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r Run ― Why So Serious?/Edkin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Official Beer Mile Resource

說了這麼一堆歷史,不過想說明這個比賽的原意根本就是為了好玩。如果不好玩的話,就不會經過了三十多年仍然有這麼多人樂此不疲。一班人喝得半醉,開心講大聲笑,這種樂趣參加過就會明白。之所以我覺得雷雄德沒有說錯,因為Beer Mile根本與推廣運動健康,或者鼓勵酗酒都無關。

對真正喜歡跑步的人來說,每天跑步就像每天要上大號一樣,不過是每天的生理習慣,完全不值一曬。對習慣喝啤酒的朋友,啤酒的存在就像食物多於酒精。成年人對於跑步和酒精都有自己的判斷,大概不需要像黃毛小兒一樣要人事事叮嚀;如果自己都不能夠對自己負責的話,法律上給你一個成年的年紀來做什麼?還是說,好像近日家長因為學生守龍門沒有帶頭盔,就要去把教練告上法庭是合理的事?據說衛生署還要求各院校都制止學生參加Beer Run呢!? 這裏一想到Beer Run 的源起,真是馬上笑出聲。

說實在,四罐啤酒跑1600米又算什麼?每年5月在比利時Liege 所舉行的Beer Lover Marathon,就是足本全程的42公里,穿過大街小巷,各種特色啤酒從頭喝到尾。我們有幾個朋友剛剛參加,玩得不亦樂乎,台灣更有團體組團參與。除此以外還有歷來享負盛名,在香港更以知名長跑教練作招來的法國波爾多紅酒馬拉松了。這些比賽難道都是「推人去死 」?還是市民大眾都自覺我們是東亞病夫,無法與歐西民眾相提並論?否則對這麼一個簡單的比賽都要口誅筆伐,也太可笑。

Beer Lover Marathon @ Liege,自己看相片,小朋友做義工,跑樓梯又有,船P又有,芝士都有,死得喇死得喇….

我當然也很感激衛生署多多關心香港市民的身體健康,不過應該輕鬆的事情太認真,應該認真的事情就含糊以對,就未免過猶不及。想請問衛生署到現在還有沒有跟進食水含鉛的問題呢?有沒有跟進監督各個有鉛水問題的屋苑是否已更換食水喉呢?是不是問題沒有人提起就不存在呢?有精力的話,關心一些大問題是不是更加有價值?

Screen Shot 2017-08-02 at 10.31.14 am

Photo Source: http://news.memehk.com/posts/8675

20622821_10155575280103685_1292241629_o

筆者去年和友人私下跑的Beer Mile,跑完之後High到即使場玩水,笑了好幾天。

最後我不得不重申,喝四罐啤酒跑1600米,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如果有試過的朋友都應該會知道,覺得飽到嘔遠遠多於醉到嘔,因為一般人大概十分鐘就已經跑完,都未開始感受到酒精,全程就已經完結,High是留在賽後才High的。如果有些人覺得這是推廣不良文化,對不起,我只是覺得這樣說也實在太不堪。事關最新Beer Mile的世界紀錄是在去年做出的4分34秒。有本事的話可以試試完全不喝酒跑跑看,我猜能夠跑得進5分鐘之內的也沒有幾個人。自己不敢做,不等於事情做不到。現在挑戰Beer Mile 的跑手統統都是田徑場上的強者。

92004

Beer Mile Official Race ,我不太喜歡,因為太認真…勁!

2FA9A6FA00000578-0-image-a-12_1451399489968

前世界紀錄跑手Lewis Kent (2015)

5841a77182375

新世界紀錄跑手Corey Bellemore,更成為Adidas贊助跑手。

源自於大學校園的Beer Mile,年青有活力的人應該都會喜歡。如果有些人覺得它又危險又魯莽,那麼應該是這些人身心都太過老化,the fun is too much for them。

利申:我只是一個跑步專頁的編輯,沒有必要為《全城街馬》說項。我從來都支持肯求變,肯舉辦新賽事的團體。如果有其他團體都舉辦Beer Mile,記得通知。我一樣舉腳支持。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書展時節說跑步/Edkin

20258037_646810102188102_4057490608530827061_n

香港書展正在舉行,很多喜歡看書的朋友,應該都在這幾天逛得樂而忘返。在我們編輯部之中,村上春樹應該是我們最喜愛的作者之一。因為有關跑步的感覺,相當個人、鎖碎而微妙,不容易用文字來表達。書寫跑步,最好的文字首選村上春樹。

跑步這樣辛苦的事情,為什麼我們對它難捨難離?不管是天雨還是酷暑,我們依然甘之如飴?在村上春樹的《身為職業小說家》一書之中,他就講述了持續三十年跑步之中的種種思量。我們特意摘錄一段,在這個閱讀的時節和各位分享:
————————
要學會保持持續力,該怎麼做才好呢?

對此,我的答案只有一個,非常簡單──鍛鍊基礎體力。獲得強壯的、頑強的身體體力。站在自己身體的這邊,經常為身體設想。

當然這純粹只是我個人的,而且是經驗過來的意見。或許並不具有普遍性。不過我在這裡本來就是以個人的身分在談,因此我的意見總會變成個人性的、經驗性的東西。我想應該會有不同的意見,那就請從別人的口中去聽吧。請容我陳述我自己的意見。有没有普遍性,請由您來決定。

世間似乎有很多人以為,作家的工作只有在書桌前坐下來寫字而已,因此跟體力没有關係,只要有足夠敲敲電腦鍵盤(或在紙上運筆)的指頭力氣就夠了吧。說到作家本來就是不健康、反社會的、反世俗的存在,因此不必呼籲維持健康啦、健身啦。世間這種想法還很根深柢固。而且這套說法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理解。我想也不能以這是老套的作家形象,就簡單帶過。

只是實際上自己試做看看,我想可能就會明白,每天五小時或六小時,為了在桌上的電腦螢幕前(當然在水果紙箱上的四百字稿紙前,也完全没關係)一個人坐著,集中意識,構想故事,是需要不尋常的體力的。年輕時期,或許没那麼難。二十幾歲、三十幾歲……這種時期身體還充滿生命力,猛烈地使用身體,身體也不會發出怨言。專注力如果必要也比較簡單喚起,可以維持高水準。年輕真是好事(要叫我重來一次卻有點傷腦筋)。但以非常一般的情況來說,隨著迎接中年期之後,很遺憾體力就會下降,瞬間爆發力也會降低,持續力會衰退。肌肉會鬆弛,身體會附著多餘的贅肉。「肌肉容易鬆弛,容易長贅肉」對我們的身體來說,成為一個悲痛的命題。而且要彌補那樣的衰退,為了維持體力,經常性的人為努力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事情。

而且如果體力再減退的話,(這也只是以一般而言)思考能力也會隨著呈現微妙的衰退。會失去思考的敏捷性、精神的機動性。我在接受一位年輕作家的採訪時,曾經說過「作家如果長贅肉就完了」。這是極端的說法,我想當然有例外,不過或多或少可以這樣說。那是物理上的贅肉,也是隱喻上的贅肉。許多作家以提升文章技巧,或意識的成熟之類的來彌補那樣的自然衰退,但那畢竟還是有限。

此外根據最近的研究,腦內海馬迴神經元的產生數目,可以藉有氣運動而大幅增加。有氧運動是指游泳和慢跑等長時間的適度運動。然而這樣所新生的神經元(neuron),如果置之不理的話,二十八小時後就會變得毫無用處而自動消滅。真可惜。不過那新生的神經元如果給予知性刺激時,就會活化,和腦內的網絡連結,成為傳達訊號組織有機的一部分。也就是腦內的網絡會擴大,變成更密的東西。這樣可以提高學習和記憶的能力。而且結果,可以使思考轉成隨機應變,更容易發揮不尋常的創造力。使更複雜的思考,更大膽的發想也成為可能。換句話說,身體的運動和知性作業的日常性組合,對作家所進行的那種創造性勞動,能產生理想的影響。

我從成為專業作件家之後開始跑步(從寫《尋羊冒險記》時開始),從此以後經過三十年以上,把幾乎每天跑步一小時左右或游泳,當成生活習慣。可能身體本來就很頑強,在那之間身體狀況不曾出過大問題,腰腿也没痛過(只有一次打壁球時曾經有過肌肉拉傷的經驗),幾乎没停過,可以每天繼續跑步,一年跑一次全程馬拉松,後來也參加鐵人三項競賽。

也有人佩服地說,每天都能確實跑步真不簡單哪,意志力相當強噢。但讓我說的話,每天搭通勤電車到公司上班的普通上班族,體力上相當辛苦。比起他們在尖峰時段搭一小時電車,我可以在喜歡的時間在外面跑步一小時真是算不了什麼。也不是意志力特別強。我喜歡跑步,只是習慣性地繼續做適合自己性格的事情而已。無論意志力多強,如果是與性格不會的事情是不可能繼續三十年的。

而且那樣的生活累積下來,我常常感到,自己身為作家的能力也逐漸一點一點提高,創造力似乎也變得更堅強、更安定了不是嗎?雖然我不能秀出客觀的數值「你看,這樣多」來說明,不過我心中就是有自然的觸感和真實感。

即使我這樣說,周圍很多人還是完全没有理會。反而好像嘲笑的人還比較多。尤其大約到十年以前,人們幾乎不理解這種事。還有些人說「每天早晨跑步的話,變得太健康了,會寫不出好的文學作品喏」。本來文藝世界裡,對於鍛鍊身體就有從頭瞧不起的風潮。一提到「維持健康,」很多人似乎會想像到肌肉隆起的健美先生,但為了維持健康在生活中日常性進行的有氧運動,和使用器械所進行的像健身(body building)之類的東西就相當不一樣。

每天跑步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我自己長久以來對這件事也不太清楚。每天跑步當然身體會健康起來。脂肪會消失,能增長均衡的肌肉,體重也能控制住。但我平日經常感覺到,不是只有這樣。那背後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什麼。但自己也不太清楚那「什麼」是什麼樣的東西,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東西也就無法對別人說明。

不過在意義暫且還無法適度掌握之下,總之這跑步的習慣,我已經固執地努力維持到現在。三十年是相當長的歲月。在那之間一直不變的維持一種習慣下去,畢竟需要相當的努力。為什麼能做到呢?因為我感覺跑步這個行為,好像把幾種「我的人生中不能不做的事情」的內容,具體而簡潔地表象化了似的。有這種籠統的、但強烈的真實感(體感)。因此即使心想「今天身體很累。不太想跑」,我還是會告訴自己「這對我的人生來說,無論如何不做不行的事」,幾乎是不講道理地去跑。那句話到現在,對我來說似乎已經成為一句箴言了。

我並不認為「跑步本身是好事」。跑步這件事單純只是跑步。没有好或不好。如果你想「討厭跑步」,那就没有必要勉強跑。要跑不跑,是個人的自由。我並没有提倡「來吧,大家一起跑」之類的。跑在街上,看見高中生冬天早晨被規定全體一起在外面跑步,我甚至不禁同情起來「真可憐。裡面一定也有人不想跑」。真的。

只是以我自己來說,跑步這個行為好像擁有相當重大意義的事。或者說,那對我來說,或對於我正想做的事情來說,某種形式上是必要的行為,在我心中這種自然的認知一直没有改變。這種想法,經常從背後推動著我往前進。在
酷寒的早晨。酷暑的中午,身體倦怠提不起勁的時候,會温暖地鼓勵我「來吧,加油!今天也要跑噢」。

不過我讀了有關神經元形成的科學報導時,重新想到,自己到目前為止所做的事情,所真實感覺(身體感覺)到的事情,本質上並没有錯。甚至深深感覺到,仔細傾聽身體真實感覺到的事,對於從事創作的人來說,真的是重要的作業啊。無論精神也好,頭腦也好,終究也是我們肉體的一部分。而且精神和頭腦和身體的境界,要我說的話──並没有那麼清楚明確的界線區別分開。

這是我經常說的話,可能有人會想「又來了」,但因為還是很重要所以在這裡重覆。好像很固執,對不起。

資料整理:RTW編輯部
————————
【優先閱讀】若不想錯過我們的深度分析文章、世界馬拉松快訊,不妨把「Following/追蹤」設定,設做「See First/搶先看」,並在「Get Notification/通知」一欄設為「On/開啟」
【本站博客】本站文章,盡在:
https://hongkongruntheworld.wordpress.com/

跑步的領袖有幾個/Edkin

Edkin - 人間定格

亞洲地區在論資排輩的傳統之下,甚少年輕政治人物能夠擔當重要位置,基本上全部都是阿公阿婆的年紀,難以與「活力」兩個字拉上什麼關係。而在歐西政圈崇尚個人魅力,年青人才就有機會上位,於是很多領袖都相對年青。例如上屆美國總統奧巴馬,一直都保持瀟灑挺拔的身形,在演講台上神采飛揚的樣子最能打動選民。但如果要說到近年最炙手可熱的政壇男神,則非加拿大總理Justin Trudeau莫屬。

Vancouver Pride Parade 20160731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along with his wife Sophie Gregoire Trudeau and kids Hadrien, Ella Grace and Xavier take part in the Pride Parade in downtown Vancouver, B.C., Sunday, July, 31, 2016. THE CANADIAN PRESS/Jonathan Hayward

Justin Trudeau時年只有45歲,出生政治世家,非但止是少有當上總理的父子兵(其父曾經也當上總理),更加是加拿大歷史以來最年青的總理,風頭很勁。而且他自由派的形象鮮明,例如在過去兩年都敢於以總理身份在溫哥華市帶領每年一度的LGBQT遊行,所以民意支持度很高。而且他外貌俊朗,更是花邊新聞追訪的對象。

Trudeau-620x332JT_R7

千萬不要會錯意,所謂花邊新聞並不是什麼桃色事件,而是各式各樣圍繞著他的「靚身形」所出現的軟性新聞。例如上個月底,有記者在twitter上載了一張「低抄」Justin Trudeau的相片,短時間內即成為了網上熱話:因為股形太正。相片瘋傳之餘惡搞亦有之。當以單邊主義為政的Donald Trump 在美國成為總統之際,比較二人股形的twitt可說最為爆笑。

JT_R8JT_R9

另一則就是Donald Trump的女兒Ivanka Trump 在二月中旬招呼到訪的Justin Trudeau時看似流口水的照片。當時Ivanka正在召開一個有關婦女就業的會議,Justin Trudeau應邀參加。期間各大傳媒的照相機都捕捉到Ivanka 又陶醉又春心蕩漾地看著Trudeau的樣子,成為了那天新聞的highlight。其實不只是Ivanka,之前已經有很多記者都見過例如英國皇王妃凱特和奧瑪屈臣看著Justin Trudeau時「紅都面曬」(臉都紅了)的樣子了。

JT_IVANKAmeme-kate-justin-trudeauJT_EMMAJT_EMMA2

總之你可以不認同Justin Trudeau靚仔,但不能否認他的吸引力。

當然,RTW並非Vanity Fair,這些花邊新聞本來並非我們的報導範圍。只是在最近的新聞裏面才知道,Justin Trudeau也是跑友!

JT_R1

去年六月,當墨西哥總統Enrique Pena Nieto訪問加拿大時,Justin Trudeau就和他在渥太華先來一課晨跑。這有像我們有跑友自遠方來,就約去跑個步一樣。而去年11月的時候,他訪問完古巴之後偷得浮生半日閑,在繼續去阿根廷訪問之前偷索幾k(跑幾公里),官方網站也上載了這一張晨跑的相片。就差在沒有把手上的Garmin 紀錄post出來,不然看上去就像某些跑步KOL一樣了。

JT_R2

好啦,或者有人說只不過是公關表演。不過到最近,Justin Trudeau的功夫終於要見真章。3月頭的時候Justin Trudeau到卑詩省訪問,在到訪位於維多利亞島上的海軍基地的時候,還順道參加了基地內的五公里比賽。他最後以23分鐘,平均接近四分半pacing完成了整條頗多上斜的五公里路程。

嘩,即使以一般跑者來說,這成績也不壞,更何況是日理萬機的一國元首?只想說領袖年青化,多少都是世界大趨勢。有時看到那些在政治上死佔位置,對時局指指點點的阿婆阿公,難免會覺得他們都半隻腳伸入棺材,又何苦不去好好享受餘下的人生, 而去干預牠們無法看見的未來呢?

有得揀,我都想揀一個喜歡跑步(或者任何運動)的政治人物。加拿大有,也羨慕不了這麼多。就且看我們幾時有這樣的人物出現。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View original post

東北風土馬拉松 ― 南三陸町之旅/Edkin

Edkin - 人間定格

DSCF5159

文友Leo這幾天在Run the World為大家報導他去年參加過的東北風土馬拉松,真是色香味俱全。其實編輯部的幾位同仁(包括小弟)在更早之前一年也參加過這個別開生面的比賽,參加完之後也是萬分回味的。不過對我來說,就是感受太多,不知道從何著筆。既然Leo與南三陸町緣慳一面,那麼我亦不妨為大家補上一章有關南三陸町之旅。

日本東北的農業除了因為消費者懼怕附近福島核電廠的幅射污染之外,幾個海產的主要生產基地也受到毀滅性的破壞。在日本,「南三陸產」從來是優質海產的代名詞。然而地震之後受到海嘯直接衝擊的南三陸則非但家園盡毀,災後難以回復全面生產,海產更加被標籤為帶有輻射污染,銷情一落千丈。

DSC06301

我們參加了官方舉辦的訪問團,在比賽前一日由仙台出發,特地到訪南三陸町。當我們快要接近目的地之前,導遊以謹慎的態度為我們播放了一段南三陸町受災時的錄影片段。這片段很多人都並不陌生,因為在311地震的時候已經透過各家電視台轉播到全世界。然而當電視上的災難畫面即將要出現在眼前,感受之強也是非比一般。

20120312083326827DSCF5069DSCF5081

當我們的旅遊巴駛進南三陸町,旁邊的樹林上彷似傷痕一樣刻劃著當日水淹之處的高度,真是觸目驚心。放眼望去,整個城鎮可說是片瓦不留。偶然看見仍然殘留著的欄桿或者燈柱,以朽木一樣彎曲變形,似是靜靜地告訴每一個人當日海嘯的威力。

f0000593_11444586 當日水位完全淹過建築物頂樓

00minamisanrikubousaityousya 災後景象

DSCF5079 防災廳遺址

DSCF5084

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去到了在錄影片段中被淹沒的防災辦事處的遺址。即使建築的設計已經做了防災準備,三層高的建築當時仍然轉瞬間被海嘯淹沒。在裏面工作的工作人員直至被海嘯沖走之前一刻,仍然盡力做廣播希望疏散更多的居民,這種犧牲精神也是令人肅然起敬。

DSCF5100DSC06390DSCF5107DSCF5108DSCF5111

我們我們的午飯就在南三陸町復興市集內自由選擇餐廳用膳。那裏的餐廳全都是以前本來在城鎮裡面營業的老店,海嘯之後搬到地勢較高的臨時市場繼續營業。裏面很多餐廳都是以海產作為招牌貨,非常的價廉物美。但是在訪問完整個被夷為平地的市鎮之後,再看看他們收的這個價錢(高級海鮮套餐也不過是1500 yen),竟然有一點心痛的感覺。店長們堅守故業,卻因為福島核電的惡劣風評令復興之路漫長艱辛。

DSCF5112DSCF5113DSCF5114

下午的時候我們到訪一間座落臨海小山丘上的小學遺址。學校現在已經因為學生遷離城鎮,學生過少而關門。小學門前的時鐘當時被水淹壞,把時間永遠停留在海嘯的一刻。在現場的時候,那感覺是一種寂靜的震撼。看著學校門前的海洋, 實在無法想像海水當時竟然浸到這個山崗之上。現在就住在校舍旁邊臨時房屋的居民,當時是經歷了怎樣九死一生的惶恐經歷呢?

DSCF5133DSCF5135DSCF5128

行程去到最後,大會帶我們到訪一戶漁戶,享受由他們款待自家出產的蠔和海苔配以大會準備的清酒。一隻隻巴掌般大,以海水烚熟的蠔放在眼前,本來是美食, 但吃的時候還是感到猶豫:雖然我們一早知道福島核電廠距離南三陸町百多公里,海產「應該」沒有受到輻射污染,然而面對海產,原來我們還是心存戒懼。

DSCF5140DSCF5145DSCF5142DSC06424

但是還是舌頭最誠實。烚蠔味道肥美香濃,佐以香甜的清酒,全團都吃得停不了口。海苔的清甜香脆,團員們也是一把一把地吃。有關輻射的疑慮,大家早已忘得清光。我們吃得高興,招待我們的漁家也一樣高興。然而想深一層,還是會覺得難過。如果我們身處外地,對輻射的疑慮都有這麼深,真正住在這裏的居民,心裏面要怎樣去面對生活?自己親身經歷之後,就更明白要消費者重建對災區食品的信心是何其困難。東北風土馬拉松主辦者竹村隆司先生 眼見故鄉受災,希望藉由馬拉松來吸引大家到訪這個備受輻射疑慮困擾的地方,在這個行程之後,我終於能夠清楚明白他的心情了。

DSC06487 滿肚是肥蠔和清酒之後,人人笑得嘴不合攏

東北風土馬拉松的重點,不止在於跑道上美不勝收的美食,更重要的是在旅程之中,讓大家重新認識日本東北農林水產的豐美,從而振興東北受地震重創的產業。這也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原來一個馬拉松配以其他的節目,可以帶出遠超乎一個比賽的訊息。甚至乎可以說,參加東北風土馬拉松的經驗, 開啟了我對馬拉松的想像,令我以後更多地思考如何用馬拉松去服務社區,以及在每一個馬拉松裏面有更深的人文觀察。

我衷心希望,我們的讀者能夠在馬拉松之中,看到和得更多。這才是在馬拉松裡面看世界。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View original post

馬拉松小物/RTW編輯部

(編按:渣打馬拉松還有幾天就到了,臉書上出現了不少各門各派的應戰秘笈。說到要備戰馬拉松,我們的編輯當然也有一套。Carbo loading? 肌肉貼?傻啦,我們RTW從來都本著認真玩,開心跑的宗旨,我哋點會講啲咁技術性既嘢?今日我們首先就由各編輯介紹一些實用小物品,唔pro,但便宜簡單有用,看看能不能夠幫到大家忙?)

16586563_10155021587263685_1085562727_o

Edkin / RTW編輯 跑齡9年

醫生膠布(紙質)— 人人都有容易擦損嘅部位,乳頭到腳趾罅,幾乎任何部位醫生膠布都可以做最基本嘅保護,貼上之後再塗上花士令,三四十公里都頂得住。醫生膠布未必係最好,但一定係最平最易買。 無論去邊一個比賽,我總會帶著一卷去會場。

價錢:少於港幣10元

邊度買: 全世界所有藥房

 

Screen Shot 2017-02-09 at 9.55.16 pm.png

Janice / RTW編輯 跑齡5年

舊的潤唇膏 — 天生皮膚就係乾到爆炸,冬天好似條蛇咁要換皮,雙唇就經常需要潤唇膏保護住。跑馬時,成幾個鐘,又會食嘢,又要啜gel,又要飲水。最重要係,面對鏡頭保持一個陽光嘅笑容,有一支潤唇膏傍身,就可以預防爆唇嘅出現,俾各攝影師留倩影時,都係一個最佳狀態啦。(帶支舊嘅係身,都係為免跌咗都無咁肉赤)

價錢:二手無價

      邊度買: 屋企櫃桶底

 

16174801_566488710220242_8682037421570816460_n

Ben / RTW編輯 跑齡5年

紙巾(優質)— 放包紙巾在腰包,食完沿途美食可以用來抹咀,拍照時不會出洋相。也可以用來擦鼻子,吐痰或口水,好過沿途放飛劍,有欠公德。有需要辦大事時更是必須,需知流動洗手間的衛生紙會有用盡之時,不欲放棄自己一雙跑襪的話,謹記帶包紙巾。

價錢:少於港幣5元

邊度買: 所有藥房,超市

 

 

16667222_10154460481828510_1746170569_o

安騏/RTW編輯 跑齡2年

裝凡士林/潤膚膏用小盒子 — 我們慢腳一跑最少也要4、5小時,身體重要部位的肌膚難免會受到衣物的磨擦,再加上汗液,如果不做任何預防措施,沖涼嘅時候就知味道了。可以買一個圓形小盒子,從大瓶的凡士林或其他潤膚膏取出小部分裝著帶上,比賽當日於胸部周圍、腋下、腳趾隙間等容易摩擦的部位全都搽上,以避免擦傷和起水泡。

價錢:港幣10左右

邊度買: 一般家品店、無印良品

 

screen-shot-2017-02-09-at-9-54-10-pm

AJ / RTW編輯 跑齡6年

紅牛— 由於絕大部分的比賽都在早上舉行,對於習慣夜訓的我來說可說是惡夢,比賽日唔夠訓係必然的事。這時候,於賽前半小時飲一罐紅牛,能迅速提神,驅走睡魔,並立即進入狀態。 價錢:港幣20左右 邊度買: 便利店及各大超市

價錢:港幣十零廿元

邊度買: 便利店

 

馬拉松看世界/Run the World facebook專頁

 

女性運動員三症候群/Sarah Chan

運動的目的本是強身健體,但近年運動成為風潮,很多人越運動越愛運動,不斷增加運動的次數和強度,弄巧反拙,反而影響健康。特別是女性,身體狀況很容易從月經反映出來。我在半鐵比賽前幾個月,因為繁重的訓練加上種種壓力,月經停了三個月比賽完結後才慢慢中藥調理好。

因為停經一事,我諮了中醫朋友的意見,認識到一個新名詞 — 「女性運動員三症候群」(Female Athlete Triad)。這症狀較發生在耐力運員身上,如長跑或鐵人運員;也常出現在體操、芭蕾舞或花式溜員身上。三個症狀分別是飲食不當、月經失調,以及骨質疏鬆。女性大量運,卻為了身形或其他原因導致飲不當,造成月經失調,最後形成無法挽的骨質疏鬆。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11.58.49 pm

Source: http://www.femaleathletetriad.org

要避以上情發生,可以從簡的生活習做起。首是吃澱質。一直以來我都不愛吃米麵,直到三鐵訓練開始運量大增後,仍然以多菜少肉、不吃米飯為飲食宗旨。中醫朋友指導我說,米麥類為養生之道之首,提供足夠氣血,身才得以正常運作。現時我有進食米飯,月經也逐回復正常。

另外,足夠睡眠是非常重的。如果時間有限的話,選休息比勉訓練有用。反正當你睡眠不足、身心疲時,再多的訓練也只是徒然。我也試過身不適時堅持訓練,最後大病了兩個星期,得不償失。

當專注訓練某一個比賽或項目時,難會遇到瓶頸,壓力大增。我會建議放下該項訓練數天,嘗專注另一件事,甚至可以去個短途旅行。以我自己為例,在半鐵比賽前的兩星期,因工作關係要到峇里島。本來很擔心因此失去最後的訓練機會,卻意因為當地的平靜以及天天練的關係,不自覺把比賽壓力放下了。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11.59.32 pm

Source: http://www.femaleathletetriad.org

以上這些意見,其實男女合用。而女生們可以多做一件事︰多喝紅水。紅補氣養血,對多運動的女性非常有益,而且簡方便,各位姊妹不妨一試。(有任何疑問,業醫師意見。)

efdcd3c0-df97-11e4-93ef-a5fe6ee73d6a_runners-high_630pxX85px_r原文見 Yahoo 運動專欄 Runner’s High – 一男幾女,道盡跑步的心路與瑣事。 逢星期二、四刊出,請多多支持!^^

Runner’s High : https://hk.sports.yahoo.com/columns/runner-s-high/

半鐵初體驗(四)- 最痛苦的半馬/Sarah Chan

終於到了比賽的大日子!清晨四時半起床,腦海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希望比賽快點完結。吃過早餐後,大夥兒浩浩蕩蕩騎著單車出發到比賽場地 — 台東森林公園。我們在比賽開始前一個半小時到達,要放好轉換區的裝備,又要換衣服準備游泳,沒太多空閒時間。直到下水前的一刻,我才感到丁點兒的緊張;但隨著比賽開始,下水以後感覺還不錯,我漸漸將心態調整成為享受比賽過程。不然還要緊張多六至七個小時,姐姐可不行了。

出乎意料地,首兩項 — 游泳和單車,雖然是我比較不熟悉的項目,但都比預期更快完成。我成功在55分鐘完成1.9公里游泳,三個半小時完成了90公里單車。不算是亮眼的成績,但已經比兩個月前的我進步得多。我心想,一定沒問題了吧,現在只剩我最熟悉的跑步,半馬距離我也跑過無數次,最壞情況也只是跑得慢而已。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天意總愛弄人,在我從單車跳下來的一剎那,我感到胃部劇痛。我竟然因為在單車上吃了兩包能量包而胃抽筋!胃抽筋跟肚瀉不一樣,其痛苦在於除了講粗口和等待之外,完全沒有辦法解決 。但我正在比賽途中,時間不等人,眼看還剩四小時,我決定即使行也要行完這21公里。在頭幾公里,我痛得連站也站不直。由於太懊惱的關係,我決定蹲在路邊小哭一會,發洩一下才繼續前進。大半段路都是用行的,只有間中沒那麼痛時可以緩步跑一小段,最後斷斷續續地用了三個多小時才捱完這人生中最痛苦的半馬。我一度以為自己衝線的一刻會再哭,但或許是已經太累了,只懂傻笑,連衝線姿勢也擺不好。現在我來澄清一下,當時我心裡是亢奮得很的!

half Ironman 4

 衝線的一刻突然腦殘,連如何擺pose也忘了……

 也因為腦裡不斷回味那種完成比賽的亢奮心情,回港後不過幾天,竟然又在眾人的慫恿下,報了下一個半鐵比賽……說好的不再玩三鐵呢?

half ironman 1

efdcd3c0-df97-11e4-93ef-a5fe6ee73d6a_runners-high_630pxX85px_r 原文見 Yahoo 運動專欄 Runner’s High – 一男幾女,道盡跑步的心路與瑣事。 逢星期二、四刊出,請多多支持!^^

Runner’s High : https://hk.sports.yahoo.com/columns/runner-s-high/

半鐵初體驗(三)- 收拾行李的壓力/Sarah Chan

半鐵初體驗(三)

時光荏苒,轉眼便到了出發去比賽的那個禮拜。由於公幹的關係,飛往台灣比賽前,我只有三天時間準備。壓力來源已不再是能否完成比賽,而是如何在三天都要朝十晚七工作的情況下,收拾好所有比賽裝備,將它們一件不漏帶到台灣。跟到外地跑馬拉松不一樣,三鐵要收拾的東西絕對複雜和麻煩得多。跑步裝備當然不是一個問題。游泳也還好,最笨重的只是那件防寒衣。要數麻煩之最,當然是要運送公路單車。

half ironman 3

單車還未出場,單是穿在身上的裝備就已經夠多。

毫無比賽經驗的我,對如何拆單車一竅不通,也不知道就算找人拆裝和打包單車亦不容易,所以一直沒有去處理。直至公幹回來後,我找了幾間在家附近的單車店,很多店家都因為怕弄丟客人單車零件,所以沒有這項服務。只有兩天的時間,然後我便要把單車準備好運到台灣,焦急的我唯有四處求助。幸好得到朋友的幫助,找到了肯打包單車的店,又有朋友好心幫我將單車送到店裡,我才得以完成這項任務。

打包好單車後的另一挑戰,是寄存行李。單車箱的尺寸大概是130 x 20 x 75厘米,超出了航空公司寄艙行李的尺寸限制,需要提前通知申請。但我們不熟悉程序,出發前一晚在機鐵站辦理登機手續時才發現航空公司一直沒有確認我們的申請,最壞情況是單車要寄存到晚一點的航機,而我們要在台灣的機場等。但由於我們的行程緊密,預約了接駁巴士到台東,而且到埗後的第二天就要比賽,怕不夠時間準備,如組裝單車、試湖水等等。雖然我知道即使單車比我們晚到,問題還是能解決的,但當時的我卻感到巨石般的壓力。離開機鐵站回家的途中,忍不住流起淚來。後來回家收拾好行李後,再打了幾次電話跟航空公司確認,在半夜一點多終於確認了申請,我才放下心頭大石。

只是短短幾天,我再一次深深感受到,玩鐵人賽簡直是「貼錢買難受」……

續…

efdcd3c0-df97-11e4-93ef-a5fe6ee73d6a_runners-high_630pxX85px_r 原文見 Yahoo 運動專欄 Runner’s High – 一男幾女,道盡跑步的心路與瑣事。 逢星期二、四刊出,請多多支持!^^

Runner’s High : https://hk.sports.yahoo.com/columns/runner-s-high/

半鐵初體驗(二)- 時間有限/Sarah Chan

image2
大家都說,踏出第一步永遠是最難的,所以報了名去參加比賽,已經是邁向成功的一大步。說得也對,若然不是報了名,我絕不會再接觸游泳這項被我憎恨了十多年的運動,也絕不會甘願每個週末清晨六點起床去練習,更遑論成為一位真正的鐵人。

由於時間有限,所以要預先定好每個星期的訓練時間表,確保善用每分每秒。平日下班後,五晚當中通常有四晚都是練習游泳、跑步、或是到健身室練習室內單車,剩下的一晚就是休息,可以好好的吃頓晚飯。更不用說週末,只要天氣允許,星期六早上至下午時間必定會在路上練單車加跑步,其餘時間可能會游泳,也間中會練習跑山路。

剛開始練習的第一個月,因為未感受到壓力加上有新鮮感,我對訓練很有熱情,覺得公路單車雖然很累,但很好玩;覺得重新練習游泳雖然很慢,但感覺也不差。頻密的訓練日程耗掉我們大部分時間,加上本身的全職工作,大家都忙得喘不過氣來。結果第二個月開始,因為休息不足,我生病了一整個月,連最擅長的跑步也練不了,訓練進度為零,感覺無助又絕望。病好以後又是一條好漢,於是又熱烈投入第三個月的訓練。但到比賽前最後一個月,因工作關係,幾乎有半個月的時間都不在香港,練習變成了奢侈品。眼見在香港的朋友們作最後衝刺練習,我只能每天邊工作邊擔心,生怕自己突然忘了如何游泳、如何踏單車等等。總結這四個月,我的心情就是不斷在有衝勁與絕望這兩極之間徘徊……

看到自己距離「完成半鐵」的目標越來越近,理應是非常高興的;但各種因素加起來卻令我感受到沉重的壓力。到比賽前的一刻,我的唯一想法是:希望比賽快點完結,讓生活回到正軌。大概短期內我都不會再參加三鐵比賽了吧。

續…

efdcd3c0-df97-11e4-93ef-a5fe6ee73d6a_runners-high_630pxX85px_r 原文見 Yahoo 運動專欄 Runner’s High – 一男幾女,道盡跑步的心路與瑣事。 逢星期二、四刊出,請多多支持!^^

Runner’s High : https://hk.sports.yahoo.com/columns/runner-s-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