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閱讀:超馬跑書介紹”Running up that Hill”/莊曉陽

手機網媒網文流行的年代,要攞起一本實體書睇,而且是英文書,還要由頭睇到尾,應該是近乎壯舉,難度與跑一個超馬不遑多讓,我終於花了四個多月的時間(主要是去日本日光超馬、瑞士跑山的飛機上),看完這本講超馬、講山賽的英文書:Running up that Hill。

作者Vassos Alexander是一名業餘精英,達到跑馬拉松Sub 3的目標後,就開始向超馬出發,又跑越野又跑路賽,將他自己的超馬經驗寫成書,中間穿插了一些名將和朋友的訪問,分享跑超馬、跑山的心得,特別是為甚麼他們會樂此不疲,踏上這條以超長距離的「自虐之路」。

或者先講講缺點吧,不熟悉英國山的讀者,看這本書也是「自虐」,因為書中提及不少英國比賽,但這些英國的本土賽事,相信英國以外的人都不會有概念,也無法想像是甚麼地方。

其實只需要附上一幅地圖,賽事基本資料,已經可以幫助明白,每一章介紹的是甚麼比賽,不過很多英文書的通病,就是只有字、沒有圖解,相片也沒有多少參考價值,遇到這些段落,都是以Fast Forward的模式飛帶翻過去,無謂糾纏。

其次是作者的跳躍式思維。作者以斯巴達松(Spartathlon,246公里的超馬,由希臘雅典跑到斯巴達)作為全書的首章,頭幾頁的確引人入勝,例如早餐安排的搞笑:大會指定酒店的早餐5:45am開始,既然是大會酒店,跟著時間去吃應該沒有問題啦!

但大會人員卻說,去起點的車是5:45am出發,六點要去到雅典衛城的起點集合!哪麼早餐怎辦?希臘人也真是求其亂來,早餐豈不是形同虛設?

“But I’ve checked with the hotel, which is the official race hotel where you’ve organised for us to stay and they won’t open breakfast until 5:45. So please, what do you suggest we should do?”

大會的人員回答, “Well, what I suggest is… east quickly”

裙拉褲甩,酒店早餐都不能吃,就要上路也挺搞笑的。

可惜當你以為第二章會繼續下去,怎料第二章就是講外國人不熟識的英國比賽,到斯巴達松再次出現,你已經沒有癮再追下去了。

若不是我剛剛開始轉超馬、轉越野超馬,想了解更多這一項運動,應該是不會有心完成這本書。老老柒柒,書的內容其實唔算差,只是這本書是寫給英國跑友看的,鋪排的方式我不太習慣了。

論可讀、知識與娛樂性,我敢肯定我們的《馬拉松 歎世界》,其實不輸英語世界的任何跑步著作,只是英語世界出版巿場大,寫英文可以接觸全球的讀者,在香港寫中文,本地也賣不到多少本,最多也只是去到台灣。

來生可以選擇,就好好學好英文寫作,爭取用英文出版跑書的機會吧。

Advertisements

支持張嘉哲:從跑者魂到森林跑站/Janice

小編5月時有幸跟台灣前國手張嘉哲來個短敍,並答應了他寫一篇介紹森林跑站的貼文。由於小編是個文盲,看書跟跑步的速度也比較慢,所以終於花了個多月的時間把《跑者魂》讀完,就趁著黃金海岸馬拉松的前夕,把稿債還了吧。

———————————————

認識張嘉哲,是在2015年1月24日,就扯著當時的跑步教練,說要跟著去集郵。那時候,對他的認識,就只知道他是奧運國手而已。

今年靜岡馬拉松,有緣在前夜祭再遇真男人,他竟然記得我在多年前跟他在香港一起吃過厚多士,頓時受寵若驚。

不過,要真正認識他,是讀完《跑者魂》。

讀完《跑者魂》,我覺得張嘉哲就是一個凡人,他跟你或我或很多人一樣,就是一直跑,最初可能為片刻的逃離現實(不用讀書、減壓),後來發現自己真的喜歡跑,甚至不懂得身體累的一直跑一直跑,跑至亞運、世錦賽、東亞運、奧運⋯⋯

面對著跑步這回事,張嘉哲就是純粹的帶著體育精神,要求打破現狀。沒有人肯在前面領跑嗎?他主動的自己來,希望能為後輩破風省力,為的是要提升台灣的紀錄,犧牲名次與奬金也不在乎。

他跟我們一樣,都會遇上日常生活的問題,遇到周圍環境或資源的限制,還有花生新聞的遞水門事件,但他就只要求自己,可以做什麼去改變現況。(詳細資料就敬請大家支持一下《永不放棄的跑者魂》,只有閱讀過後才能體會那種社會壓力,和運動員的無奈。)

「接受訓練的是運動員,但解決問題才能成為優秀運動員。」

跑至斷掉腳筋,於是,在復健期間,張嘉哲成立了:

1 Taiwan’s Overseas Sports Helper (TOSH):為幫助選手研究出國賽事、行程,以鼓勵更多選手提高國際知名度和破紀錄。
https://m.facebook.com/taiwan.tosh/

2 LoveShoes.TW公益計劃:向經濟能力比較好的業餘跑者募徵已經不需要的跑鞋,整理修復過後,轉贈給有需要的跑者。令有經濟困難的跑手,都能跑出好成績。
https://m.facebook.com/loveshoes.taiwan/

3 真男人文創商行:為開創跑步運動文化,亦有不同的商品可供各位選購,包括「莫忘初衷」咖啡(暫缺貨,請張董跑完黃金海岸入貨)、多種運動營養產品。張嘉哲直言這是商業,也為的是把自己餵飽。
https://m.facebook.com/Trulyman.TW/

4 森林跑站:為跑者提供輕食餐飲、足部水療、運動型冰敷袋,完全是為跑者而設的加油站。張嘉哲稱自己在森林跑站的角色,是位代言人,並不是老闆。
https://m.facebook.com/runbasetw/

“The best time to learn how to fly is when someone lets you down. “「有人將你從高處推下的時候恰恰是你展翅高飛的最佳時機」

因為復健的時間,令張嘉哲除了跑之外,還可以從多方面發展,從而令更多人認識他、新晉的運動員,以及長跑這運動文化。

6.jpg

應該很多人都對森林跑站不感陌生,就算小編在香港,也經常見到朋友在跑站打卡。

小編也曾到訪,職員很樂意的邀請小編參觀更衣室、休息室,還有很吸引小編的足部水療按摩池。真想找個機會,在大安森林跑個圈,然後好好享受水療按摩。

森林跑站的餐牌寫著:「每點一份名人飲系列,都會提撥收益$20至 LoveShoes.TW,幫助基層運動員。」於是我點了「陳彥博夢想家活動飲」,男朋友點了「張嘉哲真男人養生飲」。張嘉哲後來告訴我,有養生飲的出現,是因為他在蒙古特訓時,為了預防運動型貧血,就要喝著這紅棗、黑糖等來補血。

(厚多士的小編:建議輕食可以加上蜆肉、黑芝麻等食材在菜單內。因為除了紅棗補血,每100克已煮熟的食物裡,蜆含27毫克鐵質含量,黑芝麻含22.7豪克,而紅棗含2.3毫克。)

還有,張嘉哲說,森林跑站由開業至今,真男人的名人飲,從未贏過陳彥博。真男人就指著我點的陳彥博說笑:沒禮貌🤦🏻‍♀️😅 好吧!真男人的粉絲們,我們是否該一起夏天點咖啡冷飲,冬天點養生飲?

而最令小編感動的,是在森林跑站消費,跑站會支持新晉的運動員。當中包括:鄧新詮、曾廷瑋、張芷瑄、曹純玉、陳宇璿。《跑者魂》中提到台灣運動員都需要進行移地訓練,因氣候和環境都能比台灣更適合長跑訓練,但這都涉及資金。張嘉哲也曾自掏腰包,而森林跑站亦有贊助。

現今的資訊發達,的確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網絡紅人。但為自己的好處著想、或是發了財然後才想立品的人比較多;鮮有要為提㩦後輩、或是純粹為一個行業/運動而作出貢獻。

而張嘉哲,就是簡單的回應:當幫助年輕的跑手們進步,他們同時也會帶動自己跑得再快,也同時提升自己的名氣。這樣無私的胸襟,小編的確是心悅誠服。

所以呢,如果大家有用不著的運動鞋(80-90%新)可捐到LoveShoes.TW,森林跑站有收。或大家有機會去台北,或是有機會走過大安公園附近,不妨走進森林跑站消費一下,支持一下張嘉哲,及一班跑手們,說不定會有緣的遇見真男人跟你耍帥一下❤️

————————————————

這篇稿債算是還了。有朋友說過張嘉哲最令人震撼是跑斷腳跟及一直辛苦的復健過程,這過程也的確是蠻令人感動;但自私自利的小編還是最欣賞真男人無私的精神,電影《一代宗師》提到,習武之人要懂得「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方能成為一代宗師。而張嘉哲,正正就是長跑的一代宗師❤️

而對於2020的東京奧運,張喜哲在《跑手魂》如是說:「同時,走到今天,我也知道其實做不做前往奧運這件事,對過日子來說也沒有什麼區別。沒有奧運,每天依舊訓練,但是參加奧運中間會有的過程吸引著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不能想像的突破在呼喚著傷後復出的張嘉哲」他比很多人已跑得很快很快,但仍然是那麼腳踏實地的追逐夢想❤️

祝願張嘉哲明天的黃金海岸馬拉松能有所突破🍀大家見到真男人,記得跟他加油呀❤️

 

#張嘉哲#永不放棄的跑者魂
#TaiwanTOSH#LoveShoesTW
#真男人文創商行#森林跑站

 

鐵質含量資料來源:註冊營養師Gloria

大公報屯門半馬 漏網笑料一則/RTW編輯部

香港的跑友如果仲記得,去年十二月有個相當詭異的半馬:由《大公報》主辦,空前絕後封屯門公路跑,比賽的記者會甚至在北京召開,相當古怪。

據知該比賽原本預計,屯門公路應該可以吸引三千人參加,怎料最終只有一千人多些,大概很多跑友討厭《大公報》兼對賽事欠缺信心。不過最搞笑,還是當日早上的交通安排……

正如街馬、迪士尼路跑等比賽,《大公報》屯門公路半馬在各區安排接駁巴士,其中一個上車點是早上五點鐘,旺角砵蘭街。

跑友未到五點已到達指定地點,但等到五點十五分都沒有車!於是打熱線查詢,熱線也竟然有人接電話,原來巴士已準時開出了,不過上車位在另一處。

據知被放飛機的「苦主」大約有二十多人,XYZ完一輪後,一眾跑友夾錢飛的,每人夾約四、五十元直奔屯門公路,全部都趕得及起跑!

版主最近碰到「苦主」之一,才知道這則漏網笑話。如果版主遇到這情況,情願返屋企瞓覺好過!

若果今年仲有《大公報》半馬,你仲跑唔跑呢?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四) 驛傳精神/安騏日記

「不是馬拉松,是驛傳喔!」

這是第8集中一句看似簡單卻非常重要的對白。在導賞(二)一文中筆者曾介紹過劇中兩大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和「新年驛傳」。大家都是跑步,到底驛傳跟馬拉松有什麼重大分別呢?

如果有去過日本跑馬拉松的跑友,都知道在沿道打氣的群眾可以有多熱情,打氣字牌不在話下,為跑者送上各種補給、替跑者袋走隨身小垃圾的亦有。日本人熱愛長跑運動,尊崇運動員,並相信在為別人打氣的過程中,自己一方也能得到「POWER」。這和他們支持演藝圈偶像的舉動是一致的,竹內涼真定期與粉絲會面握手,一方面讓粉絲得到親近偶像的機會,另一方面,作為偶像的也能從粉絲身份得到溫暖和能量。如此樂於展示支持的民族,使其藝能界在韓流狂吹的情況下仍能以國內巿場支撐,也無怪乎劇中兩場賽事分別招請七千及一萬個圍觀者封路拍攝都毫無難度。

明白互相支持的重要性、注重團結精神是日本人對「驛傳」如此著迷的原因之一,其神聖地位是個人獨自完成的馬拉松無法取代的。日本首場的驛傳於1917年舉辦,名為「東海道駅伝徒步競走」,當時由大日本體育協會副會長武田千代三郎以東海道五十三次傳馬制為靈感,替競技取名為「驛傳」(駅伝)。

東海道五十三次,是指江戶時代開始由東京至京都經東海道地方途中的53個宿場,讓傳送郵件的飛腳、旅人和馬匹可以休息或交替。此制度是仿效古代中國的郵驛制度,華文圈中的武俠小說當中其實經常出現這種驛站,各路英雄都在這裡碰頭,有看過武俠小說的應不會對此感到陌生。驛傳的精神就是「接力」,途中接捧的位置叫「中繼所」,傳遞的那條帶叫「襷(たすき)」,接力的過程就像古代飛腳把郵件傳遞時一樣,在驛站把任務交到下一個人手上,不容有失。

就如筆者的題目般,第八集的最後一棒,大宮澤將手上的「襷」鄭而重之地交給小宮澤,其實同時也喻意著,《陸王》的未來可能要靠小宮澤傳承下去了。筆者認為,《陸王》最想說的,其實是世代「接力」。在急速變遷的世態,互聯網世代與戰後嬰兒潮世代彷彿出現了洪溝般的斷層,彼此間失去了交棒接力的能力。「廢青」、「廢老」之間的矛盾無日無之,就如劇中大小宮澤經常因一點小事而爭吵,老的認為少的不長進,少的認為老的不懂變通,他們的關係,終於因為《陸王》而出現了轉機。

其實不論是日本,或是香港,還是台灣,若然往後我們注定要相互扶持著走下去,是否都應該要學懂如何跑好一場人生「驛傳」呢?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三) 運動員出身的演員們/安騏日記

劇中有不少練跑場面,演員全部真身上陣,跑姿備受讚賞,有跑步教練朋友大讚飾演茂木的竹內涼真跑姿做得很到位。

其實竹內由4、5歲開始練習足球,高中時期隷屬Tokyo Verdy青年軍,受的是專業訓練,本身有一定的運動底子。申請大學時更是以其足球成績推薦入學,後來因自覺沒辦法成為全職足球員才加入模特兒界,成為女性Mina雜誌第一位男模,繼而成為偶像派演員。

劇中飾演跟茂木同屬大和食品的前輩平瀨孝夫的,是真真正正的前長跑運動員和田正人,曾經兩次出場箱根驛傳。大學畢業後順利進入NEC實業團,豈料經濟不景氣,在NEC削減經費下運動員夢碎,於是立下新志願成為演員,晃眼便十多年。這次「平瀨」的角色,確是喚起他的跑步魂無誤。

不得不提的是第八集終於出場的松岡修造,由他來飾演御園社長,非常有壓場感。松岡修造本是8、90年代的頂級網球運動員,曾在1995年的溫布頓網球賽進入男單8強,退役後加入演藝圈,至今仍活躍於藝能界,其俊朗外型、暖男形象深受歡迎,個人節目、廣告合約都幾乎從未間斷。

最後還有一個未必太多人留意的,是電視台直播豐橋國際馬拉松時的評述員,真正的前奧運馬拉松選手增田明美。筆者上次到山形縣交流時,增田女士也是嘉賓之一,有幸一睹真人風采。增田女士現在亦真實地以其悅耳聲線做各種旁述活躍於演藝圈。

日本體育界與藝能界關係向來密切,知名運動員接廣告是生存必須,上綜藝節目亦是家常便飯,因為他們也身負宣傳其代言品牌的任務。像劇中當時得令的毛塚選手,有外形、有實力,亦能成為不少少女的偶像。筆者衷心希望香港人也清楚明白運動員也要吃飯的事實,有了名氣賣點廣告賺取收入既是正常不過,也是理所當然。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二) 戲內戲外的真真假假/安騏日記

上一篇略略介紹了箱根驛傳,而其實比起箱根驛傳,戲內有兩場更重要的賽事,就是「新年驛傳」和「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這當中真真假假,現實與戲劇的穿插交替,看得疑幻疑真,高潮迭起。

新年驛傳全名是「全日本實業團對抗驛傳競走大會」,由於在每年的1月1日舉行,因此又叫新年驛傳(ニューイヤー駅伝),是一項真實存在的賽事。「實業團對抗」,顧名思義,就是日本企業中的田徑隊間的競技賽事。「跑」的日文是「走る(動詞)」,因此「賽跑」的日文就是「競走」,不同於「競步」。每年新年驛傳都由TBS傳播,也就是製作《陸王》這套電視劇的電視台,他們對場面的掌握就最熟悉不過。劇中出現的「山崎麵包」(ヤマザキ製パン)亦是真實的大會贊助商。

第一屆新年驛傳於1957年舉行,當年大概只有80餘公里,到近年,就統一了100公里,分為7個區間。特別之處是每一個區間都有因應其特質而出現的獨特名字,由第一至第七區分別稱為:「新春之1區」、「高速之2區」、「變動之3區」、「花之4區」、「試練之5區」、「戰略之6區」及最後「榮光之7區」。劇中茂木與毛塚激鬥的區間,就是「戰略之6區」,此區難度在上下斜及彎位較多,易被打亂步速,選手實力必須非常穩定。順帶一提,剛在福岡國際馬拉松奪得第3名的大迫傑,就曾在他代表日清食品出賽期間在第一區取得區間賞。

戲中另一場賽事,「豐橋國際馬拉松大賽」則屬虛構賽事,據說原著寫的名稱是「京浜國際馬拉松」,同樣亦是虛構賽事。不過事實上,豐橋這個地方真實存在,她是位於愛知縣的一個過氣都巿,筆者在90日環日期間就曾到此一遊,發現街道頗為冷清,巿況如同停留於8, 90年代,與同屬愛知縣的大都巿名古屋成極大對比,令人唏噓不已。

據說豐橋巿為了協助電視台拍攝馬拉松賽事,招募了約一萬名巿民作為沿道的旁觀者,因此大家看到的人群絕非CG畫面(當然不排除後期製作),製作非常認真。也不難猜想,要動員大量人口、封路拍攝這個大型馬拉松賽事的場面,在相對人流稀疏的大街取景是恰當的做法。協助提供場地,換來「冠名賽事」,對豐橋巿來說,都可能是提昇地方形象的好契機呢。

奈良馬拉松遇上有森裕子/Daniel

日本傳統上尊崇強者輕視弱者,嚴格至近乎絕情的馬拉松關閘時間,似乎就是對未能達標的跑者的一種表態。不過奈良人對於能力稍遜卻仍拚盡力達標的跑手,仍會予以鼓勵。

在香港,大賽中應邀當嘉賓的大人物都很忙,起步禮後逗留至頒獎,已經很給面子,大家也只記得冠亞季軍,其他跑得慢的?Who care?還會被埋怨阻延了道路解封時間呢!

奈良馬拉松也設九個關卡,並有很嚴格的關閘時間,不過多位主禮嘉賓都會到終點線迎接跑得最慢的一批跑手,直至最後一位衝線。著名日本女子馬拉松好手有森裕子(92年奧運銀牌、96年奧運銅牌得主)更會站在最後100米迎接,跟跑手擊掌,然後在三時正陪最後一位跑手衝線。

這種種安排,確是讓人感動,奈良馬拉松雖然難度高,六小時時限也不算極充裕,但完走率一直都高達92至93.1%,不知是否因為跑得慢的跑手感受到尊重,於是也努力達標?

是跑步的接力,也是世代的接力—《陸王》導賞(一) 從背景說起/安騏日記

提起「埼玉」,你會想起什麼?

漫畫迷可能會想起「一拳超人」,長跑迷可能會想起「川內優輝」,但其實,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日本傳統足袋行業的聚集地,也就是《陸王》這套日劇的背景所在地。

《陸王》的主人公宮澤是從事足袋製造的第四代傳人,隨著現代人紛紛穿著洋服,配搭和服穿著的足袋需求已大不如前,足袋廠可說是完完全全的夕陽工業,如果不進行改革,恐怕這項傳統工藝再難以延續下去。

有說故事以埼玉縣行田巿的杵家足袋(きねや足袋)製造廠為藍本,但原作者池井戶潤已作出否認,稱只是到該工廠感受下氣氛。然而從論規模和格局上來看,こはぜ屋確與杵屋有幾分相似,後者確確實實有在生產名為「杵家無敵」的跑步足袋,從照片看來,外形相當不俗。在《陸王》熱播之下,產品已經幾乎全線斷巿。

日文的「陸上競技」,即是我們中文的「田徑比賽」。陸王之所以被稱之為「陸王」,原因長跑是田徑的其中一個重要項目,大概喻意穿上此鞋可稱霸陸上競技。劇組邀得青山學院大學陸上競技部長跑部的原晉教練作為此劇的陸上總監督。原晉教練對青學大的影響非常巨大,顛覆了傳統的訓練方式,與隊員們建立了非常親近的關係,激發隊員各自內心的向上決心,而非靠古板嚴肅的教練威嚴來帶領團隊。此方法成功令青學大奪得箱根驛傳三連冠,令他極速成為紅人,傳媒訪問不絕,也出了不少書。坊間不斷以原晉是「冷氣機Top Sales」來將他傳奇化,其實,他本身都是一名長跑好手。

原晉在中學時期長跑成績已經相當突出,中學一年級的長跑賽事中已力壓高年級同學奪得校內第一位。在世羅高校作為主將時,曾經帶領校隊於全國高校駅傳奪得第2位。到1989年,他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國電力(廣島縣)工作,協助創立了陸上競技部,並曾在全日本實業團驛傳中出賽。直到1995年才因傷引退,專心從事銷售業務。2004年他開始擔任青學大的教練,為日本長跑界帶來新景象,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不願加入實業團的川內優輝,逃出日本往美國發展的大迫傑,放下傳統教練架子的原晉,紛紛為日本長跑界帶來新衝擊。也許《陸王》的原作者同樣是想告訴日本人,在世界變遷的洪流中,日本再不可能保守原本的一套,想要有人「接棒」,必須想想思考如何在原有的優秀文化上加入新元素來進行改革。

箱根驛傳:
全名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學駅伝,每年1月2日及3日橫跨兩日的大學聯校接力賽,由20間關東所在的長跑強豪大學競賽,全長約217公里,分成10個區間接力。其中最受觸目的第5區,長20.8公里,因中間要爬升864米,比其他區間難度較高,因此在這區間表現傑出的選手,就有「山神」之稱。

【陸王:在跑步的時候想的是…】/Edkin

Edkin - 人間定格

以長跑運動為主幹,加上《半澤直樹》式的熱血敗部復活戰,日劇《陸王》近日走勢凌厲,成為跑友之間的必看劇目。有關這套劇集的細節和導賞就交給我們《馬拉松 看世界》的日本專才安騏為大家介紹,我就不必班門弄斧了。如果討論劇集本身,又未知道有幾多朋友被其中某些場面所觸動?

暫時到第8集為止,最令我動容的一刻並不是茂木代表他自己公司的團隊贏得區間獎的一段,反而是在第7集,宮澤社長知道自己的兒子拼命四出尋找新的物料供應商之後,後悔自己的軟弱和猶豫,就在夜晚穿著陸王,一個人走到街外跑步的場面。

Screen Shot 2017-12-15 at 5.29.06 pm

在跑步的時候,心裡想的是什麼?很多時候是每天工作,又或者是家裏的事情。有些時候是猶豫不決,有些時候是千愁萬緒。然而事情在一呼一吸之間,即是未必找到解決方法,至少心情會隨著汗水流淌而平靜下來,好像能夠看到一個前進的方向。

大概是因為跑步的時候,難得讓我們直接面對自己,不必面對其他人,也無需向任何人解釋。跑步最可貴的可能是帶來心中的釋懷和,以及和自己內心對話的時間,而不是為了獲得他人欣賞和讚美。

宮澤社長停下來之後,一邊喘著氣一邊下了繼續堅持開發陸王的決定。自己有多少次,也是在跑步中穩住了搖擺不定的心情?看到這一段,難怪會有所同感。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37.01 pm

像九把刀說的一樣,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宮澤社長、年青的宮澤大地、茂木選手、銀行員坂本(半澤直樹?)、飯山先生、、、他們這些underdog,都在陸王奔跑之中受到一定的救贖。他們的堅持和決心正是每一次動人心弦的地方。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0.51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2.28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5.39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15.59 pm

不知道大家最受《陸王》感動的一刻又是什麼呢?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View original post

從看到做:當上紐約馬拉松的義工(3/3)/光風霽月

編按:六大馬之一的紐約馬拉松舉行在即, 紐約市卻罩在恐怖襲擊的陰影之中。每一次有大型馬拉松說要防範恐怖襲擊,都從來未有今次那麼令人神經緊張,希望紐約馬拉松今次能夠順利完滿舉行。

我們有幸得到專頁「光風霽月」的許可,轉貼有關成為紐約馬拉松義工的一連三集見聞。這篇詳細的報導一定可以幫助大家從另一個角度認識紐約馬拉松,這是最後一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我做義工的崗位在25英里(離終點大概一英里多,大概二千米)的打氣站,是觀眾最後替跑手打氣的地方,過了這個點,前面一段路就封了,閒人止步。

這裡群情洶湧,有成批吶喊打氣的義工,有強勁節拍的音樂,跑到這裡,大家已筋疲力竭,極需要人氣支援。

天氣預告說今天五時後有雨,結果,中午就開始下雨,下到四時半才停。我的工作是維持25英里前賽道暢通,指揮兩邊的行人橫過賽道。

穿上義工制服和帽子,披上熒光黃背心,十一時開始站崗,不多久,遠處傳來響號聲、單車的鈴聲、歡呼聲不絕於耳。先是一輛車頂亮着時間的房車駛至,我知道是第一名女跑手到了,於是預備拍照。

一看,竟然是白人! 身材不高,但步幅非常大,要衛冕的Mary Keitany卻不見了影踪。賽後才知道她是Shalane Flanagan,是紐馬四十年來第一次有美國女子跑手拿到第一。Shalane走過了一陣,才見到後面跑得有點辛苦的Mary。

之後殺到來的是男子頭三名,三人非常接近,最後結果,第一名是Geoffrey Kamworor,第二名是Wilson Kipsang,第三名是Lelisa Desisa。

除了精英跑手,贏得最多吶喊聲的是輪椅組選手,他們是最早出發的,我十時到達中央公園時,第一名早已到終點了。

這時雨還未下,人也不多,拍照比較容易,到sub3跑手到達25英里時,雨開始下了,人也越來越多,像人浪奔湧過來,本來輕易橫越的馬路,插針難下。我們就開始忙起來,大部分人都耐心等候過賽道,但有一個媽媽卻不聽勸諭,強推嬰兒車穿越過去,嚇到我們哇了一聲。

義工的工作只是告訴行人要等,如果他們不聽,我們也沒辦法的。義工領隊在講解工作前,已講得很清楚,最要緊是顧及自己的安全,萬一出現大事故,不要逞勇,大家要逃到中央公園的動物園去躲避。

今年紐馬的保安也升了級,曼哈頓很多街道都封鎖了,去年沒封的,今年封了。大家出入的確有點不方便,不過這是一年才一次的盛事,縱使不方便,也不會有太多怨言。

紐馬是六大馬中完賽率最高的,但是,也有跑手因傷而中半途棄賽,我站在25英里點,離終點只差一英里多,也遇到跑手跑到這裡撐不下去。有個年輕女跑手,跑到我前面,說膝蓋痛到無法跑下去,我於是致電中央公園救護站,等了大約十分鐘,三位醫療義工提着折叠輪椅過來,然後將她推去終點救護站。雖然有點可惜,但時日方長,不要因傷失大。

在這次賽事,至開心的是,能夠看到之前展覽會見到的streaker耆老跑手Makochi先生,他跑得好快,完賽時間是三小時半多一點,這個年紀跑到這個速度真的是好厲害,我也如約給他打氣,大聲說了句:奸巴爹!他也回過頭來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