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狂風波士頓― 禮服男波士頓馬拉松戰記/Dennis Lui

(編輯按:曾經擔任名古屋馬拉松禮服男的跑手Dennis Lui,以sub3佳績入圍波士頓馬拉松,卻遇上連非洲的高手都為之折服的惡劣天氣。這一場爆冷的馬拉松,對一般選手來說究竟又有多惡劣?連一向都少寫感想的Dennis,都特意來函分享。我們會一連兩日,分開上下兩集,刊登Dennis的波馬戰記。)

等待了一年多的波士頓馬拉松,最終在風雨飄搖下完成……

自到達波士頓後,天氣一天比一天更差,星期六的下午開始變差,星期日的氣溫急降,早上已不停落雨,甚至落雪。

比賽前的下午,天氣開始變得更壞,隊友們大家也在為穿甚麼,怎麼穿大傷腦筋。市中心大小商舖的手套也售罄了;可想而知各位跑手也為明天作更好的準備。跟隊友們閒聊起來,好奇非洲跑手們明天會穿甚麼出戰?

雖然大會一早已預告天氣非常不穩定,叫跑手們作好所準備,但說到底還是以當天的實際情況作最後決定。當天起床後,立即打開窗,隨即感受到陣陣寒風和大雨。最後,選擇了長袖衫、長褲、帽、手套和頸巾迎戰。和隊友集合後,便離開酒店寄。酒店與寄存行李的位置相距不到一分鐘,但短短的路程已令跑鞋濕透,可想而知雨勢有多大。

之後,便乘搭黃色校車前往位於Hopkinton的起點。一小時的車程,雨不停的下;沿途更看到一些地方有積雪,心理上已大打折扣。到達選手村後,車內的暖氣令人不願下車。雖已穿了雨衣和外套,雨水加上寒風吹來,身體還是騰–騰–震!選手村帳篷外的草地滿布水氹,旁邊還有積雪;進入帳棚前,跑鞋已佈滿泥濘。

還以為可以在帳篷避一避風雨,但風還是從四方八面吹進開放式的帳篷。在人山人海的帳篷內,很困難地才找到一個地方可以坐下休息。面對如此天氣,隊友們也不期然把目標降低,只希望可以安全完走回來。接近開跑的時間,我們無奈地在滂沱大雨下離開帳篷前往起步區。在帳篷內沒有機會熱身,手腳卻已凍僵,腳趾完全沒有感覺!所以只好把握這機會慢跑,作輕微的熱身。

早上十時正,終於在接近攝氏零度的低溫下開跑,在Wave 1 Corral 2 區的高手一開始已離我遠去,但我還是跟著自己的步速走,因為不知道天氣會有多大的影響!起初的五公里,感覺不錯 – 因為落斜的路段較多,而且雨勢不是太大。一直保持著自己的速度繼續跑,然後除掉雨褸,數公里後再把外套掉下。

到了十公里和十五公里的時候,時間還是在控制和預計之下,心裡一直想著要保持速度,那就不會消耗過多體力,便可以盡快完成,盡快返酒店休息。

接近二十公里時,遠遠傳來聲勢浩大的歡呼聲和尖叫聲,原來聞名已久的的Wellesley College就在前面。一眾女學生早已站在賽道旁打氣,我也得到了不少女學生的祝福,亦成為本人最有力量的一段!只可惜之後無而為繼…

半程的時間還是很不錯;但長時間在寒風冷雨之下,身體開始慢慢告訴我要慢下來。還以為已克服了時大時細的雨勢,但突然之間傾盆大雨,加上在空曠的四周吹來冷風,叫人最難受!真的要咬緊牙關、緊握拳頭才能撐下去,而且不時要把帽子調整,因害怕會吹走。每當雨勢變大時,旁邊的打氣市民隨即起哄。每望向他們時,真的不知如何回應。感謝他們冒雨下的鼓勵,繼續向跑手打氣: “You’re doing great! You can make it!”

大約在三十公里時,上了一趟洗手間,亦是第一次在比賽中途去洗手間,相信是身體未能順利排汗。之後,重新開始比賽,再次調整步速。冷雨天,加上強風,重新跑起來真的很困難,令人感到煎熬。身體亦開始告訴我有點不當, 每當望向其他地方的時候,總感到四周的事物在搖動,完全不能集中,在想到底能否完賽?會否暈倒掉?會否死掉?頭一次感到自己在玩命!只好一直向前望、一直走下去,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告訴自己完走便是勝利!

跑了這麼多場比賽,初次有親人在玩場打氣。在三十五公里左右,身居波士頓的表妹和表妹夫到了打氣!只可惜天氣太凍,未有停下來跟表妹合照留念,只可向她拋下了兩句:Thank you!好凍!賽後,她說當天真的很凍,天氣很差,亦相信這可能是我跑過最難跑的一場馬拉松。感謝他們倆的現身支持!

跑過三十六公里後,手錶竟然無電!相信是溫度太低,電池耗得特別快。這代表餘下的路段要靠心算,所以每一個mile牌和km牌也非常珍貴!心裡不停地轉換著mile和km,計算著尚餘多少,完全沒有步速可言!低處未算低,這一刻四頭肌竟然想抽筋,從未試過抽筋的我只好立即放慢腳步。因有更多的時間承受著大風吹著濕透的身軀,這更辛苦更難受!雖然只剩下數公里,但每每看到了Medical Tent和巴士時,總在想我應否進去……

衝線前的一段,特意走到賽道旁,好好感受賽道兩旁觀眾的支持。常言道,跑馬拉松,最緊要有相。但今次比賽真的提不起勁與攝影師交流,對鏡頭失去了笑容。踏過終點拱門的一刻,沒有振臂高呼,沒有一刻興奮,只感到安慰,因終於完成了這一場與風雨結伴的賽事!

過了終點後,雙腿終於站不穩,大會工作人員發現情況不對,便扶著我慢慢地步向醫療室,途中不斷問我問題,相相是希望知道我的神智如何。坐下來後,全身不停發抖,醫護人員馬上替我脫掉所有濕透衣服,披上保暖的錫箔和毛巾。雙手不能好好的拿著熱水,倒了半杯熱水在大腿也沒有感覺!眼見很多選手也在醫療室休息,醫護人員不斷照顧著我們。

休息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後,在醫生批准下和證明可自行行一小段路後,便可離開醫療站。因衣服早已被脫掉,離開前,著工作人員替我緊緊的披上錫箔。在身披三張錫箔下,慢慢地沿路前去拿完賽選手包和得來不易的完成牌。一眾同行隊友亦順利完成比賽。

過後回想,真的不知道自己如何咬緊牙關、緊捱拳頭撐過去。今次心路歷程實在太多!也驗證了意志的重要性!堅持到底,勝利還是會屬於我們!

還會挑戰波士頓嗎?我也不知道。縱使這場比賽中留下了一些遺憾;但波士頓馬拉松就是一場永不讓跑手忘記的比賽!

多謝義工們和大會工作人員的付出、多謝醫護人員的照顧、多謝沿途群眾的吶喊、多謝隊友們的支持,還有,多謝熱情的Wellesley College女學生冒雨下的鼓勵!

多謝波士頓!

Boston Strong! Runner Strong!

Advertisements

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2018 – 初馬體驗/讀者來稿

文:Ferris Wong

跑了長跑五年,由最初的五公里,然後十公里、十五公里到半馬拉松,自問進步一點也不快。去年年底在想今年還能再進一步嗎?想了一下,就決定在2018年進軍全馬拉松的旅程。

因為一向都喜歡日本文化,而日本的長跑比賽也是以氣氛熱烈而有名,所以順理成章就向日本不同城市的全馬比賽入手了。

看了幾個長跑專頁,要報跑東京、大阪馬絕不是容易事,要抽到也可能要等幾年時間。為了要確定自己能早日達成目標,那便要向能一報名就可確認資格的賽事著手。

用了很短的考慮時間,我便選擇了東北風土馬拉松。一來因為自己未去過東北旅行,這比賽也是為了復興東北而辦,別具意義。當然,這個比賽是一個fun run,以六小時為時限,配合大量不同的日本食品補給站,估計自己是用慢跑也沒問題的。(反正只要能完賽,怎樣也是PB啊)

比賽前是緊張的,原因有很多:
I. 天氣冷,登米市三月的天氣預測長期都是大約3-10度。氣管不太好的我還是會擔心的
II. 長距離,自己最長距離只跑過半馬拉松,半馬之後的距離會是什麼感覺呢
III. 腸胃狀況,半馬拉松可以全程不去洗手間。全馬估計四個多小時,中途還有不少東西吃,去洗手間的安排也是考量之一

到了比賽日了。雖然早上九時半才起跑,但因我住在仙台,五時多便要起床,乘預約了的旅遊巴士前往登米長沼湖比賽場地。一個多小時後下車時,第一件遇到的事,就是下著毛毛細雨。這可是天氣預報沒有預計過,不然我也會帶雨衣來。可幸的是毛毛雨慢慢也收了,之後還轉為藍天,所以也不用在冷雨粉下起步。

東北風土馬拉松的賽道是圍著長沼湖跑兩個圈,中途有二十多種日本食品作補及品。起步點是一個大草地的公園,裡面除了大會counter、大台、行李區外,比較特別的就是草地上有很多便攜帳篷搭配野餐布。感覺是一家大細都來支持家人比賽,還順道野餐郊遊一番。這畫面可和香港長跑的時候很不一樣,因為往往可會被工作人員說不要在那裡停留呢。(土地問題)

這比賽在網上流傳多年之後,今年參加的香港人也可不少(當然,我也是看網上資料才知道吧)。臨起跑前碰上了不少香港來的跑手,平日在香港比賽也不一定有朋友一起起跑。這次頓然覺得這裡比賽温暖多了。

上午九時半便是全馬的起跑時間。這次起跑沒有鳴笛聲,取而代之的是樂隊現場演奏。起初還有點不習慣,但這樣的安排也很符合這次Run and Music的主題,也更能給予人好好享受這次Fun Run的感覺。

起步時四周其他跑手的步伐都比我想像中快,我只好不時提醒自己控制在6分半至7分鐘一公里的速度就好,免得之後路段會沒有力量。跑了不久,每兩公里一個的補及站很快就到了。我本著每站都要吃的宗旨,當然是半停下來吃了這首站的一小片醃製桃。這作為長跑的餐前開胃小吃可是不錯的選擇。

圍著長沼湖的路程並不是想像中的完全平坦,倒是有不少的微上微落。平日自己路跑練習都有不少上落斜,所以這還處理得到。意料之外的是有部份路段非常當風,幸好自己怕冷而準備了頸套,好幾次都要把頸套拉上鼻子上繼續跑,才能令氣管舒服一點。中段時間陽光慢慢出來,所以後來就更為温暖。跑下去不致非常大汗,也能乾濕相宜地繼續慢跑。

雖然這比賽是在郊區跑,打氣的群眾一定不及大城市的路跑熱鬧,但很多住在附近的公公婆婆都會在屋前出來落力打氣,有些還帶了很小的小朋友。每一次跑過他們時,聽到他們的由衷打氣聲都會內心有一刻感動,然後表情裝作沒很辛苦地繼續向前跑 (這對撐著跑下去很有效)。

頭半馬的處理還算輕鬆,畢竟平日也能跑到半馬,中途還能吃到蘋果、熱湯、甜酒、特色肉腸、芝士撻等等。每到站休一下、再跑一下,總算是能維持到預定的步伐,用了不到兩個半小時跑完了第一個圈。

第二圈開始,內心就對自己說,現在真正開始「打大佬」了。這圈因為沒有了半馬的選手,也少了很多觀眾,一路上就冷清了不少。這正正好開始要和內心交戰,不斷提醒自己堅持不步行,就算慢跑得比行只快1%也要保持跑姿。(當然,還有堅持每一站都要吃 XD)

在大約二十六公里時去了洗手間。這其實是忍到半馬後才去的,因為相信會少很多人,但那時還是要等候一下。那公里因此跌到12分鐘。不過這也沒辦法,如果不去洗手間也無法專心繼續跑下去。

這次比賽故意沒有戴耳機,希望能拉近和環境的距離。近三十公里時,不其然地開始內心唱起歌來打發時間。期間唱過「Tonick」、「圍城」來為自己打氣,兼且作為步伐速度指標。沒想到又竟然唱起「再見我的初戀」!其實我也不能解釋為何會想起這首 ,不過拍子跟步伐夾得來,便在內心繼續唱了!XDDDD

過了三十公里是不少人說過最辛苦的距離,我也不例外。有段路內心開始不斷說玩命呀、粗口呀、怎麼不報半馬呀…(下刪二百字)這時開始感到是1公里1公里的撐出來,感覺可和頭半馬非常不同。

這時小腿肌肉感覺變化很大,一來上斜沒了大力量,但原來也變得非常敏感。一時褲管觸及皮膚時,也會覺得是被異物掃過。有時還好像有些電流走過小腿。雙手呢,有時也會有一點點麻痹,不時要做些手部運動來讓雙手充血。不知道這些是不是長時間的跑步,讓血液大多流到腿部去了而引發的。

第二圈的補及品比第一圈還豐富,例如:青瓜、和牛、味增湯、蕎麥面、芝士蛋糕等等。不過我通通吃過後還是有點餓,原本以為不用吃gel/鹽,這圈還是吃了三包gel和一包鹽,證明我總是要吃才能跑的。

跑到40公里,手上的Apple Watch便沒電了,我可有充足了電源才來跑啊。不過,這也不打緊,盡了自己努力跑就行。那時自己內心計著從09:30起步,14:30前在終點衝線便可以做到sub 5的時間內了。

沒有了音樂拍子、沒有了很多打氣、沒有了電子儀器的輔助計算,這更能清楚聽到自己的呼吸、自己的步伐和自己的意志。

最後轉入終點的公園,打氣的群眾又多了起來。太好了,終點在望了。衝過終點後,工作人員還會說聲恭喜,實在非常窩心。

因為大會安排了即時印刷完走證書,完走時間是能立即知道的。等待證書印出來時,我還在喘着氣。看到完走時間時,實在有點激動。因為,初馬Sub 5成功了!

官方完走時間:4hr 54min 37sec

之後接到不少完走紀念品,還領取了海外跑手才有的完走獎牌。這比賽以往是沒有獎牌的,今年突然有獎牌也算是意料之外吧。

後記:
東北風土馬拉松的目的是希望能把多些人帶回日本東北,振興當地經濟。雖然311地震已經過去多年,但這裡還是要繼續得到各地的支持來持續發展。希望這次的成功fun run經驗,能令更多人繼續支持東北地域。

在日本長跑果然讓人滿足度很高。接下來在其他日本大城市全馬,相信我都會入紙抽籤了。不過,還是全馬初哥的我也不敢說在其他全馬會否跑得更快。因為其他比賽應該沒有這麼多食物,也沒有每兩公里的小休。下一次全馬時,相信又會是另一次的學習體驗了(長跑長有 完走就好)。

靜岡馬拉松2018的八個感受與觀察/Sandy Sung

靜岡馬的路線差不多全平,除了享受日本馬的一切之外,應該可以試試跑快點,但賽事限時5小時半而已,關門時間有點緊的,總不能玩太耐。

當然我既成績對於高手快腳來說當然是小巫見大巫,但對於我呢個全馬只跑左3年,完成了9隻馬拉松既主打旅跑者來說,冇傷冇痛,進步幾分鐘已經很好了! 概括下今年的靜岡馬給我的印象及感受:

1. 靜岡交通唔方便
靜岡其實是比較遠的一個地方,由東京成田機場搭JR +新幹線所需時間是3個小時多,要七千幾yen。

時間長,車費昂貴。我們是星期五晨早到達成田,於是我們選擇了由機場去東京短留幾個鐘,搭最後一班巴士由東京駅去御殿場駅,只需個半小時,住御殿埸一晚,星期六一早搭JR 到靜岡,也是個半小時,這樣一共只是四千yen。

跑完之後覺得這絕對是明智的抉擇,因為星期五好天氣,在御殿埸看到又近又清的靚絕富士山! 至於回程,就取道名古屋機場。星期一住了一晚掛川市,在濱松駅搭巴士直達名古屋中部國際機場,車費共三千幾yen,時間兩小時多。

靜岡馬的確比其他大城市的馬拉松沒那麼方便,不怕轉來𨍭去或者搭昂貴的新幹線, 可以考慮。

2 . 小型嘉年華
嘉年華會場在星期六舉行,參加賞是一對五指型功能襪及能量貼布。主題物品不是太多:Tee, 袋, 帽, 磁石貼比較受歡迎的顏色及size很快已售罄。

可能今年多了很多外國人參加,根據派發跑手包的工作人員,香港來跑真的很多,要知道香港人出名狂買的。跑的過程我好像聽到廣東話的比日文還多,其次是台灣人吧。另外其他運動用品真不是太多,嘉年華很快就逛完。

3. 至愛Dancing Hero
比賽日起點在靜岡市公所静岡廰舎前,我們在酒店行去大約15分鐘。當天早上12度左右,不是太凍。在等候期間已經出太陽,幸好之前看天氣準備了短袖衫及手袖。我排在E 區,離大會起跑時間差10分鐘,一開始至20k 左右其實都是跑在市中心及民居,陸陸續續都有些市民出來打氣。

印象比較深刻是一些婆婆及小孩們,看見他們開心的臉,跑者們也自然開心起來。跑日本馬就是喜歡這點。頭10k 老實說是跑得比較辛苦,因為太陽高掛,曬完右邊曬左邊。號碼布有兩塊,掛一前一後的,大會其中一個 sponsor 是太陽生命, 除了一個大大太陽外,我看到很多太陽生命在前面,真貼切。在第一個水站5k 前,有靜岡市立東中學校的吹奏樂部表演,聽到的是Dancing Hero, 即是跳舞街,那是我之前狂loop的歌曲,心情當然興奮。

之後也有一些啦啦隊,靜岡吹奏樂團表演。

4. 美味士多啤梨 vs. 中伏咖哩
沿途的水站很充足,但是老實說,整個賽事的食物補給不是太多,最吸引應該是士多啤梨,幸好我在27k 及32k 食到兩次,味道不是太甜,但是多汁、很解渴,第二次還是大大粒的。

義工們很貼心地把掟把掉。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真的太多人參加,大會也預計不到,一些跑得慢的跑手吃不到士多啤梨,難免有點失望。

其他特色食物還有靜岡關東煮,豆沙包、香蕉,還有我中左伏的咖哩!跑到35k 左右,看見有咖哩的日文牌,因為出得比較慢,要排隊,心想差不多到尾聲,也沒什麼吃過,不如就排一陣吧。

結果食了一啖,是好濃的咖哩豬腸!立即拿水飲,之後跑了一陣有點反胃,再飲水及食了糖才把剛才的味道趕走!

5. 有陽光、大海但被霧掩蓋的富士山
在25K 開始跑入長達10k 的駿河灣海岸線。終於跑到我喜愛的大海,心情好興奮!當日陽光普照,望住bling bling 的大海跑,有點涼風下,好有渡假feel。

立即把之前有少少悶熱的感覺掃走,雖然富士山被濃霧完全掩蓋,全程也找不到蹤影,但是有海的路線感覺舒服。

跑到32k 的時候有撞牆感覺,好想行,但是這隻魔鬼竟然很快就被我打敗,那10k 感覺很快就過.

6. 香港人可否靜少少?
跑了5隻日本馬拉松,今次的靜岡馬是遇過最多香港人的一次。當然那麼多人出外旅跑是件值得開心鼓勵的事,但是香港人可否不要好似某國人民一樣,大聲吵鬧?

記得跑到未夠10k,聽見後方一男一女的吵罵聲音,男的罵女方不知跑到那裡,害他要跑5分幾pacing 追她,女的罵男明明約某地方等卻等不到,吵鬧聲音持續幾分鐘,我差點想回頭叫他們不如留返啖氣跑吧,還有漫漫長路!

當然我沒有做厚多士,不過真心唔希望香港人在日本這個地方給人壞印象吧!

7. 熱鬧的終點前應援對伍
在進入最後1k 的路段,一整列應援對伍熱情地與參賽者擊掌、打氣、氣氛熱烈。這個賽事列明禁止參加者變裝,所以在路上看見極少人打扮,似乎在日本馬欣賞變裝是其中一個令人開心的元素,在這裡看到變裝的打氣對伍,又就快到終點,精神為之一振!

可能有霧加太陽,終點線好像在出奇不意的地方出現。

8. 櫻花樹下的獎牌
雖然三月份的靜岡沒有盛開的櫻花,但就在終點清水駅附近,幸運地看見幾顆開得燦爛的櫻花樹。櫻花樹下的獎牌為這次靜岡馬畫上完美句號。

總括來說,今年的靜岡馬對於我來說算是跑得滿意又享受,感恩有順風幫我一把,幾次把身輕的我推向前,加上留前鬥後的策略,了解路線,聆聽自己的身體,終於突破盲點,找到自己的跑馬拉松方向。

這個和小丸子有個約會的旅跑很富足,期待下一次有趣經歷!

2018姬路城馬拉松戰記/讀者來稿

文:Lee Wai Shun

今年的姬路城馬拉松已經是第四屆。大會公佈的全馬海外名額有250個,而報名人數多達618,不過半的中簽率,追得上其他大賽了(按:全馬的名額為 7,000個)

去年暑假經同事介紹下報名,在九月份獲知抽中後便立即計劃行程;除了預定了兩晚姬路附設有大浴場的酒店,更買了星期六出發的機票。

大會於舉行前一日(10/2)於姬路的大手前公園及Egret Himeji 舉行姬路城馬拉松嘉年華會及派發選手包。

在JR姬路站外特設為選手打氣留言牆,選手及市民可以在獲發的Sticker 上留言/畫公仔,並貼到留言牆上。

前往大會途中途經的姬路商店街已掛滿姬路城馬拉松的旗熾,商店更貼上為運動員打氣的Poster 及 Banner,盡顯當地人全力支持這項一年一度的盛事。

選手登記於Egret Himeji B2F進行,跑手隨了獲派號碼布、跑Tee、行李牌、姬路城的免費招待券、贊助商的商品外,每位跑手獲發一件和果子,內有一位小學生親筆撰寫的打氣卡,真不得不讚嘆日本人的細心及熱情參與度。值得一提,大會製作了全國一都一道二府43縣 以及個別海外地方的出生地Sticker,派給選手以作識別。我當然取了 「香港」Sticker,並貼在身上讓其他人知道我是「香港代表」。

完成登記後,便到大手前公園的馬拉松嘉年華會走走。嘉年華會隨了一些贊助商的Counter,更有一些當地的美食攤檔。可惜由於當天一直下著雨,遊人不多,一些原定於大會主舞台表現的項目因而要取消。我把握著時間,即場拍照製作個人襟章、拍了予想時間照片、品嚐了姬路城人形燒便離開,回酒店休息。

不得不提,大會的Sponsor製作了不少的打氣工具,包括吹氣棒、旗仔、膠製傳聲筒等,免費派發給跑手及觀眾。

馬拉松當天(11/2) 早上,我出發前在酒店大浴場浸過溫泉才出發。

由於當天氣溫只有2-3度,我帶著頸巾、帽、手套才離開酒店。跟一同參與的同事在姬路JR車站匯合後,才步行前往起跑點大手前公園。

在JR 姬路站內已見有一些打氣團體在車站大堂彈奏音樂及表演,去為剛落火車的跑友打氣。車站外並掛滿一些為跑手打氣的Banner。大部分Banner 及旗仔都是人手製作,盡顯日本人的細心。

人潮魚貫地經過商店街向著大手前公園進發。大會將大手前公園的地庫停車場僻作男士更衣室及寄存行李處;而女士則要到Egret Himeji B2F ;好讓各跑手能在室內的地方更衣,以免著涼。

天色比前一日好了不少,起跑前天朗氣清,甚為適合長跑。做好熱身,準備去洗手間才發覺大排長龍,比其他比賽還要嚴峻,最後花了超過15分鐘方排到,去到起跑區已經是早上8:50,距離起跑只有10分鐘,看來大會有需要增加流動洗手間。

我獲分配到 Block D,即是最後的起跑區,用了超過5分鐘才過起跑線。為了要爭取更前的位置,起跑後便盡力超越其他跑手,所以頭10k都不太留意沿途的風景及打氣的市民。

離開了姬路市街後,並沿著夢前川途經書寫山北上至塩田溫泉鄉;在塩田溫泉鄉調頭沿著夢前川南下,途經櫃藏神社、清水橋、書寫橋、川西橋至新蒲田橋調頭回姬路城。

在抵達塩田溫泉鄉前 (約 12-13k位置),天色變暗更落下雪花,好浪漫啊! 去到17km左右,到達第一個大型民間補給站,提供免費的熱味噌汁。 一於食左先算,並趁機去埋洗手間。轉身出來見到另一個民間補給站派發冷麵,可惜肚子沒有空間,唯有放棄。沿途有不少團體的表演,包括太鼓、吹奏樂演奏等。

順利地跑至30km左右,體力開始下降,跑速亦減慢下來。此時經過大會的補給站便毫不客地的飲用能量飲品、進食已去皮及切件的香蕉、新鮮蕃茄等等;並且在大會設立的spray check-point接受Cold Spray,體力恢復後便加速回姬路市街,並經櫻門橋進入姬路城,最後以少於4小時30分跑至終點所在地三之丸廣場。

選手會到終點,可獲得姫路城大天守的迷你鯱瓦作為完跑獎牌,它是由負責平成大維修的「光洋製瓦」以人手逐一製造;每位跑手並有一條Finisher大毛巾。在這寒冷的天氣下,跑手都順手把毛巾披在身上保暖。

由於選手太多,大會海放姬路城旁的市立動物園作為緩沖區。經過動物園後,跑手獲得芝士熱狗及甘酒乙杯;最後返回大手前公園領取完跑證,證書除了以透明膠file附上,證書更印有賽事的路線、每5km的分段時間及排名,比其他賽事的證書附上更多的資料。

由於天氣太凍,等候領取證書時已凍得全身打震,所以在領取證書後便急步回酒店休息。去到酒店的大浴場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大浴場外的鞋架放滿各式各樣的跑鞋。原來酒店特別容許入住一晚的選手於完賽後使用大浴場設施,並將大浴場提前開放,以方便選手。

跑後感:路線平坦,起跑點較為狹窄,沿途補給充足,盡享夢前川兩岸美景,馬拉松的初哥不妨一試。

後記:

把時鐘撥回姬路馬拉松三周前,我接到JTB Sports Station的email,話NHK BS1『Run×Smile』節目想向姬路馬拉松的海外跑手做個訪問/拍攝,我便擔粗粗的將自己的行程及跑姬路馬的原因填在問卷上,並回覆JTB。

大約隔左一個星期,我便收到NHK製作人員的email,說明佢地想於姬路馬拉松登記的地點及起跑前訪問我,前者將於三月中在 NHK World 的 Running in Japan 播出,後者於三月頭在NHK BS1『Run×Smile』節目內播出(按:只限日本國內播放)。

到了取選手包當天,NHK的製作人員一早已於登記處等候我。訪問我的是一位外籍主持,問我點解跑姬路馬、日本的馬拉松有何特別、跑完後的活動等等,傾談下先知佢都會去跑,預算4小時30分完成。馬拉松當天,我去到大會的辦事處,另一隊NHK的製作人員已預備好訪問我,不過今次是用日文 (按:我是不懂日文的),佢地安排了一位翻譯協助。這次的訪問內容跟上次的大同小異。

訪問後,先知NHK製作人員會追蹤一對香港男女,隨跑隨攝;更巧合的是,我同佢地撞跑鞋 (按:即是(陸王)內茂木被Atlantis取消贊助後所穿的Mizuno Wave Emperor),我們來個合照後便上線起跑。

不論片段有無播出,這已是一個跑步以外的難忘體驗。

一班人跑高雄馬拉松/Sub Free

(友好跑團Sub Free一行約20人,剛在上周日一同完成2018高雄美津濃國際馬拉松,並寫了簡短的賽評。跑台灣馬要停紅綠燈,令他們大開眼界!)

高雄馬分為全馬、25公里和5公里賽事,只需要在截止日期前在大會網上報名,毋須抽籤。我們參考過國泰港龍香港來往高雄機票以及高雄酒店和AIRBNB住宿價格,因為價錢相當吸引,而且亦適合週末快閃遊,故就一班人報名參加了高雄馬。

高雄馬在網上的資料及分享不多,找到的圖片都總是背景灰暗色,以為陰天有雲,但在出發前約一星期,謎底就解開,大會不停以電郵和FACEBOOK方式,公告高雄空氣污染品質狀況,再加入高雄天氣預告氣溫約為21至28度,令我們大概預計將會影響跑步狀況。

到了賽事當日,早上高雄捷運有加班早班列車,方便各位跑手前往世運站;在BAGDROP方面,工作人員都相當迅速;唯獨是洗手間真的非常少,供不應求,大部分全馬和25公里跑手都混合一起排隊,故需等候約15至25分鐘才能使用,我們當中有部份朋友選擇放棄,開跑後才找尋洗手間。

接著,我們就分享一下賽事的不足之處:

首先,開跑跑道比較窄,要降至7分跑速跑前3公里;

第二,原來高雄馬並不是全部封路,在毫無心理準備情況下,不停有工作人員指導及封路,即每個路口都會放行車輛,在整個全馬,都要趕在工作人員放行車輛,否則就要被停,全程追趕,都不敵被停七次等過馬路,甚至有很多路段,大小貨車、汽車及機車等,都在旁邊與我們同跑,更沿途看見有機車越規跨線,佔用跑手路段;

第三,本身已有心理準備,空氣質素很差,奈何賽事更有跑手與車同跑的畫面出現,我們呼吸到那一陣車油廢氣,心中簡直苦不堪言;

第四、工作人員較為混亂,據知有25公里跑手被指點錯路,導致未能完成賽事,我和朋友在跑向全馬最後1公里時,都被工作人員指示我們跑錯路,需改往25公里的另一條路線,但我向工作人員表示,我們沒有跑錯路,我們是全馬選手,更沒有理會他,直接向全馬終點進發,完成賽事。

雖然有不少不足,但亦有優點:

第一,每2.5公里就有一個水站,補及充足,而且更有不少市民提供飲料和食物,變相更豐富,在30公里,食物補及更有花枝丸、米粉、水果等,如果喜愛吃著跑的選手,這處可令你相當滿足;

第二,賽事民間打氣團相當多,當中不乏一些學校打氣團,在炎熱天氣下,他們的歡呼打氣聲為我們增添動力,當地民眾的補及和打氣,感受到他們對的跑手支持;

第三,完賽後即印賽事成績表,能立即知曉成績,相當迅速。

雖然如此,我們眾人都成功完成了高雄馬,當中有甜有辣。

總結而言,空氣污染不是大會能夠改善的地方,但大會能否置身當中,為跑手貼心考量,一個國際馬拉松的封路,是讓跑手安心在整個路線上跑,而不是趕及過馬路,亦不是車人同跑,亦不是跑手不停留意車輛在附近切線,亦涉及安全問題;再加上車輛排出的廢氣,無疑等同加劇空氣污染於跑手去承受。

如果大家能選擇,又會否選擇去跑高雄馬呢?

日本馬拉松清道伕宮路胤哉/Daniel

這位日本跑手超讚,一邊跑一邊撿拾遠離水站的棄置紙杯、能量飲品罐等,還即時分類,然後交給下一個水站。他的跑速應該不慢,卻似乎故意剛好包尾衝線,不讓最後一個跑手有遺下垃圾的機會。

當這位綠色跑手把垃圾交給水站義工時,很多都有點不知所措,其實也能明白,大部份日本人只會按規矩做事,罐裝飲品不是大會發的,猶疑應否回收空罐吧。

這位「お掃除ランナー」(sweeping runner),近年在日本各地大型路跑活動中,都能見其身影。

原來他是來自京都府的宮路胤哉,是京都陸上競技協會成員,因為對馬拉松比賽產生的大量垃圾看不過眼,2013年底開始在各大城市馬拉松賽事(特別是10,000 人以上的)中帶著膠袋跑,目標是沿途撿拾賽道垃圾之餘,同時又能在限時內完成賽事。

過去四年,宮路先生的行動得到越來越多認同他的跑手加入行動,並在日本各地路跑賽事中發起「拾活(しゅうかつ)」「お掃除ラン」活動。

我也希望,香港的賽事也能夠有「お掃除ランナー」,若然跑手們都能BYOC(Bring Your Own Cup),那當然更好。

奈良馬拉松遇上有森裕子/Daniel

日本傳統上尊崇強者輕視弱者,嚴格至近乎絕情的馬拉松關閘時間,似乎就是對未能達標的跑者的一種表態。不過奈良人對於能力稍遜卻仍拚盡力達標的跑手,仍會予以鼓勵。

在香港,大賽中應邀當嘉賓的大人物都很忙,起步禮後逗留至頒獎,已經很給面子,大家也只記得冠亞季軍,其他跑得慢的?Who care?還會被埋怨阻延了道路解封時間呢!

奈良馬拉松也設九個關卡,並有很嚴格的關閘時間,不過多位主禮嘉賓都會到終點線迎接跑得最慢的一批跑手,直至最後一位衝線。著名日本女子馬拉松好手有森裕子(92年奧運銀牌、96年奧運銅牌得主)更會站在最後100米迎接,跟跑手擊掌,然後在三時正陪最後一位跑手衝線。

這種種安排,確是讓人感動,奈良馬拉松雖然難度高,六小時時限也不算極充裕,但完走率一直都高達92至93.1%,不知是否因為跑得慢的跑手感受到尊重,於是也努力達標?

讓夢想在阪馬的賽道上飛翔/Cheri

(編按:患有心臟病的跑友Cheri,九月在波蘭華沙完成初馬後,上月底再挑戰大阪馬。做夢也沒有想到,曾經命懸一線、氣若游絲的她,竟然可以跑進五小時以內。)

用兩個月從515走到453,大喊包完走阪馬。

如果要用一張相總結阪馬的賽後感,一定是這一張:踏過終點線,哭得彎了腰的N86880⋯⋯

我真是個大喊包。到了終點,終於可盡情地哭了⋯⋯

***
自某天起,我把每一天都當成我的最後一天,把每一次都當成我的最後一次。一期一會,一日一生,盡力過便無悔。

“Be Alive, Be Yourself, Be Strong”,刻意穿上印了這一句話的上衣,在大阪踏上第二次的42.195公里。弱弱的我,天氣轉變加上初馬的體力消耗,身體狀態持續不佳,一直靠止痛藥勉強減輕幾處骨裂舊患的痛楚。賽前一直打算盡用7小時,抱著玩樂的心情放鬆地跑。

但當站在起跑線上,我告訴自己:這可能是你的最後一次,無論如何請盡全力完成這場賽事吧!縱然身體脆弱,仍希望有堅定的意志,Be alive, be myself, be strong,完走這一次。

有人說過,長跑時,腦海中總浮現種種與自己人生相關的想法、記憶與煩惱,也從中察覺到對自己最重要的事物。走在賽道上,我忽然想起記憶深處那個虛弱得站不起來的自己,此刻卻能夠不可思議地在馬拉松賽道上奔跑,難道我在做夢嗎?

想著想著,已不自覺淚流滿面。

忍著淚水努力跑吧,每次哭也容易喘不過氣,而我剛只跑了一半呢⋯⋯

42.195是我最喜歡的距離,它讓我知道,人生不只有靠衝刺的短跑;因為有42公里,我知道就算這一公里跑得慢了,仍有漫漫長路等待我去追上,讓我仍有努力的機會,去體味每個自我追尋的時刻。

落後了,不要緊,只要我不停步,總會趕得上終點的時鐘。

請努力一直跑下去吧!

踏上終點的感應板,看看手錶,時間停留在4:53,比兩個月前華沙馬的紀錄5:15推前了22分鐘,那刻不住在終點大哭起來。沒想到有了第一次,還有這樣窩心的第二次:

在這裡,我看見坐在輪椅上的婆婆,拿著公公的大頭照,坐在賽道旁彷佛和公公一起觀看馬拉松;

我看見手推助行椅的老伯伯,一手靠著助行椅,一面緩緩伸出手和我擊掌,跑得再累,我也跑到賽道旁伸出手和老伯伯high five,感謝他的鼓勵;

有小朋友送我一張打氣小咭片和甜蕃薯⋯⋯

要記下的事情實在太多,一切一切,都令我非常窩心感動,是大阪的熱情,為我的42195注入了不息的動力,能夠在這段美麗與熱情交織的全馬賽道上奔跑,實在深感幸福。

而體力肌肉力量都比常人差的我,能跑進sub-5更是做夢也想不到的結果。跑過終點線那刻,再也忍不住狂哭不止。掩著臉邊走進會場邊流淚,我哭得彎了腰,幾位日本跑手過來拍拍我的肩膊,說了幾句安慰的話,雖然我一句也聽不懂,心頭卻是很暖,亦更加感動⋯⋯

或許在場沒人明白為何要用4:53才能完賽的跑手會在終點大哭,當中辛酸,只有自己才懂⋯⋯

此時,有兩位日本跑手向賽道深深鞠躬,向賽道致敬,他們對賽事的敬意和羈絆,令我看了更流淚不止⋯⋯

人生在世,有時儘管我們非常努力,夢想不見得就能實現。很感激我在華沙擁抱過第一次,還有大阪如此美好感動的第二次。但願,還有很多很多的第N次在未來等著我去一一實現⋯⋯

在神戶馬拉松的路上 追回過去的自己/讀者投稿

文:KM

是次神戶馬拉松,是我首度於秋季參賽,亦為今次添加了些新元素。

首先,是次獨個兒來關西,在大阪住青年旅舍,由於舉行馬拉松的關係,神戶市的酒店比較緊張,唯有訂大阪市的,由大阪搭乘JR到起步點的三宮只須大概30分鐘。

在旅舍遇到兩個同房的香港人和一個台灣人,都是獨個來參賽。其中一個香港人是我有關注FB專頁「馬拉松看世界」的其中一個投稿人,他之前一星期完成岡山馬拉松後留了一星期再參加神戶的,過兩星期又去沖繩那霸馬拉松;

另一個香港青年人有參與山系越野賽,而來年一月他會出戰石垣島馬拉松;

台灣的是一位美少女,大家見到同樣的神戶馬選手包就談起明天的賽事,就似各路俠客,落腳龍門客棧之內,萍水相逢,己一語明天加油,彼一句順利完走。

其次,今次比賽途中我除了堅持跑之外,也堅持一隻紙杯也不用,添置藍色的軟膠水樽是為這目的。過去的比賽平均我會用上20隻紙杯,而每隻都只是用來喝兩啖水,今次比賽,每入水站我就停下把紙杯內的水倒入水樽,然後把紙杯還給工作人員,每個她們也覺得奇怪,明白我用意後都會熱心幫我把水倒入,希望把比賽做到更環保。

比賽前用了長時間在YouTube研究由別的跑手上載過往的比賽片段,主要是第一身主觀角度,雖未跑過但都認識了賽道,片段中見到有跑手在過終點後轉身向終點躹躬而令我有所感受。

在今次過終點後我也轉身向終點躹躬,除了感謝能順利完走,也感謝工作人員,途人的打氣。

至於比賽過程,前一日有下雨,比賽當日天氣大約12度,天色晴朗。起步不久經過南京町會有舞龍歡迎,在市區,賽道兩旁都有多的支持者,到大約6公里路段就會經過鐵人28,見到其背面,10公里時須磨浦公園就在右面,而左面是大阪灣,再直路去,過了明石大橋就在一間壽司店旁的戶外停車場作折返,多麼貼地的安排,而過往是在明石大橋下就折返,一來一回大直路,沿途有市區、民居、海岸線。

折返後,右面是大阪灣,會經過舞子公園,在海邊,風大,但同時幫助散熱,影色亦優美,還有火車在旁行駛,有點似「男兒當入樽」在鐮倉海邊,當陽光照到海面反射閃閃光點火車隆隆駛過的畫面,然後就響起主題曲「好想大聲說喜歡妳」,要不是在比賽,決會停下拍照,相信跑湘南馬拉松會對此感覺更強烈。

在跑到30公里左右,會經過三角形的須磨海濱公園,隨後就再入市區,途人也漸多。當時知道大約有機會緊貼甚至破到自己保持了六年的PB(個人最佳時間),開聲同自己說撐住。

到35公里左右到中央市場前好熱鬧,補給食物也多了款式,但我沒有取而繼續直走。至39公里左右開始上神戶大橋,相信跑過三隧三橋的一定應付到,由於上高架路段,沒甚支持者,但每相距20米左右就有工作人員為大家打氣。

40公里到了紅色的大橋,右面是神戶塔,開始下坡至比賽尾段,過往因為在明石大橋下折返而在下神戶橋後需在人工島兜圈跑才到終點,今次大會在尾段安排上確是貼心。到41公里賽程剩下最後1公里,還有機會貼近PB,知道距離PB只是前或後的數十秒間,至末段200米已沒理會,彷彿有著神來之筆的力量,以短跑般速度拼命衝線,手錶顯示比PB慢了30秒,是個人第二最好時間,如果扣下每次入水站,時間上應該做到更好,不過我已好滿意。

不是每場比賽都有美好成績,重要的不是成續名次而是有盡全力去突破,莫說前頭3名,就算頭3000名也入不了,一場早已輸了的比賽,就是要輸得來帶點點格調。今次差30秒,大概是100米的距離,恍惚看到自己過去的背影。

細個時喜歡看「洛奇」系列電影,到第六集他差不多60歲還想上擂台,因為他還覺得心裏有點事情要做,心裏還有一團火,當最後一回合鐘聲響過後,他不是在乎結果,而是落台逐一與朋友、支持者擊掌。

到近年的電影「激戰」,人到中年為什麼還要打MMA?賤輝一句「呢個年紀,仲有嘢需要人明咩?」亦感動到我。兩者雖然是虛構的電影,但同樣展現透過運動比賽釋放做人的激情。

引用「好想大聲說喜歡妳」、「洛奇」就知我是屬於那個年代。現實生活,很多東西原來已在不知不覺間漸漸妥協了,自己心裏其實還有團火,只是微弱了一點,希望透過喜歡的跑步,藉著參賽馬拉松而將那團火再度熊熊燒起。知道自己在跑步上的高峰壯態已開始下滑,傷患痛症已開始呈現,好想在還有能力時再次突破自己PB,突破330。

當然,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不是每場比賽都有美好成績。我等麻煩的文藝中年,硬是覺得心裏有些事情未實現,又覺現在不做將來做不了,又堅持這樣那樣,又想追回時間、追回過去自己等等,好煩。

說到底,「到了我們這年紀,都係想為自己做回一件事。」我慶幸在馬拉松找到了這一件事。

因為KL Yolo Run不錯,我參加了星加坡的Yolo Run…/讀者投稿

文:紫瑩

(編按:早前刊登星加坡Yolo Run中伏記,反應出乎意料激烈,同樣中伏的馬來西亞跑友紫瑩,更是山長水遠與三位好姊妹一起到星加坡參加。她有感而發,將這次不快經驗寫了一篇長文,分享這次不堪)

我是參加 KL Yolo Run 和 Singapore Yolo Run的跑友。比較起來,吉隆坡的就比新加坡的好一點點。這故事很長,要有耐心看完哦…

KL的Yolo Run是8月舉行的,算是個小型的Run。大約有3000-4000人左右,一樣都有5k和10k的組別。KL拿跑手包時,因為不是很多跑手,所以都還ok很順暢。賽事當日很準時開跑,跑道又闊又順暢,還挺安全的。

至於寄物和交通,就因為我們KL人都習慣駕車,在起點處又有好多parking,所以好多人都把東西,放在自己的車裡。

就是因為KL的Yolo Run不錯,加上前兩年新加坡的Yolo Run review都幾ok。我就和兩個姊妹從KL飛到新加坡跑,而另一個姊妹就在新加坡和我們會合。我跑半馬、她們跑10k,我要比她們早起床很多,因為開跑時間是5am,所以不到4.20am 我就到賽場了。

還沒進場,我們就要在入口處做Security Check,但是這個check point沒有安裝任何燈,他們就只拿個電筒,在我們的包包照幾下就放人過關。一進到會場,全場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幾個sport light 放在 info counter 和只有3-4個帳篷的儲物處。

我把包寄放在儲物處,就預備上個廁所準備跑。怎知1萬5千人的賽事,流動廁所只有30-40個,而廁所內外都沒有燈,就只能用手機來照明。

4.40am左右,跑手們行入起點準備,到了5am那個司儀還是一直講、一直講,都沒有開跑的意思,大家都很有耐心在等,等了30分鐘都還是站著等,等到累的就直接坐在地上,那個司儀還是不斷的講話,但是就只有幾個音箱在前面,可是音質又差。我在wave2位置,雖然離starting line大概只有20m,但都聽不到他說什麼,就是覺得很吵。

有一點值得讚許的是,跑手們都很冷靜,不吵不鬧。

5.50am終於等到開跑,遲了五十分鐘,跑不到500m就進入公園。公園裡又黑又沒燈,有些跑手跑得快沒注意到,就撞上公園裡的矮柱子,有些就被不平的地面絆倒,我們跑著跑著就跑到上樓梯、接著又跑到天橋底下、然後又跑到公路旁不到1.2m闊的行人道,上百人就站在那裡,等著進入那個行人道,等不及的就直接爬過花圃再跳進行人道。之後無端端就跑到體育館轉一圈做一日遊。

在公園裡,窄小行人道就是幾千人通過的雙行跑道,路太窄又被人擋住時,就要跑進草地爛泥地避開那些人,而且每個水站的水都不是很足夠,最令人傻眼的是跑到大概是12km的水站,杯沒了、水也沒了,只有幾個Volunteer站在那裡,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然後再多走10m,就看見一整排(最少四五十瓶)喝了幾口的1.5litre礦泉水排在路邊,有好些很口渴的跑手,直接就拿來喝。

跑得快的跑手·,可能在8am左右就完賽。好像我們這些跑慢一些的,又沒有料到要塗防曬,從8am開始就要頂著大太陽繼續跑,那些沒有穿上衣的就全身曬傷,穿正常的就半身曬傷。

一到終點線就看見一堆一堆的人,在排隊等著拿獎牌和完賽衣,要等了15分鐘才拿到獎牌。拿finisher-T才搞笑,我前面的女生好像在街市買衣,可以隨便選自己想要的size,而那個阿姨也很配合讓她慢慢選,而且領完之後又沒有做記號。

找到朋友後,打算拿包走人。可是那個隊伍看不見頭也看不見尾,跑10k的朋友從8am開始在排隊,等了一個小時那個隊伍都沒有動,但是幾千人都很守次序地在等,真的不吵不鬧又不亂,然後我們決定先回旅館沖洗收拾後再回來拿包。

兩個小時後大概12pm回到會場,人潮已經很少了,但還是有幾百人還在等着拿包。一走進會場就看見有好幾個跑手躺在地上,看樣子應該是太熱、中暑、受不了,但旁邊的人卻不是Medic人員,而是其他跑手在照顧,而且在等着拿包時,也有看見主辦當局和Medic人員吵架。

因為我們要趕着搭機回KL,就直接往Info Counter,請求他們先把我們的包找出來。因為我們站在儲物處前方,就可以看見裡面有很多跑手就在一堆一堆的包找自己的,滿地都是所謂的包裹號碼條。

我比較幸運,用自己的包所以很快就找到。我的朋友是用大會提供的跑手包,她就只能自己進去找。所有的跑手包都一模一樣,大家就只能每個包都打開來看。據我朋友說,她看見有好多人都把錢包寄放。

大概12.40pm左右,主辦當局就開始收工了。那些沒人認領的包就堆積在一起。他們怎麼處理、如何聯絡物主就不得而知。我朋友聽到他們說,趕着收工是因為要趕下一場event。(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