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屯門半馬 漏網笑料一則/RTW編輯部

香港的跑友如果仲記得,去年十二月有個相當詭異的半馬:由《大公報》主辦,空前絕後封屯門公路跑,比賽的記者會甚至在北京召開,相當古怪。

據知該比賽原本預計,屯門公路應該可以吸引三千人參加,怎料最終只有一千人多些,大概很多跑友討厭《大公報》兼對賽事欠缺信心。不過最搞笑,還是當日早上的交通安排……

正如街馬、迪士尼路跑等比賽,《大公報》屯門公路半馬在各區安排接駁巴士,其中一個上車點是早上五點鐘,旺角砵蘭街。

跑友未到五點已到達指定地點,但等到五點十五分都沒有車!於是打熱線查詢,熱線也竟然有人接電話,原來巴士已準時開出了,不過上車位在另一處。

據知被放飛機的「苦主」大約有二十多人,XYZ完一輪後,一眾跑友夾錢飛的,每人夾約四、五十元直奔屯門公路,全部都趕得及起跑!

版主最近碰到「苦主」之一,才知道這則漏網笑話。如果版主遇到這情況,情願返屋企瞓覺好過!

若果今年仲有《大公報》半馬,你仲跑唔跑呢?

Advertisements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四) 驛傳精神/安騏日記

「不是馬拉松,是驛傳喔!」

這是第8集中一句看似簡單卻非常重要的對白。在導賞(二)一文中筆者曾介紹過劇中兩大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和「新年驛傳」。大家都是跑步,到底驛傳跟馬拉松有什麼重大分別呢?

如果有去過日本跑馬拉松的跑友,都知道在沿道打氣的群眾可以有多熱情,打氣字牌不在話下,為跑者送上各種補給、替跑者袋走隨身小垃圾的亦有。日本人熱愛長跑運動,尊崇運動員,並相信在為別人打氣的過程中,自己一方也能得到「POWER」。這和他們支持演藝圈偶像的舉動是一致的,竹內涼真定期與粉絲會面握手,一方面讓粉絲得到親近偶像的機會,另一方面,作為偶像的也能從粉絲身份得到溫暖和能量。如此樂於展示支持的民族,使其藝能界在韓流狂吹的情況下仍能以國內巿場支撐,也無怪乎劇中兩場賽事分別招請七千及一萬個圍觀者封路拍攝都毫無難度。

明白互相支持的重要性、注重團結精神是日本人對「驛傳」如此著迷的原因之一,其神聖地位是個人獨自完成的馬拉松無法取代的。日本首場的驛傳於1917年舉辦,名為「東海道駅伝徒步競走」,當時由大日本體育協會副會長武田千代三郎以東海道五十三次傳馬制為靈感,替競技取名為「驛傳」(駅伝)。

東海道五十三次,是指江戶時代開始由東京至京都經東海道地方途中的53個宿場,讓傳送郵件的飛腳、旅人和馬匹可以休息或交替。此制度是仿效古代中國的郵驛制度,華文圈中的武俠小說當中其實經常出現這種驛站,各路英雄都在這裡碰頭,有看過武俠小說的應不會對此感到陌生。驛傳的精神就是「接力」,途中接捧的位置叫「中繼所」,傳遞的那條帶叫「襷(たすき)」,接力的過程就像古代飛腳把郵件傳遞時一樣,在驛站把任務交到下一個人手上,不容有失。

就如筆者的題目般,第八集的最後一棒,大宮澤將手上的「襷」鄭而重之地交給小宮澤,其實同時也喻意著,《陸王》的未來可能要靠小宮澤傳承下去了。筆者認為,《陸王》最想說的,其實是世代「接力」。在急速變遷的世態,互聯網世代與戰後嬰兒潮世代彷彿出現了洪溝般的斷層,彼此間失去了交棒接力的能力。「廢青」、「廢老」之間的矛盾無日無之,就如劇中大小宮澤經常因一點小事而爭吵,老的認為少的不長進,少的認為老的不懂變通,他們的關係,終於因為《陸王》而出現了轉機。

其實不論是日本,或是香港,還是台灣,若然往後我們注定要相互扶持著走下去,是否都應該要學懂如何跑好一場人生「驛傳」呢?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三) 運動員出身的演員們/安騏日記

劇中有不少練跑場面,演員全部真身上陣,跑姿備受讚賞,有跑步教練朋友大讚飾演茂木的竹內涼真跑姿做得很到位。

其實竹內由4、5歲開始練習足球,高中時期隷屬Tokyo Verdy青年軍,受的是專業訓練,本身有一定的運動底子。申請大學時更是以其足球成績推薦入學,後來因自覺沒辦法成為全職足球員才加入模特兒界,成為女性Mina雜誌第一位男模,繼而成為偶像派演員。

劇中飾演跟茂木同屬大和食品的前輩平瀨孝夫的,是真真正正的前長跑運動員和田正人,曾經兩次出場箱根驛傳。大學畢業後順利進入NEC實業團,豈料經濟不景氣,在NEC削減經費下運動員夢碎,於是立下新志願成為演員,晃眼便十多年。這次「平瀨」的角色,確是喚起他的跑步魂無誤。

不得不提的是第八集終於出場的松岡修造,由他來飾演御園社長,非常有壓場感。松岡修造本是8、90年代的頂級網球運動員,曾在1995年的溫布頓網球賽進入男單8強,退役後加入演藝圈,至今仍活躍於藝能界,其俊朗外型、暖男形象深受歡迎,個人節目、廣告合約都幾乎從未間斷。

最後還有一個未必太多人留意的,是電視台直播豐橋國際馬拉松時的評述員,真正的前奧運馬拉松選手增田明美。筆者上次到山形縣交流時,增田女士也是嘉賓之一,有幸一睹真人風采。增田女士現在亦真實地以其悅耳聲線做各種旁述活躍於演藝圈。

日本體育界與藝能界關係向來密切,知名運動員接廣告是生存必須,上綜藝節目亦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們也身負宣傳其代言品牌的任務。像劇中當時得令的毛塚選手,有外形、有實力,亦能成為不少少女的偶像。筆者衷心希望香港人也清楚明白運動員也要吃飯的事實,有了名氣賣點廣告賺取收入既是正常不過,也是理所當然。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二) 戲內戲外的真真假假/安騏日記

上一篇略略介紹了箱根驛傳,而其實比起箱根驛傳,戲內有兩場更重要的賽事,就是「新年驛傳」和「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這當中真真假假,現實與戲劇的穿插交替,看得疑幻疑真,高潮迭起。

新年驛傳全名是「全日本實業團對抗驛傳競走大會」,由於在每年的1月1日舉行,因此又叫新年驛傳(ニューイヤー駅伝),是一項真實存在的賽事。「實業團對抗」,顧名思義,就是日本企業中的田徑隊間的競技賽事。「跑」的日文是「走る(動詞)」,因此「賽跑」的日文就是「競走」,不同於「競步」。每年新年驛傳都由TBS傳播,也就是製作《陸王》這套電視劇的電視台,他們對場面的掌握就最熟悉不過。劇中出現的「山崎麵包」(ヤマザキ製パン)亦是真實的大會贊助商。

第一屆新年驛傳於1957年舉行,當年大概只有80餘公里,到近年,就統一了100公里,分為7個區間。特別之處是每一個區間都有因應其特質而出現的獨特名字,由第一至第七區分別稱為:「新春之1區」、「高速之2區」、「變動之3區」、「花之4區」、「試練之5區」、「戰略之6區」及最後「榮光之7區」。劇中茂木與毛塚激鬥的區間,就是「戰略之6區」,此區難度在上下斜及彎位較多,易被打亂步速,選手實力必須非常穩定。順帶一提,剛在福岡國際馬拉松奪得第3名的大迫傑,就曾在他代表日清食品出賽期間在第一區取得區間賞。

戲中另一場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則屬虛構賽事,據說原著寫的名稱是「京浜國際馬拉松」,同樣亦是虛構賽事。不過事實上,豐橋這個地方真實存在,她是位於愛知縣的一個過氣都巿,筆者在90日環日期間就曾到此一遊,發現街道頗為冷清,巿況如同停留於8, 90年代,與同屬愛知縣的大都巿名古屋成極大對比,令人唏噓不已。

據說豐橋巿為了協助電視台拍攝馬拉松賽事,招募了約一萬名巿民作為沿道的旁觀者,因此大家看到的人群絕非CG畫面(當然不排除後期製作),製作非常認真。也不難猜想,要動員大量人口、封路拍攝這個大型馬拉松賽事的場面,在相對人流稀疏的大街取景是恰當的做法。協助提供場地,換來「冠名賽事」,對豐橋巿來說,都可能是提昇地方形象的好契機呢。

奈良馬拉松遇上有森裕子/Daniel

日本傳統上尊崇強者輕視弱者,嚴格至近乎絕情的馬拉松關閘時間,似乎就是對未能達標的跑者的一種表態。不過奈良人對於能力稍遜卻仍拚盡力達標的跑手,仍會予以鼓勵。

在香港,大賽中應邀當嘉賓的大人物都很忙,起步禮後逗留至頒獎,已經很給面子,大家也只記得冠亞季軍,其他跑得慢的?Who care?還會被埋怨阻延了道路解封時間呢!

奈良馬拉松也設九個關卡,並有很嚴格的關閘時間,不過多位主禮嘉賓都會到終點線迎接跑得最慢的一批跑手,直至最後一位衝線。著名日本女子馬拉松好手有森裕子(92年奧運銀牌、96年奧運銅牌得主)更會站在最後100米迎接,跟跑手擊掌,然後在三時正陪最後一位跑手衝線。

這種種安排,確是讓人感動,奈良馬拉松雖然難度高,六小時時限也不算極充裕,但完走率一直都高達92至93.1%,不知是否因為跑得慢的跑手感受到尊重,於是也努力達標?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一) 從背景說起/安騏日記

提起「埼玉」,你會想起什麼?

漫畫迷可能會想起「一拳超人」,長跑迷可能會想起「川內優輝」,但其實,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日本傳統足袋行業的聚集地,也就是《陸王》這套日劇的背景所在地。

《陸王》的主人公宮澤是從事足袋製造的第四代傳人,隨著現代人紛紛穿著洋服,配搭和服穿著的足袋需求已大不如前,足袋廠可說是完完全全的夕陽工業,如果不進行改革,恐怕這項傳統工藝再難以延續下去。

有說故事以埼玉縣行田巿的杵家足袋(きねや足袋)製造廠為藍本,但原作者池井戶潤已作出否認,稱只是到該工廠感受下氣氛。然而從論規模和格局上來看,こはぜ屋確與杵屋有幾分相似,後者確確實實有在生產名為「杵家無敵」的跑步足袋,從照片看來,外形相當不俗。在《陸王》熱播之下,產品已經幾乎全線斷巿。

日文的「陸上競技」,即是我們中文的「田徑比賽」。陸王之所以被稱之為「陸王」,原因長跑是田徑的其中一個重要項目,大概喻意穿上此鞋可稱霸陸上競技。劇組邀得青山學院大學陸上競技部長跑部的原晉教練作為此劇的陸上總監督。原晉教練對青學大的影響非常巨大,顛覆了傳統的訓練方式,與隊員們建立了非常親近的關係,激發隊員各自內心的向上決心,而非靠古板嚴肅的教練威嚴來帶領團隊。此方法成功令青學大奪得箱根驛傳三連冠,令他極速成為紅人,傳媒訪問不絕,也出了不少書。坊間不斷以原晉是「冷氣機Top Sales」來將他傳奇化,其實,他本身都是一名長跑好手。

原晉在中學時期長跑成績已經相當突出,中學一年級的長跑賽事中已力壓高年級同學奪得校內第一位。在世羅高校作為主將時,曾經帶領校隊於全國高校駅傳奪得第2位。到1989年,他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國電力(廣島縣)工作,協助創立了陸上競技部,並曾在全日本實業團驛傳中出賽。直到1995年才因傷引退,專心從事銷售業務。2004年他開始擔任青學大的教練,為日本長跑界帶來新景象,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不願加入實業團的川內優輝,逃出日本往美國發展的大迫傑,放下傳統教練架子的原晉,紛紛為日本長跑界帶來新衝擊。也許《陸王》的原作者同樣是想告訴日本人,在世界變遷的洪流中,日本再不可能保守原本的一套,想要有人「接棒」,必須想想思考如何在原有的優秀文化上加入新元素來進行改革。

箱根驛傳:
全名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學駅伝,每年1月2日及3日橫跨兩日的大學聯校接力賽,由20間關東所在的長跑強豪大學競賽,全長約217公里,分成10個區間接力。其中最受觸目的第5區,長20.8公里,因中間要爬升864米,比其他區間難度較高,因此在這區間表現傑出的選手,就有「山神」之稱。

【陸王:在跑步的時候想的是…】/Edkin

Edkin - 人間定格

以長跑運動為主幹,加上《半澤直樹》式的熱血敗部復活戰,日劇《陸王》近日走勢凌厲,成為跑友之間的必看劇目。有關這套劇集的細節和導賞就交給我們《馬拉松 看世界》的日本專才安騏為大家介紹,我就不必班門弄斧了。如果討論劇集本身,又未知道有幾多朋友被其中某些場面所觸動?

暫時到第8集為止,最令我動容的一刻並不是茂木代表他自己公司的團隊贏得區間獎的一段,反而是在第7集,宮澤社長知道自己的兒子拼命四出尋找新的物料供應商之後,後悔自己的軟弱和猶豫,就在夜晚穿著陸王,一個人走到街外跑步的場面。

Screen Shot 2017-12-15 at 5.29.06 pm

在跑步的時候,心裡想的是什麼?很多時候是每天工作,又或者是家裏的事情。有些時候是猶豫不決,有些時候是千愁萬緒。然而事情在一呼一吸之間,即是未必找到解決方法,至少心情會隨著汗水流淌而平靜下來,好像能夠看到一個前進的方向。

大概是因為跑步的時候,難得讓我們直接面對自己,不必面對其他人,也無需向任何人解釋。跑步最可貴的可能是帶來心中的釋懷和,以及和自己內心對話的時間,而不是為了獲得他人欣賞和讚美。

宮澤社長停下來之後,一邊喘著氣一邊下了繼續堅持開發陸王的決定。自己有多少次,也是在跑步中穩住了搖擺不定的心情?看到這一段,難怪會有所同感。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37.01 pm

像九把刀說的一樣,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宮澤社長、年青的宮澤大地、茂木選手、銀行員坂本(半澤直樹?)、飯山先生、、、他們這些underdog,都在陸王奔跑之中受到一定的救贖。他們的堅持和決心正是每一次動人心弦的地方。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0.51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2.28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5.39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15.59 pm

不知道大家最受《陸王》感動的一刻又是什麼呢?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View original post

從看到做:當上紐約馬拉松的義工(3/3)/光風霽月

編按:六大馬之一的紐約馬拉松舉行在即, 紐約市卻罩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之中。每一次有大型馬拉松說要防範恐怖襲擊,都從來未有今次那麼令人神經緊張,希望紐約馬拉松今次能夠順利完滿舉行。

我們有幸得到專頁「光風霽月」的許可,轉貼有關成為紐約馬拉松義工的一連三集見聞。這篇詳細的報導一定可以幫助大家從另一個角度認識紐約馬拉松,這是最後一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我做義工的崗位在25英里(離終點大概一英里多,大概二千米)的打氣站,是觀眾最後替跑手打氣的地方,過了這個點,前面一段路就封了,閒人止步。

這裡群情洶湧,有成批吶喊打氣的義工,有強勁節拍的音樂,跑到這裡,大家已筋疲力竭,極需要人氣支援。

天氣預告說今天五時後有雨,結果,中午就開始下雨,下到四時半才停。我的工作是維持25英里前賽道暢通,指揮兩邊的行人橫過賽道。

穿上義工制服和帽子,披上熒光黃背心,十一時開始站崗,不多久,遠處傳來響號聲、單車的鈴聲、歡呼聲不絕於耳。先是一輛車頂亮着時間的房車駛至,我知道是第一名女跑手到了,於是預備拍照。

一看,竟然是白人! 身材不高,但步幅非常大,要衛冕的Mary Keitany卻不見了影踪。賽後才知道她是Shalane Flanagan,是紐馬四十年來第一次有美國女子跑手拿到第一。Shalane走過了一陣,才見到後面跑得有點辛苦的Mary。

之後殺到來的是男子頭三名,三人非常接近,最後結果,第一名是Geoffrey Kamworor,第二名是Wilson Kipsang,第三名是Lelisa Desisa。

除了精英跑手,贏得最多吶喊聲的是輪椅組選手,他們是最早出發的,我十時到達中央公園時,第一名早已到終點了。

這時雨還未下,人也不多,拍照比較容易,到sub3跑手到達25英里時,雨開始下了,人也越來越多,像人浪奔湧過來,本來輕易橫越的馬路,插針難下。我們就開始忙起來,大部分人都耐心等候過賽道,但有一個媽媽卻不聽勸諭,強推嬰兒車穿越過去,嚇到我們哇了一聲。

義工的工作只是告訴行人要等,如果他們不聽,我們也沒辦法的。義工領隊在講解工作前,已講得很清楚,最要緊是顧及自己的安全,萬一出現大事故,不要逞勇,大家要逃到中央公園的動物園去躲避。

今年紐馬的保安也升了級,曼哈頓很多街道都封鎖了,去年沒封的,今年封了。大家出入的確有點不方便,不過這是一年才一次的盛事,縱使不方便,也不會有太多怨言。

紐馬是六大馬中完賽率最高的,但是,也有跑手因傷而中半途棄賽,我站在25英里點,離終點只差一英里多,也遇到跑手跑到這裡撐不下去。有個年輕女跑手,跑到我前面,說膝蓋痛到無法跑下去,我於是致電中央公園救護站,等了大約十分鐘,三位醫療義工提着折叠輪椅過來,然後將她推去終點救護站。雖然有點可惜,但時日方長,不要因傷失大。

在這次賽事,至開心的是,能夠看到之前展覽會見到的streaker耆老跑手Makochi先生,他跑得好快,完賽時間是三小時半多一點,這個年紀跑到這個速度真的是好厲害,我也如約給他打氣,大聲說了句:奸巴爹!他也回過頭來笑了一下。

從看到做:當上紐約馬拉松的義工(2/3)/光風霽月

編按:六大馬之一的紐約馬拉松舉行在即, 紐約市卻罩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之中。每一次有大型馬拉松說要防範恐怖襲擊,都從來未有今次那麼令人神經緊張,希望紐約馬拉松今次能夠順利完滿舉行。

我們有幸得到專頁「光風霽月」的許可,轉貼有關成為紐約馬拉松義工的一連三集見聞。這篇詳細的報導一定可以幫助大家從另一個角度認識紐約馬拉松,這是第二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紐約馬拉松的義工名額,真的是手快有手慢無。

賽事前連續三天的展覽會,原來八月已開始招募義工,我錯過了,到我發現時,賽事前一天星期六的義工名額早已滿了,我剩下的選擇就只有星期四和星期五兩天。這次我選了派號碼布,這樣可以更了解到底哪些人跑馬拉松,而且也可以跟跑手聊幾句。
因為能夠近距離接觸跑手,所以大會嚴禁派號碼布的義工帶任何尺寸的包包進入工作範圍,甚至腰包也不准帶。所有包包和外套都要先寄存,然後穿上大會的義工T恤進場。

義工簽到後,可以先吃一點大會準備的零食:蘋果、香蕉、穀物麥片棒,喝點咖啡和水。展覽會的義工分早午晚三更,我分別當值了午更和晚更。

第一天的工作,我被安排在較細號碼的工作台,所謂細,就是指17,999號以下的。這批號碼的跑手都屬第一批出發的,當中再按英文字母細分出發的時間。

今年的號碼布與往年不同,左下角除了印上跑手的名字外,還加印了年齡,所以大家有多大,就無所遁形了。

我很幸運,分配到的號碼布,當中有超過一千名是戲稱為「裸奔者」(Streaker)的跑手,即是曾參加過紐約馬拉松十五次以上的,大會為表讚揚,特別為這批跑手準備了一個藍色襟章布。

這批跑手大多年紀不少,一位來領Streaker的八十多歲老伯,我就八卦問他到底跑了多少次紐馬,他自豪地說廿多次了,有一次沒有跑,就是2012年因颶風Sandy影響,舉行了四十屆的紐馬首次取消了賽事。

每一位Streaker跑手來取號碼布時都很自豪,不少更和親友一起來,領完就站在我們前面拍照留念,我們也很樂意做佈景板。

有一位大伯和太太一起來,我又問他到底跑了多少次,他一臉自豪地說:「三十四次。」他太太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我於是跟他說:「前面有位大叔贏了你,他跑了三十九次。」他聽了哈哈幾聲說:「我老婆老說我瘋,原來還有人比我更瘋啊﹗」對,跑馬的人都是瘋的。

有位女跑手說自己跑了十七次,我們笑着問她:「這次參賽是不是免費的?」她就抿着嘴說:「我也想。報名費這麼貴。我跑了這麼多次,應該給我免費跑一次啊。」我們就跟她躹躬,開玩笑說:「謝謝您多年以來的捐獻,我們才有大橋行車﹗」她聽到舉頭大笑三聲才走開。

我和搭檔就是這樣,跟領號碼布的耆老跑手說說笑,拍拍照,他們開心,我們也很開心。

最搞笑的是,有位身材結實的大叔走到我的工作台前,我看他像日本人,就跟他用日語說了幾句,然後他一臉認真的問我:「你有沒有覺得我長得像你身後的男人?」我愣了一下,回過頭去看我背後的佈景板,是一位日本大叔在跑馬拉松,胸口掛着一塊跑了三十次紐馬的布,朝着鏡頭很雀躍的樣子。天﹗他真人現在就站在我面前﹗這位大叔的名字叫Yasuhiro Makoshi,是美籍日本人,已跑了紐馬三十二次,我答應了他,一定會在星期日給他打氣。

說紐約是民族大熔爐一點也不假,就連跑個馬拉松也可以拉出一大串國家地方名出來。據統計數字,超過一半的參賽者都不是來自紐約市,即很多人是遠道而來參賽的。

跑手一定要本人來領取號碼布,不能代領,領取時要先出示證明信,上面清楚寫明跑手的國籍和居住地,證明信可以是打印出來,也可以下載到手機上。如果兩者都沒有帶來,就要去大會的檢查站,讓工作人員打印一張臨時證,義工憑證派布。把號碼布遞給跑手前,我們還要核對身分,跑手要出示有照片的正式證件,美國人可以出示駕照,外國人就出示護照。

經我眼的外國人真的不少,很多是說英文有點口音的。我負責的工作台遇到不少說法語的瑞士人(幸好我搭檔會說法語),還有意大利人、德國人、英國人、墨西哥人、阿根廷人,有個印度家庭更是爸爸媽媽來給女兒打氣,也有一家大小從澳洲來給爸爸打氣的。有些甚至是剛下飛機就直奔展覽會取號碼布的。

本來出示證明文件是很簡單的事,偏偏就有女跑手只將身分證明文件拍照,然後給我們看手機上的照片,我們只是按本子辦事,不能出示證件的一律不能派,結果那女的一臉怒氣的離去,最後我也沒有看到她再回來。

第一天和第二天,來的人不算太多,我們都可以有空上廁所,走開吃一點零食。義工完成任務,簽退時都會有一枚義工襟章,我兩天就拿了兩枚,再加上11月5日星期日的賽事,今年我就豐收的會拿三枚了。

從看到做:當上紐約馬拉松的義工(1/3)/光風霽月

編按:六大馬之一的紐約馬拉松舉行在即, 紐約市卻罩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之中。每一次有大型馬拉松說要防範恐怖襲擊,都從來未有今次那麼令人神經緊張,希望紐約馬拉松今次能夠順利完滿舉行。

我們有幸得到專頁「光風霽月」的許可,轉貼有關成為紐約馬拉松義工的一連三集見聞。這篇詳細的報導一定可以幫助大家從另一個角度認識紐約馬拉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別以為馬拉松才有名額限制,原來義工也有的。我說的是紐約馬拉松的義工,故事由兩年前一次現場看馬拉松開始。

本來對馬拉松毫無興趣的我,就算紐約已舉辦了四十四屆馬拉松,更是世界馬拉松大滿貫之一,我對這些都一無所知。只因有一天看到地鐵上紐約馬拉松的海報宣傳,心想不如去看一下,拍幾張照片,在網上寫寫也好。

坐言起行,2015年11月1日比賽當天,剛好是萬聖節之後,我就選了觀眾比較少,易拍照的半馬點(13.1英里),長島市的普蘭斯基大橋(Pulaski Bridge),靜待跑手從布魯克林區跑過來。

十時多到達橋下,已有不少人聚集了。我八卦問一下旁邊的人:「你第一次來看的嗎?」對方卻說:「我年年都來的。」我再瞄了一眼他拿着的長炮鏡頭,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藝康短打,心裡暗叫盡力吧。

等了大槪二十分鐘,空無一人的橋頂出現了一輛亮起車燈的大房車,橋下的咪高峰開始宣佈:輪椅組首名選手到達半馬點!我不知道輪椅是怎樣「跑」馬拉松的,看到時才明白,原來是像躺下來的單車,用手不斷搖動車輪,有些選手是沒腿的,只憑雙手不斷搖,我看得忍不住大喊「加油」!旁邊的觀眾開始搖鈴吶喊,興奮不已。失策了,在賽道旁打氣得要帶個搖鈴,單是用喊的,喉嚨很快就失聲了。

跟着又看到女子組的領先小組到達,然後是男子組,好多條腿,力量飽滿,啪啪啪的擊着地面,像風一樣的在我面前跑過。

事後我看照片,才知道我拍下了男、女子組頭幾名跑手,女子第一名是Mary Keitany,今年在倫敦馬拉松拿了第一名,更破了英國女跑神Paula Radcliffe保持了十五年的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今年六月她來紐約參加一個十公里賽事,我有幸與她同賽,當然我連她衫尾也看不見,她已用31:20的成績輕鬆完成了賽事。

男子組領先小組有一名日本人,現場看時已覺得他很厲害,比後面的幾名黑人跑手跑得更快,他最後拿了第六名,是頭十名唯一的亞裔,後來才知道他原來是日本有名的市民跑者川內優輝!

從旁觀者跳到幫忙做義工,轉捩點是去年中加入了的競走團。

2016年暑假過後,團長開始問我們誰會去水站幫忙,我才知道原來競走團「承包」了紐約馬拉松一個補給站的義工工作,好奇之下,我上網查了一下,除了用團體名義做義工外,還可以用個人名義報名參加的。分別是,團體名義參加的話,每二十人,大會就會給團體保證下一年有一個馬拉松名額。義工團長也會有機會在賽事舉行前的四月份參加聚餐,與其他義工領隊見面。

因為想更貼身體驗馬拉松,我沒有跟隨競走團到補給站幫忙,反而選了終點站。終點站的崗位也有很多種:完賽時派食物包、派保暖紙、派斗篷、給跑手派完賽獎牌(除英語外,會說英語以外語言更好)、指揮交通、招呼跑手到貴賓席,還分不同時段,有些較熱門的較早時段,已早滿額,我看看其他崗位站立時間有點長,而且又要上傳本人照片,我嫌麻煩,就選了領回存放包裹的工作。

選了之後也有點怕的,回想波士頓馬拉松的爆炸事件,的確令人生悸,但是我對紐約有莫名的信任,可能更可怕的事情我也遇過了,況且死生有命,要怕真的連人也做不成了。

2016年11月4日紐馬比賽當天,夏令時間在比賽當天結束了,可以多睡一個鐘頭。

上午準時九時半到達紐馬義工報到地點,拿了風衣和名牌,然後大伙兒走去中央公園UPS貨車的卸貨點,我們一組大槪有二十人,大多是女的。卸貨工作不難做,只是要把編了號的包包按順序排好比較麻煩。花了一個小時,終於搞好了。

因為開跑是分流的,跑得慢的隨時要等三小時,史泰登島橋下早上風大,冷得要命,大多數包包都存放着外套。但是,有些跑手卻存放了書,有些甚至放了一個很大的已吃光了的午餐盒,有些重得要命,也不知裡面放了什麼,心想怎麼跑馬拉松會帶上這麼重的東西。

中午過後,有些SUB3跑手開始陸續回來,大都疲憊不堪,但有少數仍然精力旺盛,邊走邊唱歌的,完全不像剛跑完馬拉松的。有一個男跑手回來後累到幾乎抽筋,我怕他會昏倒,他卻對我說:「很辛苦!以後也不會再跑了!」我笑說:「你明天就想再跑的了。」他跟着朝天大喊:「我恨紐約!」我聽到幾乎想笑。

然後又看到一個女跑手一到領包包處,就抱着欄杆失控地哭,不知是太辛苦還是太激動了,旁邊的跑手不斷安慰她。

有個男的最幽默,因為過了終點線後還要步行一英里(1.6公里)才能領到包包,很多跑手也在碎碎念,完賽還要走這麼遠去取包包。他卻邊走邊回頭跟我說:Walking Dead(美劇《行屍走肉》),笑到我合不攏嘴。

太陽下山後,風很大,氣溫急降,我乾站着就感到冷得要命。眼看那些完賽的跑手,身穿背心短褲,完賽後雖然有保暖金屬紙包着,但也冷得縮成一團,蹣跚的走來取包包,為了不讓他們久等,遠遠看到他們胸前的號碼,我已馬上幫他們找包,待他們來到跟前時,已可以把包包遞上了。

有些跑手很感激,不斷大讚我們和大會安排很好。聽着也與有榮焉,也為自己能參與感到高興。

後來才發現我處理的包包是比較慢的一批跑手,所以要守到最後,其他義工早已散了,我要做到五時半,UPS要把包包運回中心才能離開。這個不是大問題,反正我已預計要晚上六時才收工的,所以輕鬆面對。

全日只去了一次洗手間,天黑時再去一次,結果發現流動廁所都沒有燈,中央公園晚上有些位置是黑漆一片的,一關上廁所門,我連馬桶在哪裡也看不到,完全憑感覺行事,但又不敢大門打開方便,出來後請教同行的一位女義工,她原來是亮着手機上廁所的,我沒有手機,看來我玩野外生存也很有潛質啊。

很多人以為我做紐約馬拉松義工是為了9+1計劃,因為太多人問我,結果又意外地讓我的人生走上了另一軌跡。

9+1計劃,很能反映紐約的多元化和包容,要知道不是個個都是精英跑手,不是人人都能破3的,我做包包存放的義工時就知道,很多跑手都要四小時或以上才完賽的,那段時間我們最忙。

所謂9+1計劃,就是在同一年內完成紐馬主辦單位指定賽事中的九場,有五公里,也有半馬,有些有計時的,再在大會指定的比賽當義工一次,就能得到大會保證明年能參加紐馬,不論你是6小時以外的慢腳,還是快到無影的飛毛腿,都可以憑這個機會參加紐約馬拉松。參加費用沒有豁免,還是要付一樣的報名費,但參賽名額是保證有。

對於我這種初哥,要用競走在四小時內完成全馬是不可能的事,本來遙不可及的馬拉松,因為這個9+1計劃,突然之間,離我卻這麼近。

跑步專欄作者企鵝John Bingham有一句名言很勵志:
“The miracle isn’t that I finished. The miracle is that I had the courage to start”
(奇蹟不在於我完賽了,而是我有勇氣去起跑。)

我非大勇之人,小勇還是有點本事的。(一笑)

其實紐約馬拉松賽事當天的義工是不算進9+1計劃的,我報名前早知道了,也早在今年六月中完成了9+1計劃,符合資格拿到明年紐馬的名額了,但我仍超額多參加了兩場比賽,多做了兩次義工。

義工只是一場大型比賽的小角色,也沒有人會記得他們的名字樣貌,但在跑道上為孤獨作戰的跑手打氣,幫助整個賽事順利完成,這比任何獎牌都來得更有意義。記得今年夏天我參加了一場路跑賽事,離終點還有二百米,累到要崩潰時,一位站在路旁已完賽的獨腳跑手,大聲地給我打氣:「不要放棄!終點就在前面!去!去!去!」結果我順利完賽,還破了個人最佳成績。

今年是我第二年做紐馬義工,前幾天紐約又發生了恐襲,大家都很擔心賽事會不會如期舉行,安不安全。大會昨天已給義工發了一封信,打了一支強心針,就算沒有這封信,我也會依約站在我的崗位上為大家打氣的。

有些事情,你不能怕,就算怕,也沒有用,既然這樣,何妨放開懷抱,好好享受這場比賽。祝各位參賽的朋友星期日順利完賽,跑得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