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那霸馬拉松/安騏日記

8記得數年前,當老公開始跑步,而我也從運動雜誌中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不同馬拉松賽事可供一般人參加時,不知怎的,便萌生了與老公一起到世界不同地方跑馬拉松的念頭。

那些年,老公的大部份喜好都跟我南轅北轍,他崇拜健美身形,我看到大塊肌肉便怕怕;他喜歡人多熱鬧的地方,我卻最怕喧鬧嘈雜;他喜歡外出遊玩,我卻是個十分戀家的人;總而言之,我們兩個人在相處上有許多生活細節需要磨合。

結果,雖然多數是他主動遷就來做我喜歡做的事,但這卻令我內心一直過意不去。然後我就想,如果兩個人有共同興趣那該有多好,如此二人便可以共同進退,不用勉強遷就。

最簡單的便是跟他一起跑步吧?當作是對他的一點支持,自己也能減一下肥。然而,當年要叫一個要兼顧工作、學習日文和做家務而又丁點都不愛運動的肥師奶養成跑步習慣(最後一項才是重點),實在是痴人說夢。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原來一切早有安排。我來到日本靜岡開展了一個人的留學生活後,不但由去年開始養成跑步習慣,也逐漸累積了一點跑馬拉松的能力。

每當幻想著終有一天能與老公到世界各地旅跑、創造二人共同回憶的情景時,都使我練跑起來特別起勁。令人驚喜的是,這一天來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快。今年六月,我們抽中了那霸馬拉松的參賽名額,雙雙旅跑馬拉松的夢想將要成真了,我心中那股興奮和期待之情實在難以言喻。

旅程開始

9

這次參賽的報名手續由我來包辦,行程和酒店安排則主要由老公負責,因為他擅長看地圖,而我是個方向白痴,日語溝通上的事宜可交由我來做,路線規劃什麼的,都由他來處理。

12月2日這天,我由靜岡出發,老公由香港起行,二人相約在那霸機場,先到先等。日本國內航班準時起飛提早降落,那邊廂香港的航班卻延遲,令到本應比我早到約一小時的老公沒能在我下機前到國內線大樓接機。

為了早點跟他見面,我遂急不及待拖著行李走到國際線大樓那邊找他。甫踏進出境大樓,便見幾位香港知名馬拉松跑手帶著團友站在一條由沖繩縣官方製作的「歡迎來沖繩」Banner前拍合照,場面非常熱鬧。香港人組團跑日本馬的風氣似乎比台灣來得慢,但總算也開始盛行起來了。人群散開後,我見到老公就坐在不遠處的沙發椅上惆悵地弄著手機上網咭。「親愛的,好久不見。」我走近他身旁說。

10

12月3日早上,我們吃過早餐後乘坐Monorail到首里城一帶參觀,下午回到位於奧武山公園駅的那霸馬拉松大會會場取號碼牌並到EXPO湊熱鬧。我們進入大會的體育館取號碼牌和跑衣時,台上的開幕儀式剛好結束。旁邊的觀眾台上,有由高中生組成的吹奏樂團正落力地吹奏樂曲,為大會增添歡樂氣氛。一聽到輕快的音樂,我忍不住拖著老公旁若無人地在台前跳舞,慶祝我們順利來到這個馬拉松盛會,還有往日肥胖身形的我今天竟能穿得上S碼的跑衣(其實是S碼也很大件啦,笑)。

離開會場後,我們另外還特意在EXPO中買了一件繡上二人名字的T-shirt,以記念我們第一次一起跑馬拉松這件人生中的盛事。刺繡師傅的手工令人驚歎,¥1900一件T-shirt送免費名字刺繡真是物超所值。

進場列隊

12

我最期待的畫面—兩人一起踏入馬拉松賽道的這個畫面,在12月4日這天終於出現。雖然心情興奮,但我卻沒半絲緊張,因為苦練數月,我對在限時內完走還是頗有把握的。

由於我倆申報預期完賽時間在5小時左右,列隊的位置被安排在最後的K列。按照大阪馬和富士山馬的經驗,我當然知道列隊較後的會比較輸蝕,但因我們不打算衝最佳個人成績,我預期以6小時15分鐘的限時,按平日的練習,即使遲20分鐘起步,也很大機會能完走全程。

13

若是我自己一人參賽,毫無疑問我會在K列開始列隊時便走到隊前以爭取有利時間,因為時間上若有利,最起碼途中能選擇什麼時候停下來慢慢拍照,什麼時候跑快一點。然而,老公因首次參與大型賽事難免顯得有點緊張,不欲太早進場,他也不認為排在隊尾時間會相差太遠,故此,我們決定在隊外逗留多會做點熱身,直到大會公佈賽事即將開始才走到隊尾加入。

人每一刻都在做決定,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你的「結果」,但「結果」卻不完全在你控制之內,我們只能做好我們能控制的部份,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按預期完成時間而被安排到K列是大會的規矩,這不在我們可決定之列;何時進入賽道中的指定範圍列隊,就是我們能作抉擇的事。那一刻我既選擇與老公共同進場,也就作好了與他共同承擔結果的心理準備,只是未有想過,結果會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惡劣而已。

起點前分道揚鑣

比賽在9點鐘正式開始,但見隊尾位置的移動是史無前例異常地緩慢,路面頗為擠擁,久久未能起跑,我始心知不妙。心想老公的跑速一向比我快,就算二人同時踏上起點位置,他也必定能追到我前面,二人步速始終不一,我不能拖慢他的進度,也實在擔心這樣下去我會被傳說中那道無情的閘門擋住終點的去路。我遂向老公建議讓我先在人群中穿插前進,他稍後即管按自己速度去跑便是。

14

一同上線卻分開來跑這個決定,正正是因為二人能力上雖有所不同,但仍堅守互相扶持讓對方向自己的目標進發,才更需要調節各自的起跑點並分別踏上奮鬥的路途。正如許多人都不明白為何老公能讓我離開他的身邊到日本留學,這就是答案。愛一個人不是要把他綁在自己身邊,而是讓他盡情地發揮自己所能,追求自己想要過的生活。

二十多分鐘過去,我才看到被放置在一旁的大會拱門,起點的位置好像不太清楚。到9點40分時緩慢的大隊才開始鬆開來,雖然依然擠迫,但總算能較為順暢地跑動。不難理解,排在隊尾的一群實力必定相對較弱,也沒有太大的爭勝決心,緩慢的前進令我想起了貧富懸殊與跨代貧窮的問題。

15

貧者越貧,出生在貧窮家庭的小朋友像一不小心被安排到隊尾的跑者一樣,前進速度會比前方的人更緩慢,更難以打破被關閘的宿命。除非轉換到不同規則的跑道上,才有機會突破這種宿命。老公是社會主義者,認為弱者應該被安排到前面才是,這樣才叫公平。然而,現實中,這並非主流遊戲規則,像波士頓馬拉松般分批出發,以最後一批出發計算限時,已是相當不錯的做法。

熱情群眾令人動容

從一開始,賽道兩旁已站滿了來為跑者打氣的群眾,在日本的馬拉松賽事當中,自台灣來的拉拉隊團從來不乏,見到他們的團結,真令人有點羨慕。在賽道初段,難得讓我們看到一位舉著印有特區區旗紙牌、特意來為香港人打氣的同鄉,頓時倍感驚喜。

16

去到國際通,道路兩旁更是擠滿了觀戰者和不少穿著特殊服飾的拉拉隊,例如有星球大戰裝束的隊伍,又有消防局的消防員都來Cosplay為跑者打氣,順便宣傳防火意識,一舉兩得。然而,可能由於左邊賽道旁打氣的群眾一直都比右邊多,加上路窄的關係,令到左邊的賽道相對擠塞。

為了與到來支持的小朋友擊掌,我多數時間也只好留在左邊,如此一來,又要花時間移到右邊才能跑得較順。如是者,令我浪費了不少時間。但即管如此,見到當地的小朋友那麼熱情把黑糖、糖果和鹽粒捧在手上等我們去拿時,我們總不能讓他們失望啊!

17

拿一粒糖,向他們說一聲謝,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鼓舞。尤其當我發現特別內向的小朋友,更會刻意走上他面前,彎身低頭向他說謝謝,並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從來對他人付出其實也需要一份勇氣,那種怕被拒絕的心情我很明白。給小朋友們一個鼓勵,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付出是受歡迎的,哪怕只是小小的互動,也可能牽起蝴蝶效應呢。

賽道兩旁除了一般民眾,還有許多表演團體為大會表演各種傳統技藝助慶,日本的馬拉松賽事總是辦得十足像祭典般充滿了傳統節日氣氛,每個人都參與其中享受節日氣氛。

不說大家可能未必知道,據資料顯示,沖繩縣縣民在去年的馬拉松完走比率是全國第一,在沖繩縣的111萬人口中,去年有超過1萬3千人以上成為全馬完走者,佔人口比率1%以上,而東京只有0.4%。沖繩居民對馬拉松的熱衷程度可見一斑。

無情艷陽教人卻步

18

當我跑到10公里處,已是早上10:44,即是說距離第一個半馬的關門限時12:15,我的時間已所剩無幾了,下個11.1K我必須在1小時30分鐘內完成才可過關。不幸的是,接下來的數公里路段都是以難度較高的上落斜為主,身邊大部份跑手已改為步行,因應富士山馬上斜時受傷的經驗,我也不敢勉強衝斜路,極力地控制著自己以慢速前進。無情艷陽逐漸向正午時分逼近,氣溫隨之不斷升高。

翌日我才知道,這天的最高溫度是28.2度,是102年來最熱的12月。在酷熱天氣下,跑手需要大量補充水份,我驚訝大會提供的供水人手嚴重不足,在不少位置,跑手們都得像餓渴喪屍般圍在工作人員身旁,伸手遞起水杯,等候他的施捨。相反,滿地的海綿反倒多得像是一種浪費,也令地面變得濕滑。有可能大會並沒有預計到這天的天氣會如斯酷熱,也有可能民間提供的物資協助實在太多,令大會在安排上較為鬆懈。如是者,在輪水的過程中,時間進一步流失。

數公里又過去了,我不時回頭望,看看老公是否在後面,我們穿了同款鮮色的衣服,照計很容易辨認,但就是一直沒有看到他的蹤影。難道他已一早跑到我前面去了?快要到關門時間了,我不會在第一關便被閘下來吧?!想到這裡,我又奮起力追,但眼見身旁的人都有氣無力地走著,一個個仿似已化作夜行喪屍般無力地拖行著身體,要不是旁邊還有生氣勃勃的打氣者,我還以為自己是「I Am Legend」中唯一生還的Will Smith呢。辛苦大家了。「媽!我不想被閘下來啊!」我一邊跑一邊在內心奪命狂呼,彷彿那道限時門閘比包大人的狗頭鍘還要可怕。

奮力衝過中間點

11

19 公里 、 20 公里,快到了!我終於見到「中間点」的指示牌了!「好嘢!」當我以為自己已經過關的時候,突又發現右手邊有以日文寫著「尚餘2??米」的標誌,即是我仍未安全!

距離關門時間只剩下 2 分鐘,我立即拔足狂奔,踩過充滿泥濘濕滑的路面、冒著滑倒的危險衝過中間位的拱門!天啊!這未免太刺激了吧!被它這樣嚇了一嚇,我雙手開始不停顫抖,若不稍作休息恐怕後果堪虞。

沒想到大會在中間位也沒有什麼補給,我要走到附近的小店自行購買飲料。看店的只有一個年紀老邁的婆婆,買飲料的卻有幾個人。婆婆在一堆雜亂的硬幣中慢慢逐一找出一些一百円來找贖。

心裡雖焦急,卻又覺得場面有點逗趣,怎麼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電影劇情又或是電視整蠱節目呢?讓人有點哭笑不得。

當時我身上之所以沒帶著零錢,是因為我完全沒有想到要自己掏錢買汽水補給,紙幣是打算留作賽後買東西吃用的。其時又實在需要糖份鎮定自己的情緒,只好耐心等待婆婆的找贖。

喝完飲料返回跑道後距關閘時間已過了一段時間,我無疑只能加入隊尾。我以短訊告知老公已過中間位,問他身處何方。兩眼一直探看人群,依然未見他蹤影,也沒有收到他的回覆。此時,大會的隊尾車發出廣播,叫跑者要小心,因為車道要解封,也要讓救護車通過。

中間點後舉步維艱

19

一路上,發現不少人受傷,有人情況甚至頗為嚴重,令人擔憂。 看看手錶,距離下個門限仍有不少時間,我決定趁機會去一下廁所。我進入了一間提供廁所給參賽者的餐廳,裡面的廁所只有一格,沒想到不幸又遇上前面那個人佔廁所佔很久。要是我剛好離開,他又剛好出來,我不就白等了嗎?去到下一個廁所,是否又要繼續等一番?這真是一場心理戰!

可幸的是,餐廳裝潢很優雅,讓我覺得坐下等著也是一種享受,在這拉拉筋也是好的。不覺,又失去了十來分鐘。 出來了,我發現大部份的跑者已放棄了賽事,才過半馬而已,為何大家都累成這樣?當中有不少看起來是骨格精壯、經驗豐富的長跑者呢,我大惑不解。而因為車路開始解封的關係,跑者只限於在狹窄的行人路上行走。這時候,我儘管還有精力,也必須一邊顧著避開車子一邊努力穿過疲態盡現的跑者群才能跑,實在舉步維艱。再到後來,不但只剩下行人路,進入巿區後甚至還要多次等紅綠燈過馬路,真的沒想到情況會惡劣至此,我知道要趕及下一關門時間更加困難了。更慘的是,大會並沒有為隊尾的人提供足夠支援,水檔一早收了,明明與下個關門時限尚有一段距離,怎麼都把我們當成已棄賽的參賽者呢?不是應該在過了時限才將路解封嗎?我心中有千百個問號。

被當成棄子的感覺真不好受。幸好當地居民仍然熱情,沿路給我冰棒和冰塊降溫,還有吃不完的糖,為我身心充電。對此真心無限感激。 後來,老公終於傳來短訊,說他在中間位被關門狠狠地閘住了去路,過不來了,叫我加油。收到這消息後難免心裡一沉,我當然希望自己能夠完成餘下賽事,只是路面上有太多不是由我控制的事發生。正如人生中,總有太多不可預期的事阻礙我們前進,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從中提取經驗,為往後做更好的準備。

平靜地坐上回收巴士

我想大家都猜到了,下一個關門位在 34 公里,關門時間是 14:10 ,當我接近 33 公里處,看看錶已是 14:05 ,以我當時的跑速,加上那霸馬關門之嚴謹,我知道過關已無望,就差幾分鐘。同時間,看到前方的路早已不像路,賽事早已不為我們這些後發者而設。也許差的不是那幾分鐘而已。

這 33 公里,我總算盡過力,知道自己能力去到哪裡,也更清楚下一場賽事該如何掌握休息位,亦是一次寶貴的經驗。但為遲來者越遲的無力感,為這些後段的跑手們被當成棄子,我深深感歎。我知道,老公的心情必定比我更惡劣千倍百倍。我自然也想到,要是我們早點列隊,情況應不會至此,但已成事實的事,多想也是徒然。老公後來說,要是讓他重頭再試一下,甚至下一次再跑那霸馬他也會選擇排最後尾。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對自己的要求,就是不受環境條件的規限都能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他失望的不是大會的安排,而是自己的表現。

在 33 公里處坐下休息一會兒後,我才慢慢走到 34 公里處等回收巴士。回收巴士站早已坐了好幾百人,但也不及老公那邊誇張,他說足有數千人在等待上車,戰況慘烈。跟老公約定了坐完巴士到大會後直接回酒店大堂見,同樣是先到先等。忘記到底等了多久,只記得我坐在地上睡了一會兒,回收巴士才來到。從車窗上看著沿路的風景,那霸巿依然迷人。

賽事過後漫遊沖繩留下美好回憶

巴士駛回大會,下車後我的疲倦仿已全消,心裡只想著快點和老公會合。整個奧武山公園充滿一片熱鬧氣氛,大家都在享受辛勞後的嘉年華美食,與剛才路上的慘況成了強烈對比,直是兩個世界。

20

想到老公在賽後肚子一定很餓,我立即走到屋台買了一個超高卡路里的雞腿套餐加一罐他最愛的沖繩啤酒帶回酒店,望美食能讓他的心情轉好。跑一場馬拉松,本來就是為贏得「快樂」,而贏得「快樂」的方式,未必只得衝過終點那刻。兩個人能同心合力全情投入參與同一件事,已是人生一大快事。

大會後來公佈,今年的完走率是史上第二低的 53.2% (最低為 1999 年的 52.3% ,當年同樣酷熱)並為回收車安排不足讓跑手們久等而道歉。我想對於這個數字,大會也會感到相當意外。另一邊廂,當地居民於賽事中對跑手們的無私支持盡顯了沖繩人的熱情好客,這一點已足以令我們充分愛上沖繩這個地方了。

15578458_552085048327275_1928830015580391652_n

賽事過後的兩天裡,我們都已忘卻比賽時的狼狽慘況,變身全職遊客盡情飽覽沖繩美不勝收的景色、享受當地價廉物美的地道美食和欣賞獨特的文藝表演,所有一切都令我們一試難忘。老公忍不住說了不下二十次的「我們一定要再來」!聽到他這樣說,我內心也不禁泛起甜甜笑意。

Advertisements

馬拉松上的美食家 7. 沖繩黑糖 (with English Following)

Black Sugar

【馬拉松上的美食家】(with English Following)

7. 黑糖 @ 沖繩那霸馬拉松

黑糖是沖繩名物,跑沖繩的馬拉松,民間補給當然也有黑糖!

【World Food Marathon】

7. Black Sugar @ Naha Marathon, Okinawa, Japan

Black sugar is a specialty of Okinawa, of course you have chance to taste it during marathon. Local people offer free black sugar to support runners

馬拉松上的美食家 6. 冰條 (with English Following)

Ice

6. 冰條 @ 沖繩那霸馬拉松

冰條,應該是最難處理的食物,要先破開膠再慢慢啜,花費不少時間。只有雙手空空,不用拿相機的跑者,才可以邊跑邊啜。

這是我惟一只拍照,但沒有品嚐的馬拉松食物了。

【World Food Marathon】

6. Ice Lolly @ Naha Marathon, Okinawa, Japan

Ice Lolly is quite difficult to handle during marathon. You have to break the plastic tube and suck the icy juice which is quite time consuming.

Therefore I only took picture but didn’t taste it.

馬拉松上的美食家 5. 紅豆麻薯冰 (with English Following)

Red bean 1

5. 紅豆麻薯冰 @ 沖繩那霸馬拉松

日本的馬拉松,基本上都是42公里的放題,路上甚麼都有得吃。那霸馬最令人尖叫的驚喜,是這一杯紅豆麻薯冰。很甜,冰涼透心。

衷心謝謝熱情的日本人,用心照顧路上的每一位參加者。

Red bean 2

【World Food Marathon】

5. Sweet Red Bean&Moshi with Slice Ice @ Naha Marathon, Okinawa, Japan

You will never feel hungry when you run marathon in Japan. It was a great surprise for a tired and thirsty runner to see a such delicious ice desert.

Thank you Naha people, you really pay great efforts to take care of us.

100個世界馬拉松獎牌 6. Okinawa Naha Marathon (with English following)

Naha medal 1

6. 沖繩那霸馬拉松獎牌

大多數的獎牌都是金屬製,那霸馬的獎牌則用玻璃製,充滿了琉球特色(玻璃業是琉球的傳統工業)。

不過,巿面上的玻璃記念品,都已經不是沖繩本土生產了。若想買當地土產,誠意推介馬拉松大會賣的玻璃紀念杯(一定要早去Expo買,好快買完。)

如果你們也有那霸馬其他屆別的獎牌,歡迎一齊貼。雖然集齊一套三十個,應該沒有可能了,但有五、六個也不錯!

最後,大記記住:那霸馬拉松抽簽報名周五晚十一點截止,要報名請快快報!

————-

Naha Medal 2

【100 Marathon Medals from the World】

6. Naha Marathon, Okinawa, Japan

Most medals are made from Metal, this medal is made from glass because glass making one of the local traditional main industry.

Nowadays, glass making is no longer an important industry in Okinawa. The glass souvenirs you see in the shop are probably made in China or South East Asia.

Last but not least, please note that the deadline of application for Naha Marathon is 11pm Friday. For runners interested in joining, please act now!

Website of Naha Marathon: http://www.naha-marathon.jp/en/index.html

今日我最美/You’re Beautiful & Wonderful @Okinawa Naha Marathon

Char

馬沙(Char Aznable, right) @ Naha Marathon, Okinawa, Japan

只要有看動畫高達(Gundam,台譯鋼彈),應該都知道誰是馬沙,中文不需要多介紹了。

—————–

Char Aznable is one of the main characters from the popular Japanese animation Gundam.

Char’s personality is a mix of passion, charisma, pride, vengefulness, and charm. Perhaps his most dominant characteristic is his charisma which makes him a genuine leader.

Char’s skill as a pilot combined with his charisma cause many people to respect and willingly follow his command, while instilling fear in his opponents.

In his final appearance in Char’s Counterattack, he assumes leadership of the Neo Zeon movement, named after his father Zeon Zum Deikun, and becomes the titular antagonist of the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