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個世界馬拉松獎牌 9. Big Sur Marathon, California, US (with English following)

big sur

【100個世界馬拉松獎牌】(with English following)

  1. Big Sur Marathon, California, US

Big Sur是位於加洲三藩巿和洛杉磯中間。Sur是西班牙語的South,是指西班牙/墨西哥統治加洲年代,當時首府Monterey以南的一帶海邊。

馬拉松的獎牌是木製的,配上皮帶,很有大自然的森林和原野味。獎牌上的橋是當地地標Bixby Bridge,位於馬拉松中間點。

————-

【100 Marathon Medals from the World】

  1. Big Sur Marathon, California, US

Big Sur is a region of the Central Coast of California between San Francisco & Los Angeles. South in Spanish is Sur, it means the South of Monterey, the capital of California when Spanish/Mexican ruled California.

The medal is made of wood, with a leather string. Bixby Bridge, the local landmark was engraved on the medal, which located at the mid point of the route.

Advertisements

Boston to Big Sur雙馬行(五):人生必參加的比賽/莊曉陽

b19

Hurricane Point是Big Sur馬拉松的最頂峰,原來不經不覺已跑了三公里長斜路。上斜前,主辦單位特別在山腳安排太鼓陣,「轟隆、轟隆」的為跑手打氣,山腰又有中學生爵士樂團表演。

比賽網頁曾警告:Big Sur的賽道多斜路,而且還會刮逆風,參賽者要有心理準備,需要多20分鐘才能完成。這警告似乎並不適用於香港跑者,我們好歹也受過「鐵血渣馬」的訓練,見識過出西隧如爬牆般的急斜,對跑斜路都有股莫名的興奮。

不少人在Hurricane Point停下拍風景,又互相幫忙拍照,因為這裡的景觀最瞭闊,看到蜿蜒曲折的海岸線一直伸延。所以,大會一定不會呼籲大家不要自拍,反而要提醒跑手,沿途很多靚的影相位,出門前不要忘記帶相機呢!

愛跑者,看到風景優美的路段,總會閃過「如果在這條路上辦比賽便好了」的念頭。28年前,當地一位前法官Bill Burleigh亦抱著同一想法….


b22

家住Big Sur附近的Bill,每天都會駕車沿海邊公路前往Carmel鎮(國畫大師張大千曾旅居於此),公路上有一塊寫上「26英里」的指示牌。

26英里對一般人只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數字,只有跑手明白26英里,不就是馬拉松的距離?每天都看到這塊牌,Bill心想:「既然上天已在這段壯麗的海岸,劃好了一條馬拉松路線了,為甚麼不在這裡辦一項世界級的馬拉松?」

就這樣,第一屆Big Sur馬拉松於1986年舉行。比賽不以牟利為目標,而是把收入撥捐當地的慈善團體。近年多得《Runner’s World》雜誌推薦,特別是雜誌的Chief Running Officer Yart Basso強力推介,大讚Big Sur馬拉松是人生必要參加的比賽,結果令這項賽事人氣急升,成為美國其中一項最難報名的比賽。

b20

雖然比賽受歡迎,但馬拉松的全馬名額仍維持4,500個,連同馬拉松接力賽、21英里、10.6英里、9英里及5公里賽的約5,000個名額,總共只有不到一萬人可以跑。

「美國公路理應寬闊,為甚麼不直接了當,增加馬拉松參賽者的名額?」這條問題,公關主任Julie解釋:「我們不能再擴大馬拉松的規模了,因為我們只有185輛大型巴士可以動用,接載跑手到起點。」

其次,單是接載跑手的巴士已塞滿起點的停車場了,況且全馬的起點的等候區已經相當擁擠,容納不了更多跑手及相關設施。

而設21英里、10.6英里和9英里等長度較奇怪的比賽,只是因為在那幾個點有空間停車,例如10.6英里賽的起點,是當地著名的餐廳Rocky Point,偌大的停車場可以讓跑手聚集。餐廳華人老闆王成釗也不會埋怨馬拉松封路,「阻住」他們做生意,而是全力支持比賽,希望透過馬拉松,讓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Big Sur這個世外桃源。

b21

下半段,天上的雲層開始消散,終於看到藍天與陽光。雖然體力開始下降,幸好大會安排的補給品還算豐富,除了香蕉和橙,還有兩個水站提供能量啫喱,終點前5公里更有大大棵的超甜士多啤梨;沿途不間斷的音樂表演,電子琴、長笛、豎琴和手風琴,延續這場流動的音樂會。

我以大約五小時四十分的時間完成,連同波馬的四小時四十三分,我的B2B的成績超過十小時。

無論甚麼時間完成兩項賽事,報名參與B2B Challenge的跑手都可獲多一枚獎牌。不過,每年的B2B Challenge只有三百個名額,要看看你夠不夠快搶、運氣好不好了。

2016 Big Sur馬拉松的報名抽簽,將於美國西岸時間七月十五日9am,直至七月二十八日。想必中的朋友,則可以透過Charity Programme參與(約付多160美元捐款),名額只有三百個,同樣於今晚凌晨開始報名,手快有、手慢無。

至於想參加B2B Challenge抽簽的朋友,請耐心等候至波士頓馬拉松十月公布報名結果後。大家可以先抽簽,當買多一個保險,詳情亦可向大會查詢。

Big Sur馬拉松報名:http://www.bsim.org/Results___Records/registration.htm

 

Boston to Big Sur雙馬行(四):崖上的琴音/莊曉陽

b14

 

波士頓馬拉松結束翌日下午,轉抵三藩市預備Big Sur馬拉松。

機場給人的感覺相當好,機場如香港般臨海,光猛、乾淨、空間大。意外收獲是,原來機場的店鋪還有不少波士頓馬拉松的Tee和褲,Expo早已賣光的款式,機場也有得賣,我也趁最後機會掃些貨給朋友。

所以,奉勸各位波馬跑友,若你要賽前一天才抵達波士頓,落機後可先在機場店鋪掃一轉貨,賣的價錢跟Expo一樣。

波士頓到三藩市的航程較想像中遙遠,坐飛機都要六小時,較三藩巿去Honolulu還遠。怪不得有個住西岸的朋友,寧可去日本和Hawaii跑,都不會去東岸跑。美國,真的是非常之大。

兩個城市,感覺如同兩個國家,波士頓凍到死,但三藩市可以穿短袖,兩地的建築、餐廳、店鋪完全不同,三藩市的人也較多元,亞裔和墨西哥裔人很多。若加州獨立了,加州國可是世界第八大經濟體呢!

兩地也有文化上的差異,至少在加州買酒比東岸容易,大概因為美國曾有禁酒的歷史,即使紐約也只有酒鋪可以賣紅酒,一般超市也看不到有酒賣,但加州是美國主要產酒區,州法例總不能打擊自己的產業吧。
b15

Big Sur馬拉松的賣點是大自然風景,比賽的大本營在Monterey,Expo及上車出發到起點都在Monterey。三藩巿以南約二百公里的Monterey是很悠閒的小鎮,渡假輕鬆的氣氛很自在。

除了風景優美,Big Sur馬拉松還懂得借助波士頓馬拉松的東風,辦別開生面的Boston to Big Sur Challenge, 即B2B Challenge,讓波馬的跑手多一個挑戰,六日之內跑兩個馬拉松。

宴請贊助商和媒體的VIP Dinner在市內最高的建築物──JW Marriot酒店頂樓舉行,居高臨下的風景一流,可以飲酒看日落,與其他跑友、大會和媒體代表交流,確是人生一樂也。

晚宴最欣賞的環節,是公開表揚比賽一名Legend Runner── Larry Wilson先生,由大會主席致送紀念Tee,答謝他多年來對Big Sur馬拉松的支持和貢獻。

若果渣馬在葉伯在生時,設晚宴向他致敬多好?可惜,渣馬從來沒有一個機會,那怕是鳴槍、晚宴或其他活動,給香港永遠的Legend Runner葉伯一分尊崇的肯定。

b16

Bixby Bridge是一條毫不起眼的天橋,隱藏在Big Sur兩座山的「褲襠」中,沒有多少人知道這條淺黃色的橋,曾經是世上最長的水泥橋,也是美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時,推出來刺激經濟的工程項目。在Big Sur馬拉松,Bixby Bridge是賽事的中間點,不過,特別之處並非這一段上坡路,而是哀怨動人的鋼琴音。

由1986年的第一屆Big Sur馬拉松起,鋼琴師的手指已在Bixby Bridge的鋼琴琴鍵上疾走飛翔,連續不斷在蒼涼的崖上彈奏幾小時。開創這個傳統的鋼琴師Jonathan Lee已於2004年逝世了,繼承這個使命的,是另一位鋼琴師Michael Martinez。

這場鋼琴獨奏音樂會的觀眾席,只留給報名參加Big Sur馬拉松的跑手,山崖穹蒼變成的演奏廳,馬拉松變成音樂會,的確是拍案叫絕的神來之筆。究竟是誰用上帝之手,搬一台巨型三角琴到馬拉松的正中間點──Bixby Bridge,再找穿Tuxedo的鋼琴師彈奏?

「這台巨型鋼琴,現在已由日本的山葉集團(Yamaha)贊助,賽會每年都要由百多公里外的San Jose,聘請調音師到Bixby Bridge調校音色。我不知道比賽早期由誰負擔費用,或許是Jonathan自己,或者是他駐場演出的Highlands酒店,甚或是馬拉松賽會,我真的不知道……」 大會的公關Julie Armstrong如是說。

b17

到達Bixby Bridge,代表你已完成馬拉松的一半,越過無盡的山巒後,在浩瀚汪洋前,我終於親耳聽到傳說中的天籟琴音。

尖叫、歡呼和拍掌聲此起彼落,還有女跑手對著Michael高呼「Wow, he is so handsome!」難為Michael,要由寒冷的大清早彈奏至中午,既要不斷望鏡頭微笑,又要確保演奏水準,跑手擁上前合照,連自己身穿的高檔燕尾服,也變成了跑手的吸汗毛巾。

Michael每次都會彈奏十多首曲目,有他親自創作的小品、有激昂的《Chariots of Fire》,也有窩心的《阿甘正傳》電影主題曲《The Feather》,聽到哪一首曲目,視乎你甚麼時候跑到Bixby Bridge,若不介意比賽成績,停下來慢慢欣賞都可以。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我碰到的音樂是民歌《Scarborough Fair》。哀怨纏綿、悽涼悲切的旋律,道出人世間之生離死別與情愛。

一台鋼琴加一個音樂家,感染力勝過千軍萬馬的吶喊聲。一股莫名的感動擁上心頭,眼眶紅了,鼻子酸了,眼淚也忍不住掉下來了。

續…

 

今日我最美/You’re Beautiful @Big Sur Marathon

Preg1Beautiful Mother, Ms. Cassidy Jones @ Big Sur International Marathon, CA, USA

在今年Big Sur marathon的起跑點看到這個媽媽。她背後寫著”No matter how fast I run, my baby is still in front of me. ” 她的pace大約6:30/K,還要上坡下坡。

超有毅力的媽媽,勁!更要讚大會、當地跑友和輿論對她的支持。

若在香港,腹大便便的孕婦跑馬拉松,恐怕會被各界和跑友狠批,不顧孩子安全和阻住吧。這就是美國與香港跑步文化的分別了。

相片由Alvin Lau拍攝
———-

11027771_378406709028444_1082480486069590386_n

Mr. Alvin Lau took these two pictures at the starting point of Big Sur Marathon in the last April.

The words on her back said “No matter how fast I run, my baby is still in front of me”. Alvin was deeply impressed by her determination to carry her baby to run the hilly course.

The news report of Ms. Cassidy Jones at Big Sur Marathon:

http://www.montereyherald.com/…/big-sur-international-marat…

http://www.runnersworld.com/…/marathon-mom-gets-a-mothers-d…

馬拉松上的美食家 3. Strawberry (with English Following)

Strawberry

3. Strawberry @ Big Sur International Marathon

士多啤梨這種貴價水果,沒有多少馬拉松大會提供(不計民間補給)!日本東北風土馬拉松原本有,可惜我跑440已經無得食了…下次只好跑快些。

Big Sur的士多啤梨站接近40公里,我跑540還可以吃到呢!好甜,甜味到現在仍記得。

還有沒有其他馬拉松有士多啤梨食?歡迎報料!

【World Food Marathon】

3. Strawberry @ Big Sur International Marathon

According to my experience, only few marathon organisers(not include supporters)provide strawberry to runners. Japan Tohoku Food Marathon provides Strawberry around 32km, but all were finished before I arrive.

Big Sur is another race which provides strawberries. It was really really big and sw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