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馬拉松政治上的啟示

144796735162158photo

文:園丁

政治與運動息息相關,單單是跑步,若政府不同意、警方不同意、區議會不同意,又豈能進行跑步比賽?若政府和區議會,全無公共空間的意識,把香港尖東最美的海邊都給財團地產商,發展星光大道式的商業項目,甚麼都是以發展至上、賺錢至上的思維運作,跑友又豈能享受優美的海濱緩跑?

跑友愛去日本、去台灣跑比賽,羨慕外地的比賽有氣氛,但回到香港則繼續抱著認命的心態,認為香港的客觀環境不能跟外國比賽,所以應該多多包容和體諒。很多時候,大家抱著「國情不同、港情不同」論,往往忽略了外國比賽做得好的原因,不是因為外國人、外國政府天生愛跑步,而是靠支持馬拉松的民選政治人物,排除各種官僚和阻力,在各個政治層面上不斷角力,才可以舉辦一個讓所有人都享受的比賽,而他們的權力,就是來自每人的選票。

例如,大家最推崇的東京馬拉松,既然日本人這麼愛跑步,為甚至遲至2007年才辦讓公眾參與的城巿馬拉松,比倫敦、紐約、柏林,甚至香港渣馬都要遲呢?因為歷屆的東京都知事,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意識,而且日本田總之類的體育架構,從來覺得馬拉松只是給專業跑者的運動,不是給公眾參與的。

所以東京一直以來,只有給專業跑者的馬拉松,而沒有一整天封路的公眾比賽,直至石原慎太郎擔任東京都知事,看到城巿馬拉松的大型動員效果,於是矢志推動給公眾參與的東京馬拉松,並由上而下推動相關的部門,動用整個城巿的資源去辦比賽,局面才有所改變。

若不是石原大力推動,今天豈會有東京馬拉松給大家參與?東京馬成為世界六大比賽之一,正正是石原的政績,也是他任內留給後世最大的無形資產。若如某些潔癖的人士所言,運動不要政治化,馬拉松比賽是推動不了的。

又例如台北巿長柯文哲,為了洗脫政府與商界勾結的印象,只讓富邦銀行成為贊助商之一,而拒絕把台北馬拉松的冠名權給富邦。雖然報名費因此增加,但至少拉近公眾與馬拉松的距離,讓公眾覺得比賽不再被財團企業騎劫,封路並不是為了財團辦宣傳活動。

一直以來,香港建制派和政府,為香港的體育和公眾空間,做了多少功夫?除了懂得向郊野公園開刀,又做了甚麼工作,改善大家的生活空間和跑步環境?後天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喜見很多有心人、年青人參選,挑戰區內的建制派,希望從地區層面開始,向蛇齋餅稯式的政治say no,重新用心經營社區。希望改變,就由社區開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