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橫斷日本520公里的清道伕跑者——宮路胤哉/莊曉陽

(刊於SportSoho八月號)

如果你是日本馬拉松的常客,應該都有見過一位穿上螢光黃色球衣,拿著白色半透明膠袋清理地上垃圾的日本跑者。我在奈良馬、鹿児島馬和磐城馬都碰過他,只是沒有機會結交,直至有認識他的朋友告知說,原來他叫宮路胤哉。輾轉之下,我有幸與宮路先生相識了。

拿著十多二十個膠袋跑,一邊跑、一邊停下彎腰拾垃圾,掃光整整42公里的垃圾,沒有相當實力也不敢挑戰。更厲害是,宮路胤哉不單止有sub 3的實力,更熱衷參加100公里或以上的超馬,他最厲害一役是以101小時多橫斷日本520公里(由東京跑到新潟)。有勇氣參加、有實力完成,是非一般的強者。

PB 2:56的宮路胤哉,已走畢世界六大馬拉松,最後一站是剛過去的波士頓馬拉松。他很可能全世界惟一一位,不在路上砌PB、拍照或欣賞沿途風景,而是風雨不改帶膠袋清潔六大馬賽道的跑者。

若大家日後在日本馬的路上碰到宮路先生,不妨跟他打個招呼鼓勵?甚至帶個膠袋起步,一同在路上為環境並肩作戰?

——-

問:莊曉陽
答:宮路胤哉

問:你是何時開始跑步?跑齡有多長?何時開始踏上馬拉松之路?
答:我已跑了25年啦,由我小學四年級參加學校的田徑社開始算起。以前我是跑短跑(100米個人最佳時間10秒85),到21歲之後才轉跑道練超馬。

問:為何小時候會去跑步?
答:我喜歡做運動,因為我比身邊的同學都跑得快,所以順理成章加入田徑社。到短跑創下最佳成績後,我想回到跑步的初衷,不是為了追逐成績、跑得更快,而是享受跑步的樂趣,我由短跑運動員,轉型為超馬運動員。

問:你的工作是甚麼?家住哪裡?
答:我在京都居住,過去九年都在日本京瓷(KYOCERA)位於京都的總部工作。我在富山縣出生,後來隨父母搬到千葉縣,在千葉住了25年。

問:你總共跑了多少日本馬和超馬?
答:這要列一個表才答得到了!

我跑過的日本馬:
東京(07, 11), 筑波(15), 湘南(15), 板橋(16), 勝田全國(17), 姬路城(17), 靜岡(17), 佐賀櫻花(17)

我撿過垃圾的日本馬:
千葉Eco Inba (11, 13)、京都(12, 13, 14, 15, 16, 18), 大阪(12, 13, 14, 15, 16, 17)、奈良(12, 13, 14, 15, 16)、新潟(14)、那霸(14, 17)、京都福知山(14, 15, 16, 17)、東京(15)、德島(15)、富山(15)、岡山(15, 16, 17)、神戶(15, 16)、鹿児島(16)、橫濱(16)、北海道札幌(16)、千葉大橋(16)、福島磐城陽光(17, 18)、宮城東北復興(17)、岡山吉備路 (18)

我跑過的日本超馬:
沖繩宮古島100公里(09),
阿蘇火山100公里(11),
水都大阪100公里(13)
長崎橘岸灣173公里(13)
長野野邊山100公里(13, 15, 16, 17)
岩手銀河100公里(13, 14, 15, 17)
富士五湖118公里(15)
日本橫斷川之道254公里(15, 47h 26m 34s)
丹後歷史街道100公里(15, 16)
日本橫斷川之道520公里(2016, 101h 44m 53s)

通常一年會跑十個比賽,總共跑了78隻馬及超馬。

問:嘩,你完成日本橫斷520公里!你是怎樣跑的?
答:雖然我之前一年已跑過半日本橫斷254km,但還是不能跟520公里比較,跑這距離真的是超乎想像,所以我只是想一件:「not to speed up, but to speed down.」(不要加速,只要減速慢慢來)

比賽剛開始的初段,總覺得自己有力氣,不知不覺會加速,但這是跑幾天的比賽,未參加過的是不能想像幾天發生甚麼事,還剩下多少力氣。所以,我是一直保持八、九分速,這個方法適合我,我由初段的99名,到取後以第12名衝線。

問:你的日本橫斷經驗好嗎?會否推介給外國跑者參加?
答:日本橫斷是一個旅程,多於是一個競技。用腳橫斷日本是一生難忘的經驗,但我不會推介給其他人參加了,距離實在是太長……

問:日本哪一個比賽你覺得最好,最值得推薦給海外跑者?
答:如果你想享受氣氛,我會推介大阪馬!你可以變妝跑,沿途有非常多的觀眾,氣氛像節日多於比賽,而且十一月的天氣相當舒適。

問:你在日本以外又跑過甚麼比賽?
答:跑過東京外的五大,六大最後一站的波士頓也於四月完成了,還有香港渣馬和洛杉磯:香港渣馬(15)、洛杉磯(16)、倫敦(16)、芝加哥(16)、紐約(16)、柏林(17)、首爾(18)、波士頓(18),只有首爾是純粹跑,其餘都有在沿途清理垃圾。

問:那一個外國賽事你最喜歡?
答:洛杉磯!風景優美,而且路線全是景點,包括唐人街、小江戶、荷里活、比華利山及終點的Santa Monica海灘。雖然天氣有點熱,但幸好濕度相對低,仍可以舒舒服服跑!

問:邊跑邊撿垃圾相當累,你一定跑很快!可否講講你的馬拉松最佳成績是多少?答:我的最佳時間是2:56:32,於今年三月的首爾馬所創,我的終極目標是希望破sub 2:50。

問:你跑這麼快!可否分享你的練跑心得?
答:我的基本訓練是每天通勤跑,路線距離7.5公里或15公里。周末的長課非常重要,我通常跑二、三十公里,或去郊外跑山,對我練100公里超馬相當有用。如果感覺狀態好,甚至會跑五十公里。

全馬方面,我會練Interval和Pace跑,但自己訓練比較難做得好,大概要考慮參加跑會,跟差不多步速的人一起跑吧。

我並沒有刻意統計每周或每月跑多少公里,大概200至300公里左右吧。

問:你未來會參加甚麼比賽?好讓香港的朋友碰到你,都可以跟你打招呼!
答:我未來打算繼續參加關西的比賽,例如大阪、京都、奈良、神戶、福知山,及岡山、吉備路、宮城東北復興及磐城陽光馬,在這些賽道上拾垃圾。

馬拉松賽道上的清道

問:你是甚麼時候開始在路上拾垃圾?是受到甚麼啟發,才會有這個行動?
答:我的初馬是07年的首屆東京馬拉松,感覺相當棒!但另一方面,看到地上有太多垃圾,我覺得非常不好意思,虧欠了要幫忙清理的大會職員和義工。我心想,參加者應該要對清潔人員心存感謝,盡量不要拋垃圾,但當時我並沒有行動。

四年後的11年東京馬的expo,我無意中聽到一位叔叔說,他會在千葉的印旛舉行一個馬拉松活動(不是比賽)。我曾經在印旛附近居住,自然有興趣繼續聽下去,果然是一個很特別的活動。

你不必在五小時完成,時限長達九個小時。活動歡迎你裝扮、拍照以及拾垃圾(所以已改名為Eco Slow Marathon Inba)。我覺得相當有趣,所以二話不說就參加了當屆,跑之前我也不太相信怎可能邊跑邊拾42公里的垃圾?

最後我也完成了。有了這次經驗,我開始在日本的城市馬拉松做同一件事,首先是12年的京都馬,然後去海外比賽拾垃圾。我估計從第一次清潔賽道開始,我撿到的垃圾超過二千袋(每袋十升計)。

若果再追問為何我對掃街有興趣,大概是受到我父親的啟發。我清楚記得在初中的時候,我跟爸爸坐火車,爸爸會主動拾起車上的垃圾丟,真的是以身作則的教育。

問:你在哪些海外比賽上清潔賽道?
答:六大馬之中的五大馬,香港渣馬和洛杉磯我都有掃過!

問:要清理這麼多垃圾,你每次比賽通常帶多少個垃圾袋?
答:我通常帶十個二十升的垃圾袋,跑大阪馬我就會帶十五個。相比起我在12年的大阪馬帶了三十個袋,我現在都帶少了,應該是路上的垃圾減少了,跑友的公德心也進步了。

問:如果賽道太骯髒,你的垃圾袋一早已滿了,你是否會中途找地方丟垃圾?還是會盡量把所有垃圾帶到終點?
答:如果真的太多垃圾,我會給水站人員托他們丟棄。希望不要一袋二袋跑到終點,被誤會裡面有甚麼危險品。

問:看你拍的照片,有時都有朋友跟你一塊清潔賽道。你是否有號召日本馬拉松掃街小隊,讓有興趣的跑友一同參與?
答:我有朋友開了個FB掃街小隊group,我是成員之一,但我們沒有計劃、也沒有分配,主要是誰有興趣,到時就在比賽撿垃圾。

問:你每次比賽都穿上螢光黃色的球衣和褲。是因為你喜歡足球,還是因為希望讓人看得到?
答:這個裝扮已是我的制服了,方便讓其他人,特別是我的朋友找到我,而且螢光黃色是我由小到大的幸運色。當然我也喜歡足球和支持日本國家隊。

問:連續不斷又跑又停,又彎腰掃42公里一定非常疲倦!你是如何訓練和克服?答:我沒有為掃街做甚麼特別訓練,但我建議如果你有興趣加入掃街的行列,最好也要有全馬sub 4的實力。我有一個不傷腰的方法撿,但很難口頭解釋,大概需要示範才明白。

問:我很想做道,馬拉松路上最常見的垃圾是甚麼?有沒有一些你根本沒有想過會出現的垃圾?
答:撿最多的就是紙杯;最難撿的是小小的糖紙和黏在地上的能量啫喱包裝。至於最奇怪、最搞笑的垃圾都不是跑友扔的,而是附近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丟棄的,例如巨型酒樽。

問:你會怎樣勸跑友不要在賽道上亂丟垃圾?
答:我相信絕大部分跑友都有公德心,只是某些水站、救護站可能太擁擠,以致個別跑友找不到地方丟,索性把垃圾丟到地上好了,以致垃圾散落一地。

要減少這個情況出現,可以考慮改善水站的設計,例如奈良馬拉松曾經在水站的最後一個圾桶處貼上「最後一個垃圾通」。據知奈良的經驗是相當不錯,減少了不少路面垃圾。

當然有些跑友覺得,跑步丟丟水杯沒有甚麼大不了。我猜很多跑友這樣做,只是覺得丟杯比較帥,模仿精英運動員的做法,但這是錯誤的,因為精英運動員有專人幫忙清理,要爭標更是不容分心。相反,業餘跑友根本沒有這些理由和藉口亂丟垃圾的。

當然,我們有時會錯手、失手丟錯在垃圾桶旁邊,遇到這些情況,只好在心裡道歉吧。

問:你跑六大馬都有拾垃圾!可否分享波士頓馬拉松賽道上拾垃圾的體驗?特別是今年的天氣極度惡劣!
答:我希望清潔六大馬的賽道,這是我的目標,最終也做到了!波士頓馬當日的確相當寒冷和大風,也影響了我拾垃圾了,檢的垃圾量遠遜於我跑的其他賽事。有機會我希望再跑波士頓!

問:還有沒有其他有趣的經驗想跟香港讀者分享?
答:有些不明白的人會這樣問:「為甚麼你不認真跑?垃圾可以留給義工清理」這樣想也沒有錯,因為我也知道根治垃圾泛濫問題之道,並不是靠個別跑者邊跑邊撿。

當路上有人告訴我, “Good job!” ”Amazing!” ”Awesome!” 我都會再想一想,其實邊跑邊撿垃圾是否人人也受落?但當聽到沿途的小孩子對我拾垃圾有反應,甚至跟父母分享,我覺得特別快樂,因為可以教育小朋友不要污染環境。

試想一想有一個馬拉松比賽做到零垃圾。跑者盡最大努力不亂丟東西,路上垃圾有我們這些跑者幫忙清理,做到路上零垃圾。如果真的做到這樣,相信城巿的所有人都會快樂,甚至有助世界和平呢,希望由我開始都盡一分綿力,令所有比賽都做到這樣理想。

問:你有跑過香港渣馬,你對香港的印像如何?
答:香港渣馬是我第一次在海外的賽道上撿垃圾。我感覺香港的物價算便宜,而且很多人懂英語,溝通上沒有遇到問題。

問:原來你跑過香港,甚至幫忙清潔香港!香港的賽道多不多垃圾?可否講講賽後感?
答:可能因為跑高速公路,我不覺得賽道上多垃圾了。2015香港渣馬是我的海外初馬,所以也相當值得紀念。香港渣馬的出發時間比日本早好幾個小時,清晨的感覺也不錯,我希望再來香港及參加多次馬拉松。

問:未來有沒有計劃到香港或台灣跑?
答:我未去過台灣,所以我希望參加台北馬拉松,很多日本跑者每年都去參加,從日本去台灣很容易。我也希望再去香港跑渣馬。

問:你有沒有遇過香港、台灣或大陸的跑者?若有,你對他們的印象如何?
答:無論在日本或海外比賽,我都遇過這三地的跑友。他們都很鼓勵我,又跟我一同拍照,我很高興跟他們碰面和閒談幾句,希望在未來的賽事中,有機會再碰上。

Advertisements

訪問日本跑者——獨立音樂人大地穂/莊曉陽

(刊於SportSoho六月號)

上期訪問過日本R2跑團的上田怜後,我趁去東京的時候約了上田怜吃飯,親自把雜誌送給她。上田怜說:「不如介紹我的朋友,也是R2跑團團友大地穂給你認識,她可是專業的歌手呢!」

做夢也沒有想過,竟然可以因跑步而認識日本歌手,當然𦧲飯應說:「當然歡迎啦!」我就是這樣認識了大地穂。

以香港的標準,大地穗絕對稱得上是跑界女神。她不但是PB 308的強者,更是一位全職獨立唱作歌手,而且還懂一點點中文呢。因為她爸爸是台灣人(韓國出生,後隨日裔太太移居日本),她亦去過台灣學習中文。

家住東京的大地穗,音樂生涯由小型音樂廳唱歌開始,之後有機會唱廣告歌、電玩動漫的歌曲、學習彈鋼琴和結他、出唱片。她說,唱了四年歌後開始學結,因為結他相當方便,可以隨身帶著四處走。剛過去的五月中,她就在東京北千住的「東京芸術センター」(Art Centre of Tokyo)開演唱會,今年稍後還會去靜岡、名古屋、大阪、京都和岡山開音樂會。

除了是歌手、是跑者,大地穂也是跑步教練,工餘兼教跑班。偶像是日本殿堂級歌手ちあきなおみ(Naomi Chiaki)。

大地穂的個人網站:http://www.suiohchi.com/

註:R2跑團成員通常兩年一任,上田怜和大地穂已於四月底卸任了。鳴謝跑玩日本的Charles協助日語翻譯。

———————

問:莊曉陽
答:大地穂

莊:你跑得這麼快,你做學生的年代已開始跑步嗎?為甚麼會開始跑步?
穂:沒有呀!讀書的年代,我是很討厭跑步呢。我是出來工作後,大約八年前開始跑步,當時為了減肥健身,因為當時已開始歌唱事業,覺得身型窈窕出來唱歌也會好看些,於是我就家附近的河濱開始跑。

莊:當開始跑一定覺得很辛苦吧?
穂:剛開始的確覺得辛苦,哪時候也沒有想過自己原來可以完成一百公里的比賽!

莊:你的初馬是哪一個比賽?
穂:我的初馬是2012年的東京馬拉松,成績是三小時五十六分。其實跑全馬之前,都跑過一堆半馬了,所以也想挑戰全馬。

莊:你總共跑過多少個全馬及超馬?可否告訴我們?
穂:我跑過十八個馬拉松,三次超馬,包括:

2012:東京馬拉松(3h56m)、四國四万十川100公里超馬(11h40m)
2013:東京馬拉松(3h38m)、京都馬拉松(4h16m)
2014:東京板橋馬拉松(3h43m)、千葉跨海大橋馬拉松(3h43m)
2015:東京馬拉松(3h29m)、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13h)
2016:茨城勝田馬拉松(3h27m)、名古屋女子馬拉松(3h26m)、富士五湖118公里超馬(13m)、北海道馬拉松(3h25m)、茨城水戶黃門馬拉松(3h53)、茨城筑波馬拉松(3h17m)
2017:福島磐城陽光馬拉松(5h)、板橋馬拉松(3h27m)、柴又100公里超馬(9h24m)、北海道馬拉松(3h24m)、宮城東北復興馬拉松(3h23m)、大田原馬拉松(3h16m)
2018:名古屋女子馬拉松(3h8m,也是我的最佳成績)

莊:嘩,相當厲害!哪一個日本比賽你的經驗最好?最希望推介給海外跑友?
穂:四万十川超馬最正!讓你感受大自然的奇妙,風景又超美,空氣亦相當清新,當地人又非常友善。

最深刻是比賽初段,剛開始跑仍然漆黑一片,跑到黎明破曉時分,在大自然間疾走之中,看到太陽從山野間升上來,那一刻真是相當特別。還有四万十川美麗的風景,著名的沉下橋上跑,很值得推介的比賽。

莊:你一年平均跑多少個比賽?
穂:通常十二至十五個,當中包括半馬。

莊:你跑得這麼快,你是怎樣練習的?可否給香港的跑友分享參考?
穂:我的跑量通常是每周五十公里左右,速度大約五分半至六分鐘;另外會跑十次二百米,每次時間為四十至四十二秒,以及跑四次一公里,每公里的速度為三分五十秒左右。

通常我都是自己練跑,當然有朋友一起跑會更快樂,總之保持著笑容跑就對了!由於我是獨立音樂人,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可以不一樣,若果工作太忙沒有時間跑,我會去做舉重、健身替代練跑。

莊:你家住東京,通常在哪裡練跑?
穂:通常跑皇居一圈,又或淺草來回北千住,來回大約十公里左右。淺草站附近的吾妻橋一帶非常好跑,尤其是春天櫻花盛開的季節,超美!

莊:你有沒有去過香港?若有去過,你對香港的印像怎樣?有沒有計劃去香港跑步。穂:我十年前去過香港,感覺香港的高樓大廈真的非常之多!!夜景相當美麗,也有很多美食。

如果香港有好的比賽可以介紹給我,我都希望去香港跑,甚至在香港開演唱會呢,認識更多香港的朋友!!

莊:你去過台灣多少次,有沒有親人住在台灣?
穂:我去過台灣七、八次,在台灣有親戚。第一次去是十七年前,當時是去學中文,台灣人都很親切,很體貼,帶她去很多地方玩。食物很好吃,所以一去就喜歡了,喜歡台灣的音樂,未來都希望參加台灣的比賽,特別是台北馬拉松。

至於國語的歌手,我喜歡孫燕姿和王力宏。

莊:你下一個參加的是甚麼比賽?若香港跑友看到你,都可以跟你打招呼!
穂:我下一個比賽是八月的北海道馬拉松,當晚更會在札幌的Live House開演唱會呢,歡迎大家來找我。

給躍躍欲試歐洲100km山賽的十點分享:預備篇/莊曉陽

趁剛剛完成瑞士Eiger Ultra Trail的記憶仍新鮮,從新手的角度,如果想開始有興趣加入玩長途山賽,並在外國的比賽「破處」,寫下一些心得給跑友:

無論路賽經驗有多少,上到山就是由零開始,因為山是另一個世界。

1. 跑長途山賽的最大收獲是看風景。如果你喜歡大自然,希望在最短時間內看最多的風景,是時候轉跑山賽了;但是否要跑一百或以上,則視乎你有沒有能耐捱通宵。

如果你一定要睡覺,就不要挑戰100好了,選一些天黑前可收工的賽事。

跑100或以上,從來不是一個Must,正如我對挑戰UTMB也沒有很大興趣,因為太多時間在晚上,看不到風景啊!而且還要捱兩晚夜……

2. 跑100km的山賽的辛苦程度,跟跑日本100km路賽,對我來說是差不多。

若你已有超長途路賽經驗,轉山並不困難,只需要適應地型。兩者最大分別是,山賽天氣變數大很多,若你準備的裝備不夠,隨時因不可預測的天氣,一下子打殘你。

路賽,基本上沒有這問題。

3. 選比賽方面,盡可能選五、六、七月左右的歐洲比賽吧,歐洲的山是超美。六月底夏至前後的日照時間最長,天氣也比較暖。九月舉行的比賽,就會早兩小時天黑,又遲兩小時天光,前前後後就失去四小時日照。

歐洲山區天氣冷不冷,不是看溫度,而是看有沒有太陽,日照時間長當然有利,而且有更多白天時間看風景。

4. 裝備方面,是一個漫長的調整和學習過程,免不了買錯東西交學費。

尤其重要是找合適的鞋(至少鞋頭一定要硬),特別是外國的山路跟香港差太遠,有冰、有河、有碎石、有石塊,有大石,在香港不跣腳的,不保證去到外國都一樣。

5. 自己沒有的裝備,就趁便宜就買吧。各種長度、厚度的壓力衣褲襪、手袖腳套、包頭或不包頭的CAP帽、大大小小跑山背包、軟膠水樽、行山杖、擋沙入鞋的腳套、防水輕便風褸及鞋,然後全部帶過去,到時再因應天氣選擇穿甚麼,放甚麼在中途。

6. 繼續是裝備,碳纖維行山杖,水袋背包是非常昂貴。要找便宜又好用的,請去Decathlon買,一雙行山杖不到三百元;水袋背包也是三百元有找。

行山杖,每人都有每人的慣用法。我自己建議試交替使用,用一時、停一時,因為用行山杖,和不用行山杖,涉及的肌肉群有點差異,交替就可以休息一下。

7. 出國時,所有裝備一定要跟身,不要寄倉,若行李丟失而賽前沒有裝備,就需要大出血在當地的EXPO由頭買過。

8. 雖然很多跑友,為了備戰每周練一天超長課。以我的經驗為例,除了以賽代訓,我最長也練不到三十公里(五個半小時),只要你有四小時左右完成一般全馬的能耐,應該有辦法完賽的。

練習可以針對體能、有膽量在山徑跑而不PK、及長途落急斜。

最重要是不要受傷,覺得唔對路就停,不要因堅持達到練習目標而受傷。DNF總好過DNS(start)。

9. 熟讀比賽章程,特別是裝備部分,一定要照單全執,一件都不能少。 切記取號碼布時帶齊所需的裝備作Gear Check,我就中過招😅

10. 若歐洲的主食未必習慣(我自己就甚麼都吃😄),盡可能訂有廚房的民宿,方便自己下廚準備。若不下廚,請帶多幾個杯麵,歐洲山區一般較涼,賽前早餐吃杯麵暖肚相當不錯的。

最後還是這一點:每人都有適合自己的方法,我列出以上各點,也未必適合其他人,只能供參考。

不要因其他人怎樣訓練,做過甚麼而自己沒有;又或因別人覺得你不行,就失去信心。

你的潛能有多深,往往連你自己也未必知道,更何況是其他人?

Swiss Alpine Iron Trail 43.5公里賽後感(超長文,慎入)/莊曉陽

於瑞士東南的Davos, St Moritz舉行的Swiss Alpine Iron Trail,是瑞士最多項目的山賽,橫跨兩個周六約十場賽事,由短短的十公里至127公里都有。

兩個周六之間有甚多周邊活動,包括Salomon的跑山Workshop、電影欣賞、觀光旅行團及賽後派對,有機會都想由頭到尾見識見識,可惜我只能參與第一周的前奏賽事T43(43.5km上落2574米,時限十小時)了。

原本是應該順利完成這場相對短距離的賽事,笑顏完走實無甩拖。只是賽前一天自己不小心跌傷,嚴重撞瘀右邊膝蓋,左手掌心的皮也全破損了(所以無穿無爛到起跑線已是萬幸了)😭😭😭

撞傷不是甚麼嚴重傷患,最多也只是痛幾日,但問題是明天就要比賽,而且是比馬拉松長的山賽,當刻連屈曲膝頭也有點痛時,明天怎樣比賽?當晚只能問酒店借冰敷,吃帶來的消炎藥,疼痛處塗塗活絡油,看看明天早上情況如何吧。

比賽日

T43於上午十時,在小鎮Samedan(音:Sa Me Done)開始,所有跑者都在賽前早上領取選手包。我坐一早的火車由Chur出發。這程火車的風景相當優美,火車緩緩在山腰移動,經過一個又一個如精緻積木的小鎮,只是舉不起腳找好的角度拍照了。

會場於一個體育館內,領取號碼和寄行李都在這裡,現場目測大約二百人參加,非歐洲人只有三位(兩名日本人及小弟)。起步前Runners’ High的氣氛,也令我暫時忘記膝痛。差不多早上十時,跑友到運動場外上線,槍聲一響就起步了。

不能屈曲膝蓋又怎能跑?雙腳像兩根筷子一樣走。😓😓😓跑,也只能沒有效率地借助小腿撐上,這種奇怪的跑姿,一看就知道受傷,撐不了多久也跑不動了。當離開小鎮開始上山路時,我已經墮至最後末段的人堆中。

「慶幸」比賽日當地天氣多雲有霧,自然沒有甚麼影相癮,可以節省時間專注前進。用了接近三小時抵達14km的St Moritz的第一個CP,去到還大約有二十分鐘時間剩,前後已幾近看不到任何跑者,幸好早餐食得夠飽,快快補水吃條香蕉繼續上路。照推算,只要維持三小時走14km這個速度,應該可以在九個多小時左右完賽。

後半段

然而下午的天氣愈來愈差,一下大雨,爛路變得更爛,雙腳踩水都石頭路搽了油一樣,要澗水的河流更是澎湃😱😱😱,幸好穿了在瑞士買的清貨Goretex跑山鞋(Haglofs賣港幣四百元!),站在水中也不怕,甚至幫了一名瑞士嬸嬸過河,扶了她一把。

不過怎樣小心,還是免不了P兩次K,觸碰到手上的傷口更是劇痛。路況實在太差,估計落地每一步捽得太勁,連Goretex 層也捽爆了,鞋也開始入水了😭😭😭鞋比賽用一次就報廢了。

步速也大幅放慢,當抵達28公里的第二CP時,已觸及下午四時半的關閘時間了,這段期間大約有五、六名最末段的跑者入CP,大概職員見我們戰意旺盛,還是讓最後這幫人繼續出發,我也趁機找職員幫忙重新包紮掌心的傷口。

要命的高山

這時還剩下三小時半,還有十五公里要走,而且這十五公里的上落比之前還要多……更令人絕望是眼前的這座山,高度簡直深不可深,先是看到高聳的樹林,待樹林都在腳底下,就樹落石出,看到山的岩石頂,走上岩石頂有一家餐廳,寫上海拔2280米。

滿以為這已是最高點,怎料餐廳後又有另一座山,將之前路過的風景再重覆一次後,已經可以看到遠方的雪山,抬頭看是一排排防雪崩的木欄了!😱😱😱

應該過了這排木欄就到頂了,但第一排木欄爬過了,天啊!原來之上還有第二、三、四、五、六、七排木欄!終於去到最高點,這刻你甚麼都會看不到,因為你升天了,完全浸在雲層之中。

想起終點在山腳的Samedan,單是想起怎樣下山,已覺得不可能在時限內完賽了,只好假設這個比賽跟我跑過的瑞士賽一樣,只要成功過了最後CP,基本上就讓你衝線了。

最後五公里

方圓視線範圍只有另外兩位跑者(一直在前後的瑞士嬸嬸,及一名日本跑者)。山是相當均真的,上幾多、落就要還返幾多,路滑下山更是吃力。去到38公里出現疑似第三CP時,我們三人已遲了二十分鐘了。說是疑似,因為CP已人去留空,僅有的職員已在收捨帳蓬,我也不肯定這是否CP。

僅有的職員說:「比賽已經結束了,你們坐纜車回終點吧,剩下的半個小時也不可能抵達,下山的路太斜了。」然而,已經走了38KM,終點已經在望了,怎可能在最後一刻放棄去坐纜車?即使去到終點甚麼都沒有,至少也是盡全力完賽,戰至最後一刻不放棄。💪💪💪

我們繼續按路線走下去,職員也沒有攔阻我們,反而有一名不知從何而來的女職員出現,與我們一同下山,估計她是掃尾人員。看到她是有點安心,至少說明大會讓我們繼續下去。

最後這五公里,忍著膝痛加速下山。這五公里,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到達平地時,已差不多是日落時分,雨後黃昏的陽光出來了,也是全日最美的一刻,看到終點的拱門仍在,計時器仍在數算,大會真的是等我們完賽。最終我以10H41M的時限衝線,超出了41分鐘。

終點會場已經沒有人了,但職員還是如常一樣用廣播讀了衝線者的名字,並把獎牌掛到我頸上,並送上完賽Tee。這刻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雖然一步也不能跑,但還是咬緊牙關冒風吹雨打,一步一步用了十個多小時,走完這43km上落2500米的山路。

與瑞士嬸嬸的擁抱

接過獎牌後,早一步到終點的瑞士嬸嬸就在旁邊。比賽後半的幾個小時時間,基本上只有我和她在一起,她只看到我一個,我只看到她一個。當CP都人去樓空時,我與她的存在,對對方來說,是山頭野嶺上僅有的一點點比賽感和安全感,每當前面的分叉路不肯定走哪一條,我都是等她到才一起決定;我又試過大聲叫她不要走錯路。

她下坡是比我快,每當下山時,我也怕她會走得太遠,遠至超出我視線範圍內。曾經有幾次話到咀邊,很想跟她說:「不如我們一起走?我很擔心當我自己一個人在山上會迷路。」特別是她是瑞士人,要打電話求救也比我容易得多了。

在我接過獎牌後,嬸嬸走來感謝我,說我在路上幫她很多。我則忍不住擁抱了她一下,也告訴她說:「感謝你一直在我附近,讓我有安全感。」

這時,最後一名的日本跑者也到了。童話故事的結局,應該是我們三人一起拿獎牌合照,然後成為朋友吧!終點有熱食供應,大家好好享受晚餐。

然而,現實是我並不住在Samedan附近,取回行李後第一時間就是查查,還有沒有火車回Chur?幸好距離尾班車還有十五分鐘時間,我連水也沒有拿,連正式道別也沒有,就拿著行李急步往火車站了。

後記

回到酒店後,把衣服洗後再吃遲來的晚餐,到晚上兩時多才睡覺。翌日一起床,右膝已經好轉了不少。這些撞傷從來不是大問題,只是碰巧在比賽前一日發生,只能是無可奈可。

無論發生甚麼事,都要咬緊牙關面對。換作是日本,我老早就被關閘了,幸好我是在瑞士,又或許職員看到我嚴重PK也不言退,就讓我們繼續,讓我們在瑞士Samedan,圓一個完賽夢了。

能跑,多好!

瑞士Eiger Ultra Trail的賽後感(超長文,慎入)/莊曉陽

這次「有今生、無來世」的瑞士三連超馬,食過頭盤Zermatt 45.5km,中間兩碟小菜Crans Montana Trail後,終於來到主菜:Eiger Ultra Trail 101 km,也是我第一個過百公里的山賽。💪💪💪

倒數兩天

去起點的路程,周四早上坐船由Thun到Interlaken West兼「遊湖」。這程兩小時的遊船,可說是一世人最靚的遊船河,完全叉足電預備比賽💪💪💪

周四中午抵達Grindelwald,選手村expo仍未開業,最好去輕鬆觀光,坐纜車往First看風景兼踩越野三輪車和單車下山。

傍晚去Grindelwald的泳池與另一跑友Charles Lee鬆鬆筋,最開心大發現是,泳池有個三層樓高的水滑梯,超正又超刺激呀!我們與瑞士一眾細路一齊爭住玩😄😄😄

不過叫其他香港參加者去游水,反應係覺得賽前游水係奇怪,大概都怕擔心冷親,我真是百無禁忌😅😅😅

倒數一天

到周五,香港跑友一早已去取號碼布,但我戇居居看漏資料,還以為是賽前才查Gear😰😰😰結果?去到當然食白果啦😂😂😂

只好回老遠的旅館拿齊東要再去,結果又沒有準備第三組電池而彈票,前前後後去了三次才成功取號碼😂😂😂 真是柒出國際🙈🙈🙈

香港跑友見狀,應該相當懷疑這位蛋散,是否來膠遊而不是來參賽😂😂😂我已忘記畀人寸幾多次柒和”Seven”。

一波三折取布後,差不多到傳媒簡報時間,終於有機會與賽事總監Ralph Naf,幾位邀請的精英運動員見面,總算是在最短時間內,盡量認識多點,聽聽美國精英對比賽安排的意見,總監又如何回應,真是長很多、很多知識了,而最重要是知道,大會有準備比賽日有機會雷暴,算是春江水暖鴨先知。

傳媒簡報後開始有各種開幕禮活動,又請精英運動員包括曾小強Stone上台介紹。臨走不忘購買周六早上,價值12瑞士法郎,2:30am在會場旁CAFE開餐的早餐。

回酒店收拾整理,已是11pm,三小時後就要起床了!旅館老闆娘特別Pack了早餐給我,超感動!😭😭😭

比賽頭一半

幸好,上月參與日本日光100km,大致習慣四點半起步跑超馬,起床總算沒有難度,而且腸胃一如以往聽話,出門口前已經嘩啦嘩啦將體內廢物全部卸掉,然後出發!💪💪💪

今天天氣較預期熱,寄行李前旁邊的馬來西亞選手見我,仍在猶疑穿甚麼衣服,他就說:「今天不用穿長袖吧!」當刻我決定信他,換上背心和套上手袖,帽也換上輕巧的。

(所以出門口時,甚麼衣服都最好帶去bag drop,最後一刻要換也找得到。)

跟曾小強Stone做賽前訪問後,比賽也差不多開始!起步也沒有甚麼特別,漆黑一片,上山徑也是跟著大家塞。

天開始亮後,看到起點的Grindelwald已經相當遙遠,也好好利用晨光一刻的Magic Moment,拍多幾張照片。

頭三十公里,雖然中間曾短暫刮風下雨,大致上風和日麗。瑞士的山景超美,一步一景,走起上來特別起勁,完全沒有累的感覺,只希望盡快翻過另一山頭,看另一邊未見過的世界!

最好玩就是在22km First 的Cliff Walk和吊橋,彈下彈下,又拍片又拍照!吊橋彈下彈下,手機拿不穩也差點跌落街😅😅😅

還有,是在山上摸摸乳牛拍照,這是瑞士山上獨有的風景了😄😄😄

上山走的,平路和下山跑的,邊拍攝、邊前進,到了33公里的第五關門點,竟累積了接近1h45m的緩衝呢!只是中途衝下山的過程,竟掉了個沒有多少水剩的軟膠水樽而不知道,幸好天氣不算炎熱,剩下一個水樽應該夠往終點了。

然而另一個更大白問題出現,發現手機充不了電,不知道是手機問題還是尿袋(充電)問題。我連手錶也沒有,由GPX、拍照到看時間都要靠手機。手機無電,就連時間也不知道,甚至過不了Gear Check…

速度隨心情同時下墜,中間不斷擔心手機會死掉,因為資料和相片仍未備份。

心情極差之時,還停了一會坐在草上,試圖用各種土法維修(當然無效),問職員借線(當然也是沒有),再加上路上甚多大石和雪,不斷踢錯腳和跣腳,腳指頂住痛到七彩,結果去到44km的CP,只剩下約1h緩衝,把累積的時間儲備,一下子消滅了一半。。。

開始擔心如下半場步速急跌,的確有機會跑不完,特別是我下山速度慢,尤其是急斜落的路。若最後跑不完,到時肯肯定又會被其他人寸,一如所料你沒有準備好,就戇居居來「膠遊」😰😰😰

怕被人寸的恐懼,終於蓋過失去手機的困擾了😂😂😂沒有眼前路、只有身後身,又再次拾起速度,到達中間點時,又多賺了半小時的緩衝。👏👏👏

領過寄存的行李,經濕毛巾抹身、全身更衣、換鞋後,抖擻精神,能量又回來了,可以砌下半段了,向下一個CP Wengen邁進。💪💪💪

比賽總共要上6700米,高度圖如對稱的雙峰駱駝,下半場一開始就是連上一千往Wengen,然後又再上多一千往Mannlichen。

比賽差點腰斬

上Wengen的路上,天氣開始轉壞,開始下雨。雨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甚至落雹了,冰粒打在手上會痛,但沒有影響步速,雨中鳩衝相當痛快,去到Wengen,大約有1h40m的緩衝,相當安全😅😅😅

但工作人員不讓我們進入cp,告知因雷暴關係,大家都要等賽會消息,參賽者請去遊客中心暫避。濕、冷,一熄機,人很快cool down,把濕衣服換掉還是覺得冷,連太空毯也要拿出來用。😨😨😨

等等等,等到7:30pm,工作人員終於有指示,Wengen的所有人全部上纜車往下一個CP Mannlichen,然後再起步。

大概是第一次越野超馬,參加者可以齊齊中途坐纜車!!!😮😮😮相當超現實的經驗,但這一刻我情願賽會宣佈取消,我恐怕無任何體溫燒下去,不如直接坐纜車回終點算了😅😅😅

去到Mannlichen,上百人全部塞入間餐廳,幸好大會有派熱飲,更幸好是有兩位素未謀面的香港前輩幫忙搶,飲了兩杯熱咖啡後也終於回魂,重新撻著引擎。💪💪💪

沒多久,大會宣佈可以八點重新起步,但就不用再上山了,而是直接取下山道返回終點當完賽。

知道可重新起步,現場的鬼佬都好高漲,甚至唱歌,氣氛好不熱鬧。

大家的戰意都相當好,沒有人放棄,一開始就全部衝出去起步了。💪💪💪

比賽繼續

說直接取下山道,其實是場美麗的誤會。由Mannlichen去Kleine Scheidegg是平路,但大家在等的過程都休息了許久,跑就很快跑到了。

但由Kleine Scheidegg到Grindelwald就不是直接下山這麼容易了,當人人都衝落山,但越衝越唔對路,尤其是當你看到近在咫尺的Grindelwald ,以為快到終點之際,原來工作人員說還有8km,因為最後一段上山路並 沒 有 取 消嘛!

說不上很難,但感覺就好像以為到了,原來還有很遠。最終九曲十三彎又走過了,回到Grindelwald衝線已是晚上11:30pm。

由8pm重新起步計算,這三個半小時走了大約走了18km,連同起點到Wengen的62km,全程只是走了80km,遠遠不到說好的100km。

這也是為甚麼衝線一刻沒有感覺,反而是有點可惜,最終也是無法完成100km的越野超馬。

惟一高興是,不計以賽代訓(二月磐城、四月霞浦馬、六月日光100km),我最長的長課也不到30公里,經過這次測試,這個訓練量對我來說是,是足以完成100km賽事兼拍些照。

以後大約知道,如何練最少而可以完賽,這就可以少一點擔心太忙而沒有時間練長課!或許可以給懶人參考,參加100km山賽,只練一次30公里長課都可以😅😅😅(當然還要配合高速度短課)

如果我沿途不拍攝、不去修手機,這次應該可以走多4km抵達
Mannlichen,而不是坐纜車上去了。

賽後感

參與Eiger Ultra Trail 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去年少女峰馬遇上惡劣天氣,希望可以再來跑一次。似乎我與這裡的緣份太淺,每次到Wengen(少女峰馬的30km)和Kleine Scheidegg(少女峰馬終點)的天氣都一樣差😄😄😄

總結,賽會的應變安排已相當不錯了,坐纜車純是希望補償跑者浪費等的時間;在等候期間提供熱飲及食物,也是讓跑者醒醒神。

其實最容易的決定,就是立刻取消比賽,但要在晚間靠纜車疏散眾多山頭的跑者,也實在太費時和成本太高了。事實上跑者亦希望能繼續,折衷決定可以讓跑者自己走下去,大家都免卻麻煩了。

這次的101km路程,基本上是包含整個少女峰山區,最流行的遠足路線了。不過也令跑友有錯覺,以為全部景都看過了,就不用花時間觀光,然後去第二個地方,這樣是相當可惜的,畢竟旅行觀光並不止行山和爬山嘛。

例如慢慢坐纜車去First,即使不玩刺激的飛翔滑道,或賽車下山,單是去山頂的餐廳喝杯啤酒坐坐,從遠方回望自己走過的路,也是很值得的。

又或去Murren, Lauterburnen這些小鎮走走,特別是只有火車可以去的Murren,然後上雪朗峰從另一個角度看山,感受一兩天山區的慢活,吸收大自然的靈氣😄😄😄

後記

最最後,想多謝一名瑞士美女,昨晚深夜在街上,她見到我是跑者,就主動跟我談話,原來她住的酒店在我對面,同樣距離巿中心十五分鐘路程,我與她一同走回去。

她很主動想幫我拿行李,初時我也不好意思,但她說:「我們歐洲人說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我說要幫你就是想幫你,因為今日之後,我應該不會再有機會見到你了,就讓我幫你吧,送你到酒店的門口!」

You’re beautiful, it’s truth. And I don’t think that I’ll see her again but we shared a moment that will last ’til the end.

倒有這首歌那種永遠不會再見,但美麗留在心裡的甜蜜,況且我比歌詞内的男主角幸運,他只有繁忙地鐵上的驚鴻一瞥。這回邂逅,算是為這次Eiger Ultra Trail比賽,劃上美麗的結局,掩蓋了一點遺憾吧。

人生這一場超馬

說到底,其實我也不應有甚麼遺憾,人生可是比跑100里山還要長的超馬,能走得輕易一點,倒是求之不得了!不是說要贏在起跑線才是王道嗎?中間有人扶你一把,可以坐程纜車不是幸運嗎?誰會羨慕辛苦爬上山時,其他人已去了更遠的地方?

或許Ultra世界的價值觀,與現實的人生差太遠,這才是我們樂此不疲跑步的其中一個原因。

大家都是超馬旅人,在光陰的逆旅中碰到你和我。我們每一個都是超馬跑者,每一場賽事能成功出發,站在起跑點上,順利回到終點,已經是福氣了,夫復可求?🙇🏼🙇🏼🙇🏼

給躍躍欲試日本100km超馬的跑友十點分享(下):比賽篇/莊曉陽

剛剛在日光100kmウルトラマラソン完成初100超馬,趁記憶仍新鮮,從新手的角度,寫下一些心得給想挑戰超馬的跑友。

1. 超馬起步並沒有時區。由於超馬參賽人數亦相對少,排最後出發最多只會蝕大約四、五分鐘。

以14小時的時限對比,五分鐘雖然只是0.6%,但對於差半公里的跑者,五分鐘可是天堂與地獄之隔了。

2. 雖然很多跑者背上越野跑的背包,自備水和補給跑,除非你是借比賽練習負重跑,否則還是輕身上陣,最多帶個私家杯,靠大會補給好了。

日本超馬補給相當足夠,而且水站亦密,交給大會照顧就好了。

3. 日光超馬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的比賽,看到連日本跑者,都會不守規矩在山邊解決。(可能擔心等洗手間浪費時間;超馬的路線較偏僻,山邊解決不太張揚)

每個cp都設流動洗手間,路上公厠亦可使用。跑十幾小時的比賽,總有需要排隊上廁所,特別是天氣涼出汗少。既然等無可避免,不如善用等的時間拉筋。

4. 超馬並不是箱根驛傳,沒有區間冠軍賞,是跟自己的競賽;超馬也不是環法單車賽,爬坡王有紅點戰衣,跑者無謂堅持跑上斜浪費力氣,不如步行上坡,然後在平地和落斜追時間。

5. 超馬堅持全程跑不用走,對一般人幾乎不可能。無論怎麼強,到43.5km的中途站,還是要停下來整頓一下吧?不會有人笑你,怎麼跑100km中間要停下來步行?

你情願頭到尾不停步,但時間慢;還是策略地跑停跑停,但時間好一些?

6. 每五公里顯示一塊里程牌,每十公里計時一次。到達每個cp,盡可能不要停太久,因為休息永遠不夠,情願在路上步行當休息。

7. 超馬是幾近不會封路,賽道是跑行人路和馬路旁。100km總會cover數十公里的無風景的沉悶車道,不過疲倦就不會理身邊風景美不美,只是集中想盡快完成。

幸好馬路並不多車,日本駕駛者亦相當文明,汽車排放的廢氣不多。

8. 日光超馬是出奇地停,非常、非常多紅綠燈位,即使沒有車也要等綠燈才可過,相信台灣跑者會較習慣。

9. 除了跑行人路、馬路,還有樓梯。上東照宮、跑鬼怒川都有樓梯。

10. 比賽中後段有按摩,除非你領先很多時間,或真的需要治療,否則還是不要亂試。

最後要注意:超馬好一大部分跑者,都是在時限前最後一小時內才衝線。跑得慢,反而會看到前後有其他跑者,有參賽的競賽感。

超馬的終點並不會關門,超時的跑者還是可以衝線,只是不會有成績。

多謝AJ、Leo和Edkin,賽前提供技術意見。

給躍躍欲試日本100km超馬的跑友十點分享(中):賽前一刻預備篇/莊曉陽

剛剛在日光100kmウルトラマラソン完成初100超馬,趁記憶仍新鮮,從新手的角度,寫下一些心得給想挑戰超馬的跑友。

1. 日本超馬的起步時間相當早,例如日光100km是4:30am出發,大約2:30am就要起床。

前一晚大概很難好好休息,除非你一早調整至8pm就可以入睡。所以再前一晚的睡眠很重要,盡可能周五晚睡好一點。

2. 賽前一天領取選手包時,物資要點齊,特別是中間點放行李的專用袋、寫上每個關門時間的「貓紙」。

貓紙請拿多一張,我就在地下看到跑友掉下的幾張貓紙。比賽時帶多一張,即使路上遺失了,還有後備。

3. 叫酒店morning call或較多個鬧鐘,因為太早很容易睡過頭。

4. 日本很多超馬都在小鎮舉行,很可能連便利商店都沒有。比賽日的早餐要提早預備,不要到晚上才發現,所有商店和超巿都關門了。

凌晨起床很難有胃口吃東西。可考慮預備杯麵,味道比較香,而且易入口。

5. 若趕時間出門口而沒有時間吃早餐也不要太擔心,大會在起點通常都提供食物。例如,日光有紅豆包、蕉、Gel、果乾,水和可樂等。

6. 若好像我一樣,去到才發現酒店附近晨早沒有交通到起點,那就盡可能在酒店認識其他跑友,看看有沒有辦法坐順風車。

7. 日本100km超馬,會讓跑者在中段取一次行李(日光在43.5km),這個行李袋很重要,放中途要替換和使用的東西,建議存放:

– 更換的清潔跑衣、跑褲和跑襪
– 若天雨,再用膠袋把衣物包好,以防濕水。
– 乾毛巾一條及一瓶水,方便立即用濕毛巾抹臉抹身。(又或以濕紙巾代替毛巾)
– 另一對不同型號牌子的跑鞋。換新鞋跑,使用的腳部肌肉也有稍微分別,讓已疲倦的肌肉休息。
– 一些合適的食物和飲品,並補充新的Gel
– 遇到雨天,小心在穿鞋前叉錯腳,把新換的襪子又弄濕。若碰上雨天,請再放多一對跑襪,以防意外弄濕。
– 按摩膏或活絡油
– 充電(手錶及電話)
– 防曬,若太陽猛烈可以補
– 雨衣,若下半段會下雨就大派用場

8. 終點的行李袋,預備的東西差不多一樣,額外的可以是:

– 涼鞋,跑完全馬後都不想再穿跑鞋了,何況是超馬?
– 行山杖,以防跑到跛腳,都可以返回酒店。
– 錢,方便在終點買東西吃或紀念品

8. 太早起床是很難去大便,一定要帶紙巾。也不要在起點吃太多香蕉,會引起腸胃不適。

9. 鼓勵拿手機跑,一來方便拍攝沿途景點,二來休息時可以與友人聯繫,轉移一下視線,又得到精神上的支持。下雨就用透明膠袋包好手機。

但如果你視跑超馬為,自我對話的孤獨修行,這點就不適用的。

10. 一定要戴鴨舌帽,既可擋太陽、又可擋雨,天氣冷又有保暖之用。天氣熱就戴Visor。

給躍躍欲試日本100km超馬的跑友十點分享(上):預備篇/莊曉陽

剛剛在日光100kmウルトラマラソン完成初100超馬,趁記憶仍新鮮,從新手的角度,寫下一些心得給想挑戰超馬的跑友。

1. 跑100km,由準備到比賽是的過程,需要投放不少時間練習,犧牲的就是家庭、娛樂和休息的時間。

跑100km,一定不是人生必要圓的夢,請先問問自己是否一定要挑戰100km?有明確的目標和鬥志,會比較容易堅持。

2. 選比賽方面,平路為主的比賽不代表容易,只要天氣不配合,例如無遮無掩、太陽直曬,平路一樣辛苦。天氣無法控制,不如選一個你很喜歡的地方(例如我一直想去日光)或很想參加的賽事(例如想跟隨村上春樹挑戰佐呂間湖)。

3. 若擔心由全馬一下子去到100km,增加的距離太多,固然可先挑戰六、七十公里的賽事增加信心。不過,按步就班而成功是意料之中,少了一點冒險、刺激和驚喜。

4. 正如跑全馬是不用練一次42km,超馬也不必練很長很長。因時間和懶惰關係,我最長也只是用五個多小時,跑了30km山路一次,其餘日子通常只跑十多二十公里,最高峰五月的里數也只是236km左右,以山路為主。

5. 練習永遠不會足夠的,所以最重不要受傷,練跑覺得唔對路就停,不要因堅持達到練習目標而受傷。DNF總好過DNS(start)

6. 一個人去初馬已經很毒,一個人去初超馬更是毒中之毒。可以的話,盡可能找朋友一起去挑戰,至少賽前賽後有人一同分享快樂,令旅程更圓滿。

7. 超馬需要的體力,一滴都不能浪費。盡可能住宿要近終點或接駁交通,不要像我一樣去到才發現有誤差,最後先罰步行往起點的幾公里路。

日本辦超馬的多是小城巿,大會通常有住宿package,但要日文溝通。香港knt偶有超馬package,花多一點買方便值得。

8. 盡可能帶齊,應付不同氣候的裝備和衣服,鞋都帶多對。例如六月中的日光,最熱可以是28度,今年起步是十度冷雨。

9. 如前所說,日本辦超馬的多是小城巿,餐廳晚上很早關門。有一位朋友就是找不到附近有餐廳,賽前一晚只好食杯麵,幸好他是強手。

所以,帶定杯麵無壞,可以抵達日本才買。

10. 每人都有適合自己的方法,我列出以上各點,也未必適合其他人。不要因其他人怎樣訓練,做過甚麼而自己沒有,就擔憂太多。正如橫斷台灣的友好Wallace類似的一句話:

「相信自己,人的潛力是意想不到的,加油!」

香港精英曾小強 挑戰瑞士Eiger Ultra Trail​101公里越野超馬/莊曉陽

(刋於am730)本周末假期,除了踢世界盃決賽外,還有一場山界大賽,世界越野巡迴賽(UTWT)其中一站的瑞士Eiger ultra trail(瑞士Eiger峰越野超馬拉松)。多達48名香港跑者,包括精英曾小強Stone,將會來到瑞士少女峰一帶,挑戰101公里,上落多達6700米的山賽!

第六屆Eiger ultra trail將於瑞士時間,周六早上四時起跑,101公里的時限為26小時,比香港毅行者短接近一半。多得阿爾卑斯山少女峰、僧侶峰和Eiger峰一帶的靚景,加上比賽並沒有報名門檻,不像UTMB(環白朗峰越野超馬拉松)一樣,需要先參與其他越野賽事累積足夠分數,吸引全世界各地的跑友,比賽的101km和51km兩個項目,一個小時已滿額。102

除了風景優美,比賽的獎牌亦相當有特色,因為每一塊的型狀都是獨一無異的手工製作。登山嚮導先往山上,採集合大小合適的石灰石塊,然後拿回工場鑽孔,並穿上帶子,以Eiger峰的石頭為獎牌,寓意是希望完賽者都會記得踏過的路,從這塊神奇的魔法石,得到繼續跑下去的力量。

在70個參與國家的跑者之中,香港可說是大戶。香港軍團人數之多,只是僅次於德國、荷蘭、法國、英國、美國、意大利和日本。區區七百萬人的彈丸之地,竟有如此多跑者遠征半個地球以外的瑞士,相信連賽會也感到不可思議,而曾小強更被大會列為Top Runners的一員,老土一句都要讚「為港增光」。

曾小強的海外比賽經驗豐富,在法國、日本、澳洲和意大利的越野超馬都留下戰蹟,並於去年瑞士的UTMR(環Rosa峰越野超馬拉松)贏得冠軍。他說,聽聞Eiger ultra trail的風景非常優美,而且賽事的距離為100公里左右,不需要捱夜!

歐洲的山界大賽高手雲集。曾小強說,外國的山遠比香港高,天氣凍又多上落,挑戰非常大,都不敢定下太高的目標,希望跑進頭二十名內,如果能跑進頭十名更好啦!

精英準備比賽,與我這類「郊遊為主,志在完成」的一般跑者很不一樣了。曾小強說,每次外國參賽都要帶電煲和香港的麵條,因為餐餐意粉、麵包和芝士實在吃不消,外國的蔬菜又通常只有生的沙律,若不準備就可能水土不服,例如2014年的UTMB就腸胃不適累事了。

最後祝曾小強有超水準發揮,跑個好成績!

全文見:https://www.am730.com.hk/column/Lifestyle/香港精英曾小強-挑戰瑞士eiger越野超馬-133451

 

#EigerUltraTrail #UTWT #曾小強 #StongTsang

訪問日本跑者上田怜/莊曉陽

(刊於SportSoho, 2018四月號)

去過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不會對日本最大的跑步網站Runnet陌生。Runnet的旗下有一個美女跑團R2,若要一句解釋R2是甚麼跑團?就當它是跑界的AKB 48或Morning 娘(早安少女組)就好了。R2的團員都是經過嚴格的面試選拔,跑得快兼外表亮麗是最基本的要求了,成功入團的女生有機會得到各地比賽的邀請擔任宣傳大使、在《ランナーズ》跑步雜誌(每月發行27萬本)及跑步廣告擔任模特兒等。

R2目前有十位成員。我在二月初的福島縣的磐城陽光馬拉松前夜祭派對上,認識了擔任特邀比賽大使的上田怜。話說前夜祭有抽獎環節,我竟然幸運地抽中大獎,並有機會講講中獎感受,上田怜在活動結束後,特別前來跟我打招呼,並用簡單的中文恭喜我!

上田怜原來正在學中文,學了大約十一個月左右,每周上中文課一小時。我後來把合照發給她,並順便邀請她做訪問。她很爽快答應了。她說,中文的發音很難,但幸好日本人都懂得不少繁體漢字,現在都有能力讀懂一些句子。

來自神戶的上田怜目前在東京居住及工作,她的PB是3h19m (埼玉國際馬拉松, 2016)。

問:莊曉陽
答:上田怜

莊:可否簡單講講你如何開始跑馬拉松?

上田:我只是跑了四年馬拉松。緣起於2013年,我工作的上司和同事一同入簽抽2014年的東京馬拉松,很幸運我中簽了,可說是我的上司引領我踏上馬拉松之路。

既然中了簽,一定要全力以赴!於是我開始練習,並於我的第一次東京馬,也是我的初馬跑出Sub 4的成績!

————

莊:除了擔任R2成員或運動模特兒,你本身是甚麼專業?

上田:R2一眾成員都有本身的專業,我自已在東京債劵易所工作,也是認可的財經分析員。

————

莊:你跑過多少個日本的馬拉松及超馬比賽,可否逐一列出?

上田:Ummm….我跑過十四個全馬,一個超馬,包括:東京馬拉松(14,1 5),茨城霞ヶ浦馬拉松(14, 15),茨城筑波馬拉松(16),埼玉國際馬拉松(16, 17),福島磐城陽光馬拉松(16, 17 ),神戸馬拉松(17),鹿兒児指宿油菜花馬拉松(17),別府大分毎日馬拉松(18)

外國的比賽有:美國洛杉磯馬拉松(17),剛剛跑的台灣高雄國際馬拉松(17)

超馬是:四國四万十川一百公里超馬(17)

————

莊:嘩,你去年一年跑六個全馬,一個超馬!那一個日本比賽你的經驗是最好?你會推介甚麼日本比賽給外國跑友?

上田:首選當然是東京馬拉松啦!我覺得東京馬拉松是完美的比賽,與世界其他地方比較也是,無論賽道、義工和打氣觀眾方面。

我也會推介別府大分每日馬拉松及鹿兒児指宿油菜花馬拉松。

別府馬是超認真的比賽,只有跑三小時半以內的精英跑者可參與,,𦉫且氣氛相當好,很多巿民出來打氣。本屆賽事有3,600名男跑者,250名女跑者,由於女跑者的比例很少,每當看到女跑手出現,打氣聲都特別大!

別府料理也很棒,也是以溫泉鄉聞名!

至於指宿油菜花馬拉松,我會推薦給喜歡享受的跑友。比賽相當有趣,非常、非常多本地人提供很多、很多食物給跑友,有蔬果、零食、麵,甚至刺身與燒雞都有呢!

路上我甚麼都有試,跑完重了兩公斤!hahaha…

————

莊:外國比賽方面,那個賽事你的經驗最好?

上田:我喜歡洛杉磯馬拉松,比賽可以路過很多著名的景點,賽道有如一條觀光路線,由道奇棒球場(Dodger Stadium)、唐人街、日本城、連荷里活都經過!還有比華利山和Santa Monica的海灘。

————

莊:你平均一年參加多少個比賽?

上田:一般都會參加三至四個全馬;五至六個半馬。

————

莊:你平時是怎樣訓練的?平均每個月跑多少公里?

上田:我平均每個月跑150-200公里,我最喜歡𠈚東京皇居練跑,跑一圈大約五公里左右,中間也有些上落。

————

莊:你未來有甚麼比賽計劃?如果這些賽事都有香港跑友參與,他們可以跟你打招呼呢!

上田:五月我會參加Wings for Life台灣站,也是我第一次參與這個系列的比賽,相當期待呢!

我都有興趣參加香港的比賽,因為我有不少香港跑友關注我的消息和動向,我希望都有機會見他們。我最想參加HK100,如果你有好的建議,記得要通知我!

————

莊:最後想問問,你有無沒有去過香港旅遊?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

上田:可惜仍未有機會去香港,希望今年有機會來。我的印象是香港有很多很美味的食物,我希望全部都可以試試!

後記:訪問刊出後的兩星期,我再赴日本參與茨城霞浦馬拉松,趁中間停東京的時間,約了上田怜等朋友在上野站吃午飯,並把雜誌送給她。

一切由磐城的偶遇開始,若不是我好運中獎,而上田怜又沒有走過來跟我談話,我是沒有可能有機會認識她了。巧合遇上了,就我們所說的緣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