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日本跑者上田怜

(刊於SportSoho, 2018四月號)

去過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不會對日本最大的跑步網站Runnet陌生。Runnet的旗下有一個美女跑團R2,若要一句解釋R2是甚麼跑團?就當它是跑界的AKB 48或Morning 娘(早安少女組)就好了。R2的團員都是經過嚴格的面試選拔,跑得快兼外表亮麗是最基本的要求了,成功入團的女生有機會得到各地比賽的邀請擔任宣傳大使、在《ランナーズ》跑步雜誌(每月發行27萬本)及跑步廣告擔任模特兒等。

R2目前有十位成員。我在二月初的福島縣的磐城陽光馬拉松前夜祭派對上,認識了擔任特邀比賽大使的上田怜。話說前夜祭有抽獎環節,我竟然幸運地抽中大獎,並有機會講講中獎感受,上田怜在活動結束後,特別前來跟我打招呼,並用簡單的中文恭喜我!

上田怜原來正在學中文,學了大約十一個月左右,每周上中文課一小時。我後來把合照發給她,並順便邀請她做訪問。她很爽快答應了。她說,中文的發音很難,但幸好日本人都懂得不少繁體漢字,現在都有能力讀懂一些句子。

來自神戶的上田怜目前在東京居住及工作,她的PB是3h19m (埼玉國際馬拉松, 2016)。

問:莊曉陽
答:上田怜

莊:可否簡單講講你如何開始跑馬拉松?

上田:我只是跑了四年馬拉松。緣起於2013年,我工作的上司和同事一同入簽抽2014年的東京馬拉松,很幸運我中簽了,可說是我的上司引領我踏上馬拉松之路。

既然中了簽,一定要全力以赴!於是我開始練習,並於我的第一次東京馬,也是我的初馬跑出Sub 4的成績!

————

莊:除了擔任R2成員或運動模特兒,你本身是甚麼專業?

上田:R2一眾成員都有本身的專業,我自已在東京債劵易所工作,也是認可的財經分析員。

————

莊:你跑過多少個日本的馬拉松及超馬比賽,可否逐一列出?

上田:Ummm….我跑過十四個全馬,一個超馬,包括:東京馬拉松(14,1 5),茨城霞ヶ浦馬拉松(14, 15),茨城筑波馬拉松(16),埼玉國際馬拉松(16, 17),福島磐城陽光馬拉松(16, 17 ),神戸馬拉松(17),鹿兒児指宿油菜花馬拉松(17),別府大分毎日馬拉松(18)

外國的比賽有:美國洛杉磯馬拉松(17),剛剛跑的台灣高雄國際馬拉松(17)

超馬是:四國四万十川一百公里超馬(17)

————

莊:嘩,你去年一年跑六個全馬,一個超馬!那一個日本比賽你的經驗是最好?你會推介甚麼日本比賽給外國跑友?

上田:首選當然是東京馬拉松啦!我覺得東京馬拉松是完美的比賽,與世界其他地方比較也是,無論賽道、義工和打氣觀眾方面。

我也會推介別府大分每日馬拉松及鹿兒児指宿油菜花馬拉松。

別府馬是超認真的比賽,只有跑三小時半以內的精英跑者可參與,,𦉫且氣氛相當好,很多巿民出來打氣。本屆賽事有3,600名男跑者,250名女跑者,由於女跑者的比例很少,每當看到女跑手出現,打氣聲都特別大!

別府料理也很棒,也是以溫泉鄉聞名!

至於指宿油菜花馬拉松,我會推薦給喜歡享受的跑友。比賽相當有趣,非常、非常多本地人提供很多、很多食物給跑友,有蔬果、零食、麵,甚至刺身與燒雞都有呢!

路上我甚麼都有試,跑完重了兩公斤!hahaha…

————

莊:外國比賽方面,那個賽事你的經驗最好?

上田:我喜歡洛杉磯馬拉松,比賽可以路過很多著名的景點,賽道有如一條觀光路線,由道奇棒球場(Dodger Stadium)、唐人街、日本城、連荷里活都經過!還有比華利山和Santa Monica的海灘。

————

莊:你平均一年參加多少個比賽?

上田:一般都會參加三至四個全馬;五至六個半馬。

————

莊:你平時是怎樣訓練的?平均每個月跑多少公里?

上田:我平均每個月跑150-200公里,我最喜歡𠈚東京皇居練跑,跑一圈大約五公里左右,中間也有些上落。

————

莊:你未來有甚麼比賽計劃?如果這些賽事都有香港跑友參與,他們可以跟你打招呼呢!

上田:五月我會參加Wings for Life台灣站,也是我第一次參與這個系列的比賽,相當期待呢!

我都有興趣參加香港的比賽,因為我有不少香港跑友關注我的消息和動向,我希望都有機會見他們。我最想參加HK100,如果你有好的建議,記得要通知我!

————

莊:最後想問問,你有無沒有去過香港旅遊?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

上田:可惜仍未有機會去香港,希望今年有機會來。我的印象是香港有很多很美味的食物,我希望全部都可以試試!

後記:訪問刊出後的兩星期,我再赴日本參與茨城霞浦馬拉松,趁中間停東京的時間,約了上田怜等朋友在上野站吃午飯,並把雜誌送給她。

一切由磐城的偶遇開始,若不是我好運中獎,而上田怜又沒有走過來跟我談話,我是沒有可能有機會認識她了。巧合遇上了,就我們所說的緣份吧。

Advertisements

日本福島磐城陽光馬拉松.禾中獎了!/莊曉陽

遠離東京、大阪、京都等大城巿馬拉松,去日本較遠的縣巿探索,會有更多想不到的難忘經驗。例如上周五,我收到福島磐城馬拉松寄給我的一大盒禮物,又勾起磐城馬既幸運又幸福的回憶。

部分日本縣巿的馬拉松,都有前夜祭活動,幾百名跑友一起吃吃特產、看看打氣表演、聽特邀知名跑者上台分享經驗(可惜我聽不懂日文),輕輕鬆鬆度過賽前的黃昏。有些比賽更有各種獎項送出,例如「遠來獎」,賞給最遠到前來的跑友!

上月舉行的福島磐城馬拉松,它的前夜祭在一間酒店的宴會廳舉行。壓軸都有抽獎環節,送出十個八個獎。聽不懂日文的我,只好主持每抽一次叫冧把,都問酒店職員是否我中獎?

大會也相當貼心,怕現場太吵聽不懂,也把中獎的號碼投到螢幕上。抽到第四、第五個的獎的時候,赫然發現:螢幕上是我的號碼!!!😱😱😱

「禾中獎呀!!!!!」

上到頒獎台,司儀跟我講了一輪日文,然後把咪給我,我只好用英文說, “I am from Hong Kong😅😅😅

司儀的反應比我更驚嚇!大概沒有料到竟有香港人會遠道去跑磐城,兼在八百人參加的前夜祭上中獎!她用難以置信的口吻,問了我幾次,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Yes”, “Yes”, “Yes!” 司儀終於接受現實,就邀請大會特邀的嘉賓,超快女藝能人西谷綾子(PB 3h 1m😱😱😱),把一盒獎品頒給我了😍😍😍

真是天大的福氣,不但在日本抽中獎,還可以從笑容燦爛的西谷綾子手上接過獎品,真是太爽、太難忘了,差點沒有流淚!

回到台下,才知道獎品是一箱當地的海產!職員把速遞紙給我,填上香港郵寄地址。

美夢還未完呢!前夜祭結束前,另一特邀選手,日本美女跑團R2的成員上田 怜特別前來,用中文跟我打招呼,並恭喜我中獎,才知道她正在學習漢語!不單止中獎,還跟上田怜交了朋友!

—————

磐城馬拉松後回到香港的第二天,忽然有一位沒有mutual friend,相片是一件球衣的日本人在FB add我。或許是在磐城馬的旅程上認識,又有緣找到上門的日本人,應該也不是白撞之類,考慮了十秒後就accept request了。

Accept後,這位人士立即留言叫我,原來他是磐城馬拉松的代表!找到上來是因為要通知我,從日本寄海產到香港是過不了海關,希望徵得我的同意,讓他們以其他特產代替。由於我在中獎後只留下郵寄地址和英文名字,他們只好憑我的英文名字上FB找我。

我當然無所謂啦,可以寄來香港已經很開心了,相信速遞一箱食物的郵費也不便呢,不會有任何額外要求。

終於在比賽後的兩個多星期,我收到一盒來自日本的郵包了,滿滿的一箱食物,包括有:

– 小名濱的蝦片兩包
– 冬菇一包
– 醃製的菇類一包
– 醃製的魚一包
– 無花果製的和菓子一袋
– 幾種漬物,包括士多啤梨…

還有食品的英文介紹紙,磐城巿的旅遊資料。

難忘的旅程、滿滿的回憶,再次感謝磐城馬拉松大會的安排,希望未來有更多海外跑者到磐城跑,感受當地人的好客之道,為當地人打打氣。

當街馬遇上衛生署/HY

(編按:本周五的am730專欄,寫街馬與衛生署,希望衛生署等政府人員及體育權威明白,馬拉松並非只是「認真」競賽,也是一個有各種元素的大型歡樂活動,不能純粹從醫學、運動專業角度動輒指責、指點一個比賽要怎樣辦。)

馬拉松路上有各類型食物品嚐,在外地是非常普遍,因為馬拉松並不只是一項要認真的競賽(請注意,是「不只是」),也是一項大型的公眾活動、既可創造經濟、又可推廣旅遊及當地物產。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成功的馬拉松就是要做到雅俗共賞、老少咸宜,要認真的可以認真,要慢跑的可以慢跑,怕悶的又會覺得好玩有氣氛,就連無興趣跑步的人都覺得好玩。

上周日的街馬九龍東半馬,就做到類似的效果。要追時間就去追,想吃鮑魚、魚旦、燒買、牛柳、叉燒飯和珍珠奶茶就排排隊、停下吃,還有一班朋友齊齊變裝跑,跑完又可以去終點的Party繼續品嚐本地美食,看看各類型的運動用品攤位,甚至連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的創辦人,也遠赴香港交流及推廣,這是美食 X跑步的成功嘗試。

環觀世界各地,以食物為賣點的「不認真」路跑賽比比皆是,例如:

法國Medoc馬拉松:沿途供應生蠔、雪糕、牛扒,無數紅酒任飲,包你不醉無歸

台灣虎尾雲林馬拉松:一公斤的烤全雞

日本北九州馬拉松:沿途即場碳燒原隻和牛

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沿途供應和牛、扇貝、煎餃、魚蛋

新加坡榴連跑:每人帶一個榴槤跑(由大會提供),然後終點齊齊吃

可笑是,衛生署這類推崇食蕉的心邪部門,竟然針對街馬派鮑不健康而出FB Post叫大家「認真跑」,從來懶得了解比賽的構思和理念。其視野、眼界和識見,與把堅船利炮視為「奇技淫巧」的清朝官員沒有多少分別,惹來一眾跑友留言恥笑也是活該。

如果大家記憶仍在,衛生署盯上街馬已不是第一次了。去年秋季,衛生署首次炮擊街馬,將世界各地早已流行的啤酒跑「喝停」,說成是極度危險的公共健康災難。展示權力大概有莫明的快感,衛生署這次就挑剔食物。

路上食不食純粹自願,而且又沒有人逼跑者吃。若以健康為準則,追求「認真跑」導致傷患要求醫的人多,還是「不認真跑」亂吃東西以致要求醫的人多?況且根據衛生署的邏輯,既然一生拉勻飲鉛水不明顯威脅健康,那麼跑步飲凍啤,嘆個飽魚,拮串魚蛋又有甚麼問題呢?堂堂一個公共衛生監管機構,卻一而再玩這種搬龍門、選擇性針對的伎倆,說之為「欺人太甚」也不為過。畫虎不成反類犬,除了個別親政府喉舌,傳媒翌日普遍對街馬大篇幅正面報道,已經是狠狠地打衛生署臉。

由一些既不知現代馬拉松為何物,也不跑步的官員和體育權威,指點一個跑步活動應該要怎樣搞,已是犯了訴諸權威的邏輯謬誤。說到底,比賽從來只有Finisher(完賽者)和DNF(Did not finish)這兩類,無論第一名還是最後一名都有獎牌,沒有認真與不認真之分。

何況誰有資格指責人家不認真?反而是香港人往往過份分秒必爭,把速度成敗看得太緊要了,徒添了不必要的傷患和壓力,也忽略了路上美麗的風景,這才是多麼的可惜。

原文見:http://bit.ly/2CS4X5t

罵香港渣馬疏忽之前……/HY, Megan

(原文刊於28/1/2018明報副刊)

據傳媒報道,香港渣馬有史以來,總共有五名跑友意外逝世,其中有四宗死亡意外發生在最近六年,這五名跑友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十公里、半馬和全馬。每次有跑友死亡,坊間有各種反應,不是指責賽會沒有做足預防措施,就是指責跑友不自量力「玩玩下」,缺乏練習以致出事,然後有民間專家看不過眼,為何年年有傷亡也無動於衷?為何不要求參加者做詳細身體檢查?

要理解運動猝死的問題,首先要看看統計數字。據醫學研究顯示,每五至十萬名長跑參賽者中,就會有一人猝死,而且也沒有年齡之分,以渣馬每年五、六萬參與人次計算,其意外率並不特別高,更何況渣馬為國際田聯認可金標賽事,醫療支援安排需要跟足國際標準,除非是渣馬造假瞞騙國際田聯,否則不能說是渣馬疏忽。

猝死與練習多與少無關

那麼,訓練充足是否可以降低猝死風險?很不幸,練習時數與猝死率並沒有關係,練習充足的跑友,甚至是專業運動員同樣都會猝死,例如前新加坡國家隊三鐵代表張穎傑、於新加坡渣馬猝死的居港英國人John Gibson(他有多年長跑和三鐵比賽經驗,曾在倫敦和巴黎完成三鐵比賽)。現時有紀錄的耐力賽猝死個案,其實大多都是半職甚至全職運動員,甚少是長跑初哥。

值得注意是,John Gibson的父親指出,他出發往新加坡前一個月才通過身體檢查,完全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的體檢是否包括心電圖就不得而知了,但使通過心電圖測試,並不代表完全沒有猝死的風險,因為很多問題是連心電圖也無法測得出。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國家級的耐力運動員,心電圖卻是異於常人。

據國際奧委會追縱於2004-2014年超過2000名參與奧運及冬季奧運會的國手,發現高達15%運動員都有心臟異常情況,當中再有四分一是接近病態狀況,例如靜止心跳偏低、因鍛練而心肌肥大以致心電圖異常,但他們照樣可以正常訓練和比賽。例如香港唯一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顛峰狀態時心跳每分鐘只有26下,如果不認識她的醫生見到她的心電圖,不但不會同意她參加比賽,更可能想直接送她往急症室。

照心電圖的局限

若果要照昂貴的心電圖才可以跑渣馬,相信大部份人情願放棄參加了,不如把檢驗的費用參加不用檢查的外國比賽好過,反正全世界大部份國家的比賽,都不需要參加者交健康證明(俄羅斯、意大利、法國和葡萄牙等國家則需要),況且香港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找足夠的專科醫生替幾萬人做心電圖。

所以美國心臟協會建議,醫生檢查求診者是否適宜參與長跑運動,應該先了解求診者有沒有以下的經驗或徵狀:

1)有無曾經在練習和比賽期間暈倒、暈眩或有胸口痛

2)有無家族成員在五十歲前因心臟問題猝死

3)有無曾經被醫生診斷有心臟異常情況

4)有無心律不正問題

5)有無高血壓及膽固醇問題

6)有無曾經因爲心臟問題而被醫生禁止參與運動比賽

7)有無親屬曾經被診斷有心肌問題、心律不正或其他問題。

只有出現以上情況,才轉介至照心電圖及其他更深入的檢查。

東京馬拉松的零死亡紀錄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心裡納悶了,是否只能承認「無能為力」,然後年復年重複悲劇?畢竟,亦有比賽是舉辦至今零死亡過個案,例如日本的東京馬拉松,由2007年啟辦至今,東京馬總共有超過三十萬人參與,但從來都沒有跑者死亡。

以筆者參加過23國47個馬拉松賽事的經驗,日本的馬拉松無論氣氛、補給、比賽規劃、以致救護安排,的確令人印像深刻,例如:

AED宣傳教育:賽前領取選手包的Expo,做關於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急救的講座及工作坊教育跑者使用AED,例如沖繩那霸馬拉松,比賽甚至設計了AED的卡通人物協助宣傳,相當用心。

特設醫療站:比賽起點特設大型醫療站,賽前替需要求助的跑者診斷、量血壓、量血糖,例如四國德島馬拉松。

醫護沿途支援:除了帶備救護單車的AED在賽道巡邏,日本很多馬拉松賽,例如東京、大阪、鹿兒島、姬路城等等,還有穿上紅色背心的醫護跑者參賽,有多幾對眼留意賽道上的情況。

醫療資訊清晰:東京馬拉松的新聞發佈,列明賽事有多少醫療人員及救護車沿途支援。(渣馬網頁關於醫療的資料是:救傷服務由香港醫療輔助隊提供。救傷站設置於起點、賽道各水站及終點,沿途亦設有救護單車監察情況。)

或許以上種種額外的措施,心理作用遠遠大於實效,真正原因可能只是東京馬比較好運氣;日本AED在社區的密度較高,較多人懂得用AED;東京的賽道沒有那麼擁擠,縮短救援人員到現場的時間;又或《好撒馬利亞人法》在日本實行,鼓勵懂急救的跑友勇於援助……但身為參加者,你會看得見日本的馬拉松賽會,的確用盡一切努力降低出事的機會。

無論如何,參加比賽要量力而為,聆聽自己身體的訊號,才可長跑長有。祝各位跑友身體健康,下一個比賽再創佳績!

童話世界的比賽——瑞士少女峰馬拉松/莊曉陽

到瑞士登山,除了坐火車或坐纜車,從物理和經濟的角度,最不離地的方法,當然是用雙腳攻頂。每個著名的山區,都有大大小小的長跑、馬拉松或越野跑,少女峰馬拉松是瑞士最大規模的全馬賽事,每年吸引接近五千人參加,由少女峰山腳的Interlaken一直殺上山腰的Kleine Schedegg,全程爬升約兩個大帽山。

少女峰馬拉松是幾近完美的賽事,絕世美景、無縫細節、窩心打氣、意想不到的安排,足以教你回味、回味、再回味。我的驅殼雖然早已回到香港,但精神和靈魂仍然徘徊在阿爾卑斯山野翠綠間,每次重看相片和影片,都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很想再去跑一次,讓馬場老手,尋回初馬的喜悅與感動。

賽事之緣起

少女峰山區有馬拉松賽,多得少女峰鐵路巿場推廣部的構思。上世紀九十年代,適逢山區內最早落成的登山鐵路之一,Schynige Platte段籌備一百周年紀念,該部們希望辦一個比賽慶祝。部門總經理並不熟悉跑步,輾轉之下他找了一名相熟體育記者討論,商量後認為不如辦一場正正式式的馬拉松賽,不要只跑上Schynige Platte這麼短了。

碰巧少女峰鐵路公司的副總裁愛跑步,辦馬拉松的建議順利得到高層的支持。花了大約三年時間籌備後,第一屆少女峰馬於1993年舉辦,由鐵路公司擔任發起人、贊助人和合辦機構三個角色,比賽每一個環節的安排,由製作場刊和獎牌,到安排沿途補給等等,則巿場推廣部的同事負責。

賽道,是馬拉松比賽的靈魂,只要有好的賽道,不愁沒有參加者來。在少女峰山區辦比賽,也著實太過屈機了,第一屆賽事已吸引一幫日本人組團去參加,隨著賽事的口碑不斷流傳,愈來愈多世界各地的跑友慕名而來,比賽的規模變得愈來愈大。

不過,童話世界的夢幻賽道,對主辦者也有無限挑戰,沒有螞蟻搬家的魄力,根本不能辦得好,因為很大部分的路段包括終點都是車輛止步,單是把跑者的行李由起點送到終點已經極麻煩了。先是由貨車把五千件行李運到火車站,再以人手把行李搬上登山火車,到終點後又再把行李搬到倉庫內,而且次序不能打亂,比一般的馬拉松複雜多幾十萬倍!還有沿途水站物資、賽道佈置及營造氣氛的音響……

到1996年,少女峰鐵路公司巿場推廣部也功成身退,由新成立的少女峰馬拉松協會的一眾委員與同工接管籌辦至今。少女峰馬拉松的參與人數,由第一屆的一千多人,增加至本屆的五千人,吸引約六十個國藉的選手參與。在剛過去的一屆,香港有接近十人參與。

比賽的挑戰

要完成少女峰馬拉松並不容易,香港渣馬的時限是六小時,最斜只是爬出西隧上天橋那一公里幾百米。全程爬上兩個大帽山的少女峰,而且全程有上無落,並集中在最後十七公里,但時限也只比香港渣馬多半個小時。這類一路向上的山馬,完賽時間大約比正常馬拉松多一個半至兩個小時,若沒有四小時半以內完成一般馬拉松的實力,挑戰少女峰恐怕要有鎩羽而歸的心理準備了。

雪朗峰的地獄四鐵與冰雪堡

若嫌少女峰馬拉松太容易,不妨挑戰以雪朗峰(Schilthorn)為終點,全程爬升五千五百米的夏季地獄四鐵(Inferno Triathlon)。Triathlon我稱為四鐵,因為單車路段分公路賽和爬山賽,參加者先在山腳下的湖游泳3.1公里,換公路單車踩97公里上山,再換爬山單車踩30公里路,最後棄車改用雙腳,跑上海拔三千米的雪朗峰山頂。

單是看比賽網頁的描述已觸目驚心,稱之為地獄四鐵一點也沒有誇張,無力參與地獄四鐵的朋友,還是坐纜車上雪朗峰好了。上少女峰是看冰川,上雪朗峰則是在瑞士中心的近萬呎高度,橫迴三百六十度看整個瑞士,由鐵力士峰一直掃到法國邊境的白朗峰,另一端地平線的盡頭是德國的黑森林。

雪朗峰的知名度不及少女峰,因此不會吸引太多旅行團,對其他旅客反而是好事了。如果你是James Bond的忠實影迷或滑雪發燒友,雪朗峰一定比少女峰更值得去,五十多年前的系列經典之一,「鐵金剛勇破冰雪堡」(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就在雪朗峰拍攝,山頂的訪客中心、展覽館及觀景臺,就是電影裡面壞蛋奸角為禍世界的秘密基地,最高一層的旋轉餐廳Piz Gloria更一定要試,真的是超好風景!

整個山頂建築的設計,都是用James Bond作主題,例如纜車站的鐘仿計時炸彈設計、女廁門有誘人邦女郎剪影、觀景台的各種擺設等,而「鐵金剛勇破冰雪堡」的滑雪追逐場景都在雪朗峰及山腳下的Murren鄉村一帶拍攝,臨記都是由瑞士的滑雪高手充當。

夏季有地獄四鐵,冬天有地獄滑雪賽(Inferno Downhill Race),也是全世界最大型、也是歷史最悠久(創於1928年)的業餘滑雪比賽,每年有1,850人參加(名額需抽簽),由雪朗峰頂一路衝落2,300米下山腰的Lauterbrunnen小鎮(長度視乎當年積雪而加減)。歷屆冬季地獄滑雪賽的男子、女子冠軍的名字,都會刻在雪朗峰山頂的訪客中心之內。

我只有能力完成少女峰馬拉松了。地獄四鐵及地獄滑雪賽,算吧啦,等下一世再去玩了。

少女峰馬拉松資料:

比賽日期:每年九月上旬的周六
報名日期:每年二月
報名費:160CHF(約HK$1,300)
名額:5,000,先到先得
賽道:由Interlaken出發,經Wilderswil,  Lauterbrunnen, Wengen, 到海拔2,100米的Kleine Schiedegg,全程爬升大約1,800米
網頁:https://www.jungfrau-marathon.ch/en/

瑞士少女峰山區的旅跑遊(下)/莊曉陽

上期介紹過瑞士女少峰後,有興趣去瑞士的朋友問:阿爾卑斯山也不止有少女峰,還有鐵力士峰、馬特洪峰、邊境的白朗峰,其實哪一個比較好?我的答案是,當然是所有都去啦,因為瑞士是很值得一去再去的國家,每次慢慢深度欣賞一個山區,未去的留待下一次去。少女峰山區勝在每年九月,都會舉辦瑞士最大型的全程馬拉松賽,賽道堪稱全世界風景最美,不如以參與少女峰馬拉松,作為你下一個努力的目標?

聽起來好像很大挑戰呢?但大家先不要誤會,少女峰馬絕不是極地比賽,參與者不需要頂著稀薄的空氣,跑上海拔幾千米之冰川,更不需要極地的裝備,比賽最高點的海拔只是二千二百米,遠遠未去到出現高山反應的高度,如果你可以在五小時內完成一般的城巿馬拉松,只要做多一點爬坡的訓練,少女峰馬拉松一定難不到你。

賽事每年吸引大約六十個國家共五千名跑友參加。雖然比賽年年相當快滿額,但又不能擴大規模,因為後段的山徑不能塞進更多人了,希望參加的朋友,請好好留意每年報名的時間喔!

起跑!

比賽由海拔五百米的Interlaken起步,今年適逢25周年紀念,起點大街的電燈柱上都掛了歷屆冠軍的直幡,雖然過去的冠軍都不是世界級的名將(約八萬港幣的冠軍獎金,吸引不了頂尖選手參與),但向歷屆冠軍致敬的做法,既為比賽增添了厚度與歷史感,也令城巿居民知道一項期待已久的活動即將開始,感受到比賽的氣氛。

我踏上早上6時19分由Grindelwald往Interlaken的火車,這麼早已有票務員當值也少見,不過一見到全副跑裝的乘客,大家交換一個堅定的眼神,票務員不會再查你是否有號碼布(憑號碼布免費坐車),瑞士就是這樣一個建基於信任的國家。

比賽於八時半開始,參加者按號碼布的顏色(以各自申報的速度劃分)分成六組,每五分鐘出發一批。雖然天陰下雨,Interlaken居民、遊客和穿工作服的店員都出來打氣。街道迴旋處看到一整排穿上傳統服飾,搖著巨型牛鈴的打氣團,巨鈴的叮叮噹噹聲此起彼落,既趣緻又醒目。跑到湖邊,輪到另一隊全女班的管樂團迎接你,好不快樂。

主辦機構不僅辦一場商業贊助的體育競賽,而是做一項有瑞士在地特色的大型活動,讓所有參與者體驗少女峰山區的文化與待客之道,無論是起步禮上吹的號角、出神入化的旗舞、沿途的巨型牛鈴打氣團,以及揮舞瑞士旗的群眾等,跑的、陪跑的、當地居民和遊客,都是整個活動不可缺少的角色。

瑞士人給你的感動

比賽沿途有拿著米高峰的廣播員,不斷講話營造氣氛,雖然聽不懂她在講甚麼。我停下來向廣播員致謝,並告訴她我來自香港,怎料就在下一秒鐘,廣播員轉了英語頻道說:「有遠道從香港來的跑者XXX,參加本屆少女峰馬拉松!」

跑友的眼光全部投射在我身上,忽然間我成為了全場的焦點。現場跑友也交足戲,一同歡呼及拍掌道賀,好像當我贏了冠軍。禮貌上我也舉起雙手,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身,接受四方八面的跑友祝賀,再講幾句:Thank you!在賽道上這麼威風八面還是第一次。

今年不幸碰到異常差的天氣,由前半段的陰雨,中後段的大霧,到最後如刀刺的冷風颯颯,打在臉上的不知道是雨、是雪、還是冰。雲霧瀰漫的山區倒呈現另一種疑幻疑真的美態,彷彿充滿靈氣的仙境,但當體力逐漸下滑,大腦自動轉移至慳電模式,欣賞風景的功能被強行關掉了,大腦不斷喃嘸喃嘸:快快跑完回酒店、快快跑完回酒店…….每個大會補給站,就是充電的大好機會,先停下來慢慢吃點東西,喝喝熱湯暖暖胃,舒展筋骨、抖擻精神後繼續前進。

最後幾公里,整座山如浸在冰冷的迷霧中,或許是我跑得太慢,山上的揮旗手、吹號角的打氣團早已撤退,巨石交錯的障礙形成的瓶頸位,把參加者全都堵住,大家只好在狹窄的山徑上排隊,垂下頭抵著強風,一個接一個慢慢步行上去,很鄧寇克的場面。

此時此刻,遠方傳來風笛聲,雲霧後看到兩個黑影,原來有兩名穿蘇格蘭裙的風笛手,如左右門神站在在標高二千米山上,冒著嚴寒輪流演奏。他們已站了四個小時,風笛的管子全灌水,看著他們把風笛反轉再反轉,水倒出來後又繼續吹奏,站著的比跑的更辛苦,哀怨纏綿的旋律營造的張力,在淒風冷雨下顯得格外感人,也是整個比賽之中最難忘的時刻。

過了瓶項頸位,終點已觸手可及了,只是大霧把一切罩住,要到最後一刻才讓你看到。五千名參加者,最後大約四千六人可以完成,完賽率超過九成。

以晨跑開始一天的旅程

即使不參加比賽,在少女峰山區跑步也是一大樂事。最好在萬籟甦醒前緩跑,看著熹微的晨光,慢慢勾勒少女峰、僧侶峰與艾格峰三巨頭的輪廓,迎接清早的第一班駛上山的小火車,再跑遠一點到翻過山丘,肥乳牛的脖子都掛了巨大牛鈴,眾多肥牛一起動身,此起彼落的清脆鈴聲是山谷的天籟。回去洗個澡後,找個看到峭壁、山谷及河流的窗邊,悠閒吃個早餐,再想想今天應該做甚麼。

要刺激,可以去玩滑翔傘、高速索道。

愛健行,阿爾卑斯山區的步道四道八達,有各種難度和距離任君選擇,清風夾著撲鼻的花香草香,落英繽紛教人心曠神怡。

不想走動的,可以坐小火車或纜車,到各個不同的山頭或小鎮,沿著山脊線緩緩向上飄,細味遠近高低卻不同,甚至待到黃昏看日落。

又或甚麼都不做,找個好景的茶座看看書,再到鎮上活動中心的泳池游泳,再焗個桑拿醒醒神,這些活動中心像出區的會所一樣,供旅客免費或優惠價享用。

少女峰馬拉松資料:

比賽日期:每年九月上旬的周六
報名日期:每年二月
報名費:160CHF(約HK$1,300)
名額:5,000,先到先得
賽道:由Interlaken出發,經Wilderswil,  Lauterbrunnen, Wengen, 到海拔2,100米的Kleine Schiedegg,全程爬升大約1,800米
網頁:https://www.jungfrau-marathon.ch/en/

瑞士少女峰山區的旅跑遊(上)/莊曉陽

全世界沒有多少國家,總是給人幸福美好的聯想,瑞士是其中之一,和平、富裕、先進、文明、與世無爭、連綿不絕的壯麗山脈、城巿小鎮與翠綠湖泊彼此依偎。這個小小的國家,城巿風華雅緻,山上小村更是如夢如幻的人間天堂,每年都去一趟瑞士洗滌肺部和心靈,總比起死慳死抵留在香港儲錢買樓值得啊。

山、牛和鐵路,定義了瑞士,三為一體、缺一不可。沒有山的屏障保護,瑞士大概早已亡了國,被德法意三國瓜分了;若山上找不到牛,聽起來也不太像是瑞士;沒有深入山區的鐵路,拉近各個聯邦的距離,讓瑞士的貨品得以出口,同時帶來歐洲各國的旅客,瑞士建立現代國家的過程也會顛簸很多。

瑞士的鐵路發展

火車雖然是英國人發明,但英國的鐵路系統今時今日的水平,大概與英格蘭在世界盃的成績有得揮。瑞士則是認真經營鐵路的國家,SBB鐵路準時又舒適,尤其是轉車接駁時間之精準,有如金蘋果剛好跌在銀網子,不會浪費乘客額外的時間。

火車的技術由英國傳入瑞士後,瑞士人開始瘋狂地鋪鐵路,甚至把鐵路一直鋪上山頂,以配合剛剛誕生的新產業——旅遊業,吸引資本家投資。時至今天,瑞士無數的山頭都有火車直達,連少女峰的冰川也不例外,老人和小孩可以不費力氣攻頂,某程度也是歷史的偶然。今天要鋪鐵路到山頂,即使有大財團支持,環境評估恐怕不太可能過關,只有工業革命剛剛萌芽,講人定勝天而沒有保育概念的年代,才有這種想法。

香港直航瑞士的飛機,都是零晨起飛,清晨六時多抵達蘇黎世,過關、取行李後,坐上七時十八分的火車,大約兩個多小時已抵達Interlaken。夾在兩個湖之間的Interlaken是少女峰山區的入口,也是往巴黎、柏林及法蘭克福火車的終點站。跨國火車的總站不設在蘇黎世、巴素爾、日內瓦或首都伯恩,而是在Interlaken這個旅遊城巿,可以想像每年去少女峰山區的法國和德國人,足以撐起這一條火車線。

少女峰登山鐵路

少女峰有一條號稱全歐洲最高、也是票價最昂貴的登山鐵路。這條鐵路約長九公里,以一百多年前的技術,試圖鑽一條隧道直插入山內,通往海拔三千四百多米的少女峰坳。最終花了十六年時間、超支了兩倍(1,600萬法郎)、犧牲了三十名工人,終於完成了這項不可思議的工程。

幸而這項高鐵超支的瑞士版,並沒有連累一眾投資者破產,因為它並不是等十六年才開始營運,而是用建好一截推一截的方式,每有新的站落成,旅客已躍躍欲試,看看前所未見的高度與風景,由全段鐵路第一日營業開始,已是成功的商業項目了,訪客中心亦不斷擴大,由觀景台、餐廳、各個主題展覽館、賣紀念品、朱古力和名店陸續進駐。

今天要坐登山鐵路,來回票價接近二百瑞士法郎(視乎你持那一種火車證,又或購買晨早上山的票,或可享有一點折扣)。

若不怕高山反應,用盡火車票的價值,還可以走一走約兩公里長的雪道,體驗在高山雪地上緩緩爬坡的感覺,雪道會途徑是一間海拔更高的木茶屋,讓你吃點簡單熱湯、熱食補充體力。這些木茶屋是專業登山客的驛站,屋內貼了一些上世紀的黑白照片,登山會的名單等等,還有簡單的紀念品售賣,算是簡單一窺地道的登山文化。

三層高的茶屋設觀景臺,可以從另一角度欣賞浩瀚的山脈與雪海,一來一回消磨大半晝的時間了。

不過,真正值得一試是少女峰的餐廳,人生又有幾多機會對著千萬年的冰川碰碰酒杯?當一杯辛辣麵都賣7.9法郎(約六十港元),一支可樂也是差不多價錢,連熱水都要賣4.3法郎(大概太多遊客為了省錢,問小賣杯拿熱水泡自備的杯麵),何不去餐廳慢慢座下,吃個三百元的瑞士牛排,點一杯比可樂貴不了多少的餐酒,還可以把少女峰的咖啡杯帶回家當作紀念品?

要不要買票上山,很視乎天氣情況,雲霧瀰漫之時,身處少女峰與大帽山的分別在於,少女峰較冷及地下有積雪。建議各位計劃到瑞士山區旅遊時,盡可能留至少三、四天,反正山區可以看的風景和活動太多了,若今天天氣不佳,至少還有多幾個機會等運到,希望永遠在明天。

山谷、山徑與鄉村才是重點

登上少女峰看冰川是到此一遊的指定動作,但瑞士最美的風景並不在雪上之上,而是在山谷、山徑與阿爾卑斯山腰的小鎮。識揀,一定是捨Interlaken,而住進車輛罕至的山間小鎮鄉村,找個有露台的住宿,無論是酒店、民宿,還是含蓄而又溫柔的小木屋(Chalet),好好享受幾天的寧靜,例如:

瀑布小村Lauterbrunnen

這個名字很難讀,群山環抱的小鎮處於少女峰鐵路沿線,天上飛瀑更蔚為奇觀,但由於位處山谷,惟一缺點是沒有連綿壯闊的山脈景觀。

深山內的Murren鄉

這個車輛絕跡、遺世獨立的鄉村,除了登山步道,她對外交通只有一卡的小火車,要去最近的小鎮,還要再轉多一趟纜車。想像中的阿爾卑斯山鄉村,就是Murren的模樣了,占士邦系列電影《鐵金剛勇破冰雪堡》(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的滑雪追逐場景,就是在這裡拍攝了。不過這裡沒有熱鬧的酒吧了。

艾格峰旁的小鎮Grindelwald

這裡是少女峰山區之中最早開發的巿鎮,餐廳及店鋪比較多,也有大型超巿,適合愛方便的旅客,艾格峰更是觸手可及地接近,風景超美。這裡是山上的交通樞紐,是少女峰鐵路另一個起點,也有纜車通往以刺激戶外活動聞名的First山區,但她的優點也是缺點,還是太多車,太多人,不夠脫俗。

我的四天少女峰山區行程,頭兩天住在Grindelwald的Park Hotel Schoenegg,露台看到一整排雪山,除了早餐之外,還奉送五道菜的晚餐,但每晚價錢也是千多元港幣起,以瑞士的物價來說是非常化算了。

由清晨下飛機活動了一整天後,真是累透了。是時候好好休息,預備明天的少女峰馬拉松,今天的旅程,就當是賽前最後一課的高原訓練吧。

旅遊資料:

少女峰登山鐵路:https://www.jungfrau.ch/en-gb/

少女峰山區:https://jungfrauregion.ch/

Interlaken:http://www.interlaken.ch/

旅遊季節:

瑞士少女峰山區,一年四季有著不同景色。夏天是繁花盛開的季節,五、六月和九月都為合適,既避過了暑假的高峰,日照時間亦相當長,適合各種戶外活動;秋天則可以看漫山紅葉,惟秋天相對短暫,一瞬即逝;如果是冬天,惟一的活動就是滑雪了。

 

香港迪士尼Marvel英雄跑短評/文:Timothy, 莊曉陽

香港迪士尼這個周末,一連兩天舉辦多場路跑,由三公里到十公里,我們參加了三公里及十公里賽事,簡單跑後感如下,特別給有興趣的香港、澳門及台灣跑友參考:

優點:


1. 香港最多打氣、氣氛最歡樂的路跑,也是唯一的機會跑進迪士尼園區,也是參加賽事的理由。

2. 終點與環保團體綠惜地球 The Green Earth合作做回收,值得一讚。如果沿途可以減紙杯,鼓勵跑友自備杯更好,反正Fun Run也不趕時間。

不足/意見/對比美國的分別:
1. 雖然主題為Marvel英雄跑,但相關角色只出現在紀念品或拍Backdrop上,沿途只有其他迪士尼卡通人物,但竟然無Marvel人物出現。

Marvel人物只出現在起點/終點,存在感嚴重不足,更像是一般的迪士尼路跑。相反,美國迪士尼的英雄跑,就相當有存在感了,五公里路上的Marvel人物有美國隊長、黑寡婦、鷹眼等等。

3. 九月天氣太熱了,特別迪士尼跑是一個很靠cosplay帶動氣氛的比賽。香港因民族性(華人玩得唔夠放),會cosplay跑的朋友已經不多,天氣熱則令有僅餘有興趣cosplay的跑友卻步。

當然亦因土地問題,想到要處置cosplay道具,還是環保些不買好了。

4. 美國開始時有兩位主持人營造氣氛,令大家好像身處Marvel世界中。香港則氣氛普通,一來cosplay的人已不多,亦有一部分同香港社會規舉和設定有關,例如:起點和終點的主持廣播,大多是與安全和確保賽事暢順有關,終點就叫大家快快向前走。

另一是比賽安排了過多穿螢光衣的Marshall沿途站崗,當一般競賽路跑來辦,而且絕大部分Marshall是鐵面的工作人員,表情與迪士尼職員、打氣隊和卡通人物的相差太遠,造成相當的違和感。

沿途個別Marshall亦會指示你快跑,不要四處拍照,似乎很擔心你周圍走。

更聽到終點的Marshall大聲叫跑友,不要遮蓋號碼布,要不然取消資格!Fun Run啫,唔駛咁緊張呀?😱😱😱

說到底,找田總執行Fun Run是找錯對象,因為田總Run從來不會標榜Fun。

5. 大會以高度及腰的膠水馬,作為比賽初段分隔賽道與公眾通道。膠水馬,一般只在修橋補路的地盤出現,用來分隔工地和保護工人,絕不應該出現在歡樂派對上,更不會帶來任何歡樂的聯想。

用膠水馬作賽道分隔,實在一大敗筆,違和感非常強烈。

6. 香港補给得水,美國則有sport drink。香港終點有水、sport drink和蕉,美國則多一盒小食盒,內有餅乾、芝士及蘋果汁等。

希望明年的比賽辦得更好、更Fun。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5. 瑞士皮拉圖斯的山上看日出/莊曉陽

1863年,英國人Thomas Cook組織了史上第一個去瑞士的旅行團,一行六十人由倫敦坐了兩日火車到日內瓦,再坐馬車、騎騾和徒步,以西裝束腰長裙的裝束,穿過峽谷、走過冰川,抵達湖江山色聞名的琉森(Lucerne),並以登山看日出為旅程壓軸。

今天去瑞士旅行的模式,雖然與十九世紀差天共地,但我們看的是千萬年也不變的壯麗景觀,等候同一個日出。大自然的震撼、期待晨光的興奮,不分古今。

世上最斜的登山鐵路

阿爾卑斯山脈橫跨的瑞士,可以登的山數之不盡,無論在維多利亞年代的英國人,還是現代遊客,去瑞士登山是必不可少。以前,單是倫敦去日內瓦的火車已需要兩天,到達瑞士之後,還要早上四時起床,走三十多公里路到下一個目的地,旅行更像是毅行者式的長征。

現在,由蘇黎世機場往登山樞紐琉森也只需一個小時,琉森既是瑞士最美麗的城巿,以中世紀的古木橋聞名,最寫意的旅遊方式,莫過於坐船或火車由琉森往山腳的巿鎮,然後再轉乘登山火車 (Cogwheel Train)或吊車(Cable Car),就可以輕易登上附近的瑞吉山(Rigi)、鐵力士山(Tiltis)或皮拉圖斯山(Pilatus)。

我們要去的皮拉圖斯山,有全世界最斜的登山火車,平均有38度,最斜的部分則是48度。想像火車軌是一條天梯,由山頂滑到山腳應該極刺激。坐上這些新簇簇的登山火車,你還以為這條通上天的火車,最多只有二、三十年歷史,殊不知它已經過行了接近一百三十年。

「這條登山火車線於1889年落成,同年面世、用同一技術興建的還有巴黎鐵塔(塔內升降機),這套技術還在當年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展示。」帶我們遊山的Colette說。

火車爬山的道理其實並不複雜,只不過是把火車底部平放的齒輪,狠狠地扣上路軌,有如坦克車輪與履帶的組合,靠的只是十九世紀的機械工程,即使地動山搖也不會墜落。

 

登上皮拉圖斯山

登山火車徐徐依山向上爬,穿過濃密的樹林後,窗外的風景漸漸豁然開朗,湖泊、鄉村、樹林和遠方的山脈,愈走愈遠、愈縮愈小,千里遠景,如在尺寸之間。

過了第一個垂直的隧道後,傳來一連串清脆的鈴聲,很瑞士、很飄零燕的畫面終於看到了,一群頸項掛了叮噹的肥牛在翠綠的山坡上吃草,旁邊是掛了十字旗的小屋,背後一整排雪山,就是終年積雪的阿爾卑斯山脈。

「這是一家芝士莊,皮拉圖斯山都有自家生產的芝士。」Colette是荷蘭人,懂得說荷、德、法、英、一點西班牙及意大利語,她很喜歡山,但荷蘭並沒有高山,於是她找到來瑞士的皮拉圖斯山工作,山上的風土人情、鐵路歷史、流傳了數百年的傳說和鬼古,她如數家珍的告訴我們。

「皮拉圖斯山的名字也有段故,相傳判耶穌釘十字架的羅馬猶太行省巡撫彼拉多,死後葬身在山下的湖,所以這座山才被稱為Pilatus。據說,彼拉多的鬼魂於每年的耶穌受難日,都會在湖中洗手,嚇得大家都不敢登山,打擾彼拉多的靈魂,直至有一次……」

五時過後的寧靜

火車上的眾多旅客,但只有我們帶同行李,預備在山上的酒店渡過一晚看日落與日出。山頂有兩所酒店,我們下榻的Hotel Pilatus Klum建於1890年,當年的建築圖則和文獻都在酒店的地庫中展示,以維多利亞女皇命名的晚宴廳更是氣派不凡,還有用作舉辦商務用途的會議室。今天就有蘇黎世銀行(Zurich Cantonal Bank)的高層,遠離交易現場的緊張和繁囂,來到海拔2132米與世隔絕的仙境,開兩日一夜的腦震盪會議。

我們先把行李放在酒店的接待處,然後開始沿山徑探索這座山。南方阿爾卑斯山脈的諸峰,供旅客瞭望的免費望遠鏡都有字幕,配上每一座峰是名字,讓你知道哪一座是少女峰,哪一座是僧侶峰。北方是琉森及琉森湖一帶的平原,據說在天朗氣清的日子,一直可以看到德國的黑森林,甚有大地在我腳下之勢。

山上的鳥並不怕人,還站在遊客頭上等餵飼;大叔赤膊在沙灘椅上曬太陽;大陸遊客則忙於自拍、拍人及拍景;不怕危險的熱褲小背心美國學生妹,走到陡峭邊緣的石上,以各種誇張的表情和動作拍照「呃like」。

隨大部分的遊客,乘坐下午五時的最後一班吊車離開,我們好像成為這座山的主人了。酒店安排了簡單的迎歡迎酒會,琉森白酒配土產芝士無限量供應,喝醉後再往晚宴廳享受晚餐。可惜日落已風起雲湧,入黑後更連番行雷閃電,在海拔二千多呎近距離看雷電也是難忘的經驗,但我情願明早的雲層消散,讓我們在旅程結束前看日出。

等待日出

翌日竟是天朗氣清,起床後跑上最高處,原來有三位銀行家比我還要早。山的最高處設了一支長號角,其中一人看著電話上樂譜,吹奏瑞士民謠。

「可否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好讓老婆知道我跟上司來開會?」較年青的銀行家說。

「無問題。你們是那一間銀行來開會的?」

「我們是蘇黎世省政府的銀行,但不是聯儲局之類的央行,而是完全商業運作的銀行,盈利會分給省政府分擔公共開支,其他人可以交少一點稅。」他的上司說。

山上的溫差甚大,白天可以赤膊曬太陽,但清晨相當寒冷,據說前陣子還下過雪。我由頸包到腳,但他們銀行家只穿薄薄的上衣,較年輕的銀行家是Ivan,他的上司是Isele。

「我住這麼近,但也是第一次在山上看日出,上一次上皮拉圖斯山,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學校旅行。我可以告訴你,這裡的風景是非常、非常美麗,瑞士也很難找到比這裡更美的地方。你又也利害,懂得找到這裡住?」Ivan問。

「我是在香港找資料時,找到皮拉圖斯山的資料,所以很希望在山上住一住。」我答。

「這麼多外國遊客上山,遠至印度、中國,但只是匆匆留一會便下山,然後又往另一個山,多麼可惜。你來了瑞士多久?」Isele問。

「這裡是我在瑞士的第五天,也是歐洲旅程的最後一站了,早餐後我要到機場回香港了。瑞士真的很美,也很先進發展,可以住在這裡真幸福。」我說。

「其實瑞士以往也是相當貧窮和落後,也是我們上一兩代人的努力,才有你今天所看到的瑞士……」

曾在英國工作十年的Isele是資深的銀行家,他對中國也不陌生,去北京和上海的次數遠多於我,中國一日千里的發展令他留下深刻的印像。

「……北京、上海、香港都很有活力和朝氣,那種對發展、對進步的渴求與幹勁,反而是我們這一代瑞士人所欠缺的,我們慣了富裕舒適的生活了,若失去了進步的幹勁,是很容易落後的。雖然我們仍在很多方面領先,但怎樣可以繼續在全球的競爭中維持地位,這需要我們去思考了。」

晨光把四周的山塗上金黃色,雖捨不得眼前的美景,但差不多要回去執拾行李了。臨走前,我簡單介紹了自己後,問他們:「我可否在遊記中,提及我在山上遇上蘇黎世的銀行家?」

「哈哈,你不是Financial Times的記者就好了!」Isele笑說。

旅遊資料:

交通

蘇黎世機場往琉森的火車車程約一小時。由琉森往皮拉圖斯山,可以在巿內渡輪碼頭坐船到Alpnachstad,船程大約一小時;到站後再轉登山火車(Cogwheel)上山,回程則坐吊車(Cable Car)回Kirens,再轉巴士回琉森巿中心,價錢為CHF106(約HK$850)

讀者亦可考慮購買瑞士火車證,分三日、四日、八日及十五日,憑火車證可免費乘坐所有火車,往皮拉圖斯山的船、登山火車與吊車,以及免費參觀國內五百間博物館。

食宿

皮拉圖斯山頂有兩所酒店,分別是Hotel Bellevue及歷史酒店Hotel Pilatus Kulm,價錢視乎季節而定,包早餐及晚餐,網站為:https://www.pilatus.ch/en/discover/hotels/overview/

琉森可考慮入住Ameron Hotel Flora Lucerne,步行一分鐘到古木橋Chapel Bridge,毗連百貨公司Globus,對面則是聞名Sammlung Rosengart美術館,收藏了過百幅畢加索的畫,以及他的生活照片。

 

意大利、瑞士的藝術、美食與跑馬行 4.漫遊瑞士藝術小城Winterthur/莊曉陽

Winterthur(溫特圖爾)這個不見經傳的瑞士小鎮,原來是瑞士的博物館、美術館之都,收藏了不少由文藝復興、印象派到當代藝術的瑰寶,令Winterthur在瑞士的藝術地圖上,不輸最富裕發達的蘇黎世和Art Basel藝展發源地巴塞爾。

Winterthur距離蘇黎世巿及機場的火車車程僅需二十分鐘,只是去蘇黎世的旅客,一般不太會留訪Winterthur。畢竟,這裡既沒有名山巨川,又沒有聞名古蹟,也沒有時尚購物景點,但它有舉世聞名的藝術作品,不會比歐洲其他國家的收藏遜色。當年一代的瑞士企業家,把握了工業革命和全球貿易的機會,將累積的財富用來購入大批的近當代繪畫,並慷慨捐獻給美術館公開展出。

遊瑞士的方便在於單憑一張火車證,已包含所有火車、船、長途巴士、Pilatus, Rigi and Schynige Platte的登山交通,以及絕大部分巿內交通的費用。火車證的價錢雖然不算便宜,但All in One的配搭超方便,而且火車證有電子版並透過電郵發出,即使遺失了紙本也不會破財大出血,回去酒店再印一張就是了。

不要忘記,火車證還可以用作免費博物館門票,參觀瑞士全國超過五百多間博物館,由美術到以科學、交通為主題的博物館都有,只要能想像到的也有,種類甚多。

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素菜餐廳HILTL

雖說是瑞士第一大城巿,蘇黎世人口不到五十萬。蘇黎世湖、舊城和名店街固然吸引,但最令人回味無窮的一站,還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於1898年創辦的素菜餐廳HILTL。雖說是歷史餐廳,但裝飾相當前衛時尚,餐廳中間還有一座如貝聿銘設計的羅浮宮玻璃金字塔,讓顧客窺看在地庫廚房忙碌的廚師和一眾侍應。

旁邊的瑞士女士擔心我們不知道如何點菜,主動推介有幾十款世界各地的齋菜,還有十多二十款素食甜品的自助餐給我們,這樣甚麼都可以試試,又不用擔心點了不喜歡吃的東西。她果然沒有介紹錯,食材新鮮而且味道一流,如果天下間的素食餐廳都有如此水準,要大眾改吃全素又有何難度?

吃晚飯後去Winterthur,明日開始美術館之旅。

Am Römerholz美術館

Winterthur的Am Römerholz美術館是著名瑞士收藏家Oskar Reinhart的故居,Winterthur火車站每小時有專車前往,車程大約十五分鐘。沒有子嗣、也沒有結婚的收藏家,把他最疼惜的約二百件藝術品(主要為文藝復興年代、法國印象派及其他大師作品)連同Am Römerholz大屋,於死後捐給瑞士聯邦政府作美術館用途。

工業革命由英國席捲至歐洲大陸後,Winterthur成為瑞士製造業的重鎮,造就了像Reinhart家族這些富商,也令瑞士迅速現代化。Oskar的父親Theodor Reinhart以輸入印度綿花往歐洲的貿易起家,飛黃騰達後開始涉獵藝術,他除了收藏藝術品外,又資助了不少藝術家。

自幼在藝術圈子生活的Oskar培養了鑑賞藝術的觸覺,他完全無興趣繼承祖業,未到四十歲已退出家族生意,專心一意做藝術收藏家。他對法國印象派大師的畫作情有獨鍾,適逢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經濟大蕭條,舊的秩序逐漸瓦解,不少曾經富可敵國的巨賈家道中落,又或新一代接班人對長輩遺留下來的藝術品沒有興趣,藝術巿場忽然間湧現大批名作,對收藏家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Oskar被譽為舊歐洲最後一位大收藏家,除了他有盡收天下兵器的財力,兼憑著家族累積的藝術圈人脈,更重要是他不像一般不熟悉藝術的富商,需要諮詢專家顧問的意見,他本身就是一個專家。

今天,Am Römerholz美術館展示畫作的方式,仍秉承他生前的做法,不是用傳統按年代排列藝術品的方式,而是把類似主題但不同年代的作品放在一起,讓藝術家可跨越時空直接對話,讓觀眾從另一個角度看西方藝術發展的軌跡。

另外,Oskar收藏的瑞士、德國及奧地利名家的作品,目前則收藏在Winterthur巿中心的Fundación Oskar Reinhart美術館。

Kunstmuseum Winterthur

那個年代的瑞士,藝術收藏家都有回饋社會的意識,正如Oskar Reinhart曾說:「在法律上,我是這批藝術品的擁有人,但在更高的層次,這些藝術品都是公眾的財產,我只算負責管有而已。」把價值連城的藝術收藏捐獻給博物館的,並不只他一個。

Winterthur另一間重要的美術館是Kunstmuseum Winterthur,Kunst在德文的意思是藝術,Kunstmuseum即是美術館,這家巿立美術館比Oskar Reinhart的兩所美術館歷史悠久,同樣以私人捐贈為主要館藏。

現代的瑞士國於1848年成立,由操德語、法語及意大利語的一眾獨立的城邦,,組成聯邦政府,其憲制類似美國,每個城邦都有不同的語言、稅制和法例,Winterthur是蘇黎世邦的一個城巿。就在瑞士成立的同一年,一群藝術愛好者在Winterthur組成藝術沙龍Kunstverein,開始收藏各種繪畫。

雖然只是一個小城的藝術團體,但它的目光倒是相當遠大。在十九世己末至二十世紀初,繪畫終於擺脫以仿真為優劣的標準,由印象派到後印象派,開支散葉至立體主義、表現主義、原始主義等流派的年代,Kunstverein希望把歐洲最新的藝術作品帶到Winterthur,於是促成了美術館的興建。

這一百年間,美術館接受了多批重要捐贈,也在各方的協助下收購藏品,特別是美國的當代藝術。今天Kunstmuseum美術館在瑞士屬首屈一指,無論在數量還是種類都相當繁多,叫得出名字的西方近代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基本上都可在館內找到。它又不像歐洲其他知名博物館這麼擁擠,遊客可以優哉悠哉,慢慢欣賞。

Winterthur主教堂

歐洲絕大多數城巿的舊城區,最高的建築為教堂。中世紀的歐洲,建築教堂的工程橫跨幾代人,通常先蓋小教堂,然後慢慢擴大、向上發展,建築的過程就是「摸著石頭過河」,用光資金就停止興建,隨時可以拖幾十年、一百年,直至有新的資金繼續下去。

Winterthur的主教堂,無論外觀、規模和歷史意義,固然無法跟巴黎聖母院、米蘭大教堂、梵帝岡聖伯多祿大教堂比較,但同樣經過幾百年的變遷,也有值得玩味之處。

帶我們遊教堂的導遊Peter是退休教師,義務協助旅遊局帶團導賞。瑞士人的外語能力都好強,除了三種法定語言,一般都可以用英語溝通,娶了英國太太的Peter更沒有問題了,他還告訴我們幾個月前才去了北京交流,登上八達嶺的長城。

教堂塔尖只開放給導賞團,通往尖塔塔頂的208級窄窄的樓梯,像垂直的時間通道,遠古年代的木支架仍然保留作通道。每一層都有小小的展館,有的放置了修復教堂的工具,有囚禁犯人罰抄經文的閣樓,也有展示教堂發展歷史的模型與展版。

塔尖有全個小鎮最好的風景,圍欄不算很高,向下望還真的有點腳軟,畏高的就不要登上塔頂了,但如果不畏高,倒可考慮上去拍結婚照。「前陣子還有拍結婚照的情侶,為了拍到最美的一刻,一直在塔尖等到日落呢!」Peter說。

藝術品不止在教堂和美術館看到,火車站對面的National餐廳是當地最好的餐廳之一,牆上掛了不少繪畫,亦有雕塑和裝置藝術,餐廳經理甚至鼓勵客人四處參觀。五月的瑞士九時才日落,吃過甜品與餐後酒終於入夜了,掛在餐廳半空的燈火密如繁星、吹落如雨,藝術、佳餚與美酒,為Winterthur之旅劃下完美的句號。

旅遊資料:

蘇黎世HILTL餐廳

網頁:hiltl.ch/en

素食自助餐為57 CHF (約$HK450)

Winterthur National餐廳

網頁:http://www.bindella.ch/de/national.html

Am Römerholz美術館

入場費:12 CHF (約HK$100)

網頁:www.bundesmuseen.ch/roemerholz

Kunstmuseum Winterthur美術館

入場費:10 CHF (約HK$80)

網頁:www.kmw.ch

Winterthur主教堂

請參考Winterthur遊遊局網頁內,Group Tour一欄:http://www.winterthur-tourismus.ch/en/vis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