

「不是馬拉松,是驛傳喔!」

這是第8集中一句看似簡單卻非常重要的對白。在導賞(二)一文中筆者曾介紹過劇中兩大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和「新年驛傳」。大家都是跑步,到底驛傳跟馬拉松有什麼重大分別呢?

如果有去過日本跑馬拉松的跑友,都知道在沿道打氣的群眾可以有多熱情,打氣字牌不在話下,為跑者送上各種補給、替跑者袋走隨身小垃圾的亦有。日本人熱愛長跑運動,尊崇運動員,並相信在為別人打氣的過程中,自己一方也能得到「POWER」。這和他們支持演藝圈偶像的舉動是一致的,竹內涼真定期與粉絲會面握手,一方面讓粉絲得到親近偶像的機會,另一方面,作為偶像的也能從粉絲身份得到溫暖和能量。如此樂於展示支持的民族,使其藝能界在韓流狂吹的情況下仍能以國內巿場支撐,也無怪乎劇中兩場賽事分別招請七千及一萬個圍觀者封路拍攝都毫無難度。

明白互相支持的重要性、注重團結精神是日本人對「驛傳」如此著迷的原因之一,其神聖地位是個人獨自完成的馬拉松無法取代的。日本首場的驛傳於1917年舉辦,名為「東海道駅伝徒步競走」,當時由大日本體育協會副會長武田千代三郎以東海道五十三次傳馬制為靈感,替競技取名為「驛傳」(駅伝)。

東海道五十三次,是指江戶時代開始由東京至京都經東海道地方途中的53個宿場,讓傳送郵件的飛腳、旅人和馬匹可以休息或交替。此制度是仿效古代中國的郵驛制度,華文圈中的武俠小說當中其實經常出現這種驛站,各路英雄都在這裡碰頭,有看過武俠小說的應不會對此感到陌生。驛傳的精神就是「接力」,途中接捧的位置叫「中繼所」,傳遞的那條帶叫「襷(たすき)」,接力的過程就像古代飛腳把郵件傳遞時一樣,在驛站把任務交到下一個人手上,不容有失。

就如筆者的題目般,第八集的最後一棒,大宮澤將手上的「襷」鄭而重之地交給小宮澤,其實同時也喻意著,《陸王》的未來可能要靠小宮澤傳承下去了。筆者認為,《陸王》最想說的,其實是世代「接力」。在急速變遷的世態,互聯網世代與戰後嬰兒潮世代彷彿出現了洪溝般的斷層,彼此間失去了交棒接力的能力。「廢青」、「廢老」之間的矛盾無日無之,就如劇中大小宮澤經常因一點小事而爭吵,老的認為少的不長進,少的認為老的不懂變通,他們的關係,終於因為《陸王》而出現了轉機。

其實不論是日本,或是香港,還是台灣,若然往後我們注定要相互扶持著走下去,是否都應該要學懂如何跑好一場人生「驛傳」呢?

日本馬拉松清道伕宮路胤哉/Daniel

這位日本跑手超讚,一邊跑一邊撿拾遠離水站的棄置紙杯、能量飲品罐等,還即時分類,然後交給下一個水站。他的跑速應該不慢,卻似乎故意剛好包尾衝線,不讓最後一個跑手有遺下垃圾的機會。

當這位綠色跑手把垃圾交給水站義工時,很多都有點不知所措,其實也能明白,大部份日本人只會按規矩做事,罐裝飲品不是大會發的,猶疑應否回收空罐吧。

這位「お掃除ランナー」(sweeping runner),近年在日本各地大型路跑活動中,都能見其身影。

原來他是來自京都府的宮路胤哉,是京都陸上競技協會成員,因為對馬拉松比賽產生的大量垃圾看不過眼,2013年底開始在各大城市馬拉松賽事(特別是10,000 人以上的)中帶著膠袋跑,目標是沿途撿拾賽道垃圾之餘,同時又能在限時內完成賽事。

過去四年,宮路先生的行動得到越來越多認同他的跑手加入行動,並在日本各地路跑賽事中發起「拾活(しゅうかつ)」「お掃除ラン」活動。

我也希望,香港的賽事也能夠有「お掃除ランナー」,若然跑手們都能BYOC(Bring Your Own Cup),那當然更好。

泰國死亡鐡路:桂河半馬/Frankie

如果人間有地獄,二戰期間的泰國北碧府(Kanchanaburi)應該是其中一個。

這地獄之門,在1942年建造「死亡鐡路」的一刻打開….

自二次大戰時日軍入侵泰國和緬甸後,日軍決定建造一條鐵路作為戰線補給之用。當中的主要工人來自盟軍、泰國及緬甸等的幾十萬戰俘。

當時的北碧是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因為地勢險峻,天氣酷熱,環境惡劣等種種因素。加上不可能的工程時間表,不難想像到日軍會用何種殘忍手段來奴役戰俘。

隨著工程進度的延誤,戰俘每一天被強迫工作16小時。睡眠,休息,食物,衣服,鞋子,藥物等一切全部變成奢侈品,每日陪伴著他們的只有絕望和一個個倒下的屍體。

這20個月的施工期中一共送上了九萬人的生命。即每日有大約130人死於意外,虛脫,饑餓,疾病或酷刑之下,「死亡鐡路」因此得名。

戰俘們大都知道日本得到這鐵路之後,將會擴大日軍的勢力,令更多人活於戰火之下。另一方面他們也知道要離開這個人間地獄的唯一方法便是盡快完成這條鐵路,要不然只可以死於這個地獄之中。

戰俘們每日面對的就是這個介乎生與死之間的兩難困局。

於1957年奪得7項奧斯卡大獎的經典電影「桂河橋」(The Bridge over the River Kwai)便是以此作為背境。而鐵路的地標桂河橋(註一),也因電影而被大衆所認識。

在此歷史肯景下,跑這桂河橋半馬松可另有一番感受。

跟大部分的東南亞中小型賽事一樣,天未光開始起跑,路徑大都是鄉郊路段。不要奢想如歐美日的街頭歡呼和民間支援,但偶爾的僧人微笑也是有的。

整個賽事的重點當然是跑過桂河橋,大會工作人員在路軌上鋪上木板,讓數千人跑過這做成臨時賽道。這一段短短三百米的路程,幾乎每一個人都拿出手機來拍照/自拍。

比賽最後兩公里是半馬/10K/6.5K的大匯合,就算是三線行車的路上也出現左穿右插的塲面。情況有點混亂,但不至失去控制。

總結一下,如果你是快閃來跑這個比賽的話,我不建議你來,反正東南亞有不小更好的選擇。但如果你是想尋找二戰的足跡,或者想來看一下這條死亡鐡路的話,旅遊之餘順道來跑這個賽事,可能是個不錯的選擇。(關於報名方法,請參考註二)

至於當地旅遊,北碧(Kanchanaburi)可算是泰國的一個冷門旅遊地方,小編到了三日都沒有聽過一句廣東話。

北碧的旅遊景點全都是和死亡鐵路有關,這是一個相對沉重的主題。出發前建議對相關歷史有基本的了解,和重溫經典電影「桂河橋」(可以在Netflix找到)。

交通也是一個問題,雖然曼谷有單日的火車來回套票。但這樣的即日來回,只能在幾個重點車站作蜻蜓點水的參觀。想較為深度的參觀,自駕駛遊更為適合。

(一)桂河橋現今是一條單軌的鐵路橋,除每日幾班的火車行經的時間外,遊人可以自由往來。火車過橋前,工作人員會在兩條軌道上加上鐵架。那時遊人必須在橋的幾個避車處等候。火車慢駛過橋時,遊人跟火車的距離伸手可及,非常有趣。這幾分鐘火車行駛正是遊人目光聚集的一刻,相機快門聲響個不停。火車過後,一切又回復正常。

(二)ThamKraSae 的一段500米的木橋是整條死亡之路最受歡迎的拍照地點。跟桂河橋一樣,遊人可以在沒有火車的時段來回只這有500米的火車軌。至於火車通過一刻,可以選擇(1)坐火車過橋,(2)在路軌上近距離拍火車路過的情況(3)在河對面遠距離拍攝火車。小編由於時間所限,放棄了坐火車過橋的經歷。

(三)地獄火峽谷(Hellfire Pass),是整個旅程中最沉重的一個景點。這一個用人手開鑿出來的峽谷由一個堅硬石山破開兩半而成,在缺乏工具之下先用人手在堅石中打洞放再入炸藥爆破,之後再移走碎石。在毫無安全保護下工人日夜趕工,他們大多在沒有衣服甚至在赤腳情況之下工作。

因為工程趕急,不管是暴曬或豪雨之下也不容許一秒的停工。不僅如此,工人們在高峰期一天工作16小時,也只能獲得兩餐僅能餬口的白水飯。長期營養不良加上超乎極限的體力勞動,這樣的情況下每日受傷和死亡戰俘不計其數。

地獄火(Hellfire)名稱的由來據說是形容日軍晚上用簡單的燈火在峽谷兩旁照明,情境就如地獄之火焰要把衆人的生命帶走一樣。

現時的地獄火峽谷入口,建立了一個地獄火峽谷紀念館(Hellfire Pass Memorial Museum),通過文字、照片和影像把這段人類的黑暗歷記錄下來。參觀過後,心情少不了沉重下來。

以上三個只是整條死亡鐵路的幾個最重要景點,如果覺得還未夠足夠的話,還有其他的墓園和紀念館分佈在鐵路沿途不同地點。

住宿方面,現時整個北碧有大量的渡假村。小編住過一個桂河橋旁邊,也住過一個深入山谷的渡假村,兩個環境都不錯。如果覺得死亡鐡路這個題目太過沉重的話,大可把北碧看成一個未被香港人和國內人發掘的度假區。可能是曼谷、芭堤雅之外的另一個選擇。

註一:原本的桂河橋已經於1945年被盟軍炸毁,現的桂河橋是於戰後重建。

註二:網上搜索一般只可找到9月的桂河橋半馬。以下的補充只是關於12月的一個。

桂河橋半馬原本不是預先安排的活動目,小編到步時發視這個賽事,馬上眼前一亮,於是變成臨時加入的行程。

說實在的,小編到現在還不太清楚官方報名方法。這個連官方網站都欠奉的賽事,只可在Facebook 打入 riverkwaimarathon找到,之後會連結到一個英/泰文的售票網站,大意是要買票形式報名,但列表中的近百個門市地址中,又好像沒有北碧市的地址。

最後經好心人帶路去到正在施工中的起點,工作人用有限的英文解釋,說到名額已滿。但最後又不知怎麼的弄一張21K和10K的號碼布給我們,並用現金交易。

這樣我們便糊里糊塗的報了半馬和10公里。要參加這個賽事,看來需要有點緣份才能。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三) 運動員出身的演員們/安騏日記

劇中有不少練跑場面,演員全部真身上陣,跑姿備受讚賞,有跑步教練朋友大讚飾演茂木的竹內涼真跑姿做得很到位。

其實竹內由4、5歲開始練習足球,高中時期隷屬Tokyo Verdy青年軍,受的是專業訓練,本身有一定的運動底子。申請大學時更是以其足球成績推薦入學,後來因自覺沒辦法成為全職足球員才加入模特兒界,成為女性Mina雜誌第一位男模,繼而成為偶像派演員。

劇中飾演跟茂木同屬大和食品的前輩平瀨孝夫的,是真真正正的前長跑運動員和田正人,曾經兩次出場箱根驛傳。大學畢業後順利進入NEC實業團,豈料經濟不景氣,在NEC削減經費下運動員夢碎,於是立下新志願成為演員,晃眼便十多年。這次「平瀨」的角色,確是喚起他的跑步魂無誤。

不得不提的是第八集終於出場的松岡修造,由他來飾演御園社長,非常有壓場感。松岡修造本是8、90年代的頂級網球運動員,曾在1995年的溫布頓網球賽進入男單8強,退役後加入演藝圈,至今仍活躍於藝能界,其俊朗外型、暖男形象深受歡迎,個人節目、廣告合約都幾乎從未間斷。

最後還有一個未必太多人留意的,是電視台直播豐橋國際馬拉松時的評述員,真正的前奧運馬拉松選手增田明美。筆者上次到山形縣交流時,增田女士也是嘉賓之一,有幸一睹真人風采。增田女士現在亦真實地以其悅耳聲線做各種旁述活躍於演藝圈。

日本體育界與藝能界關係向來密切,知名運動員接廣告是生存必須,上綜藝節目亦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們也身負宣傳其代言品牌的任務。像劇中當時得令的毛塚選手,有外形、有實力,亦能成為不少少女的偶像。筆者衷心希望香港人也清楚明白運動員也要吃飯的事實,有了名氣賣點廣告賺取收入既是正常不過,也是理所當然。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二) 戲內戲外的真真假假/安騏日記

上一篇略略介紹了箱根驛傳,而其實比起箱根驛傳,戲內有兩場更重要的賽事,就是「新年驛傳」和「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這當中真真假假,現實與戲劇的穿插交替,看得疑幻疑真,高潮迭起。

新年驛傳全名是「全日本實業團對抗驛傳競走大會」,由於在每年的1月1日舉行,因此又叫新年驛傳(ニューイヤー駅伝),是一項真實存在的賽事。「實業團對抗」,顧名思義,就是日本企業中的田徑隊間的競技賽事。「跑」的日文是「走る(動詞)」,因此「賽跑」的日文就是「競走」,不同於「競步」。每年新年驛傳都由TBS傳播,也就是製作《陸王》這套電視劇的電視台,他們對場面的掌握就最熟悉不過。劇中出現的「山崎麵包」(ヤマザキ製パン)亦是真實的大會贊助商。

第一屆新年驛傳於1957年舉行,當年大概只有80餘公里,到近年,就統一了100公里,分為7個區間。特別之處是每一個區間都有因應其特質而出現的獨特名字,由第一至第七區分別稱為:「新春之1區」、「高速之2區」、「變動之3區」、「花之4區」、「試練之5區」、「戰略之6區」及最後「榮光之7區」。劇中茂木與毛塚激鬥的區間,就是「戰略之6區」,此區難度在上下斜及彎位較多,易被打亂步速,選手實力必須非常穩定。順帶一提,剛在福岡國際馬拉松奪得第3名的大迫傑,就曾在他代表日清食品出賽期間在第一區取得區間賞。

戲中另一場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則屬虛構賽事,據說原著寫的名稱是「京浜國際馬拉松」,同樣亦是虛構賽事。不過事實上,豐橋這個地方真實存在,她是位於愛知縣的一個過氣都巿,筆者在90日環日期間就曾到此一遊,發現街道頗為冷清,巿況如同停留於8, 90年代,與同屬愛知縣的大都巿名古屋成極大對比,令人唏噓不已。

據說豐橋巿為了協助電視台拍攝馬拉松賽事,招募了約一萬名巿民作為沿道的旁觀者,因此大家看到的人群絕非CG畫面(當然不排除後期製作),製作非常認真。也不難猜想,要動員大量人口、封路拍攝這個大型馬拉松賽事的場面,在相對人流稀疏的大街取景是恰當的做法。協助提供場地,換來「冠名賽事」,對豐橋巿來說,都可能是提昇地方形象的好契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