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專家教路 如何增加東京馬命中率/RTW編輯部

東京馬拉松如何抽簽,從來是一個謎,但如何增加命中機會?《朝日新聞》的山口一臣寫了一篇分析,雖然主要針對日本本地跑友,但亦有參考價值,特別是他研究過東京馬起跑區A-J Corral佈陣情況後的有趣推測:

1. 付4,200円加入One Tokyo Club成為Premium Member,有三千名額預留給會員先抽,有多一次抽簽機會。

2. 與贊助商打好關係,例如成為重要客戶,從贊助商取得名額,當然一般跑友並不太可能。

3. 申請慈善名額。

4. 快腳與超慢腳,中簽機會比較高。

為了令賽道流暢,馬拉松要有各種速度的跑友參與,不能只有快腳或只有慢腳,造成嚴重擠塞。

所以每個Corral的人數一定要差不多,由於最多跑友是估計自己四小時半左右完賽,一齊抽簽很可能會令四小時半左右的跑友特別多,增加中段擠塞的可能。

所以,不同速度的跑友(跑友自行申報估計時間),會分在不同的Pool抽簽,以確保出來的結果,不會過份集中。快腳和超慢腳的申請人數比較少,中簽機會自然高。

5. 海外跑友中簽機會比日本本土高。

Advertisements

東京馬拉松花絮——「曬命」跑者與連續七年落選者/Charman

有沒有跑友,也是連續七年落選?落選去打氣都好有心,其實在東京馬打氣,應該跟跑的一樣快樂。

施比受更有福。

這邊廂有人連續七年落選,那邊廂有人就跑了十次,還把歷次號碼和獎牌貼出來「曬命」。的確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呀!

2017東京馬拉松短評/Charman

東京馬拉松已完滿結束,改了新路線的東京馬,與過往比較又如何?資深跑友CT跑過四次東京馬,他有以下幾點觀察:

1. 由於起點限制帶東西,所以大會提供了水同蕉。厠所數量多,男士的開放式厠格,排隊高峰期都只有三四人,相當方便。

2. 更改路線後,斜路減少了,經市區路程亦多左,大部分路段都有打氣的巿民。

3. 終㸃改在皇宮入口,最後一公里由銀座跑去,兩旁觀衆距離近了,氣氛比以前更熱鬧。

4. 終點安排方面,以往到終點後走四百米左右,就到有暖氣的室內取行李,但今年要到日比谷公園後街才可取行李,行到腳跛(已經腳跛)都未到。

5. 幸好今年天氣不錯,若果落雨落雪,跑友取行李的過程會相當狼狽。

6. 今年變粧跑手感覺少了,造型誇張的更少。

7. 市民自發的民間補給也少了很多。

8. 中港台跑手非常多。台灣人路邊打氣團多到數不盡,台灣人最熱情,值得讚!

不是搞笑的sub 3——M高史/Edkin

可能喜歡日本長跑的朋友都會聽過「M高史」這個名字。 他是以模仿日本著名市民跑者川上優輝而為人所知的搞笑藝人。日本人也很開得玩笑,「M高史」已經連續幾年成為東京馬拉松的宣傳大使之一。比賽前一日的Friendship Run已經由他帶領熱身和負責起步禮(可見本站之前的貼文)。

但是在搞笑背後,「M高史」 卻不是一般角色。 他在大學生時代其實已經是長跑界名門「駒沢大学」的長跑隊隊員,可惜成績未有優異得足以代表參加箱根驛傳(在這一點可謂與川內優輝共通)。川內優輝的成功給他帶來很大的鼓舞,碰巧他的年紀往外貌與川內優輝相若, 就開始模仿川內優輝。

「M高史」今年更加親身落場,我們的友站「#跑玩日本Funrunjapan 」的站主Charles 今年在東京馬拉松做義工, 在三十三公里處目睹「M高史」奮戰的一刻,真的和川內優輝拼命三郎的樣子很像哦!

你猜「M高史」的完賽時間是多少?剛好sub3!!!這根本不奇怪,因為他學生時代的PB是2小時40分呢!

最近的媒體和品牌創造了不少「明星」「精英」代言人,拍一段短片,個個有型有款。 但當我看著「M高史」默默耕耘的成績、、、 我還是閉嘴,多去練跑好了。

東京馬拉松——獎牌大曬冷

東京馬拉松倒數五天,大家準備好了嗎?東京馬由2007開始辦,有沒有朋友屆屆都參與呢?我們認識一位友人David Yung,他參加過09, 10, 11, 12, 13, 14及16,只缺頭兩屆和15。今年,他會到東京馬做義工(志工),以另一身份參與東京馬。

東京馬的獎牌設計,頭四屆是一模一樣的。最美是11及14年,比賽轉了logo之後,獎牌設計反而不及以前了。

鳴謝David提供的照片

東京馬拉松的前世今生/莊曉陽

12719353_445320845670363_1344434333431150107_o

近年來,很多跑友愛去日本跑比賽,享受熱鬧的比賽氣氛。不過,跑友倒有一種「宿命論」,認為日本無論跑步成績、跑步文化和體育教育都遙遙領先,台灣、香港和澳門是不可能跟日本比較了。

但是否因為這樣,日本辦馬拉松就全民一呼百應,完全沒有阻力,個個部門全力支持配合呢?

日本比賽封路時間長(讓大家好好休息吃早餐,慢腳也有時間完成),賽道風景優美,氣氛一流,並不是因為日本人相信「跑步大過天」,而是靠支持馬拉松的民選政治人物,排除各種官僚和阻力,在各個政治層面上不斷角力,才可以舉辦一個讓所有人都享受的比賽。

以所有人都推崇的東京馬拉松為例,既然日本人這麼愛跑步,為甚麼遲至2007年,東京才首次辦讓公眾參與的城巿馬拉松,比倫敦、紐約、柏林,甚至香港渣馬都要遲呢?為甚麼日本絕大部分的城巿馬拉松,全部都是近十年才開始舉辦?

因為歷屆的東京都知事,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意識,而且日本田總之類的體育架構(JAAF),從來覺得長跑比賽只是給專業跑者的運動,不是給公眾參與的,例如未開放前的福岡馬拉松、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以及只給關東地區大學男生參與的箱根駅伝等。

正因為JAAF不熱衷推動馬拉松普及化,政府也沒有這個抱負,所以東京、福岡、名古屋等城巿,過去只會舉辦給專業跑者的馬拉松,而沒有一整天封路的公眾比賽,直至石原慎太郎擔任東京都知事(任期:1999-2012),看到城巿馬拉松的大型動員效果,於是矢志推動給公眾參與的東京馬拉松,並由上而下推動相關的部門,動用整個城巿的資源去辦比賽,東京成功的經驗啟發了其他城巿後,日本的馬拉松才有今天的面貌。

鈴木俊一率先提出辦東京馬拉松

首次提出開放東京的街道,讓大眾跑馬拉松建議的,是東京都前知事鈴木俊一(任期:1979-1995),在最後一屆任期內提出。

若果日本人天生就支持馬拉松,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有東京馬拉松了,鈴木的建議遭到JAAF及東京警視廳強烈反對。警視廳反對的理由主要有兩個:

一.若舉辦一個三萬人的比賽,巿中心需要封路七小時,將引起嚴重的交通問題,城巿將會癱瘓一整天
二.難以控制管理沿途圍觀的巿民

鈴木俊一無法克服官僚的阻力,東京馬拉松的建議也無疾而終了。

1999年,石原慎太郎擔任東京都知事。日本著名馬拉松教練小出義雄(1992年巴塞隆那奧運,女子馬拉松亞軍有森裕子的教練)再提出辦東京馬拉松的概念,他告訴石原,很希望可以在東京舉辦一場給公眾的慈善馬拉松,一半報名費捐給慈善團體,讓大家可以跑過銀座的中央通,鼓勵更多日本人跑步。他並列舉以下的理由遊說石原:

一.日本其他城巿都有辦馬拉松,有先例可援引。

二.紐約也有馬拉松,為甚麼紐約行?東京不行?

三.每年十二月,都有一萬五名日本人,去夏威夷跑Honolulu馬拉松,成功的馬拉松可吸引很多旅客,創造經濟效益。

四.銀座每逢周日,其實都已有行人區了,為甚麼不可走多一步,一年封一次路辦馬拉松?

小出義雄希望辦大眾的馬拉松,因為他希望日本的大眾,特別的年青的女性,不會擔心自己跑得慢而不跑步。他相信日本人會走到街上觀戰,只要大家看到,原來所有人都跑,慢慢跑的也有不少,自然有信心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加入跑步的行列。

他希望建立一種新的跑步文化和秩序,馬拉松不只是小數精英的競技,也是大眾可參與和擁抱的運動。

Tokyo5

石原慎太郎要推東京馬

小出義雄撒的種,終於在2003年發芽。從來不跑步、只在年青時玩風帆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無預告之下突然宣佈:

「東京要在四年後的2007年初,舉辦一場由巿政府主辦、開放給公眾參、預計有三萬人參與的馬拉松。」

若不是石原大力推動,今天豈會有東京馬拉松給大家參與?東京馬成為世界六大比賽之一,正正是石原的政績,也是他任內留給後世最大的無形資產。若如某些潔癖的人士所言,運動不要政治化,馬拉松比賽是推動不了的。

石原要辦東京馬拉松的建議,得到笹川スポーツ財団基金會(一個推動全民運動的基金會)負責人,右翼作家曾野綾子在的輿論上的響應。曾野綾子是石原的好朋友,舉辦一個比得上波士頓、紐約和倫敦規模的馬拉松,一直是曾野的心願;

石原看上馬拉松,不是因為他愛運動,而是他明白現代馬拉松的動員效果,有助他爭取東京舉辦奧運的目標,而且也有助東京的旅遊業,東京最終亦於2020年修成正果,擊敗馬德里和伊斯坦堡,成功申辦奧運。

怎樣由零開始籌辦?2003年,笹川スポーツ財団基金會,派觀察員到倫敦及紐約考察,實地了解兩地的馬拉松是如何舉辦,同時亦在東京舉辦關於國際馬拉松研討會,邀請世界各地賽事的總監參與。

雖然石原慎太郎鐵定要東京辦馬拉松,不過東京警視廳仍然不為所動,一直反對在巿中心封路。

12698346_445615382307576_7779439360227421346_o

克服官僚和外界的各種阻力

為了爭取警方的支持,石原於2005年11月率領一個考察團,邀請JAAF和警視廳的警官,遠赴美國考察紐約馬拉松,但這班對馬拉松無興趣的警官,根本無心向紐約警方學習,完全浪費紐約之行。

直至2006年3月,足足花了接近三年時間,石原才成功說服警視廳同意,在東京舉辦一場跑巿中心兼有七小時時限的馬拉松,好讓超過九成的參加者都可以完成比賽。

同時間,石原與東京各界溝通,包括:

一.取得JAAF同意,支持巿中心的賽道,平坦的賽道有助跑者爭取成績。
二.爭取賽道沿途的商戶支持。
三.賽道設計,盡可能與地鐵線重叠,以減少對交通的影響,亦有助觀戰的巿民坐地鐵到賽道不同的點。
四.要求地鐵套合,增加周日的人手疏導人潮,開放站內洗手間給所有人,讓中途退出的跑者,都可以不用票坐車到終點,以取回已寄存的行李。

東京都地鐵順理成章,成為東京馬拉松眾多贊助者之中,最重要的一個。

石原的目標,並不止辦一場巿中心的大型的馬拉松,而是讓東京成為世界第六大馬拉松比賽(五大為波士頓、紐約、柏林、倫敦和芝加哥)。

負責東京馬拉松的官員遠藤雅彥更指:「我的目標是,東京馬拉松不止是與五大齊名,而是要超越他們。」

12744605_447430345459413_4462503226351702450_n

東京馬拉松的預算

沒有企業「冠名」贊助的好處是,讓各商號都可以佔一份,避免活動被某一財團買起了,成為該公司的宣傳活動,減低其他商界贊助和參與的意欲。要平衡馬拉松的開支,無可避免要巿政府的補貼,第一屆東京馬拉松的預算如下:

總開支:¥15億(約1億港元)

估計收入:

報名費:¥10,000 x 30,000人 = ¥3億(約2000萬港元)
笹川スポーツ財団基金會補助:¥3億(約2000萬港元)
巿政府補助:¥1億(約700萬港元)
其他收入:¥0.75億(約530萬港元)
商業贊助:¥7.25億(約4800萬港元)

總收入:¥15億(約1億港元)

其他商業贊助包括:三個主要贊助商(東京都地鐵、Asics、大塚製藥)及其他(BMW、精工錶、穗瑞金融、7-11、麥當勞、朝日啤酒、美國運通、ANA航空……)

所有贊助第一屆東京馬拉松的商戶,幾乎所有都繼續支持下去,因為鋪天蓋地的各類廣告宣傳效益(電視直播、各處的廣告牌、網頁、運動員的number bib、企業運動員穿上寫上企業名字的戰衣),正如Asics的代表大谷忍說:「我們不止是贊助商,也是東京馬拉松的合伙人。」

賽後估計,第一屆東京馬拉松的經濟效益超過二百億円。(約接近三十億港元)

負責替東京都廳執行比賽的,不是甚麼所謂田總,而是一間專業辦大型演唱會的公司「株式会社シミズオクト」及其動員的四千人,可見東京馬拉松的定位,並不是要辦一項競技,而是要辦一個大家覺得好玩、開心、有舞台效果、給全東京人的大型娛樂活動。第一屆東京馬拉松是成功吸引178萬人觀戰。

比賽前,這間公司又派代表田中修再到訪馬拉松沿途商戶所屬的多個商會,為比賽即將造成的不便致歉,特別酒店業的商會。便利店則會受惠於比賽帶來的人流。

東京馬拉松的抽簽人數,到2008年增加至大約130,000人,2009年再次大幅增加到226,378人,差不多每年增長三、四成。相比之下,同年的紐約和倫敦馬拉松,分別只有約104,000及92,000人抽簽。2010年,東京馬抽簽人數已突破300,000,今天更去到約500,000人。

以人數計,東京是繼紐約、倫敦、芝加哥後世上第四大馬拉松。

所以大家明白,為甚麼愈來愈難中簽!

12472815_447680808767700_522028060248303870_n

東京馬拉松能成功舉辦,義工功不可沒。第一屆的義工由笹川スポーツ財団基金會協助招募,當中包括退休職業跑者、田徑教練、地區人士等,義工有象徵性二千円的車馬費。

義工的積極參與,受惠於日本自1960年代,提倡的國民公民意識,鼓勵由巿民擔當義工維持地區服務,包括由義工幫忙營運國家公園與巿內的公園。除了派發物資,義工還協同警視廳指揮交通、管理人潮,分擔警員的工作。用義工代替警員的最大好處,是讓比賽少了緊張的氣氛,令比賽更有歡樂的氣氛。

正如前日本名將谷川真理所言,東京馬拉松對職業跑者,是最頂尖專業的比賽;對一般跑者也是充滿樂趣和滿足感,社區的節日歡愉的氣氛,更有助營造社區和諧與團結。

雖然某些日本田總的人與跑者,對歡樂的元素嗤之以鼻,但無人可以否認,正正因為這種氛圍,東京馬拉松令跑步運動普及化,全國人都受這種氣氛感染。傳媒也不再只報道比賽賽果,而是把馬拉松當作節日活動報道。

東京馬拉松,將城巿不同種族、背景的人團結起來,成為三千七百萬人的盛事,是東京發展的里程碑,也是建構現代東京人身份認同的重要一環,與明治維新、1923年大地震、1964年東京奧運,一脈相承,是書寫東京歷史不可缺少的一頁。

每一年,只有這一天,只有這個活動,可以令所有東京人,一齊為馬拉松參加者,勇於克服異常的挑戰而歡呼喝采,讓馬拉松,成為每一個人的夢想。

——-

參考資料:Marathon Japan: Distance Racing and Civic Culture, Havens, Thomas R. H.

東京馬拉松政治上的啟示

144796735162158photo

文:園丁

政治與運動息息相關,單單是跑步,若政府不同意、警方不同意、區議會不同意,又豈能進行跑步比賽?若政府和區議會,全無公共空間的意識,把香港尖東最美的海邊都給財團地產商,發展星光大道式的商業項目,甚麼都是以發展至上、賺錢至上的思維運作,跑友又豈能享受優美的海濱緩跑?

跑友愛去日本、去台灣跑比賽,羨慕外地的比賽有氣氛,但回到香港則繼續抱著認命的心態,認為香港的客觀環境不能跟外國比賽,所以應該多多包容和體諒。很多時候,大家抱著「國情不同、港情不同」論,往往忽略了外國比賽做得好的原因,不是因為外國人、外國政府天生愛跑步,而是靠支持馬拉松的民選政治人物,排除各種官僚和阻力,在各個政治層面上不斷角力,才可以舉辦一個讓所有人都享受的比賽,而他們的權力,就是來自每人的選票。

例如,大家最推崇的東京馬拉松,既然日本人這麼愛跑步,為甚至遲至2007年才辦讓公眾參與的城巿馬拉松,比倫敦、紐約、柏林,甚至香港渣馬都要遲呢?因為歷屆的東京都知事,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意識,而且日本田總之類的體育架構,從來覺得馬拉松只是給專業跑者的運動,不是給公眾參與的。

所以東京一直以來,只有給專業跑者的馬拉松,而沒有一整天封路的公眾比賽,直至石原慎太郎擔任東京都知事,看到城巿馬拉松的大型動員效果,於是矢志推動給公眾參與的東京馬拉松,並由上而下推動相關的部門,動用整個城巿的資源去辦比賽,局面才有所改變。

若不是石原大力推動,今天豈會有東京馬拉松給大家參與?東京馬成為世界六大比賽之一,正正是石原的政績,也是他任內留給後世最大的無形資產。若如某些潔癖的人士所言,運動不要政治化,馬拉松比賽是推動不了的。

又例如台北巿長柯文哲,為了洗脫政府與商界勾結的印象,只讓富邦銀行成為贊助商之一,而拒絕把台北馬拉松的冠名權給富邦。雖然報名費因此增加,但至少拉近公眾與馬拉松的距離,讓公眾覺得比賽不再被財團企業騎劫,封路並不是為了財團辦宣傳活動。

一直以來,香港建制派和政府,為香港的體育和公眾空間,做了多少功夫?除了懂得向郊野公園開刀,又做了甚麼工作,改善大家的生活空間和跑步環境?後天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喜見很多有心人、年青人參選,挑戰區內的建制派,希望從地區層面開始,向蛇齋餅稯式的政治say no,重新用心經營社區。希望改變,就由社區開始。

馬拉松路上的100個名建築 9. 東京晴空塔 (with English following)

sky tree

東京スカイツリー/東京晴空塔位於墨田區,主要作電視訊號發射之用,是繼杜拜塔後第二高的建築物。東京馬拉松跑到三十公里左右,就會看得到。

——–
【100 Great Architecture along Marathon Route】

9. Tokyo Sky Tree

Tokyo Skytree is a broadcasting, restaurant, and observation tower in Sumida, Tokyo, Japan. It is the second tallest structure in the world after Burj Khalifa at Dubai.

You will see Tokyo Sky Tree around 30km of Tokyo Marathon.

馬拉松路上的100個名建築 8. 東京和光百貨 (with English following)

 

department store建於1881年的和光百貨,是東京銀座的地標,東京馬拉松大約跑到22~23公里就看到。

祝各位好運中簽,明年可以跑和光百貨。

——–
【100 Great Architecture along Marathon Route】

8. Wako Department Store

Founded in 1881, Wako is the best known store (commonly known as the Ginza Wako) is at the heart of the Ginza shopping district in Tokyo. This store is famous for its watches, jewellery, chocolate, porcelain, dishware, and handbags, as well as upscale foreign goods.

You will see Wako Department Store around 22~23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